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 2009

反贪宝宝爱撒娇

大马反贪局升格为反贪污委员会之后,肃贪功能有否升级,暂时还无法鉴定;不过撒娇与赌气的次数,倒是提升不少。

独立性”、“自主权”、“透明度”皆大幅提升后的反贪委员会(冷静点,这是官方说法),不但没有快高长大,成为牙齿健全的老虎;反而突然基因突变,退化成一个耍闹、赌气、喜欢撒娇的宝宝。

政治助理赵明福被传召到雪州反贪会总部协助调查,之后于该处离奇坠楼身亡,社会大众要求反贪会给个清楚的交代,这是合情合理的反应。可是,该会调查主任苏克里却莫名其妙大发赌气伟论:“为了不被怪罪,我们不会再调查涉及政治人物的舞弊案件!

加影市议员陈文华投诉在协助调查时,被反贪会长时间精神折磨,高庭日前判决反贪会不能在办公时间以外盘问证人,这位调查主任再度赌气:“既然要我们8点工作到5点,我们当然乐见其成,反正工作更加轻松!

这种态度,就像一个被母亲禁止吃零食而赌气耍闹:“你不给我吃零食,我就连饭也不吃”的顽劣儿童。

顽童可能是自小被宠坏,或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受到兄长坏榜样的负面影响。苏克里的“兄长”- 反贪委员会主席阿末赛益,显然也不赖。



我国的国际贪污印象指数排名跌至15年来的新低,身负反贪腐重任的阿末赛益没有提出任何自省自强的言论也罢了,他老兄还选在这个时候抱怨:“我国华裔宁愿去卖盗版和冰淇淋,都不愿意加入反贪污委员会,为反贪贡献一份力。

这好比一个考试不及格的孩子,母亲还未对他训话,他反过来先向母亲撒娇抱怨:“都怪你没有帮我做功课!”遇到这种劣童,要忍住不对他进行体罚训斥,先得具备菩萨的修为。

国阵在2004年推出的“国家廉政大蓝图”,本来立志在5年内,将大马的贪污印象指数排名提升到至少第30名。5年后的今天,我们却一退再退,跌至第56名。

每年都立志要捉大鱼,可是却不断眼睁睁看着一条又一条大鱼因为“证据不足”而重回大海。连“看起来像我,听起来像我,但不能肯定是我”的都可以“证据不足”欢乐散场,我们还能抱有什么期望?

然而,反贪委员会倒是无需太过担心,虽然政府定下了反贪KPI,可是,在全国97%人民对治安缺乏信心的情况下,全国总警长的KPI仍然可以超标突破100分;而不满意我国政府反贪表现的人民却只有区区74%,所以我们看不到有任何理由可以导致反贪委员会的KPI不及格。

没事,继续放心地赌气、继续安心地撒娇吧!

刊载于星洲日报六日谭-“鹿马难辨”专栏

7 comments:

lkf said...

我宁愿去卖翻版光碟,也不愿为MACC为虎作伥。

moo_t said...

好, 就叫那些新村和木屋区长大的年轻人别卖翻版, 叫他们上街示威, 要求政府赔偿和道歉。为在紧态下,被强迫迁移和迫害的人民和自己讨公道。

eddieliow said...

继续积极反贪就等于捉虫入屎忽嘛。

Anonymous said...

它们是"国阵反贪污委员会宝宝"。

咚咚 said...

反贪宝宝们要捉什么鱼是由他们的主子决定,只要乖乖听话,撒撒娇将更得主人宠爱,但却气死老板(人民)。

kiam ming said...

有良知的人这么会在MACC有前途····

你会折磨人吗?

你会满清十大酷刑吗?

你会杀人吗?

你会把一个人从十四楼丢下来而且要丢到好像自杀的样子,万一不像还能面不改容的硬掰吗?

如果以上的基本条件都达不到的话,那我劝你还是回去卖盗版和冰淇淋吧!

大马贱民

Jack said...

你们要骂这个人就尽快骂吧,我怕多几天没机会骂了。
赵明福死因出炉前,令伯不干了!陪老婆孩子度假去咯!你吹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