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 2015

Bersih4.0的激情过后

没有人会记得政府今年在武吉加里尔体育中心举办的官方国庆倒数活动,因为全国的眼光都聚焦在另一场由数以万计各族人民自发参与,以吉隆坡独立广场外围一路延伸至马来亚银行总部的街头为舞台,透过公民力量重新定义的国庆倒数。

这是大马史上为时最长、参与者最多的街头集会 - 净选盟4.0的落幕一刻。大集会结束了,可是人民的干净诉求却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点算得失,任何对时局有基本认识的人,都不会奢望单凭一场街头集会就能对时局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然而,对于在505大选变天希望落空后,士气低落的公民社会、斗志溃散的在野阵营,净选盟4.0所凝聚的不止是数以十万计的汹涌人潮,还重新召唤了斗争的勇气、改变的希望。

面对国家领导人为了遮蔽26亿丑闻而对国家法制的肆意破坏、对媒体的滥权打压,人民并没有冷漠以对,这是马来西亚在政经困顿的艰难时刻难得闪现的光辉。

振奋的同时,净选盟4.0也引发了另一项公民社会及在野党所不能回避的隐忧:马来同胞只占此次集会人数的30巴仙。除了因为伊斯兰党拒绝参与动员、新希望运动因尚未组党而缺乏动员机器之外、马来社会是否因竞逐马来选票的三大政党 - 巫统、伊斯兰党和公正党各有隐患,而陷入对改革议程裹足不前的信心危机?这是在野阵营必须认真探讨的关键问题。

谈过了振奋、隐忧,最叫人失望的,莫过于国阵政府对净选盟4.0大集会的回应及定调。拒绝聆听人民的心声也就罢了,叫人哀莫大于心死的是,为了转移集会诉求的焦点以及人民对26亿丑闻的关注,由巫统所掌控的媒体继续端出种族煽动的伎俩,把集会抹黑成“华人睡酒店、马来人睡街”的“华人挑战马来人大集会”。为了保住当权者,就算在国庆日也不惜继续撕裂族群关系。马哈迪出乎意外地二度现身集会现场,能否对巫统的抹黑手段进行某程度上的消毒,这是另一场角力了。

要数净选盟4.0的最大输家,则非马华公会莫属。看着华人子弟前仆后继地涌上街头,不懂马华诸公是否还好意思继续高谈“华人票已经回流”?在总会长对26亿丑闻沉默是金的当儿,马青总团长张盛闻在大集会前公开表示不反对党员出席集会,让许多马华党员纷纷到张盛闻的面子书留言盛赞,仿佛终于可以抬头挺胸。可惜这个头抬得快也落得快,在面对巫统领袖的抨击后,马华总秘书第一时间宣布禁止党员参与大集会,张盛闻也顾不得支持者在其面子书留下的歌颂和掌声,宣布“党的立场就是我的立场”!可是在民众的眼中,却是“巫统的立场就是马华的立场”。


社会运动需要以激情来推动,更需要以行动来维系。净选盟4.0主席玛丽亚陈在集会上要求国会议员在国会向纳吉发动不信任投票,这在马来西亚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务。然而,人民已经用双脚做了公民可以做的事,现在就看我们的国会议员,会否依据良知做他们应该做的事?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郑丁贤先生之前还写了长篇大论,说没有一个领袖笨到把贪污的款项存入私人户口。结果纳吉真的蠢到把2.6亿存入自己的户口,还把两个户口给关了。不是自欺欺人是什么?难道马来西亚人民那么蠢相信是捐款?应该只有郑先生相信吧!智商有问题!

Anonymous said...

IN today Sin Chew Daily report ( pg 3 ) Liow Tiong Lai and Wee Kia Siong said they had broght out the issue of Red Shirts in cabinet and most of the ministers were against it .But Najib and Khary had openly said they did not oppose UMNO members to attend the red shirts rally. So we can clearly see the performance of MCA cabinet ministers.The biggest joke is turn to (pg 4) of the same daily the MCA youth leaders were making Police report against the rally. What type of party is this ?

xin said...

谢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