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9, 2012

卫生部长教我们种花植树抗山埃


我对卫生部长廖中莱的智慧和智商向来没有任何怀疑,所以当我在报章上读到廖部长为解除武吉公满村民对山埃采金厂的恐慌所建议的解决方案时,我一点也不感到奇怪。

廖中莱是这么说的:“我希望看到新村和矿厂之间有一个缓冲区,种上一点树木和花草,让人不会对山埃采金感到担忧。

解决人民对环境公害的担忧,原来就那么简单!廖中莱怎么不早讲?除了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厂,关丹莱纳斯稀土厂和边加兰石化厂也应该在四周种上花草树木,到时候一片鸟语花香,除了人民不再反公害,说不定旅游部长黄燕燕还可以把它发展成生态旅游景点呢!

追求干净的最高境界,其实就是“眼不见为净”。廖中莱这项建议,是进一步把这个大智慧提升至“眼不见为安”的层次。

我记得在武吉公满山埃采金课题刚延烧初期,由于该区国会议员黄燕燕忙着旅游而无暇关注,一位马华代表在2009年的槟州马华代表大会上询问廖中莱有关马华的立场。

根据网络上的视频,廖部长当时的回应是:“这是一个被政治化的课题,当地村民根本没有反对山埃采金,而是反对党在炒作,导致我们输掉了一个州议席。”

这个说法后来成为了马华领袖们的标准答案。可见马华最初的应对策略,并不是要“有人在朝好办事”,而是把大事变成小事、小事化作没事。要当作没有一回事,除了得把山埃采金课题定位为“反对党炒作的地方课题”,还要如黄燕燕部长般把反对山埃采金的村民都归类为“被反对党利用的无知村民”。

岂料后来事情越闹越大,关注的人越来越多,马华领袖们的应对方式也被动地随着改变。村民早在三年前就投诉面对各种身体不适的状况,怀疑是受到山埃采金厂的影响。卫生部先是否认,后来受到施压之下才派出官员前往当地进行口头式问诊,结论是“没有问题”。

直到早前非政府组织动员到当地进行挨户调查,并公布大部分受访村民皆面对不同程度的健康问题的数据时,卫生部才再度派人前往调查,始得出30巴仙当地民众面对皮肤问题的调查结果。

村民们期望马华领袖讨了选票,也要为他们出头办事。可惜后者和政府机构都像一块四方木,人民踢一下,它才动一下。可以想像,要不是村民和各非政府组织的坚持不懈,政府还是会继续对村民们的健康状况“眼不见为净”。
 

对了,廖部长提议在矿厂缓冲区种花植树,我忘了提醒他,所谓的“缓冲区”其实只有区区一条马路,不懂可以种多少棵树?

13 comments:

Trevor said...

Moral of the story:

有人在朝好办事 = 不要把课题政治化

Anonymous said...

尿大人还好, 没有说把蛇放进去缓冲缓冲, 不然蛇都死!
想想 还是把熟悉的魔鬼放进去吧, 反正魔鬼死了, 还会"翻生" .

Anonymous said...

哇赛,果然是大智慧!

In English i define it as "revelation"


Pittbull

一介草夫 said...

大人物的意思是; 埋毒,不必怕,多种树,多吃水果蔬菜,就可以解毒了。难怪,每年可以这么容易制造这么多医生,国家有福啦!

Anonymous said...

缓冲区中你们只要做到 "见林不见树" 就可以了.

凌国文 said...

晚间新闻,记者向廖中莱问起有关山埃采金的课题,廖大部长涨红了​脸连讲四句:“大选要到了!大选要到了!你知道大选要到了!。。​。大选要到了!”

所以我一向都说,我从来不曾怀疑阿莱的智商。

凌国文 said...

阿莱应该是看了我这篇《卫生部长教我们种花植树抗山埃》,所以今天特别在他的面子书发出“郑重声明”,澄清是村民向他提议种树的!

我公开询问老家的乡亲父老们,是谁向人家阿莱建议种树的?我们劳勿从榴莲树、橡胶树、红毛丹树到椰树,什么树没有?怎敢劳烦人家阿莱部长来种树!

Anonymous said...

我对这为部长的水准无言以对。

Anonymous said...

眞是無聊部長。

睿 said...

我一看到這 WWW15 的臉刊登在任何版面上,都會有種快要 ’抓狂‘的感覺, 想要大聲的喊叫 ’不要看他的臉’!

這樣的 ‘料’ 會被選為副總會長已夠奇怪,還當上衛生部長,太恐怖了!

Truthful said...

Correction not vice president but deputy president NO 2 in MCA.

Anonymous said...

只有,水,没有,准,的 初生不长

大马贱民

阿辉 said...

种番薯比较适合,况且,马华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