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4, 2008

他懂不懂自己在讲什么???

翁诗杰被誉为马华第一才子,观其喜好舞文弄墨及咬文嚼字的品性,确有几番才子之相。

翁才子尚未成翁总之前,所写的文章十篇当中也确有两三篇是铿锵有力的(其余七八篇乃抒发个人怀才不遇,或描述自己出淤泥而不然之类的)。我家的书橱还放着一本《诗情杰语》及N年前的那本《射雕人语》。

当然,这是在翁总成为翁总之前。

在翁总成为翁总之后,除了枪口对内一酸再酸、一防再防自己的副手蔡细历之外,还做过什么好事,说过哪句好话?

蔡细历发表反对马来主权的言论,这不正是你马华还有翁诗杰的立场吗?干嘛还要讲什么“这只是他本身的立场”这种鸟话?
结果早上讲完发现不妥,傍晚又反口讲什么“欣慰他认同我的立场。”
可是“这并不代表是马华的立场”。。。


到底在讲什么?你们究竟有几个立场?????

咸鱼翻生的副总秘书陆垠佑还怕不够乱水,还要插上一句“蔡细历蓄意混淆翁诗杰与党的基本立场,即严加抗拒任何形式的种族支配权和霸权主义”。

可是翁诗杰自己不是说蔡细历认同他的立场吗???

你们到底在讲什么?????

继早前的“我要向全体党员道歉,因为我没有得到足够的空间,无法为党作出更多贡献”之后,我们再看看蔡医生这次如何回应:

如果我的马来主权论让总会长及副总秘书难做人,我愿意向他俩道歉。”

两个回合的反击,干脆利落,老练辛辣。高手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反观堂堂总会长,目光如豆、心胸狭隘、前言不对后语,跟以前自己笔下批判的虚伪政客渐行渐近。

55 comments:

thepplway said...

可惜看得明白的人比较少啊,是否如xiujuan所言:很多人学了辩论却不会辨论?

加油!

凌国文 said...

什么意思呢?不太明白。。。

thepplway said...

谁看得明白给我讲解,谢谢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94351

thepplway said...

我想意思是辩论不只是口才,还应该能够分辨是非的言行吧。

thepplway said...

这是原文:

thepplway,
我有到过你的部落格,只是没有留下过路费。我常看部落格,但没有留言的习惯。这次只是想鼓励国文,我想他在明志事件上,也许情绪上会有些波动吧。在这件事情上,我的“主观意见”与国文一样,所以只是想支持支持他。毕竟,我国的大专辩论员当中,没几个是真在“辨”论的。。辩论会早就不再为真理而辩,而是为胜败,立场而辩了,都赶着在吹吴先生风,哀哉哀哉。

凌国文 said...

我去看了,好像跟我这篇没什么关系吧。。。

我还以为你说看不明白我这一篇。。。

一头雾水。。。哈哈!

凌国文 said...

huh?

我照你的地址去看了一下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94351

那好像是张庆信的巨作。。。

和你上面那段文字有什么关系?

而且,你那段留言是谁写的?留给我的吗?

不明白。。。我头上的雾水越来越多了。。。哈哈!

thepplway said...

我是引用xiu juan 的留言,但是可能我表达不好,所以就把正文让你看了。

张庆信的巨作,你看得懂吗?

我是求真,所以看了你这文章:似有同感啊。

张的大作,一篇比一篇难懂,我感觉是很乱。

所以如果国文你能够看明白的话请转告我。

凌国文 said...

哦。。。

你是替xiujuan转告我是吗?

我事先又没有看过她的留言,也不懂你和YB张笔战,更不懂你就是“求真”,你老兄(抱歉,不懂您的性别)无端端来一句“可惜看的明白的人比较少”让我丈八金刚摸不着脑,哈哈!

你俩放心,我又不是愤青,这件小事岂会让我“情绪波动”那么严重?

情绪波动的应该是恼羞成怒的那位吧!

至于YB张的巨作,你应该去请教他那位枪手,你懂是谁吗?好像姓陈的,哈哈。。。

thepplway said...

枪手,消息准不准啊?

我现在只喜欢曼城呢(呵呵把枪手踢翻了3-0哦)。那就是小孩了?

难怪小孩的一直觉得自己被管得不够捏!

呵呵~~愤青呀,没有啦,是透过新朋友的介绍更加的把写文章的你和现实中的你(她应该也是你辩论队的吧?)mix 一下~~~这样比较生活化一点嘛!

我们都是在虚拟网络中发表或写下自己所思所见,可能认识你的人会更明白你写作的动机啊。

好了,如果有枪手的资料麻烦给我email,和我的博客同名@gmail.com

凌国文 said...

huh? 我辩论队的?应该不是吧?

我也只是听路边社报道,再加上一些个人推敲,应该不中亦不远矣。。。枪手嫌疑犯确实还是“小孩子”,好像还在念着学院/大学。。。

林季 said...

你是指蔡细历的马来人霸权说吗?

