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30, 2010

请鬼容易送鬼难


“任何政党如果不想在下一届大选惨败,那就最好不要与我们为敌!” 我不得不承认,这绝对是马来西亚议会选举史上最气势磅礴的一句台词。

当依布拉欣阿里在台上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地念出这句很MAN的台词时,台下迎接他的还有过千张空着的椅子。我不得不赞叹,这是本年度其中一幕最成功的黑色幽默演出。

首届马来土著权威组织代表大会,是一场出色的种族主义招魂大会,成功慰藉了不少种族主义的阴魂。大会由敦马负责开幕,更是神来之笔,相得益彰。

马来西亚这间被种族主义冤魂缠绕了数十年来的凶宅,两年前总算盼到一线阳光照射进来,虽无法躯尽恶灵,也总算让一干魑魅魍魉有了短暂的收敛。

举剑怒吼、动辄赶人家回唐山这等壮举,不再适合于台上公演。不过,寂寞难耐的人还是有的。有人示威抗议槟州政府边缘化马来人,尽管数据显示获得绝大部份州政府工程的还是马来人;有人不小心尽诉心中情发表种族言论,尽管他老板不断重申自己是全民领袖。

单一种族政党要在多元种族社会打造铁桶江山,借助种族主义营造族群忧患,再由种族政党打着民族斗士的旗号合理化本身的领导权威,是最省时省力的做法。

然而,经过数十年日以继夜的煽动、膜拜、赞颂, 种族主义最终会化身为缠身厉鬼,反过来引导主子的思想行动。谁主谁仆,到这个时候已无从分辨。

2008年大选之后,国阵内部确实响起过短暂零星的唾弃极端种族主义的声音。纳吉无日无之的“一个马来西亚”,也是一种极力淡化单一种族路线,尝试营造多元包容的形象策略。

可是,请鬼容易送鬼难,种族主义不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佣人。一旦把它请了过来,要再请它离开,恐怕十个钟馗也不够。

巫统内部的开明分子想要改痃易辙,可是尚未动身之际,马来土著权威组织早已应运而生,准备填补可能出现的缺口。当然,该组织主席依布拉欣阿里澄清自己不是极端种族主义分子,他只是为了“避免吉隆坡陷入浴血”。

种族主义一代宗师敦马哈迪在为该组织开幕致词时的一番言论,值得巫统深思:“越来越多马来人对巫统失去信心,视巫统无法保障他们的命运,故才组成非政府组织。。。”

要续当民族英雄,或改当全民政府,巫统诸公应该好好想一想。或许,也该读一读再益特别为他在巫统的前通僚而写的《我也是马来人》。


8 comments:

Caroll said...

题目改了?敏感?不能谈鬼?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老马已经无可救药了,跟老顽童没什么两样。当他是疯子好了。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还有过千张空着的椅子,出席者有多少个哦?

Anonymous said...

lot of chinese, even today, still think this mahu-mati is "god" and keep lxxking his axxhole.

Lawrence Teh said...

发表寄居论的Ahmad Ismail皇者回归!马华民政怎么办?

臭虫 said...

听外子说,人家让给老马举剑,老马迟疑一下还是不敢举又还给主席举,这一幕很搞笑.

Yen Hun said...

猪人猪样讲猪话,还会拿起剑来吻做小丑。

et™ said...

很不错的见解喔~ 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