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17, 2012

《当禁书遇上栋笃笑》推介礼圆满结束


《一本禁书》推介礼首站 “当禁书遇上栋笃笑”,在大马国际中文书展圆满结束了(是我的推介礼首站结束,人家书展还未结束)。

我很喜欢写作、也很享受演讲。可以把这两件我最爱做的事情结合在一起,还可以碰上一班并肩的战友,和一群热情的知音,幸福的感觉,很实在。

看到自己的书被摆在书架上、看到有人在排队买自己的书、再看到有人来回要搭四趟车来出席我的首站推介礼,除了感激之外,还是感激!





下一站:The C4《那些年,我们一起xx的xx》大型栋笃笑,3月30日引爆!




16 comments:

Dawn said...

可惜马六甲没有《一本禁书》推介礼!

Anonymous said...

新山卖断货了!

Anonymous said...

Bro Leng, Congratz! Well done! Keep it up!
Do you have schedule to come down JB?
I can't find your book in Popular Sutera Mall (as per y'day).
I not sure other Popular branches, or book shops in JB selling this book or not?
Perhaps can meet you in JB soon.

JB Fans

Anonymous said...

蔡细历要再辩论林冠英闪避
许子根的无核封号后续有人
时间:2012-03-18 13:21:16 来源:维基新闻 作者:翁子洁 打印

chualim.bmp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不敢面对马华总会长蔡细历,蔡林王者之辩第二回合已经胎死腹中。

蔡细历与林冠英今年2月18日破天荒的王对王辩论会之前,林冠英曾主动要求以英语再举行另一场辩论。

当天华语辩论会结束之后,双方已经爽快答应会在短期之內再安排另一场辩论。然而,让人们引颈长盼的第二回合辩论看起来已不了了之。

主办当局三催四请 林冠英施展拖字诀

《维基新闻》从多方面探得消息,尽管主办当局三催四请,不断寻求为王者之辩2.0确立日期地点,但主角之一的林冠英,却一再四両拨千斤施展拖字诀,不置否可,支吾以对,令主办当局感觉林冠英已不想再辩了。

据了解,林冠英智囊团根据首回合辩论的表现及群众反应,断定第二回合公开辩论不会为行动党加分,却会为蔡细历提供更多机会,揭发行动党执政槟州只讲不做得败笔,因此想方设法阻止第二回合的辩论。

推拒辩论不符合行动党和林冠英向来咄咄逼人的作风,但是林冠英的智囊团则坚持,林冠英不能再中政坛老狐狸蔡细历的圈套,让马华有机会通过电子媒体解说它事实上并非行动党描绘得那样无能,而且另一方面也暴露了行动党和马华五十步笑百步的窘境。



揶揄许子根无核 网民转送林冠英

由于林冠英当初的失算,现在对第二回合的辩论诸多托词闪避, 一些亲马华的网民最近在面子书讥笑林冠英取代了宣布引退的许子根留下的Bohood称号。

Bohood意指无核,坊间升斗小民的说法是没有睾丸,既是无胆匪类。林冠英在许子根宣布不参加下届大选之前, 常喜欢在大小集会上公开揶揄许子根Bohood,讽刺许无胆向巫 统争取华人的权益。

想不到今天林冠英却因不敢再次和蔡细历辩论而接下了这个称号,真是风水轮流转,骂人Bohood者,原来Bohood 也!

蔡林王者之辨举行后,据说行动党经过分析认为,蔡细历并没有当初想象得那么容易击倒,而蔡林的辩论之后反而是蔡在舆论上占了上风,幸亏间中出现了拖车姐,才让行动党及时转移视线,舒缓了林冠英的窘境。

首场辩论吃不下细历 激励马华士气迎选战

反观马华方面,首场辩论会却鼓动了党员的高昂士气,辩论会反而促成马华更强的凝集力,在即将举行的大选能以更集中的火力对付行动党打选战。

另一方面,《维基新闻》探悉,负责主办首场辩论的ASLI公司,因为不断接获公众询问第二回合辩论会的详情,因此已多次联系林冠英,却无法获得林冠英对何时再举行辩论的问题给予肯定的答复。