“人民能接受马来人领导权,但不能再屈服于近乎霸权的“马来人支配权””

有些报章写马来主权,更或用马来人特权。

不过依据蔡细历的部落客有明显的不同。

其实,有报章说翁诗杰开始否定,后来改口支持,有着说前锋报的说法与华文报不同。

结果出现蔡讽刺翁的说法,再者仔细研读前锋报的确出现断章取义。

而依据领国资政也曾抨击该报过于断章取义的做法。

而警方若依据该报的报道,诚然蔡有煽动之嫌疑。

但依据话在于讲稿及听众的解读,我想谁是谁非!翁诗杰的表现令华社一头雾水。

你这样的形容不过分,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不正确的回答,蔡细历的文章是部落客可以轻易找到的。

我个人并没有感到个中特别不妥当的部分。

http://drchua9.blogspot.com/

野兽修行 said...

应该说,蔡细厉太厉害了。都被翁诗杰以总会长的权利凌厉打压成这样了,还是能够在狭缝中出手,而且一出手,就逼得翁诗杰不知道该怎么招架才好。高人啊,高人。

Xiu Juan said...

我看了3遍你们的留言才明白过来。。。
一开始看到我的名字,还有一点吓着了,哈。

国文,
那是我给thepplway的回应,没有真要你看啦。明志的部落格内一片火药味,为了支持而支持的,为了反对而反对的。。我只是为我国华社青年的素质心痛了一下,有感而发。

thepplway said...

我的博客也求才若渴啊!

真希望大家可以热热闹闹的就事论事的分析和探讨问题。

就如明志的现象其实大家站在不同的角度看都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有失去了原创者的本意,大家可以看看独立新闻在线的黄洁媚的《黄明志boleh ke tak boleh?》其实还是有内容的。

我自己也尝试从巴洛克的精神来分析与评论明志的不智。请大家交流。

还有谢谢大家,刚刚回复了张庆信的《无赖神功升级版》。

凌国文 said...

林季,

翁总上任这将近两个月,我不但一头雾水,是全身都笼罩在雾水团内了!

野兽,

所以我才说他是“不像老二的老二”嘛!

Xiu Juan,
我希望你不是“为了支持而支持”啊,哈哈!
你是马大毕业生?辩论队的?

UNCLE BOO said...

翁诗杰之所以如此,有二大原因:

一、他还新,没有经验,若非308导致黄家定下台,几时轮到翁诗杰领导马华?

二、他喜欢让人说他不按牌理出牌,他以为他很酷,他以为不按牌理出牌很帅,超!超级帅!

凌国文 said...

Mr Bean也是不按牌理出牌的。

爱情魔cat said...

支持慕克力---Support Sekolah Satu Aliran

想想慕克力的言論,再想想黃明志所要表達的華校生困境,不管你是尊孔,中化,寬中,日新,國民型的鍾靈.請問有幾個會寫文章在UTUSAN,不說寫文章到馬來報,看馬來報也不看,我家老主人,小主人, 小主人的表哥表姐, 老主人的表哥表姐表妹表弟,從upsr,spm,lce, mce,stpm 90%馬來文都是最少credit,但個個都是邊緣人,馬來文都曾經好過,又如何.你們都不是主流.

大家明知英文,馬來文是那麼重要, 慕克力的言論在華人是taboo是禁忌,何苦!

慕克力的言論會讓華人被同化,有沒有想過,你被同化的同時,你也進入主流社會,你的後代才有機會.

何不讓市場去決定華文的需要,S.H.E.不是說大家衝著學華文嗎?華文不會沒落.

如此大馬才會出現obama,obama是"美國人"多過"黑人",培辛是"泰國人",是華人也不是華人, 泰國政治人物在選舉時也偶爾喜歡說自已是華人. 華校有存在的需要嗎?

>>>>>more>>>

凌国文 said...

爱情魔Cat,

只怕你放弃了华教,你也仍旧无法进入你渴望的“主流社会”,因为你不是回教徒;
就算你改信回教,你也仍旧无法进入你渴望的“主流社会”,因为你不是马来人。
在一部分马来人眼中,你还是个“有钱的华人头家”,“弱势”马来人还是必须享有特权。

看看印尼华侨吧,除了肤色之外,已经完全被同化了,为什么印尼还是会发生排华事件?

华人的困境,不是说放弃华教就能够解决的。

如果你担心的是华校生国英文不够好,我们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增强华校的国语和英语科目,而不是干脆把整个华教丢掉。

我在一家外资企业工作,我不觉得自己在“主流”之外。我这么说不是要否定独中生的困境,而是想论证,华教是可以被强化的,受华文教育的孩子是能够掌握多语的,问题只看我们要不要去强化华教不完善的部分。而不是将它连根拔起。

更何况,华教,不只是传授母语那么简单,还包括传承华族的文化思想,文化泉源,让我们知道自己从哪儿来,往哪儿去。我很庆幸自己受的是华文教育,让我认识自己的根。除非你认为这都不重要。

我不懂你有没有接触过印尼华侨。我时常接触。他们对失去本身真正“身份”的遗憾眼神,让我久久不能忘怀。

P.S.真诚交流,是不用扮猫叫的。我没养猫,听不懂猫语:)

爱情魔cat said...

