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1, 2008

《叶问》甄功夫!

印象中,除了《赤壁》,今年好像再没有进戏院看过另一部中文片了。

2008年结束前,总算再进戏院看了这部。。。


相信我,这是一部绝对值得你给10块钱进戏院看的赏心悦目之作!别管那些开口闭口要求“内涵”的影评人,这是武术片,不是《梅兰芳》、《断背山》!

我这么写,你也别误以为这是一贯成龙式打跳追碰甩的动作片,片中有几幕文戏,拍得其实还真的不错。看到电影尾段的时候,还有一点儿眼湿。

导演也不见得为电影注入了什么石破天惊的新元素,它只是延续了《精武门》、《霍元甲》那种在外敌(主要是日本人啦。。。)入侵时所激起的那股中华民族主义,再不断地加以煽风点火,观众自然就会看得热血沸腾。

于是,当甄子丹在日本道场内以一敌十,以咏春拳连续痛击日本武士至不省人事的时候,你会巴不得进入电影内为他助拳打气;当他在结尾的中日大战中将那位日本将军当成木桩来狂殴至颓然倒地时,你会恨不得人在现场为他摇旗呐喊。可见,民族主义,除了政坛,在影坛也很吃得开。

回到电影本身,由叶伟信(导演)、洪金宝(武指)、甄子丹(主演)所组成的武打电影新铁三角,从《杀破狼》到《导火线》,再到《叶问》,越来越得心应手。在未来数年内,中文电影界应该很难再有人可以超越。

最近看《李小龙传》连续剧,剧中有详细谈论咏春拳术的套路及精髓,拿来对照甄子丹在此片的武打演出,每一次的出手,进退有据,干净利落,绝对没有欺场。

大器晚成的甄子丹,终于迎来了自己从影身涯最出色的一部作品。


当英雄迟暮的成龙和李连杰都选择吊钢线赚美金养老的时候,我们应该庆幸,中文电影还有一个甄子丹撑起武打电影的金字招牌。

岁末将至,若想让自己的心情畅快淋漓一番,不妨进电影院看看叶问怒打日本仔。

21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所谓珠玉在前,由王家卫执导,梁朝伟主演的另一部叶问片“一代宗师”,相信很难拍得比这部好。
个人觉得由梁朝伟饰演叶问的话,说服力不强,梁弱质彬彬,怎么打?而且梁露卵的情景仍停留在观众的脑海,该怎么当他是一代宗师?

可能到时王家卫会换另一个角度来拍,故事描述叶问到香港后周旋于妻子和来自上海的妾子之间的情戏。哈哈,搞不好,梁朝伟又再表演扣衣服,梳头以及露卵的绝技了!

*ps 根据光明日报,甄子丹为了拍这部戏,花了9个多月时间钻研永春拳,而且他以连环拳打日本人的时候,出拳速度是1分钟20拳,超级厉害!

子伦 said...

上映了?太好了,很久没有电影可以让我热血沸腾了,一定要进去捧场~

野兽修行 said...

哦,你换个人简介了?不跟姓黄的抬杠了?哈哈 ......

Anonymous said...

上半场甄子丹好像还没入戏,比较流于表面;导演好像多用了较多的长镜,背镜,侧镜给主角来补偿甄一贯脸部肌肉不动症。如果两个旗鼓相当的演员互动拉扯飙戏是观众观影最大享受,像两个顶尖运动员在网球场上或乒乓桌上我发一球,你还一球的比拼;那么《叶问》基本没有这种演技较量;甄子丹和熊黛林夫妻感情流于表面,就像各自各在演,甄子丹和任达华的角色交流也甚少。

第一场打戏可能因为甄子丹还未入戏,感觉叶问有点分裂症,打起来忽然甄子丹上身,一下子从角色跳了出来,即使是同行间切磋比武也不忘脸露张扬之气。

对于看得太多功夫片的观众,上半场的比武套路已经审美疲劳。洪成家班在8、90年代以经玩剩了的家居杂物作武器;拿着鸡毛掸子甄子丹突然变了A货成龙。儒雅功夫大师对北方粗旷大汉,吃了黄飞鸿对严振东,《咏春》元彪对徐向东的老套路,角色却没有后者对人宿命的深度。

对于叶问这角色,好像没有特别的内心发挖,文字介绍他是武痴,电影又没有特别描述,上半场给人感觉是个A货中年黄飞鸿;然后是一个一面说自己很有气节,一面吃着祖粮,不屑生产,会武功的小资。当时应该是濒临战争,但叶仍然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有点莫名。后来祖家被占,一个以一打十武功高强的人,有没有反抗过?对日本人入侵的感觉又是如何?可是叶问除了搬到战乱期间仍然保持清洁如新但较小的屋子外,儿子几年间没长高半寸外,内心好像又没有特别起伏。这些人生最重要的起落,通通被导演删掉。

叶问那个好友棉花厂老板袁清泉(貌似有型无神的辛德勒)居然连两餐温饱的小忙也没有帮上老朋友;叶问为棉花厂出过钱,却没有考虑过到棉花厂干干活;叶问作为知识分子却没有考虑过当军官或文官或教官抗日,为国家出分力,反而通过林家栋的招聘去帮日本人打工,真莫名其妙吖!


