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6, 2009

泥菩萨教人过河

吉打州政府拆除州内唯一宰猪场,一石激起千层浪。

宰猪场不符合卫生标准,要拆除本是无可非议;然而,在尚未妥善安排搬迁场地的情况下强行拆除,则未免过于鲁莽行事。这是吉打回教党继保留50巴仙房屋固打于土著后,再一次罔顾非土著感受的决策,面对华裔社群的强烈反弹,实是难辞其咎。

民主行动党在该州的唯一州议员退出由回教党所主导的州政府,以示不满。

凡事皆有两面,在华社及行动党对吉打回教党愤慨鞭笞的当儿,国阵的华基政党却在此时为大家奉上廉价娱乐。

多年来被行动党穷追猛打的马华公会,难得逮到机会对前者冷嘲热讽,不亦乐乎。该党多位领袖呼吁行动党不应忍气吞声,如果不认同回教党的政策,应该全面退出民联。这番话由一个数十年来被认为当家不当权的政党的领袖说出,别有一番喜剧的效果。

如果行动党因为反对吉打州的一个宰猪场被拆,就必须全面退出民联,那么凭着以下几点,马华恐怕要退出国阵至少数十次。

从教育的角度来看,我国华社争取了数十年的母语教育权益,包括:华小依据需求增建及制度化拨款、承认统考文凭、以及批准建立独大这三大诉求,至今仍然没有着落。面对副首相的一句“这是国阵政府的教育政策”,副教育部长兼马青总团长魏家祥除了勉励同胞们“继续努力”之外,执政了数十年的马华是否认同这项教育政策?如果不认同的话,为何至今还留在国阵?

从人权的角度来看,马华公会在去年的代表大会曾公开表示反对被指打压人权的内安法令,可是国阵至今都不曾显示出打算废除,或至少修改这条倍受诟病的法令的诚意,一些内阁部长甚至不断捍卫有关法令存在的必要。这明显与马华公会的立场不符,马华为何还选择留在国阵?

再从意识型态来看,巫统多年来从未放弃“马来主权”的论述。身为巫统最资深执政伙伴的马华,是否认同这项论述?如果不认同的话,为何还选择留在国阵?当年前首相宣布我国早已是回教国的时候,马华为何还坚持与前者并肩作战?

行动党与回教党在特定课题上的立场确实出现分歧,事实上,不论在朝在野,有哪两个政党可以在所有课题上完全持有相同立场?重点是,不能因为形势比人强而不敢坚持本身的立场。

行动党不但敢对回教党说“不”,甚至不惜退出州政府,这份勇气,至少比起敢怒敢言的唯一领头羊把“是否退出国阵”的民调结果以一句“学术研究”草草带过,叫人激赏多了。

45 comments:

阿土伯 said...

行动党的敢怒敢言有如还没当上总会长时的翁诗杰,是马华及民政加入国阵后所做不到的!

Anonymous said...

阿士伯是不是要说,
行动党的敢怒敢言,
在国阵倒台后,民联成立新政府后,
就变成了现在的翁总会长,前后不一了。

有先见。

· 康华 · said...

说得何其有理。

马华民政哪有资格讲?本身只有过而无不及。

Anonymous said...

康华,


马华民政哪有资格讲?
当然当然,骑虎难下。

那你觉得,
行动党的推出,能改变什么吗?
还是只是
取宠先屈从后。

Fairnation said...

Anonymous朋友, 马华,民政,不退出又改变了什么?

退出是要表达自己的立场。

凌国文 said...

“立场”这两个字,不是每个政党都有,更不是每个政党都懂。

isaac said...

不能改变什么,就什么都不作?那么这是否和觉得一票改变不了什么而不投票是一样的道理? 所以楼上那位匿名朋友根本就是在用肺讲话

· 康华 · said...

Anonymous, 请读我的blog,我并不认同行动党在吉打退出,但在其他州又在民联,那会很怪,哪有这样的联盟?

不过,Fairnation说的也是,马华民政不退出,又能改变什么?

国文兄,对不起,借您的地盘答复无名氏的疑问。

海精灵 said...

完全赞同国文兄的说法。

但是小弟每每看见新闻,有些课题是社会的共患,社会的大弊病,但是总会有一个正当在努力解决而另一个政党在冷语讽刺。

若大家的出发点都是同一个,何必需要为了说党话儿做出无谓的事儿来。翁总当年敢怒敢言,上位时还觉得马华可以有一番作为了。但是结果还是个墙头草,两边倒的局面。

小弟自认刚刚才注意政治和社会时事的人。若说的不对还恳请给位纠正纠正。

小明 said...

有的马华博客还好像拾到宝这样。。。不停的在这课题打转。还要大家记得回教党这,回教党那。。
没看下自己的脸,跟猪八戒一样,还要嫌人脸大。。

最近的当今大马好像被这些博客霸占了,对民联负面的文章滔滔不绝。。。
大家争着利用用它来帮大家洗脑

Ten Kiat Loong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yukiteor said...