TO: 凌国文

第一,我真的是一頭猫.

你說:“我在一家外资企业工作,我不觉得自己在“主流”之外。” …..华教是可以被强化的.

請問像你一樣成功的例子有幾個?

恕我唐突,你家有錢嗎?我是定義明志家是有錢的,因為還能到台灣讀書.

像明志家有錢的,都感受那辛苦,那些沒錢的呢?你命好,你是特例.

讓我們談一般的現象,像明志part3歌詞里的現象要如何加強.

>>>>>more>>>

凌国文 said...

好吧好吧。。。就当你不是人,是一只猫。

我知道你要谈一般现象,不谈特例。或许你没看清楚我的回应,或是我表达得不好,唯有再抄多一次:

“我这么说不是要否定独中生的困境,而是想论证,华教是可以被强化的,受华文教育的孩子是能够掌握多语的,问题只看我们要不要去强化华教不完善的部分。而不是将它连根拔起。”

你明白吗?我再再再重复多一次:

“我这么说不是要否定独中生的困境,而是想论证,华教是可以被强化的,受华文教育的孩子是能够掌握多语的,问题只看我们要不要去强化华教不完善的部分。而不是将它连根拔起。”

希望这次可以让你看得懂。

最后再补充,不要随便认定每一个成功例子都是命好,不成功都是命不好。我来自一个单亲家庭,父亲在我三岁时就去世了,母亲靠割树胶养家糊口,我念书靠的是奖学金。

凌国文 said...

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讲到好像有人逼你去念独中?你觉得独中限制了你的发展,就去念国中,或国民型中学啊。这是多一个选项,你自己不要选,总不能剥夺其他人选择的权力吧?

你写的这句:“獨中生,更慘,完全不讀也有.這如何知已知彼,如何戰,如何勝.”
就是我所讲的需要强化的“不完善的部分”啊。

至于文化传承重要与否的问题,那是个人价值取向,没什么好争辩的。

大师 said...

文仔,最近好像很多人都对你的言论,有非常多的想法哩。加油吧!

Ling Shin 宁馨 said...

呵呵,国文,没关系啦,议论多,证明你够红哦 :p

对于猫的言论,有些看法。马来文英文不好,不能怪华教独中,只能怪自己不够努力。有些"banana"的马来文英文也不好,而有些华校生独中生的马来文英文却很流利。

赞同国文说的不是成功的就等于命好,不成功就是命不好。世上大多富豪都是贫寒出身。那些整天怨声叹气,把自己的无能怪罪到别人身上,却不好好检讨自己的人,真可悲……

bdiao said...

非常感谢各位的真知灼见,华教的存在意义,时至今日,已经是毕业后的独中生心中一块不愿触碰的疙瘩。
也就在今天,我发现不能再当鸵鸟,一定得勇敢面对这片禁地。

凌先生说的极是:“华教是可以被强化的,受华文教育的孩子是能够掌握多语的”。
然而,实际上来做,真的有点难。

一种语言只要不是日常生活中时刻运用的,要达到精通的程度谈何容易?
独中生普遍英、国语程度不理想(不够好,差不多就是差劲了),只因缺乏练习的语境。
单单是提供和维持一个语言环境,就是一件让人绞尽脑汁的事。
而大家都知道,不管一个人能不能够掌握通用语言,天大地大,总有一个领域能够让此人生存,区别只在于竞争力的不足,造成可供选择的领域相对减少。

我无法代表其他独中生发言,因此只谈我的个人想法。
华语是华族的民族特色,换言之,华人不谙华文,等同丧失了一个民族的灵魂。
可是作为地球村的村民,我们必须与其他语言的使用者沟通。
而沟通的方式有三种,1、我们用对方的语言,2、对方用我们的语言,3、大家使用另外一个通用语。
显然,方案3是最佳选择,而这个通用语即为英语。
言及至此,只要掌握英语,几乎就能通畅全球,华语的重要性顿时受到强烈质疑。

因而我毕业后进入大学,就常常反诘:“既然英语足堪大用,华文教育还有什么存在价值?但是丢弃华文,犹如无根浮萍,还算什么人?做个香蕉人真不错,与世界衔接无碍的当儿,压根儿不会因自己的民族认知而给自己套民族枷锁。可是,细细一想,虽然英语不是第一语言,但只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假以时日,也能有一番作为。。。”
之后,广袤的思想沃土,蔓草荒芜,纠葛不清,无从下手。

黄明志很有勇气,他敢直接唱出来,我却是懦夫一个,仅仅掩耳盗铃,连矛与盾的碰撞声听来都胆战心惊。
要回答,终究太难。

然而,今天我在沉思后能够给予一个阶段性的答案——我不想被同化,无论多辛苦,请让我紧握华语不放。华教斗士在捍卫母语教育的同时,也传承了坚韧不拔的精神。我们理应继承华语,正如继承自强不息的意志。

至于华文教育在未来的生存意义,抱歉,请让我日出荷锄,一点点芟杂刈草还原处女地,日落后,仰望星辰,迎晚风,饮朝露,周而复始,用感觉,凭体会,哪怕花上十年、廿年,去参透一个无愧天地的正解。

或许,华教界甚至马来教育界去考察日本、法国等国家在母语教育与国际表现之间拿捏的经验。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

我第一次认识翁诗杰,在台上,他不谈政治,只谈他的写作生涯。
那一次,他说话利索,让我留下良好印象。
可惜几年下来,做回一个政治人物,他似乎很喜欢浪费胶卷,讲十句只有一个重点甚至没有重点的话。
我终于发现,就算是才子,说话的速度也会出卖自己,告诉别人自己并没毫无顾虑地将所有心底话和盘托出。
敢怒敢言是属于文学中的翁诗杰,不是翁总会长的。

問文 said...

