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 2009

武吉公满村民在等着您–至黄燕燕部长的公开信

尊贵的黄燕燕部长,

您好!恭喜您转任旅游部长,得以一展所长。但愿您在忙着往海外推广我国旅游业的同时,也没忘了本国的子民,尤其是在去年大选时,让您成功进入国会的彭亨劳勿国会选区的人民。

我是劳勿县武吉公满新村的一个普通村民。由于工作的缘故,我现时大部分时间居住在雪州;可是在我心中,武吉公满才是我真正的家,那儿有我最亲的家人,还有我成长的印记。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武吉公满因为蓬勃的金矿业而享有一段繁华的历史。随着金矿开采业于上世纪60年代的没落,武吉公满铅华尽洗。近数十年来,这里一直是一个民风淳朴的典型华人新村。

2007年初,安逸静谧的武吉公满新村在相隔40余年后再度成为新闻焦点。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在我们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取得彭亨矿物及地质科学局的批文,在武吉公满新村的金矿区进行山埃(cyanide)采金。

对于大部分村民,山埃是个陌生的化学名词,有关机构也没有主动向村民讲解山埃的危险性。村民在自行寻找资料后才发现,山埃是一种剧毒物质,人类吸入高浓度山埃,会导致立即停止呼吸而死亡!

面对着自己土生土长的家园,极可能沦为“毒村”的威胁,村民们成立了“反对山埃采集委员会”,积极向外界传达求救讯息。



然而,一个只有区区四百户人家的小村,如何与国际财团及执政机关抗衡?两年前,山埃采金的大业已经在村民的反对声浪中开始进行。

尊贵的,我们不明白,为何矿地距离最近的住家只有两公尺之遥,州政府却可以放一万个心批准金矿公司以致命的山埃采金?山埃一旦泄漏至湖中或是空气中,谁来保障我们家人的性命与安全?



尊贵的,您曾经安抚我们:“只要山埃公司按规则行事,山埃采矿便不成问题。”可是,如果有人不按规则行事呢?就算人人都奉公守法,有谁可以担保意外不会发生?

这并非危言耸听,全球曾发生多宗山埃泄漏事件。资料显示,1992年美国卡洛拉多西南部曾发生一种山埃泄漏意外,导致27公里内的鱼类和其他河流生物全部死亡。而我家人居住的地方,离矿场不过区区1公里之遥。

立百病毒的事件,已经给了我们惨痛的教训,更让我们认清,官员口中的“保障”究竟有多大的保障?

过去两年来,人数不多的村民举办群众集会、生活纯朴的村民走上街头、不善辞令的村民召开记者发布会、教育程度不高的村民发表文告。。。一个平民可以做的事情,村民都做了。

村民早前公开邀请您前来本村暂住,不是要为难日理万机的您,而是希望您可以切身体验我们的惶恐不安。我们只希望,有关机构可以停止以山埃采金。

在当权者眼中,或许我们是一群冥顽不灵的刁民,然而,如果今天受到威胁的是您的家人,我想,尊贵的,您也会和我们一样想尽办法保卫我们的至亲、捍卫我们的家园。


采金公司不理会我们、彭亨州政府也不理会我们。尊贵的,您是我们在最高立法机关的代议士,能够为我们请命的,也只有您了。武吉公满三千多位村民,衷心期盼您可以将我们的焦虑,带进内阁向您的同僚反映。

在新首相“人民优先”的施政理念下,我们相信,没有人的声音会被掩盖、没有人的利益会被忽略。敬候您的佳音。

祝您与家人幸福,安康。

武吉公满村民
凌国文上


后注:


这部分不是公开信的内容。只供我抒发悲愤。

上面最后一张照片,是“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财政张少平先生的出殡仪式。


张先生为了躲避矿场传出的异味,将妻子送到吉隆坡居住,自己则搬到榴莲园去独居。日前被发现毙命于果园内。

警方说他是死于心脏病,与矿场无关。可是,如果不是为了逃离矿场的毒害,他会需要与妻子分隔两地,独自居住,甚至病发之后都没有人发现吗?

村民投诉矿场传出异味,环境局到新村“调查”数小时候就匆匆离开,有人给我们交待吗?

