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8, 2008

猎人的陷阱?


从一开始的不屑,到后来的不解,我现在开始感到不安

“华人寄居轮”的雪球越滚越大,愤怒的火焰越烧越烈,局势的发展越来越失控。本以为副首相那句越俎代苞的“道歉”可以平息争议,谁料那只是风暴的前夕。

阿末依斯迈现身后的两场记者会,一场比一场升温。第一场,将矛头对向媒体,斥责媒体恶意渲染,有者还高喊:“将记者拖去枪毙!”;第二场,干脆把枪口对准华社,警告我国华人“别像美国犹太人一样,在掌控经济之余,还想得寸进尺控制政治”!

现场有人如着了魔般爬上椅子拆除挂在墙上的许子根肖像将之当众撕裂,同时怒吼:“马来人万岁!” 、有人高喊:“我也懂马来武术!”,当然,肯定少不了经典的“513”。

身为文明人,我早已懒得驳斥这些不应存在于文明社会的言论及举动。我担心的是,如此高调的反击,是否获得幕后黑手的“祝福”?如此肆无忌惮的撒野,是不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一旦被呛声者沉不住气以牙还牙,会不会正中设陷者下怀?内安法令,会不会是隐藏在陷阱内的利刃?

916的逼近,会不会让某一方不惜一切代价 – 包括社会的稳定 – 来挫败这项企图?
多元主义与种族主义的抗战,已进入决裂的阶段。涉事者在玩着一场危险的游戏;我们在看着一场危险的角力;国家正逐步坠入一个危险的深渊。

被忽略和遗忘的,是今年国庆的主题:团结是成功的基石

1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当官的却像个恐怖分子,真的要如此激烈的言论,把所有他口中所谓的"寄居者"赶
走了才收口吗?
可悲。。。

<++<

Anonymous said...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9305

<++<

吵吵的秀芬 said...

嗯,阿末在这几天的言论及他的支持者在记者会上的举动,确实令我感到有点不安及恐慌。我在担心假设政治人物继续深化各族之间的偏见与误解,大马会不会爆发类似印尼的排华事件。当政治人物不断发表煽动性言论,支持者也日益偏激,我真的不得不怎么想。

传俊 said...

无论道歉与否,最大的赢家还是巫统,最终的胜利还是归于国阵,最大的受害者还是人民。

最简单而言,这个闹剧印证了种族政治的市场仍然存在,只要轻易地玩弄种族议题,总是可以掀起必政治海啸更高的浪潮,无论政治海啸的浪多高,摧毁力多大,仍然输给一个种族议题掀起的风浪。这也是为何我们会看到那么多的演员加入这个闹剧中一起把这部戏表演给大家看。没人看的戏是演不下去的,如果今天那条水说了一句话,我们把这些言论当作是疯子在说疯话,我告诉你,这部闹剧就没有人愿意买票入席观赏,更不会吸引那么多有的没的配角或临时演员参与演出。

我们一直说我们不要种族政治,却特别容易被种族议题煽动我们的情绪,这种矛盾的心理,并无助于我们告别种族政治,反而是让我们一直往种族主义这棵盘根许久的老树上施肥浇水,让它更根深蒂固,就算大海啸或者台风龙卷风都无法将它连根拔起。


************
上文是我最近写的一篇文字中的一段话。。。


初来乍到。。。

传俊(那天理大辩手)

Anonymous said...

国民精神,有我们的参与。也是我们的联盟阵线!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LdvB3T9YIk
http://www.youtube.com/iMalaysian

thepplway said...

国文加油,那天看你在《你怎么说》讲得很好。我还在主持人的博客写你讲得很有动感。
然后我也马上在博客上写了国庆日的反思还刊载在《当今大马》

欢迎大家点击交流。

阿末的课题我写了几篇
其中有一篇阿末和那些阿末们。。我相当满意
很有一篇阿末门
果然不幸言中,国阵政府没有处理好阿末和那些阿末们所以导致阿末门。

凌国文 said...

传俊,

我认得你。你们是一支很出色的队伍,肯定会有一番作为。国内辩坛,理大向来是北方老大,还是历史悠久的老牌劲旅,期待与你们有更多交流。

thepplway,

过誉了。拜访过您的部落,欢迎多多赐教。

thepplway said...

谢谢交流,我们继续互访,我想在近期内办一个超越族群和国籍的博客联盟大家以知性交流,对话。讨论生活,分享资讯,探讨思想,思考政治。

呵呵在你这起稿了,不好意思。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种族政治的根一天没有铲除,每一天都有猎人的陷阱。。。。

种族政治已经是一个很严重的毒瘤,
甚至是国家团结的致命伤。。。

B@dman said...

华人是不是应该更加投入政治以期获得公平对待呢?政治能影响教育进而改变友族的狭隘思维。其实,阿末的思维与其文化及教育背景息息相关。我们只能期盼下一代马来同胞能认同华人在国家发展所带来的贡献。这似乎应该编入历史教科书吧?

thepplway said...

当我们检讨华社对历史对政治的反思的时候是否我们可以对过去的历史人物展开质疑与批判?

如陈祯禄还有叶亚来等?

欢迎大家到我博客继续探讨。

必须说明我不是哗众取宠,我是总结数十年对政治对人文对历史的认知里我们是否缺乏一种真正的负责任的批判精神?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白色恐怖已经来临了,
报导“寄居论”的星洲日报记者今天被内安法令拘捕了!!

大家一定要对抗强权,
抗议白色恐怖!!

讲错的人没有事,
写对的人竟然被捉!!

凌国文 said...

是可忍,孰不可忍???

来吧!!!

将所有不听话的记者和部落客都逮捕吧!!!

看是你们逮捕异议分子的速度快些,

还是你们被颠覆的速度快些?

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