好一句

你们究竟有几个立场?

爱情魔cat said...

To: 凌国文及各位留言的朋友

你還是沒談到如何强化….逼重就輕.

我所謂大部份,大現象,不是個案,我所謂的你"命好",是說你質量好,iq好,命生的好,但不是每個人iq好,或勤奮就可.你愛”假設”.

我再強調我真的是一頭猫.所以沒人逼我去念独中.猫不讀書的,我家兩位主人也不是獨中生.男主人20多年前的托福近600分,女主人剛考完是band5,小主人兩年前也是考band5. 我呢像明志,丘老師一樣讀聽寫都ok.

不過獨中生英文真的垠很差(大部份,社會也如此認為,事實好像也是如此).

差不要緊,可以用功.最慘是mindset,一中毒不能改.上述有人甚至不要學馬來文.

華教30~50年前所為是偉大的事,而且也是必要的,但時代不同了,要捍衛但不是非獨中不可.

我是鼓勵你們要學馬來文,學到比他們好,甚至在各領域,文學,地理,詩,歷史比他們強,讓他們服你,也讓人家看到你的誠意,是真的在這里居住,真的在這里建設,這是你的國家.

你們獨中教出來的(上面留言的幾個不知是不是獨中?),連我都想罵你們是penumpang.

所是你不明白人家捉你(記者)不捉他,因為他們普遍看你們華人是如此.

換個立場,換個思維,你看為“不公平”的東西,人家不覺得啊!

>>>>>more>>>

thepplway said...

cat,

既然你如此坚持看法,回头我给你开帖子讲讲我的看法~~

回头见。

凌国文 said...

大师,宁馨,

没有很多人啦,只有一只猫:)

凌国文 said...

爱情猫,

其实你不用一再强调自己不是人,是一头猫,不读书。这不重要。

总的来说来说,你的长篇大论有两个重点:
1) 独中生国英文不好,难以生存竞争,所以独中没有存在必要。
2) 华人要获得公平对待,就要接受同化。

回应如下:

1.“你還是沒談到如何强化….逼重就輕.”

– 我们是在谈着应该强化独中,或是放弃独中,连这都还没达致共识,怎么谈如何强化呢?好比我们劝一个人戒烟,首先谈的是应不应该戒烟,为什么要戒烟,之后再谈如何戒烟一样的道理。这不是避重就轻,是讨论的顺序。既然你说独中国英很烂,那就应该重新规划独中的课程编排,时间分配,让它与时并进,而不是完全放弃它。

2.“差不要緊,可以用功.最慘是mindset,一中毒不能改.上述有人甚至不要學馬來文.”
- 这个mindset是怎么来的?是不是独中的课程编排或教学方式出现问题?是哪一个环节出现问题?这个问题是不是已经严重到回天乏术,不能再改善?而一定要放弃独中?

3.“華教30~50年前所為是偉大的事,而且也是必要的,但時代不同了,要捍衛但不是非獨中不可.”
– 这是你个人价值观,无需争辩。你可能又要说什么牺牲下一代的前途,我再一次重抄之前写给您的回应:“你觉得独中限制了你的发展,就去念国中,或国民型中学啊。这是多一个选项,你自己不要选,总不能剥夺其他人选择的权力吧?”

4.“再澄清我沒叫你把華教连根拔起.你這事評員很奇怪,愛假設別人沒說的話.這樣不好.”

- 谢谢您的澄清,我接受。我会这么认为,是因为您之前写道“華校有存在的需要嗎?” 这或许是因为你我对“华校”的认知及界定有所不同,没什么奇怪不奇怪的。


5.“你們獨中教出來的(上面留言的幾個不知是不是獨中?),連我都想罵你們是penumpang.所是你不明白人家捉你(記者)不捉他,因為他們普遍看你們華人是如此.換個立場,換個思維,你看為“不公平”的東西,人家不覺得啊!”

– 你真的认为,接受同化之后,就会得到你梦寐以求的“公平”?之前我提出印尼华侨的例子,他们被同化了几十年,那为何印尼还会有排华的事件发生?当时您是如此回应:
“我同意你說的印尼例子,但排華其中一個因素是華人很有錢, 而這里你快沒錢了,我也同意宗教問題難解決,泰國華人是沒宗教問題所以容易同化.”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啊!“这里你快没钱了”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因为马来西亚华人不比印尼华人有钱(这点还需要论证),所以马来西亚政府就会对马来西亚华人比较公平?这是什么逻辑??????

