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2, 2012

“抗山埃保家园”的第一线曙光

武吉公滿“抗山埃,保家園”運動邁入第4年,終于在日前取得第一階段的勝利。


 
聯邦法院在11日批准村民針對無法取得准令,以挑戰環境局總監認可勞勿澳洲金礦私人有限公司使用山埃(氰化物)進行采金的決定提出上訴。雖然上訴過程將是另一個未知的挑戰,可是能夠上訴,畢竟還保有一線希望。

 
然而,本該為此感到振奮的武吉公滿村民,卻在欣慰中夾雜著哀愁。就在聯邦法院下判的前一個晚上,村民再度失去另一個親密戰友。反對山埃采金委員會的秘書──慕斯達化先生來不及聆聽這個重要的宣判,先一步離開人世了。另一位已逝的反山埃先驅,為2008年離世的財政張少平先生


 
2008年,武吉公滿村民正是在慕斯達化先生、張少平先生,以及另外兩位分別擔任反對山埃采金委員會主席及副秘書的黃金雄先生及邱惠豪先生帶領下,入稟高庭要求針對有關采金計劃進行司法審核。

村民要求檢討環境局總監批准有關采金計劃的決定,以及撤消環境局總監14年前批准金礦公司所提呈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並在有關金礦公司重新提呈一份新的詳細環境影響評估報告前暫停運作


 
有關要求卻先后在2009年及2011年,被高庭及上訴庭以“太遲提出申請”的技術理由駁回,不少村民聞訊后還黯然落淚。

 
可是,村民還是從一輪又一輪的司法挫敗、一次又一次被政黨人士的冷嘲熱諷中挺了過來,不是因為他們特別堅強,而是因為家園是他們最后的堡壘,他們已經無路可退。

 
也正因為這個信念,讓早前中風后的慕斯達化為了“抗山埃,保家園”,還是堅持撑著枴杖上下奔波。


 
這群本該坐在家裡享兒孫福的老人家,何故還要一肩扛起這個困難重重的鬥爭,甚至到了臨終的一刻,還是對此念念不忘?這當中的原因,真的可以一句“政治化”就可以輕輕帶過,劃過良心不著痕跡?

6 comments:

anakmalaysia said...

My condolences to the family of the late En Mustafa . Salute !

James said...

国阵妄顾人民安全, 典当人民利益的悲哀例子

黄yan yan, 这么多人死怎不见你死?

睿 said...

以一句 ‘政治化’ 來閃開人民世代生活環境的重大問題的 ‘人’ ,心眼裡只有 利 而無情,義和理。此等政棍 恐怕已不懂良心為何物了!

村民們堅定的保家園,衛環境的精神是可敬的。他們和關丹的反稀土居民們終會戰勝唯利是圖,不顧人民生死的渾蛋和政棍們的。

净明 said...

老燕过街人喊打,人窝上市冇阴功。
山埃扛出政治化,诈傻扮懵实帮凶!

Serene said...

My heart is with his family in this time of sorrow.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黄阉阉,出来发表啦,还不去争功,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