村民带领一名外国环境专家到矿场视察,结果警方以擅闯私人地段为名,扣留了这群年龄介于51至63岁的老村民。

纳吉到茨厂街拍下照、到富都车站喝杯茶、喊两句不知所云的口号、再象征式的“小开放”,你们就急着拍烂手掌,仿佛不一同歌功颂德的就是盲目反对派。

问一问自己的良心,不顾人民死活的政府,值得我支持吗?

再问一问你的良心。如果还有的话。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03446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03495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9505.html

99 comments:

teoh said...

高官们只会说一套做一套,真正帮人民做事的又有几位!! 嗐....

Anonymous said...

差不多兩年,黃大姐依然只會安撫村民說無害無害,這種議員,不要也罷!!!

奶茶 said...

十多年前,奶茶曾经在这新村“待”过,有几间出名的Kopitiam,朴素的村民,就人情味重的感觉,奶茶现今依然记忆犹新,没想到从前的人间乐土,会变成如此糟糕!政府确实难辞其咎!

thepplway said...

在308仅以2千多票险胜名不经传行动党候选人 Abu Bakar的黄燕燕部长。

现在是人命关天,请尽快阻止事态变得更严重。听村民说,现在村民都不敢喝当地的水,要劳烦水务局载水,但是水务局的水难道不是源自同一条河流吗?

mkfoo said...

可恶!
怎么政府不懂叫“最毒”吗?
人命关天!

。。。。。。怒吼!。。。。。。。。

csam25@hotmail.com said...

马华的部长们一个个都只是巫统的“扯线公子”,巫统给了他们高官厚禄就一个个的diam dian。
他们每每遇上啥问题的时候要嘛就逃避,要嘛就给些给了等于没给的答案,再不然就是自欺欺人的给一些不会被巫统理会的宣言!!

凌国文 said...

那些认为我对国阵有偏见的,你了解我的感受吗?

你还要我为纳吉鼓掌?

Anonymous said...

that idiot should go eat shit, i mean, wear sexy lingerie, eat shit with her husband.

凌国文 said...

村民向彭亨国阵政府的州务大臣反映我们对村民健康的忧虑,你猜他怎么说?

“吃糖都会中糖尿病啦!你又吃糖?”

村民寻求政府保证采金厂的安全,你又猜他怎么说?

“保证什么?警察逮捕的人都会潜逃!哪可保证什么?

Anonymous said...

到今时今日,亲爱的选民们;我们还要给多少次五十年这班国阵浑蛋;虽然我们对民联还会有保留, 然而总好过被这班贪官把国家资源占为己有。我们是这国家的主人;我们应该用我们的权力把这班浑蛋,狗养的无赖一个一个的拉下马,告诉他们这不是世传的,是人们给与他们才会有今天的!

小菜 said...

痛哉!!!
悲哉!!!

問文 said...

请问有多少个议员

在中选后是真正有服务当地选民的?

Anonymous said...

Ng yen yen knows nothing about the sufferings of Raub people especially the cyanide. She knows only about dances, beautiful nenk contests, karaoke and other non-sensical programmes. His party members and leaders also care only for their own pockets. The local MCA and Gerakan leaders are always run away from local issues. The local councillors only know about their annual tours to oversea using the rakyat money. How can we depend on them? NO hope. Throw tehm away.

巫婆 said...

凌兄弟你這篇文章如果只發表在你私人部落格的效果可能不夠震撼﹐不如投書到你星洲的六日壇讓國人多認清國陣部長和官員的真實面目。

凌国文 said...

这篇其实是星洲的退稿。

无论如何,已登在当今大马的专栏了。

Anonymous said...

有黃燕燕這種代議士是我們勞勿的羞恥。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国文兄,在敝博重点推介此封公开信了,希望能得到一些回响。

Anonymous said...

有黃燕燕這種代議士是我們malaysian的羞恥。

凌国文 said...

波力兄,

我有看到,谢谢拔刀相助!

Anonymous said...