您如果要再回应,无需再花时间解释你是一只猫,大家都懂了。

凌国文 said...

Bdiao,

"敢怒敢言是属于文学中的翁诗杰,不是翁总会长的。"

这句说得好。我赞成。

晓晶 said...

作为华小生、国民型中学生、国立大学生,我想说一些自己看到的现象:
1课堂上有不少的presentation。讲师注明“尽量用英语”,可是最后只有华人和印度人用英语。马来同胞还是喜欢自己的母语。讲师苦口婆心地说“大家都要学习英语”,可是同学们总是用马来文发问/回答。其实,掌握自己母语以外的语言,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比较辛苦的。
2华人喜欢用英语做presentation。可是,很多时候大家都听得很辛苦。浓浓的福建腔、广东腔,乱七八糟的语法等等,我本身英文不好,听不懂的时候常常反省自己不够用功。有时候是讲师忍不住要同学重复解释,我才觉得原来还有其他人听不懂他的presentation。有时候,讲师用马来文发问,按照常理,应该用马来文回答。可是很少听见华族同学讲马来话。偶尔听到都只是马来文英文一起说的rojak。基本上,华人国英语很烂是很多华人的问题。
马来人应该不曾想过“自己的英语烂,所以不要学马来语”。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是主人,使用自己的母语天公地道。
华人经常在想“自己的英语烂,所以不要学华语”。因为同时兼顾三语太辛苦,最后是三头不到岸。国语不能不学,因为这是国民责任,没办法。华语可以不学,因为学了也只是在华人圈子里面用。英语才是最有用的,所以一定要学。这是一次与系友对话所得,听得我流汗。

Anonymous said...

凌先生,

我赞同你的看法,独中的存在是一个选项。部代表你一定要选他,可是还是有人选他。

还有,我也认同独中需要加强,不是放弃掉。有问题就放弃,我们人生不是有很多东西要放弃掉?


韵敏

凌国文 said...

韵敏,

谢谢你看懂。哈哈。。。

Kawan Kuching said...

Ah Kok So said...

Hi Ling Kok Boon,

I went to read you comment in Malaysiakini and founded it was really like sky boy said no solid points.

Whole message was go round and round the 讲真话的人,不一定要讲粗话;
讲粗话的人,所讲的不一定都是真话。

the conclusion also is讲真话的人,不一定要讲粗话;
讲粗话的人,所讲的不一定都是真话。

BUt I read NAmewee lyric, he talks a lot, you reponse is only above,
I think this is why SKyboy said you like moral teacher.

Malaysiakini titled 给明志的公开信, since this is公开信, must talk about main point. not until skyboy mentioned then you said this is reply to "不骂粗话" only.

What a shame! Malaysiakini.

you are professional in this field you must focus the points.

see below PArt 3 of Namewee: (I copy and paste here)

我有個朋友 他叫丘老師
他從小就是一個西北怪懶的小孩子
跟我同校同班 從中化一B發瘋到中化中學
他怪懶到中學畢業 開始面對無情的世界
他去到college 老師說他英文Tak Boleh
他的英文只會說Fucking Bullshit
被香蕉人看衰 所以他沒有畢業
KL到處找工作 只是為了生活
他拿著中化文憑 以為很有用
但是KL的老闆都喜歡對他說Balik Kampung


About the above your response to magickuching is workhard (just like you) it may solve everthing.
Magic kuching is talk about the whole scenario. You avoid this.

1) 無情的世界,香蕉人看衰 (main stream)
2) 中化文憑,Balik Kampung (unrecognition of the certificate)

you should talk about these two topics, what is your solution? suggestion? your opinion? comments?
Be more solid and concrete.

你的英文太爛 只會一直FUCK 一直FUCK
Fuck 來Fuck去 你現在跟我DiamDiam

在Malaysia 大學只有香蕉人
和有錢人 還有馬來人
其他除了英文好的 華人 印度人

YOu didn't you respond to above also.
Why ?
magickuching solution is transform to SK it perhaps may help. he got good reason.
Government can help, able to save a lot of money from chinese community.


媽的原來我們被歸納成為邊緣人 Oh Shit
這就叫做愚蠢 我沒有要講他笨
你看他國中搞到這樣 還敢出來發表新聞
國中越開越兇 大力提倡馬來文
然後上大學 才發現通通都講英文

Here Nanewee talk about 國中, He seems not happy about 國中越開越兇 大力提倡馬來文,
Magic kuching concluded this is the result of eduction of private school (DuZhong).

DuZhong students do not wish to know this country.

