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31, 2009

一位牙医的奋斗史

时光倒流回10年前的巫统党选。

一位年仅34岁的牙医,竞选巫青总团执委。牙医以287票在20位当选者中位居末席,勉强挤进巫青中央领导层。

这让他得以在数个月后举行的全国大选,首次代表巫统于雪州披甲上阵,并以165张多数票险胜来自回教党的对手,从牙医晋身州议员。

1年后,原任雪州大臣因一宗性丑闻而狼狈丢官。雪州巫统联委会提呈了11位大臣人选给首相马哈迪;老马却慧眼相中不在名单内的年轻牙医。

年仅35岁的牙医从州议员,一跃成为雪州史上最年轻的州务大臣,成为一时佳话。

走马上任的牙医大臣,矢言政府应做到的是迁就人民,而不是要人民去迁就政府。

他以身作则,率先公开自己的手机号码,让人民在面对困难时可以随时向他求助。

他爱民如子,亲自到选区为民众提供免费拔牙服务,叫人民如沐春风。




他干劲冲天,立志要在5年后将雪州发展成全国第一的先进州。

新官上任的牙医大臣,让人无限期待。那一年,他老实憨厚的脸上,还架着一副朴实无花的眼镜。


接下来的日子,不懂是否相有心生,牙医大臣的样貌仿佛吃了回春丹,皮肤变得光滑细嫩,土气的眼镜也不再出现。


随着牙医大臣外貌的转变,一些外在事物也开始起了变化。

牙医大臣自行宣布雪州已晋身先进州的同时,州政府却弊案丛生:耗费巨款出国考察肚皮舞、蕉赖皇冠城封路事件、巴生港口自贸区疑案、地方政府账目像一团浆糊、还有经典的查氏皇宫事件。。。

面对一箩筐的舞弊丑闻,不再是吴下阿蒙的牙医大臣处变不惊。2008年大选前,还豪言打造史上首次零反对党的雪州议会。

大选过后,牙医成为了雪州史上第一位来自国阵的反对党领袖。

相隔10年,牙医再次回到巫青团,竞选团长一职。这一次,牙医只得到254票,比10年前少了33票,更少了10年前幸运女神的眷顾。

更糟的是,雪州议会近日召开的听证会,对其夫人过去担任主席的国阵州议员夫人俱乐部穷追猛打,新鲜创意的洗钱方式每日放送。当然,这还不包括早前曝光罄竹难书的各宗舞弊悬案。他不打算解释,反正也解释不来。

牙医的仕途,恐怕已如他在308当晚于雪州政府大厦内漏夜焚烧的文件一样,随风而去。

十年奋斗,不胜唏嘘。

29 comments:

沁怡 said...

换了新的Profile照片哦,很帅气嘛!

Xiu Juan said...

哈哈,不错不错。比牙医和不举的都好上不只几千倍。
哦哦哦,不不不,我不应该拿他们来比,简直是对你的不敬!罪该万死!

瀚权 said...

凌兄,

无意间从当今大马网站闯进你的部落格,想说你的笔锋实在够犀利,太厉害了。请受小弟一拜XD

期待下次能出席你的讲座!

thepplway said...

腐败结构的典型产物!
马华,民政,国大党等都不能脱离关系的腐败权利架构!

从小小的廉价屋开始到大型工程,没有人可以监督,因为我们的制度存在者众所皆知的问题。

所以人民要变聪明了,不要和这些什么反贪污局、警察局等等打交道,反正你告不了谁的。

告诉全马来西亚人,请听清楚是包括:马来人、印度人当然还有其他民族我们现在应该自己做主。改变不了官员的贪污就换政府,再坏再换。

很简单的你知道那件商场是骗人的,我相信你一定会告诉全世界别去,但是你不会从此就不去其他商场的,但是再受骗怎么办?太简单了再考察一间更好的。人民有损失吗?没有!因为人民是老板!

