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 2008

国阵重新出发,你相信吗?


当巫统霹雳州州议员在州议会发表:“看到蛇和印度人,我们要打印度人!”;

当巫统槟州升旗山区部主席质疑:“华人只是寄居者,怎能要求平等待遇?”;

当国阵在峇东埔补选将他们精心设计以非马来人占多数的“影子内阁”名单称为“内阁”的时候,我们要以什么理由相信,国阵在308政啸后,真的有改革的决心?

国阵在第12届大选遭遇前所未有的重挫,原因有很多,而其中最主要的两项致命伤,则非种族政治肆虐与巫统一党独霸莫属。

虽然国阵衮衮诸公曾多次公开表示会检讨革新,重新出发,可是讲的和做的却是两回事!

民联在大选后提出“人民主权”,强调各族平等;马华公会堂堂正正的总会长马上发挥一贯拾人牙慧的本事,也高喊“全民共治,各族分享”,一些平时少看报纸的马华党员还以为这是他们老总又一充满前瞻性的创新思想。

谁料口号都还未练熟,一听到巫统想要利诱回教党共组“马来轴心政权”,马青总团长便急着高囔号召 “华人大团结”。事实上,马来同胞不屑马来轴心政权,华人也没有兴趣搞什么华人大团结;反之,这么一来一往,却暴露出国阵“种族至上”的党性难移;劣根难除。

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公然将我国华人贬为“寄居者”,当时齐聚峇东埔补选的马华一众精英领袖偏偏听而不闻,仍旧天天为巫统候选人陪跑陪站陪坐陪笑;直到补选过后回到首都,才突然如梦初醒,由一班马青仔在自家门口发动签名运动,联同马青的公开信和备忘录呈上给马青总团长,再由马青总团长转交给巫统最高理事会,“要求”阿末依斯迈道歉并收回言论。

这是马青的行动,那么中央领袖呢?向来敢怒敢言、号称马华最后良心的翁诗杰,难得在集中讨论蔡细历床事的百忙中抽空评论,这位马华未来总会长人选如是说:“这只是个别领袖的言论,不代表巫统领导层的立场。”

看清楚了,这就是华社的保镖!按照这个逻辑,“种族输赢论” 、“华人趁火打劫” 、“看到蛇和印度人,我们要打印度人!” 、“民联执政会猪化马来西亚,因为他们会大养其猪!” 、“不喜欢就滚回去唐山!”。。。这些都只是个别人士的言论,就连举剑其实也是个人行为,我们实在不应为此大动肝火,免得伤害与巫统得来不易的昆仲之情。

民政党一姐不是“替基层传话”警告“如果巫统继续操弄种族政治,民政将退出国阵”吗?现在人家就是在你的地头敢敢玩给你看,民政要不要重视基层的意愿?抑或继续以大局为重?身为国阵槟州主席的许子根,面对人家在自家后院放火,要不要以行动证明自己“不是巫统幕后操纵的傀儡”?

当然,马华和民政都有个别领袖要求巫统严惩这位升旗山区部主席。可是巫统的立场是什么?巫统主席阿都拉在国庆日前夕表示:“已经告诉阿末依斯迈,避免发表偏激言论。”听清楚了,是“告诉”,不是“警告”,更不是“严惩”!

这就是巫统痛定思痛,决心抛弃种族政治的表现吗?遭遇了308全国大选、826峇东埔补选的双重打击后,巫统依然是“以不变应万变”。巫统不变,与巫统“平起平坐”的马华和民政能够怎样?

你还要相信国阵可以“重新出发”吗?

4 comments:

whyhow said...

人家霹雳巫青团说:要公平对待各族的教育发展,你实在估他不到。。。哈哈哈。。。

minileong said...

馬華民政沒求啦
之前民政陳蓮花說要拉大隊退出國陣時
妳的老板不是說千萬尺可以退出
要不然沒有官位淪為蚊子黨
都什麼時候了還在乎官位
豈有此理!

我是店主不是咖啡 said...

我相信国阵会在瓦解后,
重新出发...
期待ing..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国阵天天都在重新出发,
这是大家都看得到的。。。。

他原本站在马来民族短剑时代,
到后来比较文明了,
就站在口子里出政权,到处宣扬自己的民族主义,伤害他人的族群。。。

现在的国阵已经有改过了,
他们醒悟了,
他们了解

君子动口,不动剑

所以就有阿末的寄居论出现。。。

难道你看不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