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9, 2011

无谓的口水战

由砂州选举成绩所引发的“土著在朝,华人在野”争议,近日却演变成马华与民主行动党的一场口水战。

马华抨击行动党无法落实其多元种族政党的理念,只能“以华制华”,在华人占多数的选区竞选。多年来被行动党揶揄不敢到华人选区竞选的马华,这次反将一军,挑战行动党到土著占多数的选区上阵。

行动党则以其在砂州选举中所获伊班族支持率的增加,力证本身成功突破土著选区。针对马华总会长蔡细历的“不获华人支持则不入阁”的言论,行动党则揶揄马华应该先指示其霹雳及森美兰等州的行政议员辞职。

这场你来我往的口水战,热闹之余,却不见得任何一方占得甜头,更不见得任何一方在喷完口水后,能为自己的困境寻找到突破的良方。

马华号称代表华人,可是却无法在华人占多数的选区获胜,这是该党多年来始终无法抬头挺胸的最大窘况。行动党以多元主义立党,可是多年来却始终无法在土著选区取得突破,则是行动党一直以来不愿触及的尴尬。

双方今日所面对的困境,皆不是一朝一夕所形成的。马华并非没有享受过华社的支持。问题是,自创党初期成功为华人争取公民权后(直到今天还有不少马华领袖在缅怀这份昔日光辉),马华在大选中的数次胜利,皆非源自于自身的影响力。从1974 年马中建交、90年代“小开放”及经济起飞、再到2004年的伯拉效应,马华纵使只是搭顺风车,华裔选民毕竟还是给了马华不少机会。


面对如今华社几乎铁了心一反到底的局面,马华不见得有深刻的反省,反而一再责怪华社投情绪票,或以反对党“宣传好、包装好、搞情绪好”来遮盖自己的无能。

至于民主行动党,由于前身为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于马来半岛的支部,所以该党自1966年成立时开始,便继承了巫统当年为李光耀设计的“共产党”、“华人极端主义”等标签。在缺乏媒体宣传管道的困境下,民主行动党多年来始终无法有效摆脱这顶帽子,再加上其领导层及党员多为华裔,历届大选又专攻华人选区,就算“华人极端主义”的标签纯属妖魔化,华基政党的形象却早已不言而喻。

马华就算在嘴舌上扳回一成,不见得可以扳回华人的选票。行动党就算可以一逞口舌之快,也不见得可以突破华基政党的框框。

与其进行没完没了的口水战,不如勇敢面对自身困境,寻求突破良策。308后,行动党议员积极接触马来社群,不失为一个好的开始,下一步则应该停止自我设限,到非华人区竞选,以实际行动落实多元路线。


至于马华,自爽式的“高调问政”并不能为他们赢回华社的心,能否突破现今在国阵内的格局,方为关键。最近《前锋报》鼓吹“一个土著”的风波,给了马华一个最佳的表现舞台。

1 comment: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1963)。 said...

大哥,说得好。敢不成还要叫我们华人感恩!真的是不生气都难!祝福你快乐人生,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