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5, 2009

都是马来文不好惹的祸!


当年母亲替我取名“国文”,这些年来我都没有好好感恩。时至今日,不得不佩服母亲的高瞻远瞩,“国文”掌握得不好,后果非同小可!

我国中文报章新闻工作者的国文水平,按照新任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的评估,需要由他亲自送回去学校再培训,看来已不是普通的差。

中文媒体记者的马来文水平,向来都是不及格的。除了日前错误翻译现任教育部长慕尤丁的“华社不懂得向政府感恩”的访谈内容,早前也错误诠释前任教育部长希山幕丁“独立是由巫统争取回来,不是其他政党”的演说内容。再往前推,还曾错误报导阿末依斯迈的“华人是寄居者”的言论。

马来文不好,可大可小,小则被教育部长“送你去学校学习马来文”,大则要劳烦内政部长动用内安法令来保护你。

慕尤丁澄清,他没有说过华人“不懂感恩”,他只是说华人“好像不珍惜”(seolah-olah tidak menghargai)。


附上原文:
Ini yang mungkin menyebabkan sukar BN mendapat sokongan walaupun kita fikir bila mereka hendak sekolah Cina dibantu, kita bantu, sepatutnya mereka membalas budi. Pada waktu itu, kita pun tidak berharap sokongan kaum Cina akan meningkat 40 peratus dan sebagainya cuma kita berharap ada peningkatan sedikit tetapi apa yang berlaku ia mencatatkan penurunan, macam tidak ada penghargaan terhadap apa yang kita lakukan.


我的马来文不算差,中文则比马来文略佳。“好像不珍惜”与“不懂感恩”确实有程度上的分别。慕尤丁指示记者“必须阅读整篇文章和脉络,不要断章取义”,那我也要求教育部长“必须全面了解华社的完整回应和想法,不要一叶障目”。

“好像不珍惜”也好,“不懂感恩”也罢,慕尤丁的思想逻辑始终是:“政府拨款给华校,华社应该懂得珍惜(或感恩),以选票回报。”而华社所反对的正是这种封建落伍的思维:
1)将政府照顾人民权益的责任看作是“施恩”,
2)大选/补选前派派糖果就以为尽了政府的本份,
3)将政府应尽的本份看作是换取选票的一门交易。

字眼运用上的不同,有扭曲到其思维的表达吗?

再说,让华社感到反感的还不只是“好像不珍惜”,还包括他的这番见解:“当马来人四分五裂,非马来人却有主导权时,这对马来人有利吗?我担心,应该有主导权的人失去了主导权,而本来没有主导权的人却有了主导权。”

除非以上一整段全都译错了,不然,这和凯里当年一炮而红的“种族输赢论”的逻辑有什么分别?这种思维,如何落实新首相所倡导的“一个马来西亚”?同是大马的国民,还要分“应该有主导权”和“不应有主导权”,我们到底有几个马来西亚?

如果仅是中文报章错译副首相的言论,那还情有可原,奇怪的是就连马华公会官方发言人都发文告反驳副首相的言论,而且连马华总会长翁诗杰、马华副总江作汉、民政署理主席郑可扬、前马华总秘书黄家泉都轮番回应,难道这些人的马来文造诣都要“送回去学校学习”?

更搞笑的是那位民政总秘书邓章耀,人家已经质疑我们马来文不好了,他还以中文写了一封洋洋洒洒的公开信像副首相进谏。

就算这些人的马来文都不及格,早前质疑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国语能力的副教育部长魏家祥博士的马来文水平,肯定顶呱呱吧?魏博士身为慕尤丁在教育部的副手,应该责无旁贷地将华社的意见原原本本地以正确的马来文语法转告慕尤丁。

为了避免副首相以后再度因为语言问题而与华社产生不必要的误会,我强烈建议华社委派魏博士充当我们的官方翻译员,负责将从今以后副首相的一切言论准确无误地转译中文,至于中文报章的报导,在刊登之前务必先由魏博士检查校对,如此一来,国阵政府与华社的感情肯定一日千里,“一个马来西亚”的美梦指日可待。

59 comments:

阿武叔 Uncle Boo said...

