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4, 2011

宽恕太难,回家太远


流亡泰国的前马共总书记陈平日前传出在曼谷病危的消息。

要是他心中尚存任何牵挂,想必是希望在临走前可以落叶归根,回到自己的家乡实兆远。

1989年代表马共与马来西亚政府签署和平协议后,陈平20余年来一直尝试踏上回家的路途。回家的路其实不算遥远,可是陈平走了20年却还在原地踏步。原因在于大马政府的一个“不”字。

政府不批准陈平回国的理由,根据副首相慕尤丁在2009年的说法是:“不能宽恕陈平在戒严时期发动的恐怖活动。”

宽恕,的确是人性中最难修的一堂课。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英国伦敦饱受纳粹德国空袭,造成伤亡惨重。有一年的圣诞夜,许多英国人在炮火下仍然前往教堂弥撒。当天晚上,坐在教堂前排的是数十个穿着制服的人。这班人不是英国人,而是德军战俘。在他们的要求下,伦敦监狱的主管破例允许他们在圣诞夜出来弥撒。

主持的神父说,由于弹风琴的人不幸在德军空袭中遇难,所以大家只能清唱圣诞歌曲了。这时候,前排的德军战俘中突然有一人举手。原来他会弹风琴,他问神父能否让他来弹奏。

在神父的同意下,弥撒圣祭开始了。“请祢宽恕我们的罪过,就如我们宽恕别人一样。”大家念完这段经文后,有一个人走向前排座位,和德军战俘握手。紧接着有第二位、第三位、第四位。。。后来还有人与战俘拥抱,有人流下了热泪。

宽恕,肯定不容易做到,可是却最能测量出一个人的心胸和量度。

我们可以包容国内过百万名非法入境的外劳,接受他们成为我们社会的一份子,但却无法接受一名垂危老人回家的夙愿?

我们可以接受英国人对我们的殖民,有者还为殖民者辩护说我们其实不曾被殖民,但却无法接受一个八旬老人重新踏足他家乡的请求?

我们可以放下日本侵占南洋三年零八个月时对我们祖辈的大规模残暴屠杀,前国家领导人还带头前往日本“向东学习”,但却无法宽恕一位曾经冒着生命危险对抗日军的前武装份子?

从曼谷到实兆远,这条路陈平是越走越远了。 

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The old man may not have a chance to be back to his birth place but his soul will still be in there forever !

A Parent

Anonymous said...

馬哈帝不是說中國應該忘記過去,不該一直要日本為二戰道謙嗎? 怎的人家八年抗戰,南京大屠殺,慰安婦的羞辱和痛苦就啥都不是? 有口說人,沒口說自己,或是不敢照鏡子?

器度決定高度。Can't find any statesman in this ruling party. They are political beasts, full stop.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宽恕,我对敌人的确没有宽恕可言。

jb said...

一个可怜的老人家,有家归不得...哀!

风语者 said...

敌人?哪来的敌人?
共产主义已经是历史了。为什么国政还要那么执著以共产主义?
无非为了巩固它在为国家争取独立的事迹,排除国政以外的反殖民主义势力。

moot said...

嘿,只要看看国外的例子就知道大概了。 问题的背后很简单 :有一群那个时代所谓的『执法人物』, 怕那些和他们有关的冤案被重开。

马共使用暴力恐怖, 英政府和当时的马来亚政府,也不是小白兔。50-60年代到底有多少像越南米莱的个案,恐怕要等多三五十年才能从西方国家的公开情报才能搞清楚。

Anonymous said...

"有一群那个时代所谓的『执法人物』, 怕那些和他们有关的冤案被重开。"

Interesting! Sometimes I do wonder why Dr M is so close to Japan. Did he ever tell much about the happenings during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It doesn't quite match his revengeful character with a foul bad mouth. During that time, there were many 鬼頭仔,不一定只有漢奸。

明言 said...

從此可見,我國的所謂領袖只不過是一些心胸狹窄的種族主意政客而已,馬來西亞囯不幸呀。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