問文 said...

他是不是国阵的票房毒药?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凌兄,

此人还掌控了乌青的三分一势力。

吴启聪 said...

国文兄:

看到你讲牙医还以为你在说我呢!(表错情)

哈哈!其实也没有必要突出基尔是牙医的身份啦,他是我的同校学长......有点下衰...

Anonymous said...

This 'handsome' man is only look handsome in the outlook but what he has done during his terms of ruling been obviously shame and ugly in the mind of people.

A Parent

雅征 said...

权利使人腐败的最好证验。

凌国文 said...

卖兄,

除非纳吉要对凯里赶尽杀绝,不然,牙医那三分一的实力只是镜花水月,更何况,牙医早已超龄。

启聪,

下次您竞选马青高职,我再为您写一篇,哈哈!

阿土伯 said...

哈哈,在报章上没照片没什么,有照片看了跟TULAN。

小小李 said...

国文前辈,

你换了照片,真的更俊了,但并不是说之前的照片不俊.(ps: 我很仰慕你的文笔,希望能有机会出席你的任何讲座)

今早的头条新闻就是"垃圾"拜访华文报界,再次阐述他所谓的"全民的大马".感觉美其名是阐述,但背后好象有点其他的配套在内,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最近的保障报道了太多的批评,害怕快要到的大选会输到脱裤.....

希望结局见让"污桶"再一次下衰

吴启聪 said...

国文兄:

不了不了,你的文章从来没有一篇赞过人的,做你的男主角,肯定没有好康头。

哈哈!

Lawrence Teh said...

江湖第一笔,指日可待!

吴启聪 said...

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基尔其实真的是个大哭包,很容易哭的那种。

我大学有个讲师,是基尔的同学来的,基尔有一次被假牙老师骂到狗血淋头(那个假牙老师是前科学部长jj的老婆),晚上跑去我讲师宿舍那里大哭一场。

不过坦白说,那个jj的老婆,真的很恐怖,现在偶尔还会来客串一下,全世界人都怕死她。

Anonymous said...

是我眼睛有问题呢?还是我有年龄错觉症,左看右看,这条白毛仔都不像四十几岁噢!这么老了还想当巫青老大,是不是噢!!!搞了老半天,还是一头污水。老阿伯,收皮啦!

Anonymous said...

死老鬼!!!

天妃 said...

我觉得他在位十年就花光了人家十辈子的钱,最好他倒十辈子的霉,永世不得翻身!
还说自己是吃tempe美容的,真是笑死人。
ok啦,看在他还有一点幽默感份上,可以少诅咒他十秒。
。。。
还是不可以,对不起,真的很讨厌他。

keykok said...

还好他输掉.

阿土伯 said...

Disney Land very nice.... Dubat also not bad.... Dont need to spend own money, where also nice.... My dear ex Selangor MB.

凌国文 said...

讲讲讲!酱多来讲!害到人家输了,你们爽啦?甘愿啦?心凉啦?

阿土伯 said...

他也算衰啦,遇到邓章钦。

阿土伯 said...

他得到足够的提名我都觉得他买票了,给他赢了还得了!

春天 said...

At least we din get something worst in the worst.

Lucky !

坦白说,对牙医有恐惧感,因为每次都见血,每次都很痛.

e'vis said...

清明节就要到了,大家考虑把他的照片带在身上吧!应该有起保护平安作用,因为它的尊容实在。。。。。连鬼都怕。。。。。

-JoE.CoM- said...

大马的陈水扁 ...



-JoE.CoM-

Anonymous said...

To 春天
What? He is your party Tuan, how can you agree that he is one of the "worst"?

Who are the rest of "worst of the worst"? your party Ohh-Tau-Kui?

春天 said...

Anonymous,
无欲则刚,有则Tuan Here Tuan There!

lamcheesong said...

他至少比你强,他曾经拥有和风光过,还值得你大书特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