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4, 2012

凌国文不政治正确(杨善勇文章)

昨晚才在《光华日报》的网站读到这篇一个月前的文章,感谢素未谋面的杨善勇兄的美言:

凌国文之本名,似是“政治正确”的经典示范。可是,这些年月他的作文,偏是一再背离了国家语文教育政策的本意。参读新著《一本“禁”书:那些年,我们一起见证过的荒唐事》(吉隆坡:众意媒体;2012),足见国文DNA里一身的逆血。

此事说来,缘由确实错综复杂;认真追溯前因后果,固然关乎“荒唐的政党、荒谬的政府、荒诞的社会众生相”;但是,国文本身向有的那一双锐眼和那一支锋笔,堪是关键之处。

因为万众瞩目的锐眼,因为镁光聚焦的锋笔,他的评论,流露了国文的特色;他的文体,显见了国文的造句。是的,身为1980年后出生的时事评论人,凌国文为他的时代,确实交出了可观的绩效。

之所以说可观,不仅在于产量之多,而且出自他的文章,总是被删。这是国文个人的经验谈,也是“大多数曾在主流媒体上撰写过时评文章的朋友”共有的感受:每每觉得文章内最有意思的一句,偏偏在文章面世时就被阉割掉。

最有意思的文句之外,国文透露,“这些被阉割掉的部分,除了有高官大人们最不爱听到的批评,通常都是国家领袖的名字、执政党的名号、或是执法机构的名称。”

历经沧桑,屡见不鲜;国文习以为常,恬然如昔,不再生气,而是趁机幽之一默,娱乐民众:“或许上面下阉割令的大人们觉得这些名号都如太监的生殖器官一样,不要也罢,所以主动把它们割之而后快吧?”

直说到底,本国民主尺度之宽,与连接马印两国之间的马六甲海峡相似;字犹如船,船犹如字,寸步难移。偶尔想要转一个身,搞搞新意思,几经折腾,大家总会发现这一切其实大不容易。

是的,行走一个马来西亚的江湖规矩,每一个作者都要识do,从心底遵奉atas之圣意。国文呢,一点不以为意,选择背道而驰,刻意闯关,开足火力十足,写得狂野也写出越界的唯一法门,就在不政治正确!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果然是惺惺相惜。

居安思危 said...

对不起,我嗅到一点铜臭。。。。

Anonymous said...

能够和国文哥平分天下应该就是吴牙医了!

Anonymous said...

Our most salable Chinese paper never publish Najis ' daughter engagement and birthday expenses news. Why?

Patrick said...

March 24, 2012 6:41 PM,

开什么玩笑?吴牙医如果有机会出书,人家百万党员一人一本就卖赢全部作家了!别说凌国文,连九把刀都要闪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