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10, 2009

占了便宜还卖乖

躲了数日,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她,继续努力为自己营造受害者的形象。

看完她那篇变节告白,不但耗尽了我对她最后一丝的同情(如果还有的话),更进一步突现告白者的虚伪与无知。她澄清自己不是为了报复而离开行动党,而是行动党不要她,使她不得不离开。

这是一番企图混淆视线,但却手法粗糙的说辞。她只解释了离开行动党的理由,却没有交代最关键的部分 :为何要“亲国阵” – 一个让她鄙视了二十余年的阵线?

若是觉得行动党领袖对不起她,让她这些年来受尽委屈,她要选择退出行动党,没有人可以加以阻挠。

她大可保持独立议员的身份,继续为她热爱的选民服务。可是,她今天不只是退出行动党,而是骑劫九洞区选民的意愿转投敌营,成为“亲国阵的独立人士”,为国阵的夺权推波助澜。这才是叫人愤慨之处!

“亲国阵的独立人士”,还是不是“独立人士”,选民毕竟不是低能的。

若她倒戈旧主不是为了报复,那应该是为了理念吧?事实上,她也指出公正党曾经拉拢她,可是她不满该党的理念而拒绝过档。现在她选择亲国阵的立场,决定与国阵政府并肩作战,总该向选民交待:她到底认同了国阵的什么理念?

308之后,国阵进行了哪一项改革,让她一夜之间认同了二十余年来所批判及否定的这个阵线?

重视政治理念的她,却不小心漏了口风:倪可汉曾指她下一届大选“没有机会”了。她显然认为,竞选资格是她家传之宝,州议席是她私人财产,九洞区是她独家专利。

如果她是因为觉得自己在行动党内“没有机会”,而选择靠向国阵,以换取来届更多“机会”,这更是一项极度无知的选择。她不会天真地以为,背叛了乡亲父老对他的信任与支持、盗取了霹雳州54巴仙选民的意愿与选择之后,她下一届大选还可以继续旗开得胜,或者说,还有机会批甲上阵吧?

除非,她是打算筹够本钱,做完这一届就金盆洗手吧!

她认为,报章上所刊登的谴责她的新闻,都是行动党策划的;站出来谴责她的人,都是跟她有利益冲突的。既然如此有信心,就不该连几时回到选区面对选民,都还要“衡量情况”吧!

最后,她强调自己不打算加入马华或民政,这点我倒相信,到了这种田地,还有谁敢收留她?除了那个打算声援她的民青团槟州总团长。

25 comments:

Teng-Yong said...

林冠英把她比喻成吳三桂是太抬舉她了,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吳三桂引清兵入關,結束了腐敗的明朝,讓中國進入了歷史上最好的朝代之一。就憑這一點,她怎麼能跟吳三桂比呢?

凌国文 said...

她是三姓家奴-吕布。

路見要鳴 said...

他应该向邓章钦,宝君学习,
什么叫忠诚,理念与原则.
政坛上就是有很多没有原则的人,
只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

搞政治的人,
他不知道自己毕生最大的敌人,
其实是自己。
因为心中有人贪念,
所以常常想超越他人,
争胜他人。
(诚如争取与垂涎行政议员一职)

其实要争胜别人容易,
而要争胜自己,
却比争胜任何人更加艰难,
他永远不会明白这道理,
所以他选择在历史上遗臭万年。

thepplway said...

她太大的毛病:太高估自己了

行动党的毛病:性别优待,这是我和女性选民交流中她个人的感觉,她认为许多女性不适于参政。请记住是关心政治的女性讲的。

我们男人总害怕被打为性别歧视,其实许多女性的确是被拔起来的,如拉菲大,和2老婆,还有其他的,但是安华的老婆在马来西亚政坛可是巾帼。。与众不同的女性,她不是女强人,知道自己的角色,她是最专业的政治家!

Anonymous said...

all bull shit....
if BN really so bad....
thn adi no ppl vote la.....
s2p......

九洞潛水者 said...

哎呀!人家已經“一無索有”啦!可以“月月升格”,也已經”放嚇土刀,利遞成鳳“啦!

mkfoo said...

政府又多一个思想落后为已利益的人。

-JoE.CoM- said...

哀哉哀哉!

连马华和民政自己都不敢收留他。

可是,可是,纳鸡一声命令,马华和民政两个PorFessional,捧纳鸡LP的,必定吃死猫!

霹雳政变,民主的开始!

-JoE.CoM-

Anonymous said...

到今天,我还是不能清楚地记得这位九洞女走狗姓什么名什么,但是一听到人提起,无名火大起;根本她是多么的无耻,背叛选民的信任与支持;卖“民意”求荣;告诉她,现在连小孩子都知道她的所作所为!愿她永远在地球上消失!

吴奕品 said...

干净利落,一针见血!

奠民主!

問文 said...

她,其实是不是还认为自己很没有错?