Some Facts on 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Sdn Bhd

1. 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Company Limited was delisted from the ASX on 01/12/1961
http://www.delisted.com.au/Company/6940/RAUB%20AUSTRALIAN%20GOLD%20MINING%20COMPANY%20LIMITED


2. Who is the true owner of 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Sdn Bhd?
It is a subsidiary controlled / owned by Peninsular Gold Ltd (PGL) listed on the Alternative Investment Market of the London Stock Exchange.
http://www.londonstockexchange.com/en-gb/pricesnews/prices/system/detailedprices.htm?sym=GB00B09TKL88GBGBXAIM%20B09TKL8PGL
http://www.rmg.se/RMDEntities/R/RAUBAU.htm

News on The Star -
http://biz.thestar.com.my/news/story.asp?file=/2007/10/15/business/19164164&sec=business

3. PGL's link to Bukit Koman gold mine operation:
Press release of PGL on 23 June 2005 -
http://www.investegate.co.uk/Article.aspx?id=200506231104099488N

News on PGL investment in gold mine project of Bukit Koman -
http://210.187.41.3/beta/view.php?cat=41&scat=1547

Mining Rights Agreement released on 11 December 2007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pressRelease/idUS160272+11-Dec-2007+RNS20071211

Interim Results released on 13 March 2009
http://www.londonstockexchange.com/LSECWS/IFSPages/MarketNewsPopup.aspx?id=2111784&source=RNS

Press release on 18 February 2009 - First gold pour from Raub plant
http://www.londonstockexchange.com/LSECWS/IFSPages/MarketNewsPopup.aspx?id=2093753&source=RNS


4. Which other Malaysian companies are subsidiary of PGL?
The Company’s subsidiaries include 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Sdn. Bhd. (RAGM), which is engaged in gold mining and S.E.R.E.M. Malaysia Sdn. Bhd. (SEREM), which is engaged in the holding of mining rights.
http://www.google.co.uk/finance?q=LON:PGL


5. Now, who are the major shareholders of PGL? Malaysians
*Akay Holdings Sdn. Bhd. - 23.4%
*Akay Venture Sdn Bhd - 22.6%
Dato’ Mohamed Moiz bin JM Ali Moiz - 8.2% (Non-Executive Director of PGL)
Raub Oil Mill Sdn Bhd - 4.6%

*Company controlled by Dato’ Sri Andrew Tai Yeow Kam, CEO and Chairman of PGL.
http://www.peninsulargold.com/investor.cfm


6. Who are in the management team as of 3 May 2009?
Chairman & Chief Executive - Dato' Sri Andrew Tai Yeow Kam JP
Finance Director - Patrick Watson
Non-Executive Director - Dato' Mohamed Moiz bin JM Ali Moiz
Non-Executive Director - Dr. Yves Cheze
Find out at PGL website: http://www.peninsulargold.com/management.cfm


7. More about Gold Mining's Secret:
http://www.ehponline.org/docs/2001/109-10/focus.html

Anonymous said...

据说,该公司有(超)强大的势力支撑。或许,只有尊贵的最高统治者能解决

凌国文 said...

我们要捍卫皇室的地位和利益!!!

凌国文 said...

根据报导,彭亨州苏丹的千金是有关公司的股东之一。

我没有对皇室不敬,我只是转载新闻。

Anonymous said...

小市民想要的都一样的,无他,
只想在家园安乐生活。
我们只是个平民,
一双小手能做的,
只有
写些意见,但愿你能听见。
投下一票,但愿你已不见。

ahmoo

Anonymous said...

彭亨的公主和前夫是股东之一
马华元老甘文华的儿子甘代耀是该金矿公司的主席
彭亨州务大臣和黄燕燕竟然还出席金矿的动土仪式!!!!!!

小明 said...

待会儿又会有一些马华博客出来讲:
我们要看现在,展望未来。不要带有色眼睛看BN。金矿是以前批的,是以前的事???
今天纳吉已改,我们就给他一个机会吧....
你知道吗,我们的纳吉是最好的,是上天给我们的恩惠。
真不明白你们这些人,为何一直要苦苦相逼,平反以前的事。。。
现在不再批金矿就好啰,以前的就是以前,上一分钟也是以前,不关我玉雪冰清纳吉的事,你知道吗,他是最好的。。。

看清楚我讲的是有些马华博客。没如此想法的不用认号入座。

Bentoh said...