全部去Holangkan 我講話不會大膽
我只是西北賭懶 你們不要跟我怪懶
根本浪費時間 在這裡Sap雞無懶
等我講英文你才知道什麼叫難看

你的英文太爛 只會一直FUCK 一直FUCK
Fuck 來Fuck去 你現在跟我DiamDiam

從小讀華語 好像是一種錯
華小獨中莫名奇妙變成一種罪過
讀華語的人 為什麼要小小出國
找大學 找工作 為什麼國家不愛我
政府辦華小 但是又去杯葛獨中
獨中只能招生 卻無法給個承諾
講華語的小孩幾時才能抬頭挺胸
到底在搞什麼 他Fucking在做什麼?
如果你有本事 為什麼不同化我
讓我學華語 卻給我一個假的天空 做夢
為什麼逼我出國
滾出國的應該是你們 笨蛋豬頭

From above lyrics, Namewee 迷失了!
大人給的solution is work hard-lah, like Ling Kok Boon lah, you see kok boon can, you also can.

You try to solve this big issue in a simple two word - work hard.
Somebody above also comments work hard-lah, now he is working in Singapore.

I also 西北賭懶.

12:44 AM


Ah Kok said...
老婆,明顯他挑軟的部位吃.

1:37 AM


PITY Parents said...
凌老弟,

整個看來,這一代人已眼光如豆,視淺.特別是跑了一趟你的blog留言板.

華教那麼大的課題,
有人naïve到認為sk及DuZhong就像kfc及Mcdonald.
不喜歡kfc就Mcdonald.太幼稚了.

焦點竟然放在人家應該給你多一個選擇.真的太笨.

凌老弟,你沒看到可憐父母送孩子要讀SK及DuZhong時的困難.

年青人,教育不是kfc.

DuZhong已不再是編課程的問題,也不是你如何加強的問題,是大局,是和國家走向不符,是和時代不符,并如magickuching所講的會造成族群對立,缝隙越來越大,長遠對我們的子孫,後代不好.

那些表面是華教人士,私底都知道這不對,但因有政治目的,不會和你談這些,反正他們只要孩子讀好英文就好了,到時也可出國就好了.

凌老弟去看看那些人的子弟讀什麼學校?再好好回答magickuching.

唉!我們真的是人不如猫.

慕克力有政治目的,你反他,他更爽,你說好,我同意你,但技術問題如何解決請他提出.球在他那,看他如何回答,相信沒人敢提,因magickuching所言甚是,這是華人的taboo.

1:51 AM

凌国文 said...

首先非常感谢你们几位有留意我的拙作,总算没有白写。

可是对于几位的回应,我感到啼笑皆非。

先谈那篇公开信吧。看文章,要看仔细。这封信讲到明是回应明志“不骂粗话”的内容:

“你的《不骂粗口?》内的歌词贯穿着一个逻辑:不像你一样公开讲粗口或像丘老师般躺在床上面对镜头发出淫声的,全都是不敢讲真话的伪君子。”

所以你们确实很有智慧,看得出整篇文章的结论是“讲真话的人,不一定要讲粗话;讲粗话的人,所讲的不一定都是真话。”

这的确是我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也是我要回应明志“不骂粗话”短片里面“不骂粗话,因为伪善”的中心思想。

写文章贯穿一个中心思想,原来也叫做“不专业”?

恰恰是我文章里面所提出的疑问:

“把所有不认同你作品的人,都归纳为虚伪的人,你这个二分法未免过于粗糙。”
“你是如何得出所有批评《丘》片的都是“伪装在道德低下的人”这个结论呢?”

却没有人回答我。

你们几位那么有正义感来和我交流,能不能帮明志回答这道问题呢?

诸位认为我整封公开信只有那么一个主题,不够深度,那你们能不能解答我那么一道肤浅的问题呢?

另外还有一段各位可能没有时间看完:

“我们公开发表了任何形式的言论,就要理智地看待不同意见的回应,而不是以敌视眼光认定持有不同意见者都是居心不良的。我们就算不能说服对方,也不能动辄进行人身攻击。这,不正是我们所信仰的言论自由吗?”

这也不对?这也要批?

至于什么Moral teacher(我想你们指的是卫道士吧)就更有趣了,我一直在请教各位,如何论证出某人是卫道士,问了许多次也没有人回答过。你们给我的感觉是:总之和你们立场及看法不同的就是卫道士啦!如果我错了,麻烦您们纠正我错在哪里?

不过,我知道问得再多都没用,反正你们不打算论证。反正明志说什么,就是什么。

回到第一个短片《丘》。劳烦你们列举了那么多歌词出来,辛苦了。歌词谈的是独中生的困境,我看得懂。可是,如果你们有详细看完我栏内所有的回应,你就会看到我不止一次写到“没有否定独中生的困境”。我和你们的朋友猫先生的交流中,也不只一次提到“独中的国英文水平需要加强”。你还要我反驳什么呢?

在你们忙着写回应之前,再看清楚一点,我批评的是他的“表达方式”,没有否定华教/杜中的困境。这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凌国文 said...

轮到另外一个匿名的“可怜家长”,

“華教那麼大的課題,
有人naïve到認為sk及DuZhong就像kfc及Mcdonald.
不喜歡kfc就Mcdonald.太幼稚了. 焦點竟然放在人家應該給你多一個選擇.真的太笨.”

请您老人家指点一下年轻人,“幼稚”在哪?笨在哪?

