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4, 2010

高调、老调、陈腔滥调?


要检验“高调问政”是否为马华公会带来任何实质的改变,上星期的马华三机构代表大会,是最佳的验收平台。

从政党领导层在代表大会上的演讲内容,我们大略可以梳理出一个政党未来的方向。而今年马华中央领袖们在代表大会上的演讲内容,则大概可以整理成以下三大类别:

第一类,是一贯地从《世界伟人语录》与《中国名句精华》等东抄西拼而成的大杂烩、缺乏任何具体治国政策的纯“演讲”。曾经推出《中莱讲故事》的廖中莱,继当年“咬定青山不放松”之后,今年再有不少名句佳作。

第二类,是一贯地找一个箭靶来谴责一番,以显敢怒敢言本色的批判环节。今年的箭靶是无名无姓、包无手尾的“极端种族主义”。早在三年前,马青就曾举宪法谴责极端种族主义;重新出发的马华,面对极端种族主义,除了谴责,也还是只能继续谴责。

第三类,则是政绩报告。执政了53年,马华秉持传统,继续争取已经争取了数十年的“华小拨款”、“华小师资”、“华校增迁”。。。除了重唱老调,前瞻性的全盘方略完全欠奉。

看完以上的归类,你可以指出“新马华”跟“旧马华”有什么明显的分别吗?

蔡细历上台以来不断重复的“高调问政”,对于一个惯于逃离政治的马华,方向是摆对了。问题是,高调问政到底应该“问”什么?而马华所“问”的“政”,有否帮助马华突破现有的困境?

蔡细历在代表大会上指出,马华现在最大的挑战是来自华社的负面印象,可是他却没有进一步指出,华社对马华最大的负面印象是什么?蔡总不提,不是不懂,而是自知提了之后也无能为力。

而这个让蔡总无法高调的困境,是近三十年来巫统在国阵一党独大,马华地位江河日下,从执政伙伴沦为橱窗粉饰的窘境。

这个窘境,不是单靠首相在马华代表大会上几句公关式的“马华恢复强大”、或是马华自爽式的“我们也是船长之一”就可以掩饰得了的。

马华与巫统同样是中央执政党,可是马华到底拥有多少决策实权?不论是308前后,马华参与政府政策制定的方式,就是提呈备忘录。可是备忘录提呈得越多,就越显现马华既不当家也不当权。你曾几何时有见过巫统向政府提呈备忘录?

现时的马华,嘴巴上是高调问政、回归政治;行动上却越来越像一个非政府组织。
高调问政,不是靠成立什么“网络军团”、“口才军团”把老调重弹一遍,就可以瞒天过海的。

老调,不论弹得再高调,也只是陈腔滥调。

刊登于星洲日报六日谭

4 comments:

虎宝宝 said...

“备”“忘”“录”=“准备”“忘记”“记录”

Anonymous said...

老蔡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Anonymous said...

They were unable to break through and creates a sense of modern political forums with talents and ideology as their leadership line-up were incapable and knowledgeable at bottle neck !

A parent

Anonymous said...

=“备”“忘”“录”=“准备”“忘记”“记录”《== 哈哈,虎寳寳,你真讀懂這個不要臉的黨。我現在才明白為何他們干嘛這麽愛提呈备忘录!

巫统向政府提呈备忘录?不用啦,巫统只要橫眉怒視,這個黨的頭頭就腳發抖了。巫统叫他們閉嘴他們就尿尿了!何必麻煩祕書呢?

原來廖中莱曾经推出《中莱讲故事》?難怪他把首相奉為大馬的鄧小平!這個‘封神榜’一點也不好看,害我連早飯都吐了出來!三米說首相如John Kennedy ,不懂蒙古嬌娃和瑪蓮夢奴誰更嬌艷?廖中莱該推出這樣的故事和三米比比扛大腳的手臂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