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 2011

为何要等赢了再说?

尊贵的彭亨州务大臣安南椰壳
尊贵的马六甲先进州首席部长阿里卤死蛋

马六甲首长和彭亨州务大臣心有灵犀,同一天在各自州属接获选民趁着补选而提出的诉求时,同样回以一句:“赢了再说”。

赢了再说”的潜台词就是“输了不用说”。在首长和大臣决定说还是不说之前,我们先看看当地选民怎么说?

马六甲106个华团联署呈上《马六甲万里茂补选诉求》,促请政府公平对待各源流学校,包括:根据需求增建各源流学校、制度化拨款、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等。
彭亨州吉道选民则促请政府解决当地民生及基本建设的课题,包括涉及火车轨道保留地的房屋及土地问题等。

华教、民生、发展,这些基本上都是每一场补选必提的标准诉求,更是合理的公民权利,接招的高官大人一派老神在在,我们看热闹的更是见怪不怪。唯一值得奇怪的是高官大人的思考逻辑。

为什么首长和大臣针对这些课题会回以一句“赢了再说”?有人觉得这番言论有贿选之嫌。可是贿选到底如何定义,就连德高望重的选举委员会主席都说他无法厘清,如此复杂的课题,我们升斗小民还是不谈为妙。政府是否落实人民的诉求,只牵涉两个问题,一是意愿的问题、二是能力的问题。

我们日夜都被灌输国阵是“人民优先”的政府。国阵政府一切决策,都是以人民的利益为最高及唯一的依归,所以意愿的问题,应该不是问题。如果意愿没问题,那就应该是能力的问题了。

按照首长及大臣言论的逻辑,应该是说“国阵候选人赢了补选,国阵政府才有能力解决上述教育及民生课题”。可是问题又来了。不论是马六甲万里茂州议席补选,或是彭亨吉道州议席补选,不论选前选后,也不论选赢选输,国阵都还是甲彭两州地位稳固的执政党,更是大权在握的中央执政党!

赢了,既不会让国阵变得更有能力(这两个本来就是国阵的议席);输了,也不会减弱国阵的能力(国阵还是占有绝大多数议席优势)。那为什么还要“赢了再说”?

如果再退一步来看,既不是意愿问题,也不是能力问题,那就一定是诉求本身出了问题!我们是明白事理的人,可以体谅政府不可能毫无原则地批准那些极端、偏激、不合理的垃圾诉求。

如果首长及大臣觉得有人趁火打劫,提出亵渎“一个马来西亚”崇高精神的非理性诉求,就应该马上拒绝,不需要婆婆妈妈等到赢了再说,更千万别好学不学,学敦马在1999年对付“华团大选诉求工委会”那招选前接受选后算账的过桥抽板。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1st class taxpayer, 3rd class citizenship wrote:

賣华是污桶的'哈巴狗'。马来西亚华人的'走狗'。
民政党也是污桶的'哈巴狗'。马来西亚华人的'走狗'。
这二只也是狗, 因为他们说的都不是人话。

Anonymous said...

Can anyone tell me why this news not reported in the most saleable Chinese newspaper Sin Chew ? Yes they reported the Malacca Chinese Clans submitted the memoradum to both the candidates but they missed out the comment made by the Chief Minister of Malacca!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连回教党候选人都支持华团诉求,那些还投票给国阵的华裔选民,真是犯贱。

Yi Yang 毅阳 said...

贏了再講?贏了就不用講啦!
從言論里不難發現他們的思考邏輯的確有問題,人民為先是假的,選票為先,人民危險才是真的!
不過我對華人票不回流確是很有信心的,畢竟,我們都已經被騙了那么多年,不可能會在上當的啦,呵呵。

Ptui Seah said...

可耻的是还有不少马华鸟人,不为典当华文教育的未来为耻,还为他们的州长大人背
书,认为诉求是无理和有背后议程。

Anonymous said...

国文, tis is what we say (mouth talk lan pah song), tis ji bai goverment everthing only 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