Anonymous said...

Of course she think she is right.

What can we do to her?

NOTHING, yes, nothing at all. WHY? Bad people can do anything, but good people have to follow law, but

LAW is CONTROLLED by Bad people.

What the Fuck

Bahari

CHIA, Chin Yau said...

最糟的是,她连自己现在站在那里都搞不清楚。

画蛇添足!

呉 和豪 said...

日前槟州首长林冠英有说,许月凤可以有上千万种理由离开行动党,但不该背弃人民支持民联的意愿,否则将如吴三桂引清兵入关般,成为历史罪人而被后人遗弃。
林冠英首长也有说有说吴三桂的后人不敢认是三桂为后人。本人认为林冠英作为一
州之长, 不能一时之怒,而作出其主观及误导性的言论。
本人姓吴祖籍福建同安马巷。对于林冠英首长所说吴三桂的后人不敢认三桂为后人不敢认是三桂的后人本人就不认同。我已故的源意堂伯承经告诉我在我们福建同安马巷的祖屋前挂有一对由吴三桂送给的大灯笼,族人一直都非常重视这对大灯笼,因为我们认为吴三桂是智勇双全的孝子。

大明王朝的灭亡的主要原因不在于吴三桂而是在于其他客观的原因。
引清兵入关,背叛大顺政权也 未必是一件坏事,因为大顺的确给地方的人民带来许多的痛苦。
我们也不能再以汉族的身份来评论中国清朝历史,因为汉族与满族早已是一家了。
请林冠英首长不要再作出其主观及误导性的言论,而应该把更多的精神来解决及改进民生问题

Anonymous said...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我深信,但凡受过那么一丁点儿华文教育的人,都应该听过此话。
前不久,一个毕生为民族教育鞠躬尽瘁的耆宿溘然长辞了。啧啧啧,你们就没看见,那些社会人士,莫不扼腕太息,都说他老人家死得有价值,比泰山还重。
上个星期,吾家大哥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我的好朋友王先生过世了,享年69岁。在科学倡明,医学发达的今日,这不算高寿。王先生既非民族英雄,亦非卓然有成之教育家。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年轻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外出努力工作赚钱养家。今天,他的四个子女皆为教师,作育英才,造福社稷。所以,王先生的死,肯定不会‘轻于鸿毛’。”我真不明白他为何要对我说这番话?
昨天,一个在“巴刹”卖菜的“安娣”指着我的鼻尖,对着我大骂:“贩夫走卒如我辈者,即便没有养育出专业人士,他日离去,记者不会来采访,亦不会载入史册,只能如鸿毛般潇洒地飘然远去,但也总比死后受千千万万人,尤其是族人唾弃,咒骂来得强!”这个疯婆娘,干啥诅咒我?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却死了”。不晓得这是我哪一年哪一日从哪一本书看到的句子。但是,这两句话最近频频见诸报端和网站。
什么人死了,却还活着?别以为我老懵懂!那些生前为民族,为人类做出伟大贡献的人,万古流芳,永远“活”在后人的心中。至于那些出卖民族权益,贱卖自己良知的人,不用选民投票,此人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沦为“活死人”,遗臭万年。
“他的良知已经死了,他的民族尊严已经腐化了。他死了,比活着强!”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说谁!
冤枉啊,包大人!您要给我伸冤啊!
今天,我被打压,受排挤在先;今天,我本着崇高的政治理念,内心淌着血,脸上流着泪,把培养我的A党一脚踢开;今天,我勇敢地背叛一群不知“前途为何物”(他们连“前途”的概念也不明晰,遑论“钱途”)的党同志,承受着战友的辱骂,走上一条政治不归路;今天,我为了更辉煌的政治抱负,忍受着千夫所指,毅然投奔一个可以让我施展才华的B党,为的是什么?张三李四,你们不必以异样的眼光看我!我为的是民族权益!
B党由发端到脚趾,从党主席,到大选落水狗,从来都不曾停止过呐喊,叫嚣,要为受尽屈辱的同胞“争取”这个那个。今天,我加入这个行列,不对吗?背负起这神圣的使命,我错了吗?
去年,我的侄儿愤恨而曰:“吾父亦为B党党员,可是,即使我考试成绩优异,即使我在申请表格上以特大的字书写‘我老爸是B党要员’,要想挤进象牙塔,却不得其门而入,望洋兴叹。”当时,我无言以对,为楚材晋用的现象痛心疾首。
前年,我的小学老师愤慨而曰:“接受母语教育是一个民族与生俱来的权益,为什么多年来,即使缴交了无数白花花的银子,我们还是无法在亟需‘建校’的地区‘争取’到哪怕是一所新学校?”当时,我声嘶力竭,数落B党是[尸从]*包。
如今,我为了民族权益,非为报复,更不为私利,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全然准备牺牲小我,完成大我,搞到自身沦为千古罪人、汉奸、叛徒,亦在所不惜,因为我坚信可为族人“争取”到更多的“棒棒糖”。哎呀,反正吾族人根本就是一个爱吃糖果的民族嘛。肚饥肠饿,没米饭果腹,别人施舍一点儿糖果,勉为其难吃了吧,聊胜于无。我“靠拢”的B党总是这般处理的。
李四,你慎言!我充其量只是“亲近”B党罢了,并非“投靠”,何来变节之说?再乱说话,别怪我不义!
求你们别再谴责、中伤我了!我忍辱负重,为啥?还不是给自己找一条死得很有“价值”的途径——“重于金山银山”!

