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2, 2008

卡维斯难为了马华


人民进步党在退出国阵之前(倘若卡维斯遵守诺言),送了一个烫手山芋给马华公会当告别礼物。

卡维斯在上个月的人民进步党青年团与妇女组代表大会开幕仪式致词时恫言,若政府不废除或实际地修改内安法令,该党将会在来届大选前退出国阵。对于在308之后早已输无可输的人民进步党,此番言论来得并不出奇,甚至可能是该党所能博取的最后掌声。

在党选时将“敢怒敢言”喊得震天价响的马华公会,岂能落于人后?该党总部发言人王乃志于卡维斯发言的翌日,马上发表认同卡维斯要求政府修改内安法令的立场,并重申国阵政府必须检讨及修改不合时宜的内安法令条文,以防止有关法令被掌权者滥用。王乃志更进一步保证:“马华肯定将在国阵内部,包括在内阁继续推动修改内安法令的努力!

该呛声的呛声了,该支持的也支持了,那掌握修改或废除内安法令实权的首相阿都拉(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巫统权力核心集团)的立场是什么?

趁着日前国阵最高理事会的召开,首相兼国阵主席阿都拉,清清楚楚地表达了他的立场:“内安法令不会被修改,更不会被废除!人民进步党要走就走吧!”这是好好先生阿都拉少有的强硬言论,但是我们可以理解,今时今日的他,只是代为传达巫统实权集团立场的传话人而已。

如果可以预知实权集团对卡维斯言论的反应,不晓得当日马华公会还会不会急着认同卡维斯的立场?人民进步党会否退出国阵,在乎的人应该不多了;倒是认同卡维斯修改(不是废除)内安法令立场的马华,我们还在等着它针对阿都拉“不修不废”立场的回应。

早前林吉祥讽刺马华虽然在代表大会通过了重新检讨内安法令的议案,但却不敢联署要求国会优先辩论(只是辩论,不需马上表明立场)检讨和废除该项钳制民主与法治精神的恶法,只敢“自己讲,自己爽”。不做强权应声虫的马青总团长魏家祥马上反驳,声称马华“自己有解决问题的途径”。

众所周知,魏总团长这个所谓“解决问题的途径”并非什么秘密武器,不过是重操让马华在308兵败如山倒的“内部协商”老本行。马华身为中央第二大执政党,它绝对有权利选择自己认为正确的“解决问题的途径”,而内部协商也没什么不好,重点是有没有成效?或退一步地问,有没有进行?

所谓内部协商,无非是通过内阁。那么马华公会总会长兼交通部长翁诗杰,能不能向大家交待,他是否有在内阁会议中提出马华全国代表大会通过的重新检讨内安法令的议案?

不过,我们知道翁诗杰通常会说他“不用向全世界说明”,所以我们不妨做出正反两面的假设:如果没有的话,这就应证了马华“凡事敢怒敢言,只限内部发言”的惯性窝囊;如果有的话,现在巫统主席的一句“不修改,不废除,要走就走!”,正好突显了马华数十年来“当家不当权”的传统窘境。

以前不清楚人民要的是什么,是一个悲哀;现在清楚知道人民要的是什么,却有心无力,是双重的悲哀!

本来嘛,“内部协商”向来是大家(巫统豁免)“体面下台,容易交待”的“国阵精神”,数十年来早已驾轻就熟默契十足,谁料这次给卡维斯临别秋波闹一闹,竟连好好先生的脸皮都撕破了,这下该如何收拾残局呢?马华还要如何贯彻始终其“修改内安法令”的立场呢?会不会法令还未被修改,自己的立场先被修改呢?

所以我说,廖中莱先别急着为马华争取什么国阵署理主席宝座,黄燕燕可以搁置苦思如何绑住丈夫的心同时又原谅丈夫出外偷腥,周美芬也先别担心马青仔招收女团员抢市场,蔡细历更要暂停24小时监督卫生部和交通部政策,江作汉陈国煌。。。呃,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他们在忙什么。。。总之就是要同心协力帮忙魏家祥想出一个锦囊妙计,如何通过“自己有解决问题的途径”解决这次的问题?

至于新任马华总会长翁诗杰,要为马华公会打造新格局,创造新价值,摆在眼前的就是最好的机会了!怕只怕有人现在才突然醒悟:原来这个位子真的不好坐啊!

4 comments:

高老饕 said...

原来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传了给凌!
左一掌,右一掌,不亦乐呼!
也许,坚守阿二本份,就是他们在国陣内的立场!
这也算是一种坚持?

叶蓓怡 said...

这也不能全怪他口是心非~
再益一句内安法令应该被废除过后就"突然间"离职,杀一儆百,谁敢坦白?

有异议的都是必须炒的鱿鱼。

ysxx said...

where are you?

Ling Shin 宁馨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