如果慕尤丁是如此讲,情况可能不一样:虽然我们尽了一切能力,华人票还是明显的下降,我们会尽快找出流失票源的原因,我们相信,我们必定可以重新挽回流失的票,我们不只要回华人的票,我们也要回印度票和马来票,我们要回全民的票,所有国阵成员党领袖必须和我一起,现在开始马上工作,全国222个国会选区今天开始处于国阵的紧急状态,我们视每一个选区现在都有补选。

Oops!政棍教YAB讲话?可笑!

Wois said...

很奇怪的是,如果是敦马说“不感恩”,华社的反弹不会那么大,就像他之前曾说过,没有看见报纸大做文章写了什么。

如今的情况,只要某某人说了一些原本不敏感的东西,社会好像得了敏感症一样,焚身欲火,纷纷攻击其言论。

这个社会的思维有点怪异。说回来,还不是为了自己好。个说个的,你说我的坏,我说你的坏,两者没有共同的目标把这个国家弄得好一点。两方就是只会成天批评,请亲爱的代议士们付诸行动吧!别老是成天只会讲,听多也觉得烦厌

Lexus said...

如果慕尤丁有阿武叔的智慧,天下就太平咯,呵呵!

凌国文 said...

阿武叔,

可以推荐他参加马青口才训练班吗?

奶茶 said...

不要大意,可能是为霹雳州补选铺路的大戏?
再说慕大人本来少讲种族论述的东西!
这次是“非常”例外,“非常”才是关键。
况且,白脸黑脸的政治花招,国阵不是玩了几十年,难道这次又是例外?

巫婆 said...

幸好國陣有慕尤丁這些民族主權捍衛先鋒﹐所以才能讓民聯得以壯大起來。我們實在需要對他感激萬分﹐千萬別責備他。如果沒有國陣的施肥和灌溉民聯絕對不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橫掃千軍﹐他的皇恩厚愛真的是值得人民感恩。不是嗎?”真的很感謝他們這些常常忘記人民才是他們衣食父母的偉論發言者。"

· 康华 · said...

membalas budi,不就是感恩的意思吗?

路人甲 said...

我个人建议以后污桶发表的任何言论,由老翁亲自翻译吧!老翁的华文造诣最好,已经登峰造极的了,这样以后华社和国阵的关系一定很甜蜜的!
以路人的身份建议国文兄,这个网站除了监督马华的弱点之外,为何不监督行动党的?譬如冠英身为首长,可是安排副手却还要听命于安华,这样的首长好像当家不当权哦?譬如首相成立内阁是他绝对的权力,其它人只能推荐!可是行动党却要等安华决定,却不是等安华推荐!
建议这样网站可以监督双方

文帅 said...

唉!错都错在马来文不好。但我觉得是教育部长应该回学校学习遣词用字而非把错都归在别人身上。但我国的政客都只会怪人从不反省。

Anonymous said...

As I have said earlier, twisting of words by those UMNO political leaders and put a blame on the chinese media for wrong interpretation of his contents are becoming a habit and obviously denied of their mistakes.Further more our 'intelligence'MCA leaders dare not to give them a 'lesson' but to abide of their words. Our brilliant chinese editors must 'listen' carefully and ask if his words need to check up with dictionary.

A Parent

teoh said...

就当作记者译错吧
把华人不珍惜译成不感恩
但这有什么不同
一样是要华社回报
他们所分配给华社的糖果.

封建思想
种族主义
施恩望报(国库的钱)
这种人永远都不会成功
失民心者失天下!!

落叶满孤城 said...

呵呵呵。。。

表说现在是语言上的翻译可能出现
意思上的不同。

我忘了几时,好像是企业合作部长吧?
他也是讲了一段话,反口不承认。
记者到国会放了录音给他听,

就是死口否认就对了。。。

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思维。
强奸犯都可以讲到是人家暗示可以上的啦。。。。。。

-siewchoon- said...