片中唯一高潮是中国人为米和日本人比武,但因过分弱化中国人的脑袋和体力而削弱了感染力。中国人都是一面倒无色无味无臭的笨蛋,苍白的饭团,只有叶问是高大全扁平,如果是这样,中国就可悲啦 ;日本人是典型的脸谱坏人。

那场打戏抄了托尼.贾《冬荫功》最后一敌几十人的招式打法,但托尼.贾那场是十分钟的打一个镜头不间断,现在是一分多的打而明显用了电影技巧来付助,最重要人家是原创,现在是拾人牙慧的大庸俗。以往港片为什么出名,是因为国外都是来抄港片;现在伦落到抄别人的东西。叶问的咏春发功起来比龟波气功,如来神掌,降龙十八掌,黄金圣斗士还要强,比动画片还要神。

棉花厂授徒没有像《赞先生》般详解咏春而成为国际有名的咏春教科书;而抄了《精武英雄》的套路,却没有陈真的浑然天成;棉花厂工人打架抄了洪成家班在8,90年代玩剩的杂耍套路,却没有洪成电影的热闹活力,熟悉的画面再没有新意。本来很期待叶问闻名的六点半棍却是很失望,太多近身镜快镜,镜头彻换过于频繁,几乎看不到甄子丹和的棍末端在同一镜头出现,那又如何可体现六点半棍的精妙?

最后一场大boss决战大家都说过一面倒的打法比较假和缺乏高潮,又抄了什么在擂台摔倒,日本人暗算等的套路,然后大扇特扇一番。是不是说武功多好也不及一粒子弹?

凌国文 said...

野兽,

黄总辞官归故里,别再烦他了;要烦的也是现在姓翁的那位。

princein said...

呵呵,对普罗大众而言,电影是一项娱乐。

如果看电影之际,还需要写论文般的做分析,那也太无趣了。

原谅我的庸俗。

Jayson said...

我要求很高的。。。hahaha

Babe said...

wow, so many 影评人 commented here? haha. i missed so many Chinese / HK movie. will watch as much as i can when i got back next mth!! Merry Xmas & Happy New Year!

路過 said...

甄是大便!!

Anonymous said...

你懂電影嗎??!!

Anonymous said...

Profile中所指嘅最大華人新村係指增江?

Anonymous said...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31397?tid=9
請參考

凌国文 said...

哈哈,是我搞错了,我住的那个是全国第二大而已。

裴君 said...

在cat walk部落格看到你的评论~

这种事吵不完的啦~

凌国文 said...

无名氏,

我去看了那篇增江的报导。里面所提及的生活作息与风貌,我想任何在新村长大的孩子看了都会有所共鸣。

我本身其实是来自在彭亨州的一个小新村(数十年前是闻名国际的金矿场),目前也面临着被发展洪流边缘化的问题,年轻人为了生计都往外跑。

增江,沙登这些靠近吉隆坡的新村还略好,其他州属的小新村,包括一些曾经有过光辉岁月的(如:林明)都在不断地老化与萎缩,让人不胜唏嘘。

凌国文 said...

裴君,

欢迎光临!

Cat Walk是哪位?“吵不完的事”多得很哪。。。你指的是哪一件?

Babe,

You are coming back for CNY? Great...call me for any reunion!

Lawrence said...

刚看了,得确不错!

Anonymous said...

謝謝你忙中抽空看了那篇報導,
報導中也提到以前的增江的確存有好多社會黨
自己也來自增江新村,
也因為外界對增江社會黨的關係
讓外人不敢踏入增江.
但如今已經'今時唔同往日'.
早年前政府引進大量洗都區的居民到增江,
特別是印度裔,近年罪案率頻頻上升.
今晚我的祖屋'老家'的那條街,竟然有三戶人家同時間被同一批印裔匪徒打劫.
最離譜的是, 報了警後警方居然來也沒來.
報了警等於沒報.
那條街的居民全都是上了年幾的公公婆婆或小孩,深怕匪徒會重來.
搞到人心惶惶....
如這間事不被關注, 相信匪徒肯定會到回來.

現在,正打算尋找當地國會議員協助, 要求媒體報導有關這地區的治安問題, 引起社會關注.
最不甘心的還是報警後, 警方竟然不問不聞

凌国文 said...

新村的问题乃多年顽疾,村村有本难念的经,马华历任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都一筹莫展。

报了案,警方也不闻不问?这就太过分了。通过媒体引起关注进而对当局施压,似乎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增江是属于甲洞国会选区?陈胜尧应该可以帮到您吧。

兄台贵姓,可以交个朋友吗?

Anonymous said...

說真的長久以來,
我從未看過房屋及地方部長
對馬來西亞華人新村問題有何貢獻.
覺得現階段, 恢復地方政府
還是最可行的方法.
增江屬於甲洞選區,
在連絡陳勝堯前,
我必須得到那3戶人家的允許.
華人就是這樣, 總選擇逃避與妥協.
少惹麻煩已經成為'他們'的習慣.

叫我kenji好嘞.
會常來交流交流,

凌国文 said...

Kenji,

你说得对,恢复地方政府选举,落实问责制度,确是最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