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3, 2010

一句酸溜溜的“空头支票”

国阵领袖对于民联“百日新政”所作出的回应,毫无惊喜地可以归纳为简单一句:“空头支票”。

民联所提出的十大利民政策,到底是空头支票,还是真金白银?现阶段就作出论断,尚为言之过早。如果民联来届大选无法执政中央,一切承诺自然都是空头支票;如果民联成功执政中央,但却无法兑现承诺,这当然也是空头支票。

然而,国阵领袖倒是无需迫不及待扮演算命佬的角色。选民已经不是吴下阿蒙,民联如果掌握了中央权力,但却没有履行本身的承诺,自然无法再以本身不是中央执政党为由要求选民的谅解。就如2008年大选前,马华领袖紧抱着时任教育部长希山慕丁,公告天下国阵将会增建与搬迁19所华小,时至今日,华社仍然紧盯着身为中央执政党的马华到底何时兑现承诺。

民联早前备受批评的其中一项弱点,是无法为选民提出明确的、不同于国阵的替代政策。如今出炉的“十大利民政策”,虽只是一个起步,对内也总算是一个努力的方向,对选民则是多一个比较的选项。

国阵领袖这个时候一口咬定这都是“空头支票”,除了有点酸溜溜的味道,还让人觉得他们想借此转移视线,掩盖本身对于民联百日新政所触及的相关课题的立场。

国阵领袖之所以作出这种反应,可以从以下三种可能性来分析:

第一种可能,国阵反对民联百日新政所提出的十大政策。在民主体制下,国阵绝对有权反对民联提出的任何政策,可是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党,国阵也应该向选民清楚阐述他们反对的原因,好让选民作出比较与选择。举个例子,如果国阵反对民联百日新政所建议的“全面改革国家机关如选委会、反贪会、总检察署与皇家警察部队”,那么国阵就应该说明他们反对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觉得上述机关现在已经很完美了、无须再吹毛求疵了;还是他们觉得现在政府做的已经足够了、人民已经满意了?

第二种可能,国阵认同民联所提出的这些政策确实有利于人民,可是他们觉得知易行难,所以干脆不做。如果是这样,“人民优先”的国阵就更应该把握良机,抛开政治立场的岐见,以开阔的胸襟与宏观的视野结合朝野的力量,说不定可以一举突破本身所一直以来面对的制肘,兑现“马上表现”的口号。若是因为建议者来自民联,所以因人废言,那就陷入本身多年来一直攻击在野党“为反对而反对”的泥沼了。

第三种可能,国阵其实早已落实了民联所提出的这十大利民政策,所以才会对这百日新政嗤之以鼻。这一点我们就要请教卫生部长廖中莱了。廖部长说:“很多民联承诺的,国阵其实已经落实。”民联承诺的有十项,廖部长口中的“很多”,至少应该过半,该有六、七项吧?那么廖部长何不秉持“高调问政”的原则,逐项列明到底国阵已经落实哪几项?

不论国阵是基于以上哪一项可能性而对民联作出“空头支票”的回应,选民希望听到的不是一句草草的“空头支票”,而是期望国阵可以提出比民联百日新政更好的政策,把朝野竞争从口水战提升到政策比拼的高度。这才符合选民对于两线制的憧憬与期盼。不要再说些什么“我们踏实工作,不会提出无谓的承诺”,政治领袖的功能就是为社会勾勒远景,而不是周而复始地以“我们当部长,新村更容易得到拨款”来愚化选民。

一句酸溜溜的“空头支票”,等于是剥夺了人民从两颗好苹果之间选择的权利,强迫人民重新回到烂苹果堆。

发表于星洲日报言路版(此为原文)

3 comments:

老槟城 said...

承诺是容么易的,然而要落实就有很多意外的因素要考量了。
民联现今最大的隐忧就是面对着同床异梦各自为政后又来个四分五裂的结局。国阵看来就很“明白”民联这很容易就会发生的死穴格局啦。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国阵要证明是不是空头支票,不如下台让民联做政府来搞百日新政,看看能不能实践。

Anonymous said...

我真的很想知道,2008年大选前承诺的增建与搬迁19所华小,现在有多少已经完成啊~~怎么到现在,每一年的开学我们都还要为师资、学校等等问题伤透脑筋??华社千万不要忘记这个空头支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