哈哈哈!!!

大笑三声。

只是,这笑中,有苦。

只能苦中作乐了。

KAI KIT said...

国文老弟的逻辑分析正确。的确应该有人去向副首相进谏。

凌国文 said...

路人甲,

林冠英等待安华决定公正党所推荐的人选,就等于纳吉等待马华决定他们所推荐的人选,有问题吗?

这也要批判?

KAI KIT said...

当然不应批判。这些人执政久了,不知道找课题和找碴的分别,实在好笑。评论时,我们得把标准放得公平一点。

路人甲 said...

国文,其实我的意思是,老翁说他无权决定人选,一切是首相的权力。
可是冠英却不敢说,安华无权决定人选,只能推荐这句话。
其实,我是希望我们中立的部落格可以监督任何政党,执政的马华不好,我们应该大声骂!行动党的不好,是否也需要被监督?
可是我们在这个网站没有看到任何行动党负面的消息(行动党不可能完美吧?)

凌国文 said...

民联领袖必须学习如何执政;国阵领袖更迫切需要恶补如何当反对党。

凯杰讲得对,找课题和找渣是不同的。

与槟州民青和马青的领袖共勉之。

凌国文 said...

路人甲,

谢谢你的捧场,可是我必须澄清,这是一个个人部落格,严格来说,是供我发表个人意见,甚至牢骚的平台。

它不是像《当今大马》那种新闻网站,无法做到像您所要求的面面俱到。

我也不是全职写博,在有限的时间精神和精力下,要挑题材来写,当然是挑我最看不顺眼的啦!

我唯一能够掌控的,是我写的文章都是摆事实,讲道理,不是恶意批评、无中生有。

路人甲 said...

国文说得非常好,既然双方都需要改进,就没有必要纯粹监督一个政党罢了,民联也需要被监督
好比立慷的选区进行村长选举一样,民联上台执政州证权前行动党的宣言是推行村长选举,还政于民,可是上台后行动党第一个反对的。所以这个议题上,行动党也需要被监督,没有必要可以免除被监督。合理的评论标准必须在于一个公平的平台,而这个公平的平台是否必须监督双方呢?
举个例子,我们把某人当年高喊华人的鲜血清洗短剑的千年罪过放出来给人民一个警惕是好事,那么我们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指出某民联领袖当年派遣不会中文的教师派遣至华小的举动放出来,一样用来警惕人民,让人民自己选择,这个就是合理的平台了

KAI KIT said...

国文比较同情民联,所以他不会写民联的负面评论的。
况且,民联突破执政五州,大家急着扶持新政权,国文当然不会挑政治新生儿的缺点,反而那50多岁的国阵,多踹一脚也没关系,对吗国文?哈哈!
至于国阵,烂了那么久,从里面烂到表面来了,大家就棒打落水狗那样发泄一下,很多都是调侃国阵多于协助扶持国阵的。
所以,不要强迫国文写,而且这个博的功能不是监督民联国阵,是国文抒发己见的园地而已。
国文老弟,对吗?

凌国文 said...

路人甲,凯杰

其实我的回应都在上面,只是您俩的回应太快,我的手指赶不上您们的速度:)

KAI KIT said...

速度那么慢,国文你要深刻的反省一下。

哈哈哈!

下个星期我去吉隆坡,我们去吃好料。

凌国文 said...

阿jik,

你几时来,下星期三到星期日我去香港吃好料啦。。。

路人甲 said...

部落格抒发己见是好事,值得推崇。
与此同时有一点必须留意的是,我们所写的很容易让读者有所谓的共鸣,而这种共鸣可能往往会被我们的笔锋所影响了。所以个人认为写任何的文章也不能忽略笔德,尤其是点击率高的部落。举个例子,如果您在您孩子面前在家里抽烟,您不能说这是我的家事我的个人权利,毕竟您可能让您的孩子觉得抽烟是对的或者没有什么害处。
我个人建议,监督双方的表现,让人民知道我们人民是老板。
哈,国文,您是行动党的党员吗?

