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9, 2012

世界级黑钱帝国


全球金融诚信报告的公布,让马来西亚再一次以不光彩的原因扬名世界舞台。

该报告指出,大马在2010年流出国外的黑钱高达643亿美元,或相等于将近2000亿令吉!凭着这个惊人的数字,一个马来西亚以小国寡民的先天劣势,凭着后天努力击败一众大国,荣登黑钱外流榜全球第二名,只屈居中国之后。

2000亿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概念?
 
做个比较,马来西亚中央政府在2010年的全年总收入是1490亿令吉,流出国外的2000亿黑钱相等于我国政府全年总收入的1.3倍。
 
同一年,中央政府全年总开销为1516亿令吉,2000亿令吉的黑钱足以让中央政府支付一整年的开销(包括让官员豪购比市价贵28倍的望远镜)之后,还剩484亿令吉的盈余。

我们都在为了马来西亚那5730亿的国债而提心吊胆,可是,但凭我国在20012010年外流黑钱总额的8714亿令吉,已足以让我们还清累积数十年的国债之余,还会有将近300亿的盈余让官员继续豪购更多的望远镜和投资更多的豪华养牛公寓。

10年来非法流出国外的8714亿令吉黑钱,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有关报告指出,这些流向避税天堂及西方银行的黑钱,源自于各国非法交易活动,如贪污、犯罪、以及逃税的行为。

天文数字的黑钱外流,可以从两方面侧视政府的监管 不力。

首先,惊人的黑钱数额,直接反映出我国地下交易及犯罪活动的猖獗。简单的因果逻辑,如果我国的黑市经济受到执法单位有效的监管和遏制,黑钱根本无法产生。一年将近2000亿的黑钱,比政府自己给自己打分的执法单位KPI更能反映出政府在打击犯罪活动上的“转型”效果

再来,黑钱外流的款额之大,也折射出我国政府对金融体制的监管疏漏。监管不力也罢了,最怕是有人还监守自盗。早在2009年,森州大臣莫哈末哈山就曾被揭发透过一家已被吊销执照的钱币兑换商非法汇款1000万令吉到伦敦。这笔巨款从哪而来、收款人到底是谁、森州大臣为何要透过这种管道汇钱?当事人从未解释,执法单位似乎也没有兴趣追查。

10年来8714亿令吉的黑钱外流,对一个像我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的打击是沉重的。经济发展的规律离不开金钱在市场的流动量,而每年外流的黑钱,等同于在我国经济开一个窟窿,让它常年失血。

副财政部长林祥才被记者问及此事,毫无惊喜地给于一贯的官腔回应:“我不愿评论。国行会调查。”问题是,每一次面对黑钱外流的数据报告,都是“国行会调查”,国行到底调查到什么?应对措施是什么?应对效果是否达标?

这些问题的答案,就如那8714亿外流的黑钱一样,不懂从哪而来、不懂往哪而去?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个个白拿薪水,混日子。

moot said...

哈哈哈哈, 怎么没有媒体去问那个“被很多机构褒奖”的国家银行主席?

Michael Lee said...

污桶贪污吃钱的事,副部长林圆外岂敢对污桶过问 ?“高调问政”的马华部长,我们能期望他们吗?

一针 said...

问问那个“为何不吃米糜” 的秃头曹部长吧?
他checked过了,不过可能报小数罢了。
林圆外忙着选选区呢。。。。不得空。

-一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