我们的孩子在小学入学之前,家长可以选 (A)华小 (B)国小;上中学也可以选(A)国民型中学 (B)国民中学 (C)独中 (D)国际学校
(E)其它

这叫做幼稚?愿闻其详。

Mukhriz讲的不只是针对“独中”,他的对象包括华小和改制中学,牵涉整个华教体系。我们要认清这一点。

至于你叫我去看华教人士的孩子读什么学校,我又是莫名其妙。我有跟你说过“华教人士”都是百分百好人吗?我虽然吃饭比您吃盐少,但不代表我像您老人家想象般天真。

你们极力强调猫先生的建议比我好,他对教育的认知比我深,那也没问题呀!反正我乐得多个学习的机会。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写到好像我上门去挑战他做比较似的。事实上,是猫先生主动过来我的部落交流,那我就回应啊!怎料到旁人好像比我俩更激动。。。奇怪。

最后补充,跟您意见不同的人,不一定是因为比你“笨”,也不一定是被人骗的。真正的“笨”人,是骂别人笨,但又无法给出理由自圆其说的人。

容我不厌其烦地再从那篇不专业的公开信抄录这句话
“理智地看待不同意见的回应,而不是以敌视眼光认定持有不同意见者都是居心不良的。我们就算不能说服对方,也不能动辄进行人身攻击。这,不正是我们所信仰的言论自由吗?”

言语如有冒犯之处,敬请见谅。

凌国文 said...

突然那么热闹(虽然不懂是几个化身),有点受宠若惊。

写了那么多,又要麻烦人家忙着回应。罪过罪过。

Anonymous said...

是啊,你要害他/他们绞尽脑汁,用grammar书上找不到的英文句子来回复你也……
宁馨

Xiu Juan said...

热闹热闹,不只人潮多,连猫都大驾光临了。人家不是说,国内年轻人不热衷于时事吗,看来这话错了。

大师 said...

文仔,你属鼠吗?

哈哈哈哈哈。。。。

Xiu Juan said...

Kawan Kuching,
我不明白了,work-hard这个solution有什么问题?难道说,今天我不去独中,而到国中去,那我是不是不用work-hard就可以精通英语呢?我读的正是国中,我今天会华语,马来语及英语,靠的就是work-hard这两个字。

凌国文 said...

Xiu Juan,Ning Xing, Da Shi,

Word hard is definitely not the best solution, because it is "naive, stupid and inprofessional".

Besides, don't simply use the term “年轻人”,we are the one who had been labeled as "年轻人”...

“年轻人”is still wondering why "having options" are naive...

凌国文 said...

Xiu Juan,Ning Xing, Da Shi,

Word hard is definitely not the best solution, because it is "naive, stupid and inprofessional".

Besides, don't simply use the term “年轻人”,we are the one who had been labeled as "年轻人”...

“年轻人”is still wondering why "having options" are naive...

子伦 said...

哇~国文,你这篇文章可说是大红咧~
不过我觉得你回应得太频密的话,是会很容易疲劳的,还是工作生活要紧啊!
毕竟用留言方式来澄清是没完没了的~

Anonymous said...

Ya.Forget abt the extremists.They will never have discussion with you in sense.

Patricia

bdiao said...

凌先生,

我去爱情猫的blog爬完贴,发现您入了套,进了别人的地盘给人(或猫)围攻。
您守得滴水不漏,攻击您的人却说不可以这样玩,非得要您卸甲(要您自己把您的言论扭曲成他们想要的)才算数。
您说的重点他们认为不是重点,然后指责您在“兜风”。
既然这是两方面的主观言论,请容我这个旁观者说一句:凌国文回答的都是问题的重点。

真有趣,今天最好笑的事非此莫属了。

尤其一段最爆笑:
[Moral teacher 相信人家是指你整個評論沒講到重點,對magic kuching 也好,都沒講到重點,只會說教.

以下是你寫的:-

“在你们忙着写回应之前,再看清楚一点,我批评的是他的“表达方式”,没有否定华教/杜中的困境。这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
你說你是不是像Moral teacher?]

我长那么大第一次看到这种论证方式,它的逻辑已经不是指鹿为马了,而是指鹿为外星人。
没回答到重点还能够达到说教的目的?(然而我认为凌先生已经回答到重点了)
那么照此逻辑,Moral teacher都是说话模棱两可,永不说重点就能桃李满天下的大儒。
高手。

不过笑归笑,我想问爱情猫和它提案支持者几个问题:
华小已经归纳为国家教育体系之内,为什么还会面对拨款不足的问题?
独中转型了,真的会或得公平对待吗?
时至今日,政府需要独中改制吗?
拿自己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有必要吗?

我并非在挑衅,只是要加以检测duzhong转sk的可行性。
要知道,如果现在这个提案连可预知的理论难题都无法克服,它是不可能在未来实际执行时生存于不可预知的更严峻阻力下的。
如果能解决我这几个问题,不用回复我,直接去找董教总,或是胡万铎、沈慕羽、陆庭谕等华教元老建议。
嫌一个一个找很麻烦,那就在12月14日华教节时到福建义山林连玉先生的公祭活动上呈交备忘录,到时当场有很多可做决策的重要人物。
当然,最后还要找马青的魏博士,让他带入内阁,向盟友“要求”或是“研究”看看。

最后,凌先生,既然一方说人语,一方说猫话(只是打个比方,没有半分贬损的意思),语言不是很通,不如算了,别向高难度挑战,有时让自己过得轻松一点,专注其他事吧。

凌国文 said...

