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8, 2009

一阙黄金铸造的悲歌

一群年近古稀的老人家,获提名角逐第二届马来西亚公民社会奖。

他们不是什么民权斗士、也不是什么社运份子,然而,他们的高度却丝毫不比任何人低上半分。


他们是一班来自彭亨武吉公满、为了捍卫家园安全而反对国际财团在距离民宅只有一条马路之隔的地方,以剧毒山埃进行采金的勇敢老百姓。

在获知本身被提名公民社会奖之前的数日,其中一位老人家还为了前往首都寻求司法援助,在长途奔波的心力交瘁下,途中因心脏不适而被紧急送医。


本该含饴弄孙的耳顺之年,这班老人家却选择了一条满布荆棘的坎坷之途。他们曾经被人威迫利诱、他们曾经被人冷嘲热讽、他们还曾经被关押在冰冷的扣留所熬过铁窗之夜。

可是,一想到自己土生土长、世代为家的地方可能沦为毒村,他们还是一次又一次地抖擞精神,坚持斗争。

这份斗争精神,足以叫那些为了一己私利,不惜抛弃尊严、撕破脸皮、无所不用其极的政棍羞愧得抬不起头。

老人家们今年初向吉隆坡高庭申请司法审核由环境局所通过、允许有关矿场运作的环境评估报告,可是却被高庭以“太迟提出申请”为由而驳回。当时,高庭基于此案涉及公众利益,所以判决老人家们无需承担堂费。

日前,老人家们却被通知前往联邦法院听审,因为金矿公司提出上诉,要求他们支付相关堂费。这对于一班退休后失去收入来源的老村民而言,无异于赶尽杀绝。

更叫人不忿的是,在大选向他们拜票时笑嘻嘻背诵“有人在朝好办事”的国会议员,当选后却把他们当成麻风病人,避之唯恐不及。




老人家们每天翻开报纸,看到由他们投选出来的这位官拜内阁部长的人民代议士,
积极向外促销我国美丽的山河,对自家山河的变色却不闻不问,一时感慨涌上心头,每每潸然泪下。

他们向在朝代议士求助,却被人标签为“政治化”;他们向掌权的高官陈情,又被人以一个又一个的口头保证敷衍打发。

求助无门,他们只能继续自救。

可以的话,他们情愿没有机会被提名参与这个公民社会奖。他们要的,只是一个可以让下一代安全成长的家园,如此简单而已。







刊载于星洲日报六日谭专栏

3 comments:

阿飞 said...

可敬!!!不是所有人在威逼利诱之下尚能够坚定意念+不改变初衷+提起胸膛+勇往直前!!!
可恶!!!当初信誓旦旦,今日不见踪影!!!可耻可耻!!!

失败のman said...

他们是英雄

霞妹 said...

除了那个“人民代议士”之外,那个金矿公司的所作所为更叫人心寒啊!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事之余,还想赶尽杀绝,真是小人之中的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