凌兄没写这件事, 我还真的不知道... 竟然用 Cyanide 来采矿... 我的天, 有些渔夫只用微量的 cyanide 就把鱼儿们给弄晕, 甚至杀死了... :(

在想马华是否敢派人出战 Kota Alam Shah 州议席... =/

路人甲 said...

如果有补选,期待老翁对垒老蔡!!
劳勿的居民记得要在下届大选不要投簧燕燕,让黄燕燕从此再政坛引退!
一些无能的就不应该霸着这个位子!

martinoei said...

凌國文兄:

我對星洲日報退你這篇稿不意外,基本上,香港《明報》、大馬《星洲日報》和《南洋商報》,同一集團作風都是,有時會邀請反政府的人寫稿子裝開明,但事實上對內容諸多限制,基本上脫不了抱當權者大腿的做法。

用山埃採金當然過份到爆,我想想如何在香港也喚起一些人關注這件事。

mrtkfong said...

在马来西亚,最毒的不是cyanide,而是不顾人民权益,黑箱运作的政府。
希望老天能给你的家乡一条出路。

thepplway said...

308全民选了一位行动党的都赖州议员,根据分析,马华主要是败在这有毒事件与施政不公上。

我的街坊邻里听闻,槟城变天,喜出望外,奔走相告,第二天小镇的报纸在短短的一个小时里全部售杳!

但是投票前夕大家还吃了马华与国阵准备的大餐,这就是公民意识了。希望更多的人民认识自己手里的权利:选票与制衡的权利。

凌国文 said...

Martinoei,

香港的朋友,您好,早前有到访过您的部落。多谢支持。

mrtkfong, thepplway,

马华别想再夺回我们的州席,下一届,连国席也一并叫他们滚蛋!

Anonymous said...

沒錯!!!叫他們國州議席一起滾蛋!!!
沒用的奴才



武吉公滿村民

巫婆 said...

有誰有認識國際性的環保組織或環保份子嗎?請問我們可不可以從這方面著手呢?

Snowpiano^ ^ said...

转载了这一篇文章在我的部落格上,不介意哦?:)

觉得你的comment回应那段也很精彩,应该也写在文章里啊。。。

“村民向彭亨国阵政府的州务大臣反映我们对村民健康的忧虑,你猜他怎么说?

“吃糖都会中糖尿病啦!你又吃糖?”

村民寻求政府保证采金厂的安全,你又猜他怎么说?

“保证什么?警察逮捕的人都会潜逃!哪可保证什么?”

Anonymous said...

zambry学人开Blog喔!

http://www.zambry.com/

欢迎所有想踢馆的人士^^

至于想拍马屁的,请滚!

k said...

人命关天,星洲竟然推稿?还说是情在人间,这样的报纸,以后不看也罢!

Anonymous said...

利用高风险刮财的就是当地鼎鼎大名

的马华元老的公子,热爱华人传统,把

子弟规摆在口边的黄臭娘怎么会不敬呢??

Anonymous said...

巫婆:
这是你要的世界环保组织的资料:
http://www.greenpeace.org/international/

凌国文 said...

据我所知,工委会已经开始和一些环保组织取得联系。

现在要做的是让更多人知道此事,制造舆论压力。

路見要鳴 said...

拿民选票, 替民消灾?
这看来像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但是这一句古训,现在看来,已经很落后了。

为何呢,
比如说,官员们拿的是纳税人的钱,
何谓纳税人,那是包括全部公民你和我。

但是,官员们拿了钱却只是为人民服务,
那何谓人民,自然不能等同于公民你和我,
也就是说,肯定有一部分公民,
他们出了钱,结果却得不到服务,
甚至会被自己雇来的仆人凌辱。

当然,也不排除有一小撮人民,
虽然没有纳税,却依然享受着官员们的服务。
由此看来,
拿人钱财,并不一定要替人消灾的。

不然 , 何以黄燕燕部长受劳勿选民委托,
却无法帮当地民众解决民困?

Anonymous said...

马华非但无能,也是问题的制造者。。

看来,黄安迪早在十年前已经知道

其长辈(马华元老的儿子)会利用

高风险采金,所以老早就拿了个澳洲

永久居民,警钟一响,马上走人。。

小小粒 said...