KAI KIT said...

哇你星期几出门?酱我得安排一下了

凌国文 said...

笔德?您是指我吗?我写的东西误人子弟?

哈哈!认识我的朋友都知我爱唱“改变,为马来西亚。。。”还有“愿我会揸火箭,带你到天空去,在太空中两人住。。。”

没问题吧。。。

凌国文 said...

Jik,

都讲了星期三到星期日啰。。。

路人甲 said...

您的笔德肯定没有任何操守上的问题
但我个人认为会让读者有单元思维,只能把某阵线的错误觉得是错误,把另外一方的错误觉得无伤大雅
您的标题“只想游戏人间,赏玩路边花,横批不平事”,所谓的不平事应该包含所有不平事,而不是只是国阵的不平事吧?这点您该认同吧?
希望本国的政治不会为了反对而反对,为了支持而支持。共勉之!

凌国文 said...

路人甲,

抱歉,我重新再抄一次上面写过的回应:

“在有限的时间精神和精力下,要挑题材来写,当然是挑我最看不顺眼的啦!

我唯一能够掌控的,是我写的文章都是摆事实,讲道理,不是恶意批评、无中生有。”

有些博客喜欢写民联;有些博客喜欢写国阵,这是百家争鸣。该不会有人每天只来我这个部落,其它的都不看吧?

凌国文 said...

对了,方便留下名字交个朋友吗?

路人甲 said...

没有问题,你留下您的msn,我也希望可以和您慢慢交流,你的文采真的很好

吴奕品 said...

路人甲,

国文兄的部落格,纯属私人部落格,他有权发表任何言论。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能够让读者产生共鸣的言论,代表着读者们本身也有深刻的体会,代表着事实。

您可千万别轻视了大马读者的思维。大马人民并不是单元思维。倘若是单元思维,如今的几个州属就不会落入民联手里。倘若是单元思维,在主流媒体受到管制的情况下,民联还有的剩?

如今在许多网络论坛都有着许许多多的国阵枪手,拼了老命为国阵说好话,并苛刻的批评民联。他们也发表了许许多多的言论,为何读者们却不会产生所谓的“共鸣”?

草禾刀 said...

草禾刀在uncleboo那边的留言,抄过来这里....
当尤老二说出这番话时,早就料到了这艘严重漏水船中的“长”级的人马们会使这一“赖”招。还有,还有老翁的反应也是意料中。这些都不稀奇,麻木了啦!只可怜那些“箭靶”们。节哀顺变!
国文兄,挺您啦!假如您要把我国政治诟病都写出来,草禾刀认为您24小时都在电脑前不停的写也写不完。
国政有了那么资深的执政经验,还是制造了那么多的诟病...当然,那方面有偏差,人民是有权发表意见,不过草禾刀还是愿意给民联一些机会;毕竟他们是从零做起的。可是,不希望见到他们在若干年后还在原地踏步...
草禾刀并没有任何政治背景,只希望有更美好的马来西亚!!

凌国文 said...

kekmun@yahoo.com

天 said...

路人甲,

你先叫前锋报那堆王八修身养性,别老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为了支持而支持”那歪了的天平

才来这里开声吧。

别人在自己的部落说一些事实你都酱多意见,反而那些扭曲实施的的地方却视之而不见?

Yeeling said...

路人甲,
挺有兴趣知道您的高见,你可有部落格?

Ling Shin 宁馨 said...

谢谢国文精辟的文章。
只是感叹我国推行了50多年民主,国阵还不明白什么是“人民才是老板”。不管是“不懂感恩”还是“好像不懂珍惜”,都不是身为“老板”的人民应该做的。反之,国阵表现不佳,还能连续执政,应该是国阵要感恩,要珍惜人民给与它这机会才对。

Superhand said...

My uncle intro your blog to me.. i like it very much as your sentence is very sharp and direct... keep going...