Bdiao,

谢谢你的关心。我也知道有些人只是找渣,并非想要认真讨论问题。

我纯粹是这几天休假闲着,难得有人找上门让我消磨一些闲暇时间,再加上辩论瘾作祟,玩玩也无妨。

Anyway,要回应的我都回应完了,也要开工了,所以您放心,我不会再跟他们虚耗下去了。

还有,您可以叫我国文,“凌先生”有点怪怪,哈哈!

诗韵 said...

我觉得啊,他们就是因为理亏讲不出道理,才会被你逼得老羞成怒。

thepplway said...

我比较理性看待不同的看法,这不表示我认同。

我认为是好事情,这对我们捍卫母语教育及中华文化的人应该是一个考验。

本来我因为已经平息的争论,现在我发现我们应该开始摒弃既定思维来看待这些“大逆不道”的问题。

事出必有因,开始我认为他在说反话刺激大家思考,后来他放上了《当今大马》后发现大家仍然在为他的取名说的时候,原来他来自猫城。

....

篇幅有限,发现自己越来越难在博客的及时评论里写比较深入的东西,马上到我的博客里写了。。。

让我们的思考继续~~~~

凌国文 said...

thepplyway,

来自猫城?什么意思?

thepplway said...

我发现我错了,昨天太匆忙的看以为他的kuching是指猫城,对不起大家。




不过如果大家不嫌麻烦可以阅读我刚刚写的《民族教育的省思》。

Anonymous said...

鍾靈生 said...
剛從在gurney hotel的30年校友回校日集會回來.

和教會計的藍老師(八十多歲)談到當年鍾靈改成國民型是如何來的,他說是汪永年校長任冢內改的.但理念是沿陳充恩,當時來自中南部的大大反對.壓力很大很大.當然也有北部反對,罵他華族敗類,紅毛sai.陳校長被人暗殺,很多人相信是和此事有關.

言談之間他非常慶幸陳充思當年有遠見,陳充思很有影響力,當時福建女中也改(現檳華),有沒改的像韓江.所以今天鍾靈生英文很好.

我相信上面很多留言的不知北部獨中情形所以不知猫所說的.猫是北海人(從profile知道).猫應該要說清楚.

北部獨中沒中南部紅,日新獨中以前很紅,現在也辦很好,但日新國中也很不錯,日新獨中成了不能進日新國中的第二選擇,這里北海講到國中通常指是馬來學校(學校可讀華文).

檳島(指島內不算北海)又不同,因島內華校大都是國民型,這里叫國民型,很少叫國中,多個型.

因你們雙方這點沒交集.

所以凌先生和他的支持者變得好像為支持而支持.我沒看明志youtube,我不知道有多色情.但從這樓上所貼明志的歌詞,再讀猫言感觸很深,我人現工作在K.L.,孩子讀獨中是名校,馬來文沒壓力,英文要一直迫,要一直迫,一直補習,因我深深知道英文不好不行.所以他現英文也好了.當然我打算送他出國,但我不是有錢人.

猫說的技術上很難做,但現馬來學校要用英文,可以談談,但董總如何想也是大問題,其他政治人物是不會去動這課題,沒好處.許子根當年”打入國陣,糾正國陣”也是靠董總華教的力量進政壇.

慕克力是為選票而講,如果有華人支持,他可能會傻了眼.

3:12 PM

爱情魔cat said...

再一次強調我真的真的真的是一隻猫.

謝謝ah kok so 和 Ah Kok 你們兩夫婦相助.PITY PARENTS 也謝謝了.

b調已破梗,不好玩了.

b調華小撥款少的問題,我不會回答,中間有被騎劫嗎?

整個問題是要看董教总,或是胡万铎、沈慕羽、陆庭谕等华教元老的想法回應才有意思.

我原意是要把明志的問題從色情抽出來讓大家談.

中間又遇到慕克力,就寫了.

不過一貼一貼看,可當問卷,可看出當年陳校長的辛苦,算是對他的致敬.

希望有一天,若情形有變,希望你們華人後代記念他.

董教总,或是胡万铎、沈慕羽、陆庭谕今天是聖人.不希望有一天看到他們成為千古罪人.

有thepplway這年輕人的貼文,我目的已達到.

謝謝各位.

最後,國文,叫你國文可以嗎?介紹你一本書後基督徒思想(The Post-Christian Mind)-Harry Blamires
可先看介紹>>>>>後基督徒思想(The Post-Christian Mind)-Harry Blamires >>>
不想解釋,猫的直覺,歐陽文風的評論不要看,你的幾個朋友都會寫得比他好.
不要以為是基督徒的書不看,是本評論員必看的書.看了有機會再告訴我感想.

後會有期.

我要去找失蹤不見的人了.朋友可幫我轉發一下,找小孩大家會轉發,老人不值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