Monday, February 22, 2010

国母是从政的好材料!


一个女人通常只有在两种情况下需要三番四次为丈夫出面陈情。

其一,丈夫乃庸碌无能之辈,丧失自我辩护功能。其二,当事人命犯克夫好心做坏事,越描越黑越讲越衰。

国母罗斯玛接受电视台专访,第N次强调自己不是首相纳吉背后的“幕后推手”。

她是纳吉的幕后推手或是推拿,我不知道。我只是不解,如果人家只是一个平凡的第一夫人,电视台为何要主动邀请她上节目接受专访?
你有看过历届首相夫人上电视清谈节目受访吗?
你有看过历届首相夫人不厌其烦地强调自己真的真的真真的没有干政吗?

话说回来,纳吉夫人形容自己“不平则鸣、喜欢结交朋友、很有热诚帮助有需要的人”,这不都是从政为民请命的上佳条件吗?

国母不如干脆加入政坛,不但无需多花唇舌澄清自己没有干政,又不用埋没自己的一身才华,分分钟还会成为国阵大破民联的秘密武器!

Sunday, February 21, 2010

“新春团拜”是你爸爸的?


请问纳吉先生,新春团拜是你家的注册专利吗?

不然为何你会在台上批评雪州民联在东禅寺办团拜是和你“打对台”?


你的“一个马来西亚”难道只容得下“一个新春团拜”?

你三番四次自称欣赏中华文化,儿子也在学着华文,请问你有听过我们华人的一句千古名言“宰相肚里能撑船”吗?

您虽贵为一国之相,可是您的肚量撑得下一艘舢板吗?

还好有新年!

什么是农历新年?

农历新年是一年一度波澜壮阔的人口大迁徙。

每到年关将近,“几时回家?”至少会在数百万名游子的脑袋里推敲不下千万次。回家的良辰吉时,无关堪舆风水,纯属交通考量。为了捣破百万车龙阵,人人运筹帷幄,以求决胜千里。

纵使机关算尽,始终人算不如天算。面对大道上前仆后继源源不绝、24小时轮番上阵的回乡勇士,就算孔明在世,恐怕也徒呼奈何?此时此刻,只能抱着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壮士精神投身浩瀚车海,成就一程八百里路云和月的长征!

农历新年也是一场贺岁歌曲的再循环运动。

不懂什么时候开始,环保成为一种时尚。港台歌手出专辑都强调本身使用再循环纸“环保包装”,以求搭上环保潮流。使用再循环纸来包装专辑毕竟属于小儿科;本地贺岁专辑干脆连词曲都实行再循环策略,这才是贯彻始终的环保运动。

同样的词汇字句,重组一番。同样的编曲方式,再炒一遍。一首首诚意十足的全新创作贺岁歌曲,排队向您挤眉弄眼预支压岁钱。每家公司每个单位都高喊自己的贺岁专辑如何卖翻天,可见马来西亚人真的很支持环保运动。

农历新年更是高官大人与民同在的公关战场。

不论平时对待情人多么差,只需在情人节当天对她好一点,就足以让她忘掉另外的364天。这除了是纵横情场的必杀锦囊,更是笑傲政坛的必胜攻略。恰好今年情人节落在大年初一,官爷们岂能错过会情人。。。不,会人民的良辰吉日?

官爷一年365天皆日理万机,新年前夕只需选一个闹市最拥挤的地区潇洒走一回,保镖随从跟班高官浩浩荡荡,媒体全程追踪,百姓人仰马翻,前后不用10分钟就可以“深入民间,展现亲民”。

看到这里,你会以为我很不屑农历新年吧?

非也!同一个农历新年,不同人有不同的欢庆方式,无需刻意包装成什么“一个马来西亚,一个农历新年”的陈腔滥调。

农历新年,是我们每一年的第二个重新开始的机会。现代社会都以阳历新年作为一年之始。农历新年大概是与阳历新年最靠近的另一个新年。所有的梦想与目标,相隔一个多月后还有第二次规划与重新开始的机会。

人生没有第二次,可是农历新年却可以让你在一年内享有第二次的“开始”。
农历新年,真好!

