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3, 2013

异议份子都是国家敌人


什么样的行为,才足以被盖上“威胁国家安全”的严重指控?一个外国议员前来观察及研究我国的选举体制,会对我国的安全造成什么样的威胁?

这道问题的答案,显然只有国阵领袖的脑袋可以想得出。然而,就算想不出也没关系,毕竟当官的从来也无须向大家交待,尤其是涉及“国家安全”的事务。

在机场被禁止入境而被扣押的澳洲参议员尼克辛鲁风,原本是打算前来观察我国的选举制度,其行程包括与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首相署部长纳兹里以及选举委员会的代表会面。作为一个奉行议会民主及对国际社会开放的国家,接待如辛鲁风这样的访客,是再正常不过的小事一桩。

政府为何会如临大敌地把这位前来考察的澳洲议员扣押于国门?既然内政部长本身也无法给于一个具体的说法(本栏截稿前,澳洲总理要求大马政府作出解释),正常的思考逻辑自然会把我们导向另一个可能性:政府的选举体制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作贼心虚的人,通常都会草木皆兵。

当然,所有大马选举体制的秘密,几乎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差别只在于你相信与否。辛鲁风的考察就算有所发现,也不过是为原有堆积如山的荒谬案例再添一、两个例子罢了。这对早已麻木的国阵领袖和选委会而言,恐怕也不痛不痒。

真正让辛鲁风被列入移民厅黑名单的,看来是他在安华陷入肛交案2.0时,曾批评我国国会特权委员会没有给于后者自辩的机会;以及在担任净选盟3.0大集会的国际观察员时,批评过政府对集会民众所采取的高压手段。

简单来说,辛鲁风在国阵头脑简单的“异议等同敌人”的标准里,是属于和安美嘉及净选盟相同的分类。“我党的利益超越一切的利益,我党的敌人等同国家的敌人”,这种思维在许多威权或伪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当中是非常普遍的,想掩饰也掩饰不来。

明白了这个道理,自然就不会奇怪为何我国政府会为辛鲁风盖上“国家敌人”的标签。这是所有伪民主政权感受自身被挑战时的一贯自我保护的做法。

唯一让我忍不住发笑的是,内政部长在面对媒体询问时如此解释:“(他被递解)这是很普通的事,完全不含任何政治因素。”

也对啦,对于在国阵管制下的一个马来西亚,有什么荒唐事我们不曾见识过;相比起来,澳洲议员被禁止入境,的确是再普通不过的小事一桩。

5 comments:

Trevor said...

看來馬國政府越來越像共產國家的作業方式了

黃漢棟 said...

所以现在和中共称兄道弟!

一针 said...

拿枪带弹大刺刺的闯进国家,不请自来的霸占本地村落,就地筹本地粮,借宿民屋。那潇洒程度犹如盗匪进出无人之地。何谓国家主权?大概bangsa serumpun就可以开一只眼闭一只眼。

开明的一马政府“知道本身在做什么”,要“妥善处理”,“避免流血”,好好“谈判”,“寻求一个良好的解决方案”,还怕遣送贵宾们出境时“浪大”会晕船呢。酱民主、酱注重人权、酱善良、酱委屈求全的国家果然是世界唯一。

想必这批游客只是像孙悟空一样,撒泡尿到此一游罢了,根本不会如异议份子般“威胁国家安全”,更不会骚民吧。

一旦开了一个好风气,沙巴西海岸不知会变成一个新的另类旅游胜圣地呢?燕燕阿姨还不快开个面书大力宣传?

干!

-一针--

槟城老唐 said...

对照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的[「蘇祿王朝皇家軍隊」入侵我土事件],凌国文是不是应该把标题改为[异议份子“才”是国家敌人]?

一针 said...

不是有一首爱“国”歌曲吗?。。。
blablablablabla……..
blablabla….
……...
demi ugama, bangsa and….negara.

恍然大悟!国家本来就排在第三嘛。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一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