Anonymous said...

吴三桂引清兵入关灭了明朝,可是过后他又导致三藩之乱,反清复明,和康熙打对台,自立为皇。如果不是康熙和周培公等人平了三藩及吴三桂,我看老百姓也不会有好日子过。更没有历史上著名的康熙盛世。

以上所说只是针对吴三桂,我想林冠英其实不是说吴氏的人,而是吴三桂的个性。

青天白月 said...

林冠英利用吴三桂的历史故事来警惕许月凤,只是要引导她,无奈许月凤靠住污桶不放,不算是林冠英的错。是她自己放弃了最后一次‘回头时岸’的机会。

人民是公正的,历史是不能假设的,如果许月凤选择了‘回头是岸’,那么历史就会替她改写。如今是她自己写出令自己不愉快的历史。因为她对党内的不满,民联政府好政策被搁置。因为她选择污桶,从而丧失了华社的心。即使马华民政也不敢收留。

Anonymous said...

>> Anonymous said...
>>all bull shit....
>>if BN really so bad....
>>thn adi no ppl vote la.....
>>s2p......

welcome M$A and/or gera$an dog. I am sure you are very sad to see your master been attack.

If B$ is so good as you say, why we have opposition?

s2p? You mean STUPID? Wow, i don't really know a M$A dog know to use short-form? That actually show some basic intelligent!

Good news indeed, with inteligent you can upgrade to a better................................................................DOG.


Bahari

小江 said...

有一个“X”头“X”脑的X(照看“人”这种生物的名称好像不适合用在它身上)问:华社要不要一个汉奸!它说呢?
好人不做也罢了(有时做好人确实不容易),起码还可以做一个普通人,却偏偏要去做汉奸,搞到现在要睡警察局避难,何必呢?

i1freedom said...

《变天乱象:挖蛙,哇!》讲座会

霹雳变天震惊全国,却也令人重新思考在野党领袖安华曾信誓旦旦通过 916 变天大计,以拉拢国阵国会议员组织全民政府的手段,是否也不具备道德基础与合理性?

眼见政局的动荡多变,槟州大专生毕业青年协会 ( 青协 )自去年与槟城人民之声,凤凰友好联谊会联办《 916: 独立再造 ? 》讲座会后,如今联同韩视新闻中心,为你带来《变天乱象:挖蛙,哇!》讲座会 ,再度探讨跳槽夺权是否真能够还政予民,抑或对民主制度造成更大伤害。

《变天乱象:挖蛙,哇!》讲座会详情:
日期:2009年2月13日( 星期五)
时间:晚上 8 时
地点:韩江学院
入场:免费
语文:中文

3名主讲人:
黄进发(政治学者,英国艾塞克斯大学比较民主化博士候选人)
黄伟益(槟州首席部长政治秘书兼光大区州议员)
黄文强(公选盟北马协调员)

任何疑问,可拨电联络刘嘉铭(012-4520913)或李发成(012-2536565),电邮为:i1freedom@yahoo.co.uk

Anonymous said...

小江 said "现在要睡警察局避难"

Really? That bitch have to stay in station? Why? She can always pay big money stay in 6 star hotel!

Can't she?

Bahari

呉 和豪 said...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年轻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外出努力工作赚钱养家。今天,他的四个子女皆为教师,作育英才,造福社稷。所以,王先生的死,肯定不会‘轻于鸿毛’。”我真不明白他为何要对我说这番话?"

我非常尊敬先父。先父给我印象最深刻难忘的一句话就是“一个人即使他是一名三轮车夫, 能把
孩子养大成为守公奉法的人,也是一名成功的人。 要成为成功人士未必一定要成为富翁或议员

EveresT said...

想請問在譴責著許女士的各位,若之前安華的916變天計劃成功了的話,大家會不會也對那三十幾位議員和安華、民聯同樣感到那么的憤慨呢?

青天白月 said...

当然不会,因为我想看污桶倒台。

Anonymous said...

to EveresT

I will be happy if Anwar did that!

Why? Because in this country, if you see a problem, and you keep tracking the source of a problem, and you will found that it is B$!

They are corrupted, misused power and RACIST!

EveresT are youtheir dog? Make sure you give a good li$k for themjob to them in order to save your a$$.

Baha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