刊登于大年初三《星洲日报》六日谭专栏



Wednesday, February 10, 2010

Tuesday, February 9, 2010

示威爱好者必读:《一个马来西亚街头示威指南》

我国街头示威近年来蔚然成风,关注时事的人如果没有上过街头尝试水炮沐浴、催泪薰身的清凉麻辣SPA,在嘛嘛档论坛发表政见时总觉低人一等。

然而,由内政部长及马来西亚皇家警察联手炮制的这个独门冰火SPA,却不是每个人都受得了。像蔡添强这种天生异禀的铜皮铁骨,毕竟世间少有。

凡夫俗子如你我,如果也想过一过街头示威的瘾,可是对于镇暴部队的冰火SPA却虚不受补,那您就必须投资接下来的两分钟时间,好好细读这篇根据实案考察综合而成的个马来西亚街头示威指南》(2010修订版)。

本指南将分成4个部分,为您介绍一个马来西亚的街头示威分类与配套:

1) 示威课题:
1.1 危害国家安全类(附送水炮催泪SPA + 甘文丁度假村无限期住宿配套):
• 要求公平干净选举。
• 要求恢复司法独立。
• 要求政府还政于民。
• 要求政府公平施政。
• 要求废除侵犯人权的恶法。
1.2 符合国家安全类(附送警方的准证、护送、让路、妥协):
• 警告非马来人不得挑战马来人的权益,否则后果自负。
• 警告非穆斯林(还有高庭法官)不得侵犯“阿拉”专利权,否则自食其果。
• 警告非国阵政府不得拆除马来人的档口(哪怕是违规的),否则自作自受。

2) 表达方式
2.1 破坏社会秩序类(附送警官拉扯肢体泰式按摩 + 手铐装饰 + 拘留所留宿一晚):
• 静坐请愿。
• 点蜡烛追思。
2.2 符合社会秩序类(附送高官说项及撑腰):
• 踩踏割下的动物头颅。
• 焚烧/踩踏非国阵领袖肖像。
• 辱骂/诅咒非国阵领袖。
• 恐吓接受备忘录的非国阵领袖。

3) 服装 / 道具
3.1 危险物品类(附送警官为您提共更衣服务 + 代您保管物品服务):
• 任何黑色、黄色、橙色的衣服。
• 蜡烛 (极度危险的易燃物品)。
• 冤死的外国女郎面具(极度不祥的邪恶物品)。
3.2 安全物品类(附送警方开路与护送服务,好让道具的功能可以获得最大的发挥):
• 血淋淋的动物头颅。
• 淋上火水随时着火的非国阵领袖肖像。


4) 字眼运用
4.1煽动类(附送《内安法令》、《煽动法令》、《刑事法典》):
• “还政于民”、“废除恶法”、“民主自由”、“公平公正”等不符合我国国情的敏感字眼。
4.2理性类(附送政府喉舌的舆论同情与声援):
• “马来人是这片土地的主人”、“不要挑战马来人”、“XXX背叛马来人”、“这次已算温和,下次会更激烈”


以上分类,全是依据内政部长及皇家警察在处理各类型街头示威时所采用的标准而定。

下次如果想要号召或参与街头示威,请选好好才去。针对以上分类若有任何疑问,请拨打03 - 8886 8000至马来西亚内政部查询。祝大家示威愉快!

Monday, February 8, 2010

肛交有罪;口交有理?


如果安华可以在赛夫疑点重重的供词下被检察署控以《刑事法典377条文》提控肛交;为何人证(自己承认)物证(性爱光碟)具备的蔡细历在口交之后可以逍遥法外?

按照马来西亚刑事法典377(A)条文,任何人与另外一人发生性关系,并将阳具插入对方的肛门,或是嘴巴,被视为肛交或口交,是违反自然的性行为。377(B)则是上述行为的刑罚条文。

既然纳吉强调“一个马来西亚”不是空洞的口号,那就请他向全国人民解释:为何国会反对党领袖是“违反自然”,自家的国阵总协调却是“合乎自然”?

Saturday, February 6, 2010

下一站,劳勿!

