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8, 2009

马华民政再展“缩阳神功”


国家干训局的课程被指灌输种族仇恨情绪,不但民联对此穷追猛打,就连首相署部长纳兹里也挺身指出应该修改课程内容,巫统元老姑里甚至认同干脆废除干训局。

一片炮声隆隆、硝烟弥漫中,唯独马华公会及民政党,再度季节性忘记看报纸忘记听新闻,继续不食人间烟火、不问红尘纠纷。

敢怒敢言的马华衮衮诸公突然患上语言障碍,重新出发的民政一众君子突然走回横眉冷对的旧路。

能屈能伸乃好汉。遇到巫统嘛,就尽量屈一屈咯;待他日碰上类似邱家金这种货色,再伸出来也不迟。

马华民政可以数十年一路走来,毕竟有其过人之处。
马华民政各路英雄,有缘路过的话,您们就装作没看到这篇吧!无谓打扰你们游戏人间的雅兴。

16 comments:

祥林嫂 said...

太监党的太监们现在都很忙,正全神投入的在攻打发表地府论的落水狗,已达忘我境界,自然对外界的事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卖花工会会员更不用说,正忘情的在欣赏年度世纪大制作狗咬狗一嘴毛,陶醉在高潮迭起的剧情里,即使在过程中被人阉割仍能继续意淫,情况犹如老僧入定,忘乎所以。
要在国阵生存,以上意境是必备条件。

Anonymous said...

They have no times to comments at this moment and was instruct to keep mouth shut to cool down the atmosphere as it was over heated during the last 3 months. All of them are exhausted and should go for holidays to restore energy. Is non of their business to show hand.

A Parent

Jack said...

老马说得没错,这个干训局课程不是昨天才开始的,为什么之前却没有人投诉?而且里面的职员、讲师也有民联的人啊!难道他们都认同?
你有参加过吗?不要人云亦云!

Anonymous said...

楼上那个jack以为换了照片人家就认不出?

谁说之前没有投诉?只不过当时在野党未成气候,不能引起关注。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Jack兄,你如何知道?你参加过?你也还不是人云亦云?

Jack said...

楼上的anonymous。。。
换照片得罪你啊?xyz!
在野党现在有成气候咩?
把霹雳州政权抢回来才来聊气候吧!
那位顾问的屁股一案已足于让他脚软了!

大牛。。。
干训局邀请我参加,但我很忙,拒绝了。怎样?有问题吗?国阵政府的确很有问题,可是我们也需要拿出物证人证嘛!为什么我们不去质问那些领过干训局薪水,当过讲师或高官的民联党员?你不要跟我讲他们当时年少无知!不要把我们当白痴!大家都是为钱为权为利的奴隶!无论那条狗是他们的主人!

michael said...

哇!阿jack!
你‘勇’得很马华叻!也’文‘得很民政!
对着污桶来干,才是汉子!
搞清楚喔!霹雳州政权抢回来的是它妈的国阵喔!!你们那班没'春天袋子‘的马华民政敢出声吗?屌!

Jack said...

michael.....
马华?民政?哈哈。。。他们的春天袋子还在冰箱里!!
干污桶?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只是怕饭碗不保,所以就。。。。。没办法啦,人在江湖。
现在的政坛,唉,彼此彼此啦!

凌国文 said...

政坛很污浊,我们无法控制;可是留言的素质,我们倒是可以自我要求的。

Jack said...

michael...阿文要你自我检讨啊!

Anonymous said...

哇,人不要脸,鬼都怕,见识了.....

Anonymous said...

"留言的素质,我们倒是可以自我要求的。"

I believe the correct and civilized term is "Jack, FUCK you"

mtchair

Anonymous said...

这个Jack又回来了吗?记得上一次被人围剿后,公开道歉认错,说自己是什么假扮挺国阵来测试大家的决心,现在又要假扮什么?辛苦你啦。

凌国文 said...

Jack,

您是长辈,又是为人师表,您看得明白就好。

接下来数天有远行,您接下来的留言恕我无法回应。

Anonymous said...

MCA and Gerakan leaders got no balls. Their tai ko is UMNOlah

tph said...

选择性失忆的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