这让我想起Julia Roberts的一部电影Erin Brockovich,
小虾米要对抗大鲸鱼,
确实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团结起一股力量,
相信,草根的力量可以战胜一切的,
国文兄,加油,
有能帮忙的地方,尽管出声吧!

thepplway said...

一个人突然死亡,警察非常礼貌和客气。

不能保证什么?滚蛋!

彭亨州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但是,真正获利的不是一般村民,而是大财团与执政党的政商勾结。

我们必须很小心,现在国家最简单的是非题不是对与错而是关系到谁?

就如霹雳州,xxx们把自己制造的问题归罪给民联尽责的议员与领袖,然后躲在最高处发号施令,坐收渔人之利!太黑了也太卑鄙了!

thepplway said...

国文我完全转载了,希望可以为家乡发声。

Anonymous said...

Brother Leng, you really from 武吉公满? I thought you are from Perak?

凌国文 said...

耀明,小小粒,求真,

谢过了!

thepplway said...

我谢谢你才真,这抚育我长大的乡镇,除了例常的和妈妈联络了解一些情况,有时候会联络州议员谈一些看法。都是做遥控的东西。

希望我的读者也能明白我们的国家的领袖真的很烂!

我想说不是黄燕燕的问题,是国阵的问题。他们只要盖住了人民的嘴巴,自己就代代(袋)平安了!

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分析,教育与互相鼓励,不要放弃真理,不要放弃希望!

Anonymous said...

我不相信黄燕燕没有看到这篇文章,居然还继续保持沉默。 一个女人的心,竟然可以冷血到如此。脸上打再多3cm的粉,也掩饰不了你那丑陋的样子。

想说话

雪山锺某 said...

这件事情如果要获得解决就只有试试一个方法,那就是换政府。而安华是否有能力这样做,没有人可以保证。

thepplway said...

雪山,

换政府只有安华?那纳吉就有能力?

好好笑的自相矛盾的提问!

简单说:换政府等于换制度,只有改变制度才会有公平与尊严!

shinliang said...

although i take sympathy with the situation there, and I guess i can relate this to my residential area in medan damansara where they approved a multi-millionaire bungalow on a slope more than 10 degrees. this project has since caused multiple landslides in our area, but i have to admit it isn't half as fatal as cyanide.

Having said that, when the opposition has taken over the govt., I doubt that they could make the required decision too. Would the "new" govt. then forego a chance at development for a housing area of 400 ppl? In this aspect, the govt. is always in conflict with the ppl - no matter who the govt. is.

It is rather true that nothing is fail-safe. That goes for garbage incinerators, nuclear plants, any chemical plants, hydroplant, etc. Are we not going to build any of these as we become developed countries?

I'm afraid that while what the state govt. said may be absurd, but that they may be truthful in this case. though i feel sad, i can't help but to feel helpless in this case. thought i want a new govt., i'm afraid this is one area that will not change with the new govt.

雪山锺某 said...

求真,

你認為制度換得了嗎?

雪山锺某 said...

制度要改變,必需要有一群向心力強,負責任并且有愛國意識的團隊去實行。

政治改革必需要大膽、實際。個人或是集團的利益必需放一旁。同時,也要得到全民的支持,而不是某些種族的支持。

要改革就必須能夠犧牲,如果一味要別人改,而自己不改,改革是無法成功的。

最有效的改變是從人民開始,人民一旦改變思維,肯犧牲自己的利益,改變就能給看到曙光。

我曾經寫過兩篇文章,1)興國單靠納吉?
http://politicchannel2.blogspot.com/2009/04/blog-post_7675.html

2)要改變,人民的心態必須先改變!http://politicchannel2.blogspot.com/2008/11/blog-post_22.html

p/s:凌先生不好意思,在你這里打廣告。我只是想提出我的看法。

thepplway said...

雪山,

谢谢你的交流,制度要改变是一个过程。

认知-》舆论-》行动-》磨合--》求同存异-》还政于民

这过程可以重叠,但是不能单向与制造(造马)--完全不从积极与可取之处检讨与审度其行动方略。

这是浓缩版的改变制度的步骤,其他更多的如果你看我以全英赛与巴塞球队机制的进步甚至更多谈及民联的文章,你应该找到人民的定位!