最近媒体上有许多平论人针对民联来届大选的宏观战略进行剖析与建议,其中包括路线、论述、目标选区等方面的真知灼见。

评论届普遍认为,民联若想来届大选后执政中央,三党之一的民主行动党应该放眼攻下40国席。

本文将集中讨论民主行动党下届大选有望攻克的目标选区之一,劳勿国席




劳勿位于西彭,乃现任首相的故乡彭亨州内14个国会选区之一,也是历届大选从未被在野党攻破的国阵超级堡垒区。

劳勿国席在上届大选的注册选民共有46,454人,选民结构为巫裔49.3% 、华裔43.5%、印裔6.4%以及其他0.8%,是典型的混合选区。


从1978年第5届大选开始,劳勿一直都是马华候选人的安全区。第1位在劳勿上阵并中选的华裔候选人,正是前马华公会总会长陈群川。接下来的7届大选,劳勿国席分别由马华的陈忠鸿邓育桓以及黄燕燕成功守土。

劳勿国席之下共划分为3个州议席:都赖区、朗区以及岜都达南区。这1国3州当中,民主行动党只曾于1982年补选、1986年以及2008年大选分别由聂德志钟绍安攻下都赖州议席。另外2个州议席则一直都是巫统的囊中物。

这么一块不折不扣的国阵 / 马华福地,为何说它是民主行动党的“目标选区”?

理由有三:

首先,劳勿是上届大选马华仅剩的15国席中,6个多数票少过10%的高危边缘区之一。308大选,马华公会由堂堂妇女组主席兼副部长黄燕燕上阵守土,对垒民主行动党名不见经传的巫裔候选人阿布巴卡。一边是猛将出击,志在必得;另一边说好听是志在参与,直接一点则是陪太子读书。

一场毫无悬念的对决,票箱一开:黄燕燕得票18,078;连许多当地选民都不认识的阿布巴卡,竟然斩下15,326票!如果当时行动党派出与对手同等级的候选人,再加上其他重量级党领袖能够前往当地拉抬选情,说不定劳勿早就“变天”了!

当然,历史没有如果。权衡当时的局势,行动党资源有限,把火力集中于反风显著的其它选区,战略上的取舍是情有可原。

可是经此一役,行动党应该清楚看到,劳勿国席不再是“次等选区”。

其次,劳勿选区内的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凤波持续升温,让马华公会过往在乡区无往不利的服务牌濒临破产。两年前爆发的山埃采金事件,由于马华公会的处理不善,当时虽还只是一个地方性的民生课题,已足以让该党相隔22年后再度失守都赖州议席。

经过2年的发酵,再加上各界的关注及跟进,武吉公满“抗山埃,保家园”现已走出劳勿,走向全国,成为一项捍卫人权的公民运动。与此同时,黄燕燕及马华公会却仍然对此课题采取鸵鸟政策,前者更被揶揄为逃避选民,“有人在朝好办事”的口号不攻自破。

其三,马华没完没了的党争,日益激化彭亨州马华的内部矛盾。彭亨是廖中莱的政治桥头堡,州联委会主席何启文更是廖派的死忠份子;可是马华关丹区部主席郑连科却是翁派的急先锋。早前郑联科公开炮轰廖中莱,反被州内10个区部联合谴责为党内的破坏分子。而何启文更公开表示自己已做好准备随时被翁诗杰撤除其州联委会主席一职。

如果下届大选真的落在明年,而翁诗杰又可以撑到那时候,不论由谁代表马华出征劳勿国席,都难保不会出现互扯后腿的清况。

以上三点都是民主行动党史上第一次攻克劳勿国席的有利因素。当然,要胜利不能单靠被动地期盼对手出错,更重要的是行动党中央对夺下劳勿要有破釜沉舟的决心。反风不能靠等,应该从现在就开始专注经营。党领袖增加造访的次数,是可行的第一步,一来可以提高当地党组织士气、二来可以增加与当地选民的互动、三来还可以将政治醒觉意识引进当地。

最后一提,如果黄燕燕为了避开山埃课题而转移阵地,谁最有机会代表马华守土?给你两道提示:一,过去5届大选,劳勿一直都是马华妇女组主席的专属选区;二,郑联科其实是劳勿人。


刊登于《火箭报》评论专栏

Thursday, February 4, 2010

1Malaysia Best Employee Award to Saiful Bukhari!


