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4, 2011

愚民的眼泪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死讯传出时,我正好身在韩国,有幸见识到电视新闻上全天候转播朝鲜人民捶胸顿足,哭得如丧考妣的壮观画面。

我使用“捶胸顿足”,并不只是要表达成语所代表的意境,而是真的有无数阿嫂阿叔阿公阿嬷在捶着自己胸坎、同时用力顿足、有者还拍地呼号、甚至双脚铲地。。。就算2012世界末日真的降临,恐怕也未必有那么惨绝人寰。

这些哭崩天的朝鲜民众,每一滴眼泪鼻涕都显得那么的真诚,一点也不像是那些靠200块钱请来举食指充场面,或是因为有免费礼袋幸运抽奖而前来跑龙套的货色。而这也正是叫人诧异不已的一点,一个铁腕治国、荒淫无度、残酷不仁的独裁者,死了之后人民不但没有放烟花开香槟普天同庆,反而同声一哭?

造神运动可以到达这种境界,全天下的独裁者都应该向老金这位同行起立致敬,九泉之下的萨达姆和卡达菲应该心悦诚服地铺好红地毯迎接这位独裁界的“典范”。

老金之死,让我们见识了愚民的无知,也让我们领略了愚民泛滥的可怕。因为资讯流通被封锁,愚民无从知晓文明社会的进步;因为行动自由被剥夺,愚民无从接触外边世界的转变;也因为教育被逼为政治服务,愚民心甘情愿拥戴独裁专制。

在与世隔绝的锁国政策下,朝鲜人民存活在地球上,却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什么阿拉伯之春、反当权浪潮、民主觉醒运动。。。统统在金氏皇朝的大门前戛然而止。

而当愚民人数构建了社会中的绝大部分,这个国家注定要沦为独裁者的乐园,让他榨干榨净。

把眼光从朝鲜转移回来我们的身边,其实我们的社会也不乏类似的愚民。愚民的特征之一是很喜欢问:“换了政府就没有贪污咩?”、“换了政府之后谁来捍卫我们的权益?”“有书读有饭吃有工做,还想怎样?”

也正因为看到这些由无知所带来的愚昧,让我们更不得不时时自我警惕,不能对新闻自由、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的争取有丝毫的松懈。这些权益和自由的增减,决定着社会愚昧程度的高低。只要愚昧的一群仍然占据社会的大多数,你我的未来便不由自主地由愚民来掌控了。

朝鲜看起来离我们很远,其实就在身旁。 

25 comments:

polo_c said...

朝鲜人民人人自危,全民皆是情报人员,哪个人民表现出不效忠金正日,如在家客厅每挂上金日成于金正日的照像或照像生了灰尘,身边的人都会为了一餐不惜出卖你;金日成/金正日死了你不哭悼就会被抓,被赏赐金正日肖像的徽章不见或损伤了也会被抓等等。
最惊人的是,孩子一出世就被‘洗脑’:“我出生于这国家是最幸福的,一定要感激金正日所赐的一切等等”
这高压独裁的国家只能游览十个网站,全是官方的,你说人民不反都不出奇。

james said...

愚民的心里的领导人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看看最近的那班人示威拉皮条写 I LOVE PM. 我的汗毛都会竖立.

居安思危 said...

据说哭丧团有奖励!哭不出者秋后算账?哈!

Anonymous said...

Democratic and communism socialist are entiry different, the people were being taught that their Leaders are above all and respect as idol. Hence the dismissal of the national leader is a great lost to them.

A Parent

老百姓 said...

人的内心世界是很复杂的,有时候连身边人都分辨不出自己是真心还是假意更何况是在那种专制的国家…
本国的就简单的多,钱做怪…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不上进者,永远停留在原地,也间接阻挡有上进心者继续前进。

Anonymous said...

老马如2003没下台, 再十年朝鲜肯定是我们的写照。

UTURN

睿 said...

如polo_c 和老百姓所說的,北韓人民的反應是我們無法完全理解也可還情有可原,但大馬人民還不至於或可說還沒到那田地,‘生活在另一個世界里’,卻說或問如樓主說的那些笨問題,真是讓人失望和嘆氣不已。就如一位友人的媽媽,可也見過世面,遊遍歐美澳各國,會說會寫中英文,可還不停的說大馬還是比越,菲,諫等國好,‘有书读有饭吃有工做。。。’ 不比上,只與落後國家比。。。。Sigh!Sigh!

Hermes 还珠楼主 said...

教育和资讯封锁下,必然产生这种愚蠢,盲目的群众。

Anonymous said...

