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0, 2010

武吉公满村民有百毒不侵之身?


武吉公满山埃采金课题延烧两年有余,村民多番抗议当局批准矿商在新村内设置冶金厂,所得到的标准回应不是“金矿绝对安全,村民无需担心”;就是“这是反对党的炒作,村民受到误导”。

我们暂且放下上述的官方回应,把眼光投向近期发生的两宗相关事故。

第一宗,6月26日,秘鲁安第斯矿区废水溃堤,超过2.1万立方米含有氰化物(山埃化合物)的剧毒废水流入附近河流,导致距离矿区70公里外的野生动植物大量死亡。秘鲁万卡维利卡省地方水务局证实,污染面积已经超过1500公顷。由于事态严重,秘鲁政府被逼宣布该地区进入为期90天的紧急状态。

第二宗,本月初,中国最大的黄金生产商于福建省的矿场,发生剧毒废水外泄事件,造成有“客家母亲河”美誉的汀江流域严重污染,数千吨鱼只中毒死亡。该地区渔民指出,地方政府涉嫌包庇矿商,因为早在6月中的一次暴雨过后,已经出现鱼只死亡的情况。可是直到7月初情况恶化,大量死鱼浮上水面,臭味笼罩整条河流,当局才通过短讯提醒民众不要用使用河水,不要捕吃鱼只。

上述两个在相隔不到一个月内发生剧毒外泄的矿场,再加上多年来世界各地发生事故的矿场,如10年前造成2千平方公里严重污染的罗马尼亚金矿场,我相信当地政府在向他们发出采金及冶金执照前,也是认定“金矿绝对安全,民众无需担心”的。

不幸中的大幸,过去发生剧毒外泄的部份矿场,与民宅之间尚有一段缓冲区。而平均每天使用1.5吨山埃及其他将近20种化学原料的武吉公满冶金厂与民宅的距离,却只有一条马路之隔!

村民不是愚蠢的,村民更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他们的焦虑,是源自于以下几项疑虑:

第一,金矿公司没有对村民公布任何意外应急措施,如:在意外发生时的通讯管道、紧急疏散及逃生方法等。
第二,金矿公司没有公布为剧毒石渣进行“去毒”的预算。当初招股时,该公司宣称“大马地方政府及租地者没有要求对山埃废料进行去毒”。
第三,金矿公司没有公布有毒泥渣的处理方法。
第四,金矿公司没有公布有毒废气的处理方法。
第五,《国际山埃管理法典》的官方网站显示,该金矿公司并没有签署这项监督金矿业者安全使用山埃的国际准则。
第六,金矿公司当初为何坚持不肯将金矿冶炼厂设置于远离民宅的地点?

在矿场开始运作的两年多以来,村民每一天就在上述的疑虑中战战竞竞地过活。而他们最大的疑惑,莫过于政府为什么可以气定神闲一口咬定“矿场绝对安全”?在一个亿元体育馆可以因为一场大雨而坍塌的国度,这种保障的含金量有多高?

在国外矿场剧毒外泄频传、当地安全措施受到质疑的情况下,持续更新有关公司的采金执照,难道是认定武吉公满村民个个横练金钟罩,拥有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之身?
刊登于星洲日报六日谭专栏

7 comments:

mkfoo said...

衰败的他们不合作拾收尾!

他们就是不理民间痛苦啊!

他们知道即将要倒台了呀!

Joseph Sia said...

Another great article base on facts & figure! As sharp as ever! You are one of my favourite writers, not like that MCA guy Ng Kee Chung, write nonsence!Carry on with the good work! Cheer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只会赖反对党炒作,卖华公会真的当全村人都是傻仔咩。

黃威宇 said...

用心經營的blog~有一天你會紅!............................................................

Ptui Seah said...

谢谢你继续为Bukit Koman写两笔。地已毁,但斗争继续。。。

Caroll said...

用心經營的blog~有一天你會紅!

国文兄早已是博客红人了。

Anonymous said...

下屆大選要好好的問這些無良‘藝’員和他/她們的粉絲,既不替村民的基本權利-健康-謀福利,那來的厚臉皮要討選票?

既不関馬華的事,也不関环境事务的事,又或馬華挂名掌管环境事务的州行政议员既無實權又不懂何為环境管理,也就是說沒有專業知識,那劳勿居民選他/她何用?更何況人家污桶的哥兒們都說馬華/民政只不過是搭順風車的,連污桶的都看穿馬華/民政的底而不想用沙籠替他/她們遮羞了(人家自己人都在搶沙籠了,還要分給爾等無用的*?)難道馬華就吃定劳勿的居民?

其實,除了劳勿武吉公满的居民,在那劳勿方圓百公里的居民也該小心自己的健康,流入土裏的毒水可不會認得它的家鄉而停下來的喔!更何況狂風暴雨也可助它‘移民’他地的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