当然如果你的文章以开放的心态接受批评,我乐意去交流。

雪山锺某 said...

好的!我會去看看。。。

秀芬 said...

国文,加油!

小草王子 said...

支持楼主!!
加油,
我们精神上支持你。。

Connie Liew 刘美霞 said...

我在2006年担任黄部长的特别助理,当时她是副财政部长。有时跟随到劳勿选区,偶有听说山埃和开采金矿,但是当时听说很多研究报告显示利用山埃采矿是安全的,所以虽然村民反对,最后还是落实。

根据报导,矿场传出异味,您说:[如果不是为了逃离矿场的毒害,张少平先生会需要与妻子分隔两地,独自居住,甚至病发之后都没有人发现吗?],我赞同您的看法,也很难过。此事对日后村民的健康和安危影响深远。

对不起,我不是泼冷水,想当时未批准都难以阻挡,加上什么彭亨的公主和前夫是股东之一、马华元老甘文华的儿子甘代耀是该金矿公司的主席,等等。。。抱歉,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做的。

无论如何,我觉得劳勿村民的声音不够大,阻扰很多,让中央政府领袖听不到,或装作听不到。

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请说。

Anonymous said...

与其说当地居民的声音不够大倒不如说,

某某试图把居民的声音压了下去。。。。

黄部长身为该区国会议员,最基本的责任,

即把该课题带入国会都无法履行,反而为

这群顽固金主开幕,同时还告诉全世界

山埃(cyanide)采金不但不会带来风险,

反而带给该区经济上的发展。。

Anonymous said...

Connie Liew 刘美霞 said...
无论如何,我觉得劳勿村民的声音不够大,阻扰很多,让中央政府领袖听不到,或装作听不到。

You kidding me? You wanna help or talk nonsense? The whole country (not just raub) for so many issue (not just this one) is crying, but anyone do anything?

Are you a MXA members? yuck....

雪山锺某 said...

刘美霞:

請原諒我坦白,我這個人不喜歡轉彎抹角,有話直說。

你身為前副部長的特別助理,再加上是馬華黨員(我猜應該是),你既然告訴大家你的上司知道此事,也承認此事關乎人命,也知道幕后的老板是誰,你還告訴人民馬華元老也牽涉在內,你還問人民有什么忙可以幫?

你究竟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

人民的要求很簡單,不要開采金礦。如果做不到,是否有其他的方法?比如,有什么方法能夠減低因為開采而對人民健康造成的傷害,或是,向人民提出遷家園計劃,如何賠償人民的損失。

事情發展到今天,你竟然問有什么可以幫忙,我想,國陣今天之所以會倒,都是,這種后知后覺成員所惹的禍!

我的天!!!

Connie Liew 刘美霞 said...

本文试图投稿去星洲,但是不成功,所以声音不够大!

之前有拉布条,上诉等等,但是所有这些都不成功。这表示阻扰很多!

如果认为国会议员帮不到,那到底还有什么管道?大家可以集思广益的想一想,还有什么办法是行得通。

不要每次有课题,一些人就只会在旁边喊不好不好。嘿,骂人的话,谁不会讲?你有什么高见就讲啊!

例如召集全国人民签名运动,或什么的实际建议和行动,才是最重要!

谢谢!

Connie Liew 刘美霞 said...

我曾经是特别助理,但是不在选区服务,也没从一开始就接触此案(我当助理时,此案已经接近尾声决定要开采了)。而且,我当时也不知道那些幕后老板有谁,牵涉马华的什么人,是根据这篇文章所写。

雪山钟某,你的建议很好,你说“有什么方法能夠減低因為開采而對人民健康造成的傷害,或是,向人民提出遷家園計劃,如何賠償人民的損失。”

这些是现在急需应该去做的。谢谢。

Anonymous said...

心病总需心药治,解铃还是系铃人,

马华当众人依然住树上的年代,老是

把自己制造出来的问题当作是天意,把

自己的无能当作是上天所赐的阻碍。。

Anonymous said...

