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7, 2008

不像老二的老二

“当官要当副的,吃饭要吃素的,穿鞋要穿布的。”
据说这是最新的官场《三字经》。

先别急着歌颂高风亮节,还有下文:“当副的既可享受领导的权力,又不用担当责任;吃素先养好身体,才能更好地吃肉;皮鞋穿久了,换换布鞋,再穿皮鞋才有感觉!”

这可是当老二的千锤百炼大智慧啊!

甘心当老二,是生存的需要。实力暂时不如人,后有追兵步步逼近,唯有暂时屈居老二,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耐心当老二,更是策略的考量。第一把交椅是风口浪尖,众矢之的;第三把交椅粥少僧多,变幻莫测;还是第二把交椅好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还可瞄准机会冲刺第一。

然而,老二也不见得容易当。碌碌无为者爬不上,锋芒毕露者坐不久。既要让当权者安心,又要叫挑战者死心,火候的拿捏,丝毫不得有误。

我国政坛近来最火红的两位老二,当属蔡细历慕尤丁。在名义上,慕尤丁目前还是巫统的老三,可是以迄今巫统党选的提名形势来看,署理主席几乎已是慕尤丁囊中物,登上次把交椅只是时间的问题。

可是,眼前这两位新鲜出炉和即将出炉的国阵最大两党的老二,却怎么看都不像老二。



在20余年的从政生涯中,蔡细历曾4度中选州议员、担任3届州行政议员,2004年大选弃州攻国后“上京”升任卫生部长,并在2005年马华党选以第二高票中选副总会长。在声势如日中天、被视为党内唯一有机会挑战总会长职位的大好形势下,今年初爆发的性爱光碟事件,却逼使蔡细历一日之间辞去得来不易的所有官职与党职,仕途直插谷底。

当大部分人都认定蔡细历无法打破“卫生部长是马华领袖政途终站”的宿命;10个月后,蔡细历却在一片道德声讨中突破重围,在刚落幕的党选中击败手握党职及官职的黄家泉,中选署理总会长,浴火重生。


慕尤丁则是于1993年巫统党选中,与安华、纳吉及莫哈末泰益共组宏愿队伍,击退包括现任首相阿都拉在内的元老派中选副主席而声名大噪。慕尤丁自1981年起担任过中央及州政府各级别的职位,包括政务次长、副部长、州务大臣、并曾掌管青体部、国内贸消部、农业部、以及目前所担任的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

当阿都拉在2003年出任首相后挑选纳吉为副首相,以及在2008年大选后表示会在2010年将相位传于后者,大家都认定现年61岁的慕尤丁已无缘更上一层楼。与其消极等待,慕尤丁选择主动出击,炮打司令台,一手促成权力移交提前至明年3月党选后落实。纳吉可以提前上位,慕尤丁也顺水推舟竞选署理主席。

当记者询及他在署理主席职的多角战中具备什么优势时,一句“因为我是慕尤丁!”,尽显强人气势,还略带几分马哈迪当年的霸气。

蔡细历与慕尤丁两位强人,有颇多相似之处:两人同是来自柔佛、在各自党内拥有厚实的基层实力、具有丰富的行政经验、领导能力受到肯定。。。而两人最大的共同点,是把握了308大选海啸的契机,运用基层求变的情绪,为各自本趋暗淡的政途扳回一局。

两人都公开表示,会配合老大的领导,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可是,政治是可能的艺术,今年你是天王,明年我是至尊,谁上谁下,谁能说定?

再说,党员票选(或提名)两人当老二,对两人的要求,是当一个唯命是从的典型老二,抑或希望两人在党面对艰巨挑战的当儿,担当更关键的历史使命?

这可要好好推敲了。

5 comments:

野兽修行 said...

回来啦?回来就好。

憋疯[BearFoong] said...

两人可能唯一的分别是

后者没有去同一间酒店,同一间房间

凌国文 said...

野兽,

周末刚回到。

憋疯,

就算有去你也不懂,忘了敦林说的?

“只要没被发现,就没有问题。”

Jacaranda said...

發生光碟醜聞後,能立刻承認、道歉及辭職,
毫無掩飾。這種勇氣,政壇上沒有一個人能與他相比。

經歷過這種大風大浪,他還有什麼可畏可懼的?
我始終相信,有這種胸懷,才是做大事的人。
要他做個沉默的老二,太委屈了。

凌国文 said...

我的看法跟您一样。

风水师推断,翁大侠只是过客一名,蔡细历才是真名天子。

蔡细历不会是沉默的老二,慕希丁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