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3, 2010

向副揆学习真民主


我一直以为,要把“国阵”与“民主”连接起来,至少还需增建十万八千座槟威大桥。

历届大选,国阵来来去去不是“发展”、“稳定”;就是“团结”、“和谐”。“民主”仿佛是H1N1加鼠尿病毒的杂交变种,叫历届国阵领袖避之唯恐不及。国阵的忌讳,却成了反对党的机会,“民主”两个字多年来成为了反对党的注册专利。

这个印象,一直延续到副首相慕尤丁日前的一句话,才让我惊觉,印象不一定是真相!

慕尤丁针对公正党区部直选的几件骚乱事件,批评该党“不了解真正的民主”。

这绝对是石破天惊的一句话!记忆所及,这是国阵领导人有史以来第一次主动批评别人不了解民主,而且被批评的对象竟然还是一直把“民主”挂在嘴上的反对党。阿丁哥这句“不了解真正的民主”就算不是绝后的义举,也肯定是空前的壮举。

我看慕尤丁之所以会说出这句话,有两个可能性:

第一,国阵在308之后,终于真正醒觉了,知道人民要的是“真正的民主”。
第二,其实国阵的那一套,才是如假包换“真正的民主”。

不管是哪一个可能性,当一个像马来西亚这样的国家的执政党领袖可以将“真正的民主”这种神圣的字眼从自己那张不长象牙的嘴巴里吐出来,都是一种铁树开花的好预兆!

我们身为子民的,应当把握这可能稍纵即逝的好征兆,要求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有教无类,开班授课,让我们学习何谓“真正的民主”。

我明白副首相日理万机,所以斗胆运用我有限的智慧为副首相建议以下的《认识真正的民主》部份课程纲要:

第一课,健全的国会
一个真正民主的国会,除了不该打压在野党议员,更应该让朝野议员拥有同等待遇与资源,不该出现在朝议员拥有额外拨款的双重标准。此外,为了让国会有效扮演三权分立的监督角色,我们也应该效仿先进民主国家,实行国会委员会制度,监督行政权力。如果要更加民主,这些委员会的主席,应该由在野党议员担任。

第二课,独立的司法
既然外资大亨已经公开表示,安华被控肛交案的审讯,导致外资对我国信心不足。真正民主的副首相应该以实际行动证明给国际社会看,我们的司法是独立的,安华可以自由获取控方证人报案书及证物以进行公平审讯、独立法官遴选委员会将会马上成立、1988年司法危机将会获得平反、林甘短片的涉事各人将被严正查办。。。

第三课,公正的执法
一个真正民主的国家,其执法单位不会在执法过程中采取双重标准,沦为执政党用以打压异议人士的鹰犬。既然纠众燃烧肖像、公开叫嚣威胁的人士可以被认为“与警方合作”而受到默许,甚至还有警察在现场协助维持秩序;那么点蜡烛静坐、穿黑衣逛街的人士,也应该受到真正民主的对待。

第四课:受保障的自由
自由与民主乃一体之两面。一个真正民主的国家,人民的言论自由、媒体的新闻自由、成年人的参政自由、甚至漫画家的创作自由,都受到宪法保障,不允许一些为了维护执政党政权的恶法存在。所以,真正民主的副首相应该会马上废除《内部安全法令》、《印刷与出版法令》、《大专法令》等不符合真正民主原则的恶法。

第五课:透明的选举
要成为一个真正民主的国家,必先拥有一个透明、公正、干净的选举制度,以杜绝偷鸡摸狗之辈以威迫利诱、装神弄鬼的龌龊手段赢得政权,更避免选举期间成为比农历七月更多幽灵出游的季节。要做到这一点,副首相首先要带头建议改革选举委员会,让它直接向国会负责。

在真正的民主面前,以上这些只算皮毛。殷切期盼副首相早日拨冗,为我们洒下真正民主的甘露,叫一众在野党人落荒而逃。
稿投《当今大马》评论专栏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Since 1 Malaysia has double standard, Democracy also has two ways of interpretation, one for the ruling party to implement and another to enforce on the opposition side.
Real democratic system is difficult to pratice in a democratic manner because they have to reserve priority for his corony fellows and supporters according to what he has mentioned race on top of Malaysian.
Therefore we have to learn the new principal of democracy and is implications.

A Parent

Anonymous said...

以目不丁的理解能力,其所謂的‘真正的民主’是umnoputra為主,其他的是民也!

目不丁雖不是目不識丁,在其超聰明的腦呆而言,他讓其他族群為民而不是奴已是超級的民主了。而賣華的愛在主人面前彎腰為奴是他/她們肯定目不丁的主人身份的態度。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不懂民主者笑别人不懂民主,50步笑100步,龟笑鳖无毛。

维雄 said...

这些都是国阵都没有的,他讲出来还不怕人嘲笑。

Anonymous said...

"这些都是国阵都没有的,他讲出来还不怕人嘲笑。"

這不就是国阵的特徵咯!臉皮夠厚嘛!

ice-choong said...

不如您来授课,我觉得效果来得更大。

Anonymous said...

100步笑50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