山埃(cyanide)采金法属高风险开采活动,

因此世界众国已经禁止类似开采法,这是

无可否认的事实。批准或否,球在于政府

的脚下,传说中马华也是马来西亚政府的

一份子。。。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你希望你的亲人是这样壮志未酬身先死吗?

http://limpehong.blogspot.com/2009/05/blog-post_01.html

thepplway said...

请问刘美霞你怎么会过来的这博客的?

因为星洲不让发稿,这人命关天的问题,为什么不能发稿?

你真的知道山埃的毒性吗?全世界几乎都禁止使用的,为什么马来西亚可以?

迁居就能确保水源没有被毒害吗?
还是为了采矿全劳务的人都得迁离?

将心比心,如果让你长住拉务,你要吗?就在采矿区附近的500米好了。

凌国文 said...

谢谢各位的关注,

我这个月会上aifm的“名师早点”,倒时候我会通过国营电台向全国听众诉说此事。

Connie Liew 刘美霞 said...

是楼主留言在我浏览的部落格,所以连接我来到这里。怎么我却好像变成靶子啦?

虽然我不认识楼主,但是恳切希望能帮上什么。

凌国文 said...

Connie,

谢谢您的关注,我其实有在很多位马华党员及所谓领袖的部落留言,可是大都装聋作哑。

我只希望您可以向党内领袖反映此事。我不敢奢望贵党有能力马上解决这个问题,可是,我要的是交待,还有提出改善的方案。

雪山锺某 said...

國文,
我是愛FM的忠實聽眾,記得提醒我你ON AIR 的時間日期。。。謝謝!

草禾刀 said...

草禾刀在怀疑他们头头一伙现在正在忙着处理“黑”事件,哪有空理民生,而小咖的又不能做什么。。。。哎!!

花瑪の天窗 said...

你们可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带到吉隆坡最高法院了。日期是1/6/2009。答辩人是1)环境部,2)金矿公司。希望你们能抽空去支持。听说明天将会有多位的政党领袖到武吉公满去....。

花瑪の天窗 said...

凌兄弟,
武吉公满“反毒委会”希望跟您联络。

snowpear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Anonymous said...

凌国文,首先谢谢您为我们家乡所做的一切。

媒体的力量是很大,可惜新闻的过滤网更大,
您确定能够透过电台的访问而将这件“丑闻”(对政府而言)公诸于世吗?

snowpear said...

國文國文,急急急!!!!
請你盡快聮絡我!

Anonymous said...

凌兄弟,

家乡需要您,您要站出来了!

Anonymous said...

讨论的声音似乎越来越少了,请求大家不要冷却下来,武吉公满村民的声音期望被听见。。。

国文,据我所知,武吉公满也出了不少像您这样的人才,可是到了今天仍无一人为自己的家乡站出来。。。

如果这些“人才”有看到我所写的,请你们放下忙碌的借口,和一颗怕事的心,站出来吧!!!不要等到哪一天,亲人因山埃而送命,在历经丧亲之痛后,才开始思考或行动,那就太迟了!!!

张少平的牺牲已经够痛了!!!您希望您的家人是下一位吗???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国文我完全转载了,希望可以帮助到。

snowpear said...

大家不要失望,有人在很努力地做著些東西的! 你會看到!況且,我們迫切需要一些力量,如果你愿意的話,可以撥電給我,力量需要被凝聚!

Anonymous said...

我是来自劳勿的一位form 4 的学生,虽然我不是很了解什么是山埃,但是劳勿是我的家园,我不容许任何人去破坏劳勿的每一寸土地...!!!

Jiun said...

Must BELIEVE ourselves can do something impossible just like 308.

Cause IMPOSSIBLE is NOTHING.

I firmly believe the government will concern this issue if we make the "Cyanide issues" hotter.

Just let more people know it.

^^. ( JIA YOU)

snowpear said...

中午两点钟,茶余饭后,与其无所是事,不如大家见个面吧!
这个礼拜天, 5 月17日, 两点钟,欢迎关心此事的朋友们到会堂对面的茶餐室一起商讨对策,或纯萃交流意见,你可以邀请家长, 兄弟姐妹, 同学朋友, 乡亲邻里同来,不必不好意思, 每个人,只要你是关心的, 我们诚意邀请你出席!

