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5, 2008

当华社全职保镖


大马华人救星、百万政党最高领导人黄家定先生高风亮节,卸下“房”事部长,不管“房”事之后,转当全职国会议员为民请命。


黄先生如获重生地表示:“不当部长之后,我享有更大发言空间,可以毫无顾忌地为华族同胞争取权益!”
黄先生日前还表示:“我在国会建议政府公平对待所有考获9个A或以上佳绩的各族学生,让他们获得升学奖金,政府便宣布将通过公共服务局提供奖励金给所有在2007年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中,考获9个A或以上佳绩的学生,且不分种族!”


黄先生的言论向大家说明2点:

1. 马华部长原来一向没有足够发言空间,甚至言不由衷(就算这个部长是堂堂马华总会长),
之前说什么在内阁“内部协商”原来是废话一通

2. 不当部长之后,在国会讲两句就可以争取到以往在内阁“协商”所无法取得的成果,什么
有人在朝好办事”也是废话一通


既然黄先生认为当全职国会议员好过当部长,我衷心向马华公会百万党员建议:


1. 从此以后不需要再为了区区4个部长职而争个头崩额裂,六亲不认,反正不当部长更加长空任鸟飞。

2. 从此以后规定马华公会总会长不要再当部长,好向黄先生看齐,全职在国会当华社的全职保
镖。


马华公会,不唱低调,改唱高调。

1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黃先生現在可說是豬八戒照鏡...
是時候學學拿督翁詩傑何謂为民请命了...
he is d only MCA ppl tat i respect... ^_^

<++<

凌国文 said...

为民请命?哈哈!

老翁现在忙着上位啦!

lkf said...

--从此以后规定马华公会总会长不要再当部长,好向黄先生看齐,全职在国会当华社的全职保镖。
好建议。

Robert Lua Khang Wei said...

老翁不简单!目前已经成为一方霸主。

xiaoling_mok said...

我爱我国家 - 马来西亚。
我更爱我的家,因为我家就在沙登。
308之好,我终於明白了,我不能没有它 - 线制。
沙登人万岁!!!
住在沙登的人更万岁!!!

xiaoling_mok said...

我爱我国家 - 马来西亚。
我更爱我的家,因为我家就在沙登。
308之好,我终於明白了,我不能没有它 - "两"线制。
沙登人万岁!!!
住在沙登的人更万岁!!!

wei said...

哈哈哈,说的好!

其实,老黄是时候引退了! 可惜呀,他好学不学,学他的师傅老林。

马华,马华, 几时才能站起来, 还是永远是奴才?

Anonymous said...

Tee,

感觉上凌国文有些时候也会只为反对而反对,不如郑丁贤..比较中肯,较令人深思.
我们不应该太早全力倾向反对党,不然大马会是另一个台湾!

Anonymous said...

Tee 再写..

如果翁诗傑可以和贪婪官职画上同等符号,那凌国文就是反对党的投机份子!

凌国文 said...

Tee
1. 批评执政党就等于“全力倾向反对党”?如此看事情未免过于简单二元化了。

2. 我和你一样担心大马成为另一个台湾,若有看过小弟前阵子的拙文《该不该相信安华?》,就知道我也和你一样认为领袖不可靠,可靠的是健全的两线制。

3. 欢迎赐教我哪一篇文章是“只为反对而反对”?小弟自认连丁贤兄的膝盖都比不上,但是,请指出我有哪一篇时评是无的放矢,好让我检讨改进。至于无法让你深思,只能说声非常抱歉,我满足不到你的思想深度。

4. 欢迎指出我如何是“反对党的投机分子”,否则你也似乎“只为指责而指责”哦!

5. 翁诗杰想当官有错吗?不当官怎么为民请命?为什么非得硬套“贪婪”这两个字呢?

6. 我乃一介草民,哪来资格和YB翁相提并论?所以,无需为了合理化翁诗杰的官职,硬为我送上“反对党的投机分子”这顶巨帽。

7. 谢谢浏览,多多赐教。

凌国文 said...

Tee

再补充:

你似乎很欣赏翁诗杰,事实上,也只有翁诗杰的形象能为马华漂白;但如你所说:“不要太早全力倾向反对党”,同样的,我们也“不要太早全力倾向任何一位领袖”,管他是执政党或反对党。

民主制度的基本价值,正是建立在对领袖的不信任之上。不然要监督来干嘛?要制衡来干嘛?要政党轮替来干嘛?

别为了反对而反对;更别为了支持而支持。

不是很有深度的看法,莫见笑。

臭虫 said...

小弟自认连丁贤兄的膝盖都比不上
aiyo,这句很够力...

凌兄果然是辩论高手...

子伦 said...

呵呵...少有不一样的意见哦...
翁先生是俺家国会选区的代表
坦白说,翁先生个人是比较敢怒敢言(也要看是什么课题,因为所谓具批判性的言论如果只敢在华文媒体露面的话,那么廖先生也是敢怒敢言)

而我个人对翁先生到底有多大的作为有所保留
Tee兄如果有看过翁先生面对群众提问的尴尬场合,也会明白何谓“当家不当权”

凌国文 said...

臭虫,

这无关辩论高明与否的问题,只是摆事实,讲道理。

我欢迎任何形式的交流;可是对于没有根据的指责,我肯定会反驳到底。

Tee,

怎么样?你想到了如何论证我是“反对党的投机分子”了吗?

想不到也没关系,下一次发出任何指责之前先想清楚就好了。

怡 said...

你是一个文宣战高手。笔和嘴一样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