If your boss asks you: "Can i fuck you today?"

Will you obediently go all naked and wash your ass and make yourself ready to be fucked?

With this type of attitude and level of commitment, shouldn't we honour Saiful Bukhari Azlan with the "1Malaysia Best Employee" Award?

What a bloody devoted employee!!!

All Hail Saiful!!!

Wednesday, February 3, 2010

1Malaysia, Racist First, Blunders Now!


Can we let the Special Officer of Najib, who openly made racial remarks against other fellow Malaysians, just walk away by tendering a resignation letter?

I thought we have the mighty Internal Security Act and Sedition Act? Why aren’t there any actions taken against this Bloody Racist?

Where is our Honorable Home Minister Mr. Hishamudin?
Where is our Dedicated Inspector-General Mr. Musa?
Where is our Beloved Prime Minister Mr. Najib?
What Say You, Gentlemen?

Is this just a “slip-of-tongue”, or he accidentally unveiled his true color?

And I am wondering who will be the next Officer from “1 Malaysia” to join this Hall of Shame of Bloody Racist?

1Malaysia, Racist First, Blunders Now!

Tuesday, February 2, 2010

社会的眼睛长了白内障?


我终于相信,马来西亚教育制度并不是我们印象中的差。

至少在栽培“政治正确”的模范大专生方面,高等教育部及另一个不是很高等的教育部,都可以取得很高的KPI分数。

最近引起社会关注的大学校园选举,让大众有机会验收教育部在制定及修改《大专法令》30余年后的骄人成果:

我们来读好书就够了,其他事情不用理那么多。”

选举有舞弊是很平常的事情,到处都会有,不需要特地去反对。”

以上这番熟口熟脸的言论,这次不再是由孜孜不倦的高官说出,而是在马大及国大连续发生大学生集会抗议校园选举舞弊之后,两位接受电视台华语新闻访问的大学生所发表的言论。

教育部衮衮诸公如果听得懂华语,应该感到非常安慰,多年来的心血毕竟没有白费。

在数十年校园白色恐怖的春风化雨,以及颠倒是非的循循善诱下,“不要闹事”早已成为部份大学生基因内不可分割的部份,成为面对是非黑白时的最高精神指引。

大专生是照亮社会的眼睛,可是有些眼睛显然长了白内障。靠这种眼睛指路,这个国家的未来会走去荷兰。

还好,这个国家还有一些不太听话的大学生。因为不听话,所以脑袋还有独立思考的功能,可以分辨出合理与荒谬。

今时今日的大学校园选举,所选出的学生代表,早已不具备参与校园管理及决策的实际功能。所谓选举,只不过是让学子们在笼子内体验一下民主投选的程序,顺便为“校园民主”的橱窗撑起一面聊胜于无的装饰。

如今,就连这仅剩的稀薄权利,也还要再被稀释一番。

竞选期被一减再减后,只剩下一到两天。学生们连候选人的脸孔都来不及一睹,就像被赶鸭子般匆匆投下一票。到底有几个学生清楚他们“神圣的一票”投了给谁?

快熟面式的投选方式,校方还嫌不够效率,干脆连选票也取消掉,实行电子投票。
传统投票方式尚且有舞弊造票的可能性,更何况是可以随意增删的电脑系统投票?

校方一方面坚持实行电子投票,另一方面又宣判电子拉票为违规行为,将博大7位中选的学阵代表取消资格。

不给时间见面拉票,同时又不准网上拉票,那还要校园选举来干舍?

有怎样的学生,就有怎样的校方;有怎样的人民,就有怎样的政府。今天可以“我们读好书就够了”来忍受校方的不公;难保将来不会以“我们有饭吃就够了”来纵容社会的不义。

是可忍,孰不可忍?大学生,擦亮你的眼睛,你可以选择不当伟人,但也请你别选择当共犯。


刊登于星洲日报六日谭《鹿马难辨》专栏。插图取自风云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