老不x的华人,非常恶心。


恶心的老不x


轉寄 列印 字體設定: 小  中  大
“我上報了”‧孤老難忘首相到訪
國內  2011-12-23 18:57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23日訊)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昨日到訪雙溪威老人院,雖然首相已經離開,但是雙溪威的老人院仍沉浸在一片歡騰中,難以忘懷首相到訪的那一刻。
位於雙溪威巴剎附近的雙溪威老人院,原本是一間平凡的老人院,它靜靜的佇立,通過善心人士的捐款,默默為60名華裔孤老奉獻,但是因為首相的到訪,讓本來就少了一點生氣的老人院,霎時間活潑了起來。
【世華‧奇聞】稱“被外星人抓走了”,台灣大學生竟獲批病假!
送走首相以後的第二天,平日不多言的老人,開始聚集在一塊,對著每一份語文報議論紛紛“那一份有拍到我”、“我上報了”、“這一份拍得我比較好看”、“這一份我只有半張臉”,這些平均年齡70歲的老人們,好像回到年輕時代,因為可以和首相合影,而又再用心端詳自己已經年華不再的臉孔。
對這裡的老人而言,他們只是一個再也平凡不過的老人家,但這個平日只在報章電視上看到的國家領導人,如今卻活生生出現在他們面前,不僅握到他的手,還向他們噓寒問暖,一切猶如一場美夢、這一生從不敢奢想的美夢。
和首相同坐吃湯圓
王旺蘭:又意外又光榮
因為日前坐在納吉旁邊吃湯圓,還有幸和納吉交談的王旺蘭(昨譯黃惠蘭),彷佛一夜成名了。
見到記者的她,仍沉浸在星期四的美好回憶興奮中,笑容滿面和記者分享她和首相見面的點滴。
“因為沒有人通知我首相會到訪,見到首相我真的太意外了,也深感光榮,不僅如此還可以和首相坐在一起吃湯圓、交談,感覺實在難以置信和幸運,畢竟不是人人都有這個機會可以和首相如此近距離接觸。”
她說,這一生不曾有這麼多的鎂光燈對著她,都記不起有多少家媒體訪問她,報紙出來以後,巴剎的人都認得她,一夜成名的感覺讓她直呼太棒了。
住在這裡7年的她,因為受英文教育,所以昨天有幸被安排和首相交談。
她回憶說,首相對她的親切問候,讓她樂開了懷。
“首相問我住在這裡多久了,喜歡這裡的環境嗎?他實在是一位很親切的領導人。”
她說,首相日理萬機,卻可以抽空來探望他們這一群老人家,真是讓人感動。
她說,她這一生都不奢想可以和首相如此親近,真是猶如發了一場美夢,過了一夜,夢仍如此真實,而她竟是這麼快樂。
吳嘉順:納吉是親民領袖
年輕時通過時任馬華總秘書兼司法部長的姨丈梁宇臬見過時任副首相的納吉父親敦拉薩,如今在78歲高齡有機會目睹第六任首相納吉,讓吳嘉順深感榮幸與快樂。
“昨天我告訴首相,他是人民的好朋友,還有一個馬來西亞的概念很棒,適合我國的國情。”
單身的吳嘉順說,看到首相還有機會和他交談,納吉確實是一位親民的領袖。
“首相問我為何我的英文會這麼棒,從那兒學的?哈哈!因為年輕時我就是英文老師,在中華國中教了12年的英文呀!”
他還跟首相說他見過他的父親,他是爸爸的驕傲。首相離開後,他的快樂仍遲遲不散,還笑到睡。
馮國平:第一次和首相握手
80歲的馮國平已經住在老人院10年,這是他第一次見到首相的真人、第一次和首相握手。
自從前一天知道首相要來後,他就滿心歡喜,因為那個只在報紙上看到的人,就要出現在他們面前,和他們一起過冬至。
“我還跟首相說Selamat Datang呢!”
見到首相後,他覺得首相和報紙上看到的一樣慈祥。
“我很喜歡首相提倡的一個馬來西亞概念,這是真正不分種族,共享國家的美好理念。”
他說,前首相敦阿都拉的妻子敦恩頓在生前也曾數次來探訪他們,他還收過她發給的100令吉紅包!
(星洲日報)

你妈妈 said...

现今的人都爱自吹自擂,自鸣得意。

他以为他自己是谁??? 称人为愚民! 真是他妈的废才+蠢蛋。

有一天,如果他有丧事,我们就称他为愚子吧!!!

Anonymous said...

In a democracy country, i think it is unbocming for a so call neutral politcal commentators like Leng Kok Mun to label those who opposed the idea of changing the present government as tupid and ignorance. We should respect each other choice.

Lawrence Teh said...

每年的总稽查司报告揭发的弊案连连,看着自己的血汗钱被滥用也没有感觉,称这些人为愚民算是客气了。

Lawrence Teh said...

钱被人家吃了,还要回过头来帮人家辩护,真是愚中之愚。

zeus said...

楼上你妈妈和December 24, 2011 9:51 PM的anno:
赞同你,我也反对在政治上以任何不礼貌的字眼形容敌对阵营支持者的行为,我可以不赞同你的选择,但我还是维护你投票的选择。

但是,在这一篇国文兄的文章里我真的没看到他咒骂国阵/民联的任何支持者为愚民。对于这篇文章,我的理解是这样的。这一篇文章,大约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作者对愚民的定义有二。

第一种愚民是像朝鲜民众那样,因为金家王朝以集权暴力统治,再加上洗脑造神运动,所以朝鲜人民在没有的选择之下(所以用不上尊重他们的“选择”)只能效忠金正日政权,另外,因为资讯不流通,朝鲜人民无法感受到国际外的局势,如阿拉伯之春、占领华尔街等运动。。。

所以朝鲜的人民的“愚”,是因为资讯不流通,造成与外界脱离,最后才会出现因为领导人之死而掏心挖肺的大哭的“壮举”。

在文章的第二点,作者也提出,但是就算是资讯发达,也可能会有愚民的出现。为什么?
在这里作者的愚民并不是指“蠢蛋的人”,而是指不了解自己利益、权力的人。

作者以一些话来说出这些人的心理,如:
1.“换了政府就没有贪污咩?”、
2.“换了政府之后谁来捍卫我们的权益?”
3.“有书读有饭吃有工做,还想怎样?”

