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5, 2008

要两线制,不要“两限制”!

八十年代末被提出的我国政治两线制愿景,随着在野阵线于今年308大选所取得的突破性战绩,似乎柳暗花明又一村。

民间乐观一派认为,两线制这本来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已成雏形,开花结果乃水到渠成;保守派则认为,国阵目前在国会所占有63.1巴仙席位(140席)的优势,放诸世界上任何民主国家的标准而言,仍是强势政府,两线制言之尚早。

我趋于认同后者的看法。只有当我国中央政权出现首次政党轮替之后,两线制才算成型。然而,在“916变天”的狂飙情绪冷却下来之后,当巫统提早完成了权力转移并逐渐整合之际,308之后才结盟成立的民联,其执政中央之梦会否进入梦醒时分了?

真正的两线制尚是暗流汹涌,然而,最近数个月来的时局发展,却显现另一个非民所愿的两线制已经粉墨登场。这是一个由“马来主权”对垒“回教国”所形成的朝野两线各有限制的“两线(限)制”

国阵与民联在形成互相监督及互相竞争的两线制之前,“马来主权”与“回教国”先成为了两大阵营互相紧抓的痛脚,兼互相攻击的软肋。



极端的种族主义言行(举剑、种族输赢论等)是在本届大选压垮国阵的其中一根稻草。峇东埔补选期间爆发的“寄居论”及后续的撕裂民政党主席许子根肖像等失控情况,以及马华署理总会长蔡细历公开反对“马来主权论”之后被四方声讨的事件,皆无法让人信服国阵(主要是巫统)在遭遇308重挫后有“摆脱种族政治,各族共享权力”的决心。

在非马来人选票大量流失(短期内也没有回流的迹象)的困境下,为了稳定其马来选票基本盘,巫统已顾不得国阵其它附庸党的难堪,不得不紧抓其“马来主权”的论述,。在“马来主权”的衬托下,民联所提出的“人民主权”正好轻易地让有关三党取得政治论述上的制高点。

国阵附庸党如马华及民政之流,虽然在各自的党代表大会中通过重新检讨内安法令的议案,尝试赢回民心及粉刷自己当家不当权的窘境,却在首相兼巫统主席一句“不会修改,更不会废除内安法令,不认同的要走就走吧!”之后噤若寒蝉,仿佛什么也未发生过,林敬益对马华民政“在国阵当了半个世纪乞丐”的评语再获铁证。相比之下,民联三党目前的权力共享模式更能达到选民不愿一党独大的期望。






然而,民联也不是一帆风顺。悬而未决的“回教国”课题,从308之后三党共组联合州政府开始,便周而复始地成为国阵攻击的缺口。最近回教国与回教刑法的课题,再度因回教党副主席胡桑慕沙在一场辩论中被巫青团副团长凯里逼出来的一句“回教党执政中央将实行回教法”而成为焦点。

受了一肚子气的国阵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反击的良机,玩起最拿手的“两面把戏”:由马华一贯攻击行动党“为虎作伥”,该党妇女组主席周美芬更发文告要求民联精神领袖安华表明对回教国的立场;与此同时,巫统则通过其掌控的官方喉舌向马来社群灌输“回教国只是回教党用以骗取选票的谎言,现在已经向行动党及非回教徒低头”的论述。

其实安华早在2004年大马律师公会的一场座谈会上表明成立回教国不在其议程之内,民联三党领袖也曾在民联宣布成立当天表示“回教国已不是一项课题”。然而,现实情况显然不如几位党魁所描述般的云淡风轻。

“回教国”乃回教党不会,也不能放弃的基本盘;“回教国”也是走世俗路线的公正党及行动党所不可能接受的体制;而回教党更是民联三足鼎立所不能或缺的其中一足。 这个矛盾,可不是普通的小裂缝,倘若三党无法妥善达至共识,一劳永逸地解决这项内部矛盾,难保民联这尚未稳固的联盟不会重蹈当年替阵解体的覆辙。

若说“马来主权论”以及为此论述撑腰的巫统一党独霸,是国阵改革路上一座不可攀越的高山;那么,“回教国”则是民联迈向执政中央路上一颗随时引爆的计时炸弹。

308之后,民间普遍上对两线制翘首以待,可是,会不会转了一个大圈,结果又回到两个烂苹果选一个的格局?2009年,拜托朝野都要争气,我们要的是两线制,不是两“限制”。



5 comments:

thepplway said...

其实面对回教国与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等,应该有几个方案:

1.内部协商,但是毕竟行动党还是太反对党,这方法目前看来不行

2.各自表述,但是不能离开共识,比如宪政是最高基础。

3.教育群众明白民主的意义不是要一言堂,应该尊重不同的意见,同时不能失去独立思考。
这方法比较慢,但是如果成型将是无赖政党的天敌。

Anonymous said...

回教国有什么不好?就只是没猪肉罢了!

Robert Lua Khang Wei said...

霹雳州“民主”行动党老大倪可汉夹着拥有的多数州议席向州务大臣施压,要他按住务边五新村的村长选举。

http://robertlkw2.blogspot.com/2008/12/blog-post_27.html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国文兄太乐观了,烂苹果似乎不是两颗,而是两堆...

凌国文 said...

波力,Robert,

我们同在泥沼中共舞,不懂谁先抬头看到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