P/S - read your older blog and just got to know your are red devil fans... Can start writing more on Devil as well.. :0)

Lawrence Teh said...

国文批评国阵就是没有“笔德”?那个路人是喝醉了吗?

如果你觉得人家笔德不够,你也开一个部落,让我们也见识一下嘛!

国文,我挺你,继续写!

林廷辉 said...

路人甲,

每一个人都有其自身的局限性,不能期望一个人能具有另一个人的思想。我国很多人民还欠一个能独立思考的头脑,所以总是被那些无良言论牵着走。但,无良之辈绝非凌国文, 是牵了我们走了50年的国阵也!

草禾刀 said...

对不起,刚才的留言....应该为"国阵"而非"国政".

路見要鳴 said...

好可怜的路人甲,
不知屁股有否开花?
何必呢?

Patrick said...

批评国阵就等于思想单元?路人甲这种想法才是思想单元啊!发现很多国阵支持者在词穷时都会老羞成怒说:“为什么你只批评我?不批评民联?”自己反省一下吧!

又没有人阻止你批评民联,你不爽不就自己开一个部落来写吧!

thepplway said...

路人甲等(dan lain-lain),

本来想挺你一下的,但是看到你的旧思维,空中楼阁的民主论,就忍不住的帮你分析一下。

1.你离题,我们谈幕友丁的不负责任的言论,你应该读完utusan Malaysia的访谈,老实说我完全没有用华人的眼光来看他谈的煽动性与误导性内容当然昭然若揭:他的重点是要为bangkitlah melayu而背书,作为国家重要领导人,他的谈话应该不能马虎也不能偏袒。

2.国阵是执政党,他们的所作所为直接影响国家发展方向,作为部落客,我们只是发挥守望相助的“牢骚”关心国家。

3.民联非执政党却已经受到无所不出其极的打压与抹黑,目的就是不让民联上台,维护一个破烂不堪的烂船,我们要赔上全国人民的民主、自由与尊严,换句话说支持国阵的永远看不到人的尊严,只看到国阵是最伟大的,再给一次机会、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已经再改了、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试想,如果没有308,国阵还会这样客气吗?但是真的是这样国阵会改吗?说国阵会改的人一定是脱离现实的理想主义!
看看国阵的宣传、电视的新闻、报纸还不是老样子吗--尽情污蔑民联、失去了执政党的政治道德。

所以我很认真的请教大家谁能告诉我国阵会改呢?怎么改呢?言语给你爽一下?还是结构性彻底的尊重民主、法治与人权?

臭虫 said...

这里又打战啦.

在大马,要政治人物为失言或乱喷火行为道歉真是比登天更难,死猫猛塞给媒体吃最在行.

各个被人呛声了才发挥"林甘",吉令拿teh一番.

Anonymous said...

本想声援的,可是凌兄支持者不少啊!不用出手了,哈!

对你有所期待的读者 said...

看了今天的报章,得到一些启发。
于是想在这里给你一些善意的批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觉得你的文章词汇丰富、表达尖锐。
这是非常难得的。也为阅读带来了巨大的趣味。

然而,从知识性角度而言,却是相当匮乏的。
期待你在这方面会有所提升。

Anonymous said...

楼上的回应让我有些话想说,我觉得现今写评论的有两派 -“学院派”&“草根派”。

学院派的写法着重理论剖析,优点是内容有启发性,适合进行教育工作;不足是有时较难广泛流传,因为不是所有读者看懂。这派的代表有潘永强、黄进发等。

草根派的写法是以民间眼光来调侃,优点是通俗易懂,共鸣高流传面较广,适合进行批判弊端,不足是理论相对薄弱。这派的代表是凌国文、赖邵光、杨善勇等。

学院派或是草根派我都爱看,如果双方可以互相融合那时最好不过。

国文你是难的可以在主流媒体星洲和网路媒体两边执笔的新一代评论人,你reach到两边读者群,好好发挥你的影响力。加油。

雪州子民

路人甲 said...

