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3, 2010

告别沙登

除了劳勿,沙登是我第二个家。

过去10年来,如果纯以所在的时间作衡量单位,沙登其实远远超越劳勿,应该是我排名第一的家。

一个可以称为“家”的地方,当然不只取决于居住时间的长短,还包括融入的深度感情的厚度

与沙登的这段缘,是从10年前入读博特拉大学时开始。初次接触,满街满巷熟悉的客家话,慰藉了离乡的一颗游子心。

看着街头巷尾无处不在的小食中心、店面食肆、再到住家档铺,第一个想法是:沙登人还需要煮饭吗?

当时大乡里出城,对雪隆一带如迷宫般的道路又敬又畏,仿佛一离开沙登,就如闯进茫茫大海,回头也找不到岸。还好获得一位很有智慧的学长指点迷津,一旦迷失红尘,只需循着绿色的Seremban路牌直走,就可以回到沙登。后来,这个Seremban指南,就成为了每一个初来报到的学弟妹世代相传的交通锦囊。

当年骑着一辆70cc的本田摩哆,在沙登穿街过巷、寻幽探秘,是每天放学后除了打包猪肉粉及杂冰之外的消遣之一。

大学第二学期,我所参加的博大辩论组有机会到新加坡参加一个辩论赛会。基于华文在国立大学校园内低人一等的先天缺陷,要出国比赛,不能奢望校方资助,唯有拉队到沙登大街各店铺挨户筹款。

记得其中一家店的老板问了我们这句话:“钱我可以捐,可是你们大学生可以为我们社会做些什么事情?”

一道再简单不过的问题,可是纵使辩才滔滔,也不容易回答清楚。直到现在,这道问题都还是一句我用以自我鞭策的警言。

大学毕业后,曾短暂搬离沙登一阵子。两年的起折辗转,后来还是回到了沙登。

2008年大选,辩论圈的友人念群前来沙登竞选。由于我是半个地头虫,再加上精通客家话,于是便成为了竞选期间的站台演说嘉宾之一。

这期间的经验,让我有机会重新认识沙登的另一面。还记得那个滂沱大雨的晚上,上千群众冒着雨,互不相识的人们共撑着伞,围着五脚基聆听演讲;对面由马华公会重金准备的歌台,排着数百张空无一人的椅子。

沙登人,我见识到了您们坚毅的一面。

巴刹附近那间漫画店,是我每个星期与龙虎门相约的地方。漫画店的老板娘,是我专栏的读者,她看我的文章,我看她的漫画,屠妖宰魔之余,偶尔还会交流一下对热门课题的看法。

隔壁家的张太太,有一晚我放工回家时才刚下车,她就探头出来问起我的车镜修好了没?可是我并没有告诉她我的车镜被人敲碎。再问,原来她们夫妇俩有跟随我的部落格。

我家附近那间咖啡店的鸡饭档,每次光顾时,不用开口老板娘就会先说:“烧鸭烧肉加鸡肝!

还有那位我所见过最具服务热忱、300米以外一看到我的身影就大声狂吼:“Boss!!! Sini Mari!!! ” 的嘛嘛档印度大兄。。。

沙登,太多值得留恋的人事物。

10年后的今天,写着这篇文章时,看着已经收拾一空的屋子,想起隔壁张先生昨晚那道问题:“改天还会时常回来沙登吗?”

一阵落寞突然涌上心头。

别了,沙登。

27 comments:

天·将·明 凯晗 said...

harrr...国文你要去哪里?=(

凌国文 said...

师傅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好徒儿,以后要好好照顾一班师弟妹!

Anonymous said...

应该还可以在blog 看到您的文章吧!

子伦 said...

得空,就出来看看球咯~

Raymond lim said...

比起加影,沙登比较有人情味些。至少不用一出去就遇到外劳潮。(东西好吃自然不在话下)

Anonymous said...

我也懷念沙登。經常去找吃的,有很多美好的回憶。。。
或許以後我們能有緣成爲鄰居呢。。。哈哈

Anonymous said...

Jason, if you are not the candiate in GE13, remember to come back to help Sedang (Pakatan) as you said you are conversant in Hakka.Take care !

Anonymous said...

It is a surprise, perhaps brother Leng has make up his mind to settle down with his loved one and march into a new era of his new life.

Congratulation and best wishes !!

A Parent

Yi Yang 毅阳 said...

