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9, 2008

荒唐人,荒唐事,荒唐党

我其实劝告过自己别再写马华公会了,不然人家又要说我“为反对而反对”了。

然而事与愿违,有些东西不写出来,会引发内分泌失调。

黄家定“统治”下的马华公会,大选过后,继续荒唐本色:

1. 堂堂正正的黄家定先生成立一个真实的3人小组来调查传说中的3人小组。3人小组的调查报告将呈交会长理事会来决定进一步行动。黄先生本身是被调查者,同时又是会长理事会成员。你有看过:被审问的嫌犯,同时兼任陪审团成员这种荒唐把戏吗?

2. 喜欢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廖仲莱先生,一幅“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地指示马青仔向警方举报自党前副总会长蔡CD,指蔡CD影射他涉嫌偷看蔡CD的屁股。廖先生在蔡CD拒绝道歉后,很有气度地说:“CD道不道歉都没关系,反正CD案件现已交由警方调查!”可是,蔡CD的案件,不是一早就由警方调查着吗?

3. 大选前,行动党戏称马华是巫统保镖,惹得熟读弟子规的黄家定先生大动肝火地“宣布”:马华和巫统平起平坐,马华是华社的保镖
大选后,傻子医生林敬益突然又讲傻话:“国阵其余13个成员党,在国阵内像乞丐!
之前说要敢说敢当,不再低调的黄家定,被人公开称为“乞丐”后,突然又恢复低调作风 ,沉默是金。
被称为“保镖”就马上发火;被称为“乞丐”却若无其事,莫非黄先生“做惯乞儿懒做官”?宁愿做乞丐,都不要做保镖?

我从不否定马华公会在我国建国史上的贡献,马华公会之所以会遭遇前所未有的重挫,黄家定必须负上最大责任!

别跟我说什么“受巫统少数极端份子的连累”,如果你当初可以稳守立场,不亢不卑,巫统会越踩越过吗?

别跟我说什么“内部协商”,应该协商的没有人阻止你去协商,可是当极端份子高喊“华人趁火打劫”,当巫青团长高举马来短剑的时候,你还协什么商?你不敢出声就好了,还要人家派几粒糖果你就如见到再生父母般抱着他感激不尽,忘了那家伙几个月前才因举剑而成为华社公敌呐!

别跟我说什么“打造健康政治文化”,先问一问自己,大选有份代表你马华上阵的“吃喝玩乐”林公子如何体现你的“健康政治文化”?

别跟我说什么“终身学习”协助华社提高竞争力,如果真要加强我们华裔子弟的竞争优势,叫林公子连同党内的许多商业奇才开班授课“如何在40岁前堂堂正正清清白白成为亿万富豪”我第一个报名参加!

如此领袖,如此政党,竟然还有饱读诗书的青年才子声称“受到总会长打造健康政治文化的号召”而入党!

荒唐人,荒唐事,荒唐党,莫甚于此。

3 comments:

野兽修行 said...

最后第二句几够力下

凌国文 said...

有碗说碗,有碟说碟而已。

憋疯[BearFoong] said...

真的几够力一下。

不过千万不要对号入座,不要对号入座。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