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5, 2010

一日不平反,人人是明福


在赵明福冤死超过15个月后的今天,当你在报章上翻阅到明福冤案的跟进报道时,你的心情是依旧激动愤慨,抑或早已恢复平静?

我的主观希望是前者;可是经验法则告诉我,客观事实属于残酷的后者。

当日明福从雪州反贪会十四楼坠落后所激起的千层巨浪,如今或已淡化成许多人茶余饭后闲聊中的其中一个话题、或是在熙熙攘攘新闻中的其中一部长寿剧。

如此滔天冤案,要是发生在任何一个公民意识稍高的国家,高层领袖恐怕早已鞠躬下台。可是,我们的政府高官到了今天却依然一副老神在在、反贪会前任主席可以光荣退休、皇家调查委员会不成立就是不成立。我们是应该拜倒于高官的丢官免疫力,抑或应该钦佩于民众的菩萨包容心?

明福冤案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首相曾亲自召见赵家成员,并承诺会彻查真相,还赵家一个公道。可是没有人明白,既然要彻查到底,为何又拒绝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

用以取代皇委会的验尸庭,自去年7月29日开审至今超过一年,明福的死因是随着法医普缇的供证而渐趋明朗、或是随着反贪会代表律师阿都拉萨的“自掐”演出而沦为闹剧、还是随着那张迟到的字条而变得愈加晦暗不明?

或者我们应该问的是,当阿都拉萨以粗糙的“少数服从多数”来回应普缇的供词,并宣称现在形势是“4比1”时,我们还应该对验尸庭还原真相的功能抱持多大信心?

而普罗大众在好奇明福死因之余,还有没有人在乎,反贪会(以及所有其他政府执法机构)是否有被滥用以骚扰及打压在野党之嫌?这是一个比反贪会的盘问手法专业与否更为严重的问题。

社运人士及在野党领袖不断提醒,只要一日没有真相大白,人人都可能成为下一个赵明福。其实,在一个公器私用不断被默许、被容忍、被淡忘的社会,你我早就已经是这个体制下的赵明福了。

突然想起当年白小原校被强行关闭之后,吉隆坡中华大会堂门前悬挂的那副时时刻刻提醒我们不能松懈的“救救白小”计时牌。发起全民挺明福运动的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或许是时候争取为明福冤案再立另一个计时牌匾了。


刊登于星洲日报六日谭专栏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這等滔天冤案是不大可能發生在公民意识稍高的国家的,因爲政府官員知道他們不可能沒事,高层官員/领袖都不會放過他們的因為後者的政治生命會因此完蛋的。

可惜大馬的政客們都給慣坏了。這個囯家給貪腐,無能,獨裁,道德敗壞的‘人’領導了幾十年,他們都take things for granted,都變了惡霸和偽君子。大馬的人如真的愛惜這個囯家,應該用選票好好的教訓這些罔顧人權人命的政客和高层官員/领袖。

今天是赵明福,明天可能會是你我的親朋戚友!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没有忘记,终生不会投票给国阵。

凌国文 said...

不止是我们自己不该忘记,还要提醒身边的朋友 - 莫让明福,死不瞑目!

Anonymous said...

This tragedy of TBH has been deeply in the heart of people but as a matter of fact, they need to keep using good strategy and as a learning materials to refresh history so that people has high alert of the unfair and unjustice with mal-pratices of the government.

A Parent

Anonymous said...

對赵明福這件滔天冤案不聞不問的官員們,尤其是號稱是華人代表的馬華官員們,你們有何顏面希望人民票投爾等?不懂社會公義又那配談誠信?

大家把這些不公不義,無能又無德的政治禽獸所組成的政黨丟進他們本該囘歸的地方=〉垃圾桶。

我很懷疑大馬掌權的到底懂不懂如何管理囯家?他們給我的印象好像只會利用囯家機關為自己服務以權謀利而看成是天經地義的事?而囯家機關如警察,反貪局,司法/法務部等好像不知道他們該忠于囯家服務人民為其職而不是特定政黨的奴才?這個囯家快要變得如落後囯家了他們是莫不関心還是不知不覺?

小明 said...

今天口交蔡竟那么大声的讲如他维护不到华裔权益,他就会不干了?明福算不算是华裔?

Anonymous said...

口教蔡不是想为华社,是为他的孩子升官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