据了解,林冠英不是含糊其词就是答非所问,主办当局有预感,林冠英不可能再接受与蔡细历的另一场辩论。

第二回合的蔡林辩论会原本是林冠英的主张,他是於首场辩论会举行前3天,即今年2月15日,致函主办当局亚洲策略与领导机构(ASLI)首席执行员拿督杨元庆,建议蔡林针对同一个题目,即“大马两线制会否成为两种族制?”,额外举行另一场使用英语及国语的辩论。

当初以为吃定蔡细历的林冠英,没料到吃下的不是无核(Bohood)榴櫣,如今想要打退堂鼓, 就只好忍气吞声接下马华网民送给他的Bohood封号了。

李练 said...

good!

Anonymous said...

无法证明95%人民要海底隧道
林冠英发飚怒骂消协主席曝丑.

Anonymous said...

行动党主席卡巴星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的“教父”争论。表面上好像已经完美收场,但随着事件的演变来看,卡巴星似乎绝意要把拉玛沙米定罪,但那个傀儡纪律委员会又不醒目
,搞到星爸肚懒再起,如果党内管道无能给星爸一个“公道”,星爸何不通过法律途径起诉副首长拉玛沙米诽谤,要求赔偿一亿零吉以求宽心?

根据昨晚的《当今大马》报道指出:行动党纪律委员之前议决,槟州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在“教父诸侯论”风波上没有触犯党纪。全国党主席卡巴星却不接受这次的裁决,理由是纪委会成员曾与拉玛沙米共事,有利益冲突,因此裁决应视为无效。

卡巴星指出,基于拉玛沙米本身是纪委会的成员之一,因此其他纪委会成员在面对其案件时应该回避,不参与聆审。

“祸因(seed of distruction)早埋在纪委员之中,因为他们是在裁决其中一名成员的案件。从一开始,他们就应该申报利益及腾空职位。”

纪委会是调查拉玛沙米是否主使行动党槟州大会的示威行动,以及有没有违反党中央下达的封嘴令,但在12日出炉的报告以证据不足为由,议决拉玛沙米未触犯党纪。


这里出现几个疑问:



1)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公开轰炸他自家当纪律委员会办事不公,把家丑外扬,而非通过内部管道解决问题,以此证明行动党纪律委员会“徇私”,中立性及专业性皆不可取信于人,行动党主席公开向全国选民传达什么信息?行动党是一个连纪律委员会都没有纪律的政党,如何再取信与党员?如何治国?

2)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公开轰炸他自家当纪律委员会办事不公,除了要推翻纪律委员会的裁决的目的之外,切无视“枉法”的纪律委员会主席及成员的“胡作非为”,若不革除纪律委员会主席职,向人民展示该党纪律严明,奖惩从不手软的“虎星爸”作风,如何取信于民?

居安思危 said...

恭喜进入禁书作家的行列!

Anonymous said...

你的blog很过瘾尤其是一些特别的客人留言!这些客人非常勤力,几乎在你每一篇的文章都留下长长的"留言"!看来应该是收到钱了!

加油!

老猫

Anonymous said...

你的blog很过瘾尤其是一些特别的客人留言!这些客人非常勤力,几乎在你每一篇的文章都留下长长的"留言"!看来应该是收到钱了!

加油!

老猫

燕子 said...

恭喜新书大卖!

Anonymous said...