大家好,其实你们误解了我的意思了。
我的意思不是说国文没有笔德,而是我觉得国文的才华真的很好,如果也可以用来写部落格监督民联的运作,也是万民之福啊,不是吗?
还有,我出生至今21年了,可是却给国阵骗了50年,你觉得我会冒然支持他们?
前锋报就是单元思维的报道而令到华社的反弹,一样的道理,如果我们也一样运用这种思维只批评某一方的话,我们不就是跌入了迷思当中吗?

天 said...

原来大家不只国语不够好,连华语也有待改进,误解路仁兄的高见了~

呵呵呵

Patrick said...

路人兄,

你拿前锋报来和文情并茂比是不恰当的,他们的是无中生有唯恐天下不乱。国文写的是言之有物。

举例不对,就会让人误会你的意思。

我们投票也是只投一方,难道这也是单元思维?

凌国文 said...

现在才有空上网,好多意见和回应哦!

谢谢各位的支持、建议、提点,我会加倍努力,以免辜负各位的期望。

草禾刀 said...

加油!加油!

問文 said...

你认为巫统成员,有说错过些什么话吗?

千错万错都是媒体的错

巫统是永远不会犯错的?

e'vis said...

其实国文兄的文采却实非常的棒,他所写的东西都实实在在的道出我们的心声,所以大家才有共鸣。

路人兄所写得也有道理,毕竟谁是领导人,都是人一个,都有出错的一天,真的不是偏帮民联,暂时还没发现民联有什么特错导致我们觉得心灵受伤,反观国阵政府,haizzzz实在太烂了吧?

彼得-柔佛 said...

路人甲,
国阵现在组成大马的政府,它推行的政策,影响国家的发展,决定马来西亚现在和下一代的未来!当今的国阵政府表现好不好,你去路上问一问自然明白。

国文要在他的blog,我要在和我朋友的sms,卖面阿嫂要和她的顾客,洗车店印度老板要和他的顾客,马来lori大兄要和他的兄弟们....要鸟政客几句都是我们的自由,也是我们的权利吧!也罢事实呛政客鸟的有理!我不明白你为何要干涉其中??

如果国文评的没厘头,你以为他的读者们是吃饱撑着没事来留言吗??

你讲到俩方面都应批评,但人民马上就可指出烂秤的百个千个烂点,自己的大船百个洞不去修补,还有心思更小船比划??

如今就有很多人民很不爽那条目不识丁敢讲不敢承担的作风!还有老翁应对此课题的虎头蛇尾!为什么不可以鸟!?

你不认为人民网民在批评烂秤的同时,也是对民联的一面借镜吗?

至于你的两方面都要批评的写法,恕我不明白你的要求,我本身不会写blog,但希望你能早日开个blog,做到抛“玉”引玉的笔德,发扬网民广开两方面都要批评的风气,加油了!

We Long said...

国文兄,

称你为兄,表达我对你的敬意(我知道你比我大几岁才这样称呼的)。以前我只喜欢看星洲日报郑丁贤的评论,现在看到你的blog,我想我会常常上来看。你的一些文章给人看了会心一笑,横批不忘幽默几句。继续加油!赏玩路边花,横批不平事。 :)

Anonymous said...

真的要搞清楚到底谁是老板????
是我们这些人民还是那些无赖官僚。。。。他们是搞什么。。。。他们的身份地位不是世传的,还是要靠我们人民给他们。。。。那些钱不是他爸爸的,他们是用我们纳税的钱为我们人民做事是理所当然的,不是施舍;不是他们给我们一点甜头我们就要俯首称臣。。。。。这么多年他们把我们的钱当为己有,喜欢就当施舍般给我们,就认为很了不起,把人民当成傻瓜。。。。没有人民选他们,他们能够如此的高高在上;像疯狗般的乱吠,无说八道。。。。
他们已经呆的太久了,浪费国家,人民五十二年的青春,私吞人民的财富,应该是回到人民的手里;别再受骗!!!

马来西亚是我们大家的国家,不是这些人的。。。。。这样一个马来西亚”的美梦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