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0, 2010

民联的百日维新


如果最近数个月的内耗,让早前对民联有所期待的选民失望的话;那么三党日前于民联大会所推介的“百日维新”,则应该让许多选民重新看到他们当初支持民联的原因。

与上个月的国阵大会一样,这趟的民联大会也被视为来届大选的誓师大会。虽然两边阵营都极力消除杂音,力求以团结之姿展示执政决心,然而相比起国阵大会因为蔡细历的一句“平起平坐”而引起巫统领袖事后炮轰的节外生枝;民联大会在营造三党地位均等、同步迈进的氛围方面,倒是略胜对手一个马鼻。


至少在展现联合执政的诚意上,愿意在联合纲领内搁下“回教国”的回教党,比起眼中容不下“平起平坐”一粒沙的部份巫统高层来得更知所进退。

然而,要赢得民心、拿下政权,不能单靠形象工程、公关手段、或是开口闭口连问候请安都要挂在嘴边的粉饰口号。政策的比拼才是正道。

国阵过去一年来在这方面的努力,从叫人目不遐给的“国家转型计划”、“新经济模式”、“六大关键表现领域”等名目来看,至少是走对了方向。

然而,方向对了,却还得检视涵盖面是否够广、渗透度是否够深?国阵承诺的革新计划,过于单方面偏重在经济政策上的调整,对于国家更深层的结构性问题,如行政体制、国家机关、民主人权、甚至中央与州属分权方面的改革,却是一片苍白。

民联执政中央首100日计划”下所涵盖的十大利民政策,显然是对准国阵“转型计划”的软肋而来。从涵盖民主人权领域的废除内安法令全面改革国家机关(包括选委会、反贪会、总检察署、警方),到涉及经济政策的重塑国家津贴结构废除大道收费,再到牵涉州属利益的提高东马两州、登嘉楼与吉兰丹石油税至20巴仙等措施,都是不同阶层人民心中所欲,可是国阵却无法(或无意)兑现的诉求。

另一点值得关注的是,民联还准备与国阵合作,共同提呈包括:恢复地方议会选举、废除所有反民主法令等六项主题在内的“民主两线制法令”。这对朝野双方跳出恶性斗争的泥沼有着正面的推动作用。

从国家的开方、法制与公正来看,民联百日新政所涵盖的政策,有其重大意义。然而,其意义并不在于这“百日维新”的承诺可以为民联赢取多少张选票,而在于这十大惠民政策是否可以促使民联的竞争对手 – 国阵在受到竞争压力下,进而推动涵盖面更广、渗透度更深的国家实质改革,而不只是一、两个领域的修修补补。这才是我们对两线制有所憧憬的原因所在。

然而,对比中文媒体对民联百日新政的开放报道,由马华所掌控的《星报》在同一天的报道却对此绝口不提,由此观之,期盼朝野双方以开放的态度看待政策比拼,在我国还有一条很漫长的路。


发表于星洲日报六日谭专栏

10 comments:

Caroll said...

马来西亚民主指数滑落三个排名,被归类为“民主有缺陷的国家”,可是国阵却从来不觉得是大问题。没有包括民主的改革,算什么改革?

Anonymous said...

空头支票!!讲的比做的容易得多。

凌国文 said...

是否是空头支票,时间自会证明一切。倒是执政了53年的那一边(包括搭顺风车的),却连开支票的勇气都没有,这倒是早已明证的事实。

凌国文 said...

Caroll,

你跟国阵谈“民主改革”?哈哈。。。

凌国文 said...

对于民联提出的“百日新政“,高调论证的马华公会除了一句酸溜溜的“空头支票”之外,难道就再也提不出比民联更有见地、更为宏观的政治论述了吗?

如此问政态度,朝野双方要如何跳脱斗臭斗烂,上升至比拼政策的水平?

Anonymous said...

上面还没有指示怎么回应,所以唯有先在自己控制的媒体封锁消息,封锁不到的然后就搬一句(空头支票)来撑一撑。真是没出息的政党!

Sunny Leong

Anonymous said...

我还以为第二楼讲着 麻花 习惯性的只会开(空头支票)。
可能我理解能力差吧,最近又要有场补选。


-枫-

方人也 said...

马华的支票都是自己填好后,交给污桶签名才可以过账的。签名都不是自己签的,马华哪里开得到空头支票?马华手里只不过握有空白支票罢了!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没有试过改变,又如何先知是空白支票。

Anonymous said...

To assign and schedule of a working plan needs strong determinations and full support from all levels to determine a success or failure.
PKR has drafted the 10 important changing points as a beginning of policy reform if the people of Malaysia wishes to move into a new era in the coming general election.
Chances must be given once to the PKR to testify if a new government be able to pursue and effectively working on the plans that has pronouced to the people.
For those criticed and accuse of such action plans be an empty promises merely short sighted simply because they have fears sydrome and counting chicken before hatches.

A Par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