伊斯兰党治国狂想曲
非伊斯兰教徒的梦魘
时间:2012-03-23 18:25:51 来源:华人维基 作者:道可道 打印

pas.jpg

你是否能想像,在十年后大马的首相是一名宗教司,联邦宪法被伊斯兰法取代。各政府部门只见黑压压一片,不肯穿戴面纱头巾的女公务员,将会被对付。

各种争议性的政策开始被推出台,从此国会陷入动荡,非回教徒议员要力挽狂澜,和伊斯兰党议员展开角力战,一波又一波的争执不断。

推崇伊斯兰治国的伊斯兰教徒大规模的走上街头,以示威的手法,向伊斯兰党施加压力,要完全以伊斯兰法治国。

联邦宪法悬入存亡之间,巫统和公正党的部份议员,为了生存问题,开始转向支持伊斯兰党推出的治国理念。

以上的景象描述, 是根据民联执政后,公正党不能成为主导政党,回教党坐大后作出的假设。

人因为梦想而伟大,但是正香港名咀陶杰所讲的,梦想和做梦有天壤之别。梦想是可能实现的事实,做梦则是完全不可能实现。

伊党绝对不会改变治国理念

要伊斯兰党改变政纲和治国理念,成为一个世俗化的政党,根本就是在做梦,不可能实现。

回教党易名为伊斯兰党之后,政纲未改,建立伊斯兰国仍是该党至高无尚的理念。

改口为福利国仅是该党的缓兵之计,该党摆明要利用公正党及民主行动党夺下政权,若成功入主布城,伊斯兰党的真面目将露出来。

在收看国际新闻时,每当看到一些神权治国的国家如孟加拉,摩洛哥,伊拉克或阿富汗的伊斯兰法律,残酷的折磨当地妇女时,我们会感到不寒而悚。但是,这样的事情可能发生在未来的马来西亚,伊斯兰党若成为治国的主导政党,这些伊斯兰刑法,就可能实施在我们的身上。

民联三党的结合,是属於凑合性及临时性,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对伊斯兰党根本没有约束力,两党对伊斯兰党的政纲完全不赞同,但是基於政治考量仍勉强和伊斯兰党结盟。

伊斯兰党对於另两个盟友,也採取若即若离的立场,从不做出任何的承诺。就连民联四州是否同时举行选举,伊斯兰党也有自身的立场。

国家将会陷入动荡不安

若成功执政,伊斯兰党会不顾一切代价,推出伊斯兰政策,到时国家会陷入动荡不安。更教人担心的是,伊斯兰党内会不会冒出一批不接受大马宪法的极端份子,採取不和平的方式来推行伊斯兰法?

马华在政治宣传上重复强调伊斯兰国对非回教徒的威胁,但是,受限於法律和道德,马华不能向民眾直接描述出伊斯兰国度的景象,以免造成伊斯兰教徒报復性的反击行动。

但是,按照伊兰党领袖的思维模式,我们可以对未来景象有一些想像空间,假设哈迪阿旺是我国未来的副首相,甚至是首相,我国的政治局势会出现什麼变化?

民主行动党在那时候会扮演什麼样的角色?继续成为反对党?还是只能在民联的内部会议向伊斯兰党作出无力的抗议?

行动党带选民冒最大的险

华人选民若为了落实两线制,不惜把伊斯兰党推上执政平台,那无异是一种冒著最大风险的险著。连巫统的马来人都不相信伊斯兰党会改变成为一个世俗化政党,民主行动党压根儿也不相信伊斯兰党,但是为了政治利益,却寧可要选民去冒险。

伊斯兰治国的利与弊,我们可以从许多中东国家的实际例子看到。从伊郎到埃及,叙利亚到利比亚,孟加拉到巴基斯坦,阿富汗到沙地阿拉伯,我们实在举不出什麼好的例子。

民主行动党只能自我麻醉的告诉选民,没有民主行动党的赞成,伊斯兰党不可能实施伊斯兰刑法。这只是一种建立在假设的承诺,伊斯兰党的宗教司们可没有那麼想,他们是永远不会放弃推行伊斯兰法,建立一个伊郎式的回教国度。

max leong said...

this cyber shooter is much better than ws , but still hudud law . any new topic ? if you are not corrupt or other criminal offence , why worry ?
if pakatan not good , we can change again . we just want to have a better life , better goverment .

max leong said...

this page is talking about THE book , why hudud law , cd , Lge come around ?
still cant find your book in KK .

Patrick said...

哇塞。。。凭着想像力和假设都可以写出那么长的一篇东西,那个“道可道”怎么不去写小说?可能比国文的“一本禁书”还好卖呀!

凌国文 said...

楼上那个很喜欢转贴文章的无名氏,

对于不断重复的题材,懒得再著文回应。有空的话你自己去看回我的旧文章,都在本博。

最近忙得很,没空应酬你,请自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