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7, 2011

风向和角度都没问题。。。


同善医院709罗生门事件中,那几枚不小心“飘”入同善医院范围的催泪弹争议原来不是因为风向问题,也不是拍摄角度问题,而是高官显要们“未查先判”的态度出了问题。

随着卫生部那份千呼万唤始出来的调查报告公布后,曾为警方辩护,并声称镇暴队不曾把催泪弹和水炮射进医院范围的卫生部长廖中莱,总算为自己当时不负责任的言论作出了道歉(虽然同时极力把责任推卸给医院董事局)。

槟州首长林冠英早前因为在一场闭门交流中批评柔佛治安,虽然所说的都不是什么新鲜密闻,却仍得向被“冒犯”的柔州苏丹道歉;廖中莱当日没有深入调查实情,拿了医院董事部一面之辞的文告,便急着充英雄发表伟论误导大众,道歉是最基本的补救行为。

然而,应该道歉的,何止是廖中莱一人?

误导大众的,除了廖中莱那句“烟雾可能是被风吹进医院范围”,还包括马华公会总会长蔡细历的那句“照片可能是拍摄角度的问题”。如果廖中莱有勇气为自己误导民众的言论而道歉,身居党魁高位的蔡细历难道可以继续装作若无其事?

除了马华老大和老二,当日坚持认为抨击警方把催泪弹和化学水炮射进医院范围是“纯属谣言”,并且力挺警方“绝对专业”的全国总警长依斯迈奥玛,是另一个应该向大众作出交代和道歉的公仆。

可是,以总警长的顶头上司 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在调查报告公布后的态度来看,你还是别对警方的道歉期望太高。希山辩解说,其实同善医院事件只是个别案例,而且只有区区一名警员涉及此事

按照内政部长的说法,我们应该恭喜总警长和大马皇家警察部队,因为警队极可能栽培出了一个可以一手发射水炮、一手发射催泪弹的半人铁警Robocop

一番扰扰攘攘后,看来我们还是得一如往常地点一首艾顿庄的名曲“Sorry seems to be the hardest word”(道歉是最难开口的话语)给我们的一众父母官和民族英雄好好欣赏。

5 comments:

居安思危 said...

还没调查就直接断定是从14楼跳下来自杀的也不是新鲜事!

Anonymous said...

They have the special privilege to comments and not subject to be offenced.

A Parent

居安思危 said...

大家都在挣看马青美女啦!
哪有人管你什么风向?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我們是愚民,被麻醉去相信腦袋裝精液的黑猩猩所講的鳥話,不去清醒與生氣,所以它們國陣繼續掌權。

Anonymous said...

這些傢伙的毛病出在他們的思維和心態,認為他們自己是官,高高在上。官字兩個口,‘有他說,冇你說’,人民只有聽和服從的份。這是一黨獨大,掌權太久之故,take things for granted.

在他們的腦袋瓜里根本從來沒想過自己是人民公僕,是人民在養他們,他們應該感謝人民把國家信託他們管理,所以他們該為人民服務。他們顛三倒四的反要人民聽他們 ’胡說‘ 和狡辯,還敢 ‘聲大夾惡’ 的 ‘官官相護’ ,真是受不了 這種 惡僕人,非把他們換調不可,讓他知道一下誰才是老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