終于要搬到國會去住了嗎?呵呵。XD

小菜 said...

国文老师,
一路顺风!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原来沙登有这么多好东西,我细佬就是在那边工作。

anakmalaysia said...

Wishing you all the best no matter where you go!

Anonymous said...

God bless you wherever you are & in all your endeavours/undertakings.

Nie Ching said...

先说好了,如果你没竞选,就回来帮我站台;可是如果你竞选,我就去帮你站台!ok? ;-)

臭虫 said...

很有人情味的一文.

凌兄误导读者啦,各位,凌兄不过搬去KINRARA PUCHONG而已啦.

子伦 said...

臭虫,知道他故意误导,我们蓄意被他误导,这又何妨呢?呵呵~

tehsiaojing said...

haha.. no worry, geographical distance is not a distance for kekmun. :p

春天 said...

凌兄,你来蒲种住吗?得空出来喝喝茶.

Wei Liang said...

Upon read your artical, i though something else. After finish reading your word, I know you are moving house to new place. Congra to you.

吳婷婷 said...

好文章就值得回響,如果可以常常看到您的更新,應該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Anonymous said...

凌兄,想來你發達啦!听說 Puchong Kinrara 的屋價直追 Bangsar leh.

Joker in Boleh land said...

有位有‘料’的部長說,糖漲价是好事因爲這樣人民少吃糖對健康好!

依此邏稽,官員貪污是好事,因爲這樣人民的錢永遠不夠用,對人民是好事,免得錢太多會亂花費而形成浪費的不良習慣!

依此推論,官員無能也是好事,因爲這樣人民永遠落後和無知,貪污無能的政黨可以永遠執政,人民可以永遠錢不夠用,永遠落後和做愚民,公務員可以越請越多,可以讓大馬名聞囯際為世界最多公務員,人民最有容忍貪污無能的心,最多怨案怨死囯家!

哇!大馬真行!有這麽‘傑出’的人豺為部長,難怪囯家比新加坡行,很快就可和菲律賓及印尼一爭長短為世界最多女傭輸出國了!男士們得趕快請部長想法讓爾等不被比下去要靠女人賺外匯來養你們哦!咦!不對不對,這大馬部長太有‘料’了!不用做就有人送錢給你們花,讓大家過得如部長們的生活多好!

囯陣‘彎’‘睡’!馬華太有‘料’了!

吳婷婷 said...

人必須心懷希望,才會活的快樂,日子才過得充實,有意義,有朝氣,有信心。.......................................................

Anonymous said...

吳婷婷,

對!這個政府貪污無能的人豺濟滿,空喊口號一級棒,正在一步一步的走進死胡同。。。想到都令人心懷希望,看到改朝換代的美景不遠矣。。。有信心在下屆大選把這些貪腐敗坏的囯陣和啦啦隊送進墳墓。。。。。

因此大家可心懷希望替赵明福的家人討囘公道。重建社會公義,大家也可活的快樂,日子有望過得充實,有意義,有朝氣。。。。

Anonymous said...

只要囯陣不倒,貪官污吏就可心懷希望,才會活的快樂,日子才過得充實,有意義,有朝氣,有信心。因爲他/她們會吃定人民是笨瓜也就會變本加厲的大搜民脂民膏了。

相反的普通老百姓就會苦上加苦,街頭強搶,盜賊防不勝防,社會也就更不安寧了。

大家看看世界上那個落後的囯家不是因爲貪污腐敗的無能陣權所致的?50年代的菲律賓是多麽富有,一個Marcos的貪污獨才搞到菲律賓苦到今天。70年代的大馬也不差,難道大家非縱容囯陣把可愛的馬來西亞變成第二個菲律賓嗎?

Anonymous said...

I am absolutely sick of BN & have a very awful feeling, wanting to vomit, whenever those MCA ministers open their big mouths, kind of like shit come out of the gaps. It is so absurd that Malaysians could have tolerated corruptions committed by these beasts for so long! How could a nation prosper when crooks/thieves run the nation?這些豺狼可以為了官位和一己之私而埋沒良知。有那一位馬華高官替赵明福的家人主持公道?即便政見不同但難道他們不是華人?劳勿武吉公满的居民不是華人?

馬華不配代表華人,賣華這稱呼比較貼缺。

yukping said...

沙登确实是一个很有人情味的地方。而且任何时候你都还是可以回去,因为任何时候博大辩论组的大门还是为你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