小雨心情 said...

既然亲爱的议员们,黄女士,甘先生,支持山埃采金法的各界人士都坚持山埃采金法是安全的,无害的,那就请他们以身试法,带领一家大小到我们的家园来居住吧。我们一定热烈欢迎,更会安排环境优美的住所接待他们,让他们与我们共同进退吧!!

你好,我是打工仔阿俊! said...

Thanks for Mr Leng Kek Mun,
I stay in Taman Kemajuan,Simpang Kalang,Raub.My place just only 2KM from Bukit Koman village. I and my hometown friends, my family and all the peoples from Raub, will always support you, continue and fight until the end.!!!! Good Luck.

Anonymous said...

My heart was pain.. he is my father's fren and he keep on fighting and put many effort from the first day the related authorisation using cyanide in Bukit Koman village. i from Bukit Koman as well.. Thanks for your great effort to let many people know this issue.. i very worrying my parent, my fren whose are coming from the same village.. What we can do ????

阿土伯 said...

黄燕燕有没有回应?

凌国文 said...

石沉大海。我会再写一篇给全体马华领导人。

johnD said...

since no reply from MCA, can write letter to DAP? coz YB Chong is from DAP as the Ahli Dewan for Raub.

凌国文 said...

YB Chong is already helping us.

DAP Social Youth will visit to Bukit Koman and meet with the committee to discuss on strategies to takle this issue.

Jack said...

地下有金?是福还是祸?
国家需要发展,所以难免会带来破坏。
就像工业发展所导致的环境污染也是大家所反对的。
可是国家不能不发展啊!
我建议政府或有关公司应该事先解决村民的问题之后才开始挖采工作。
作出合理赔偿,让村民心甘情愿地搬迁到更好的环境居住。
或许还有很多解决方案。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Anonymous said...

jack,

州务大臣也是这样说:难道有金不挖咩?
可是大家必须了解,
1.采金的方法不是非得运用山埃
2.金矿离住家只有区区2公尺
3.那里的村民都住了好几代,不舍之情可理喻
4.金矿2月开始使用山埃都没有知会当地村民,哪可能理会他们的“将来”
5.州政府只是要“发展”,妄顾村民的反对声浪,认为那只是无知的搅局

所以不可能把解决方案寄托在政府或金矿公司,当务之急,是自救!把这件事情放大,引起舆论压力,将他们迫入墙角,到时候或许会有人站出来主持大局。
我相信国文写这封公开信时,也没有妄想黄燕燕会给她回应,只是希望能引起各界关注。

黄金&发展 vs 人命
究竟哪样比较重要?
如果大家是“有心人”,就把相关的文章转载,也算是尽了一份力。要解决问题,首要是“团结”。

谢谢您!

思问者 said...

谢谢大家关心。

snowpear的网站最近人气直升。

但我们需要在各自的网站发酵这件事,甚至影响到外国,特别是澳洲,因为支持采金的后台老板太强,没有国际压力不能把这些草菅人命的东西轰下来。

加油!

Ivy_Liew said...

i born in pahang, but lives in PERAK now....
SHIT
So sad

cbjun said...

他們是打算死個三五七人,才走出來的吧?

weistol said...

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是他们的专长啦

文章 said...

AV,無碼,a片免費看,自拍貼圖,伊莉,微風論壇,成人聊天室,成人電影,成人文學,成人貼圖區,成人網站,一葉情貼圖片區,色情漫畫,言情小說,情色論壇,臺灣情色網,色情影片,色情,成人影城,080視訊聊天室,a片,A漫,h漫,麗的色遊戲,同志色教館,AV女優,SEX,咆哮小老鼠,85cc免費影片,正妹牆,ut聊天室,豆豆聊天室,聊天室,情色小說,aio,成人,微風成人,做愛,成人貼圖,18成人,嘟嘟成人網,aio交友愛情館,情色文學,色情小說,色情網站,情色,A片下載,嘟嘟情人色網,成人影片,成人圖片,成人文章,成人小說,成人漫畫,視訊聊天室,性愛,AV女優,美女,成人圖片區,080苗栗人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