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6, 2009

不能说的秘密,不能不说!

在一个布满言论地雷的国度,政府应该考虑推出言论规范指南,清楚列明哪一些字眼不能在公开场合使用,同时详细说明,犯规者将会面对哪一条严刑峻法。

这么一来,讲话的人不用提心吊胆、聆听的人无需担惊受怕、被讲的人更免得对号入座,社会秩序肯定有所保障,人民政府必能相亲相爱。

早前彭亨州劳勿居民,趁着中秋与屠妖双佳节,在县内武吉公满新村的华小礼堂,举办了一场千人团结晚宴。本着首相终日挂在唇边的一个马来西亚精神,这类民间自发交流活动应该获得鼓励和赞扬。




然而,当地警方却如临大敌,在宴会前夕紧张兮兮地召见数位居民代表,警告他们不准在宴会中提及“山埃”这个化学名称,不然就会被秋后算账。宴会当晚,尽责的警方派人全程监督,同时还充当宴会摄影及摄录师。

山埃”这个两个字讲了出来会扰乱当地秩序、造成人名伤亡、抑或引起社会恐慌?

与武吉公满村民住家一条马路之隔的当地金矿,每天都使用1.5吨山埃提炼黄金。使用山埃被认定是安全的,口提“山埃”却反而是危险的?



就算台上的不准讲,难道台下的就不会讲?就算台上台下千多张嘴都被封了,居民回家后不能讲?当局要不要在每家每户安装监听器,以确保大家都不准讲?就算封得了嘴巴,当局锁得了人民的脑袋吗?

一些早已公开的事实,若还继续当作不能说的秘密来处理,只会沦为社会大众的笑柄。

敏感字眼不能说,历史故事该可以讲吧!

西周时期,周厉王高压管制民众舆论,对朝廷不满而窃窃私语者一旦被发现,就被立即处死。周厉王对自己的管制言路的手段沾沾自喜。大臣召公进谏:“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水蓄积过多,一旦決口,定会造成惨重伤亡;不准人民说出心底话,亦是一样的道理。”

周厉王无动于衷,仍然一意孤行。周朝最终爆发了规模浩大的武装起义,推翻了周厉王的暴政。厉王被逼流亡在外十四年,最后死于异乡。

相隔了将近三千年后的今天,有些人的思维和三千年前的古人相比,显然没有多大分别。

时代不同了,人民的思维进步了,执法单位也是时候长大了。

15 comments:

偽野獸 said...

頭香該可以說吧?

凌国文 said...

哈哈,可以可以!

orangee9 said...

看来经常来捧你场的朋友对于山埃也有所避忌啊?
想说就说吧朋友!不可以说我们就来唱的!

山埃是一种很毒的东西 随风而行
无声又无息出没在村里 转眼 跑进我的身体
我无法承受 特别是夜里 哦...它令我无法呼吸
恨不能立即朝你狂奔去 可惜找不到你(我别打喊)
我们求求你x3借出探测器
如果你愿意 借出空气探测器 我们一样很感激
我们因为你x3就快要......

失败のman said...

执法单位是“不想长大了”。
他们还以为我们也跟他们这班“白痴”一样“不想长大”。
就让他们停留在那儿好了。

Anonymous said...

他们不准你们讲,你不但照讲,而且还在全国最大报纸写了出来,一定气死他们,哈哈!

Loong said...

“使用山埃被认定是安全的,口提“山埃”却反而是危险的?”道出了无数人民同样无奈的心情。
“马”政府显然是不能实现“1马”的宏愿。如果有心实行,这个“山埃”不会被冠上种族和政治的帽子了。
可悲,能做些什么呢?

anakmalaysia said...

Who are those PDRM ? Who give them the right to shut the public mouths ? Gestapo ? 1 Malaysia ? my foot. 2nd Myanmar to be exact.Hypocrites.

Anonymous said...

It seems that word is poisonuos but using it to extract gold has no harm. Who the stupid fellow has created such crazy ideas, he must be mad in his mind. I suggest to use picture of the chemical as a replacement just like advertisement for no smoking.

A Parent

SamYee said...

There nothing is secret in the world!
掩耳盗铃!
是欺谁啦!……
高官又如何?若不清廉……
富贵又如何?若不善心……
国强又如何?若不自由……

BCY said...

晚宴流产,被禁的时候,警方给的理由是:环境局已经‘说’了没毒,为什么你们还要搞那么多?那就是存心捣乱社会安宁。

当8位安娣到警局争取晚宴复活的时候,七情上脸的白头警官甚至对安娣说:我把你们看成我妈一样,现在见你们这样我就觉得很心痛,因为你们都被反对党利用了,误导了!

最后,在8个安娣发誓担保留下IC姓名电话,再以“不准提山埃,不准穿印有反山埃logo的制服,不准筹款不准义卖,总而言之不能与毒山埃或反山埃委员会扯上任何关系!”的条件下达成协议。

政府无凭无据‘说’了算,警方强加罪名滥权施压,以上剧情,竟然发生在自命清高的一个马来西亚!

不让人民说不准村民学习,就以为大家看不见暴政!官逼民反,必会陪上政权!

Anonymous said...

别以为警方滥权到真的可以只手遮天!这出戏剧情所需警方要演白痴我们虽阻止不了,但好歹也要白痴得像个白痴!你的戏真的烂得可以!

天意弄人 said...

好一句干者无罪,讲者有罪!毕竟这已成了马来西亚的文化,不是吗?炸人,牛头,山埃还不是同一命运?是否意味着我们也该认命?

eddieliow said...

这些所谓政府官员,如果他们的上司放个屁,他们肯定拍手叫好,还会称赞讲是香的啦。

細水長流 said...

把种子埋在泥土里,是否就会看不见呢?
没多久种子发芽,从泥土里长出来后,
还不是一样从见天日。

thepplway求真 said...

掩耳盗铃,欲盖弥彰,也掩饰也是显露出这其中有更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如果山埃采金没害,为什么不欢迎村民代表进厂去!

工厂离开村民家园就几步路,这样应该可以建立很好的睦邻关系啊,如果身没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