我冒着被笑话的风险大胆地诠释作者的意思,作者认为说出1,2,3话的人是愚民,因为在

1.“愚民”不了解民主的程序。因为在民主程序里,换或选一个政党/政府,并不是他完美无缺,而是他们比较“不烂”。一个20分,另外一个21分,两个都烂对吗?但我们还是选21分那个。还是凌兄说过的那句,“民主/选举不是选天使,而是选比较不恶的恶魔”

2.“愚民”认为只有某某政党/政府才能捍卫某些人的权力。殊不知这些人民的权力是写在宪法上的,并不会需要你的捍卫它们就会生效,而你不捍卫就会失效。真正民主的国家是,不管哪一个政党上台,他们都得根据写好的宪法办事(当然他们可以修改)。说到更白一点就是,你的权力如果在制度上有保障,就不需要特定政党来“捍卫”了。如果宪法上写好了我们可以根据人口来见华小,那么就不需要某某政党“与华小共存亡”来捍卫华小的存在了,因为宪法已经保障了华小的地位了。搞到要“共存亡”这么悲情,还不是因为华小在制度上没有保障。

3.这个笑死人了,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有人这么说。这些人不知道,一个让人民有饭吃、可以安居乐业是一个政府最最最最最基本的责任。当然,你可以赞扬某个政府搞好国家的建设,让国家国泰民安。但不能因为他们做了最基本的事,而说够了,这就够了,我非常感恩。这样是表示,你不了解国家与公民之间的权力。你在不能说,只要政府让我吃饭,政府要贪污、滥权、控制媒体、控制思想、做一些违反人权的事你都OK,因为那些东西是犯法的,那怕他们曾经喂饱你。

所以,一些不了解自己权益的人民,就是愚民。(再一次,愚民不是愚蠢笨蛋的人民的意思)

好了,到最后了,那么怎样确定愚民不会出现呢?所以作者在文章的最后一段写出了新闻自由言论自由集会自由重要性。

因为有了新闻自由,老百姓的资讯吸收不会被垄断,选民的意愿不会被操控。
因为有了言论自由,大家可以安心的发表意见,经过理性的探讨和辩论公民问题,再一次过提高选民的民主意识。
因为有了集会自由,选民可以在和平的环境下向政府表达自己的不满,让民意有个合法、安全的宣泄管道,也可以让政府更接近民意,国家就会更美好。

这是我个人对作者整篇文章的解读。

另外,作者在这篇文章中没有用到民联、国阵、行动党、马华、或巫统的字眼,你们怎么可以知道作者攻击哪一个阵营的支持者为“愚民”呢?是对号入座吗?

吃狗肉 said...

愚民是因為他們沒有選擇。馬國有人選擇做濺民,為錢財做狗做貓,出賣良心,出賣自己也不知道。這才可憐。Nothing is more pathetic than selling one's soul to the devil.

睿 said...

Zeus, very well said, absolutely agree with you.

Anonymous said...

还有那些老不x,恶心到这种程度。

华人也有很多是天生奴性。

凌国文 said...

Zeus,

你读文章是有读懂了文章的脉络,比那些见树不见林还要无的放矢的强多了。

james said...

Zeus,
很精采的解读! 有一句成语叫"吠影吠声", 用来形容狗阵的狗奴才最贴切, 一有什么风吹草动, 他们就先对号入座.

凌国文 said...

James,

对于那些垃圾留言,根本懒得回应。

Anonymous said...

Zeus,
非常精彩的导读!希望你能多发表一些如此的解读让我们充实下!比起那些网络枪手毫无建设的言论好多了!谢谢你!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每个人的想法,各有不同。忠心=对我来说,还是值得学习的!一个人,做不了多少,两个手,两只脚,不是旁边的人帮忙,也不会完成大业,不是吗?祝福你新婚快乐,要加油哦!明年的今天好抱孩子了哦!祝福还是祝福。。。。长长久久。。。。。。。。。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还有那些老不x,恶心到这种程度。

华人也有很多是天生奴性。(这话,我听不下去~~~)

哈哈哈。。。。。。不是天生奴性。。。。而是在等待时机!!!不是每个人都会有那种机会的!!!等榴莲掉下来。。。。。。。。。。。

cheehan85 said...

这篇Economist的短文很切题(题为:Quick study: How to be a dictator ),国文你可以作延伸阅读。

http://www.economist.com/blogs/prospero/2012/01/quick-study-alastair-smith-political-tyra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