第一次来这里留言,请指教
宰猪场已经是15年前已经要求搬迁了,我是亚罗士打人,个人觉得那个环境的确也不适合当宰猪场。
宰猪场老板也许是看中州政府会看中非华裔票而没找地点搬迁呢,15年了,不可能地点找不到。再说,如果是找到新地点却不获批准这就另当别论,但我相信,如果真有其事,那老板早就拿出来大作文章了。
州政府错在没考虑到政治立场,贸然拆除,而这位爽爽大臣也实在是没看清事情的全面性,就这样下决定,房屋固打制也是如此。
虽然行动党在这样的事件说要退出吉联,个人觉得在这个课题上并不合适,只会有做秀的感觉,可能那位行动党的先生实在是给我不做好功课,办事不利的形象太过深刻,导致我先入为主吧。
不小心在你这里长篇扩论了。。不好意思

thepplway求真 said...

那些人患上了泛道德主义症:要求别人道德但是自己从来就不道德。

回教党的做法只是对一些华人的领袖失去尊重,但是后来说是市长(公务员)的霸道。

看来民联输在缺乏经验,行动党地方领袖的格局太小也是关键。如果我们以华人的感受看问题,我们是否又要允许马来人的感受看问题?到底学习马华的忍气吞声协商精神还是贯彻行动党在野时的华基政党本色?

其中是否回到国阵的种族政党角色?换言之这次的退出州民联是否是可能比马华勇敢一点却显露出缺乏领导全民的信心?

如果是年轻一些的没有太重种族情感的中央领袖来执行,是否会有不同的处理方式呢?

是否我们可以说吉打州回教党有霸道之嫌,行动党州领袖也有待学习拓展全民的视野的空间?

但是我觉得整体上不是坏事。发现问题就应该解决问题,而不是逃避问题!

Anonymous said...

吉打州回教党拆了吉打州惟一的宰猪场,就是摧毀行動黨,华人都还心甘情愿的卖身回教党.民主行动党就是如此好笑!如此懦弱无能,逃避问题!

Freddie

凌国文 said...

Freddie,

行动党退出州政府表示抗议,是逃避问题的懦夫;

我们应该学习敢怒敢言的马华公会在当年毁猪事件中的逆来顺受,那才是办大事的政党啊!

Anonymous said...

国文是行动党的,
在他眼中,行动党的瑕疵不足挂齿。
在这边,要不断的赞美行动党才行。
行动党,简直就是,再好不过的政党。

Anonymous said...

不会吧,国文无党无派,是中立的。


现在吉打没猪肉吃,是不是要让回教党搞到华小也关闭,行动党再次立下‘大功’,到时才大家清醒。

Freddie

凌国文 said...

哈哈,要交流的话,不需要以不同分身过来,从你的ID来看,大概也懂您是谁啦:)

有谁说过行动党是完美无瑕的?国阵也好,民联也罢,谁没有缺点?

在众多有缺点的政党里面,就是偏有一些特别让人啼笑皆非。

您我感官与标准不同,判断自然也不同。

我可以写出我的感受,您也可以写出您的感受。您如果觉得我写的伤了您的心,您大可体提出反驳嘛!

问题是,指责是很简单的,推论却是不容易啊。。。

凌国文 said...

写评论,不是写新闻,很难说中立不中立。

要评论一件事情,作者通常都会有自己的看法、判断和结论;有了看法判断和结论,还算不算“中立”,这是见仁见智,无需争辩。

再说,一百个人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每个人看事情的切入点都会不同。如果您的切入点和我的不同,我不能因为您写的不符合我的主观喜好,就说您不“中立”。

所以,我觉得写评论,最重要的是内容要符合客观事实,不能是主观想象。符合了这个前提,解读及评述方式可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凌国文 said...

呵呵,好像写太多了,在各位高手面前班门弄斧,莫见笑。。。

Anonymous said...

别狗急跳墙,无须长篇跨论,
放心,读者都明白。
不然,怎么每一篇上来留言的人,个个都异常赞同。
文清并茂之影响力,足以媲美领袖级人物。
国文不是行动党的吗?那肯定是马华的了。
爱自身责之切,他那么毫无保留的批评马华,无需希望马华接下来会更好的,
对,应该就是这样。

Bentoh said...

我覺得沒人能夠做到中立吧? 在政治理念中, 所謂中立也只稱作"中間"或"中庸"...

個人覺得作為一個政黨, 最重要的是政治理念, 核心思想... 如果政黨乖離自己的政治理念, 則注定遭人遺棄... 沒有理念的政黨, 聽起來比較像 NGO... :P

至于"此州合作, 彼州不合作"的情形其實并不奇怪... 如果沒錯的話, 德國就有這樣的例子... 問題是咱們國家仍然處于一黨獨大, 民主不成熟, 甚至無法無民主的情況, 則大家會更希望能夠先邁向兩黨制, 才談政治理念... 畢竟民聯目前大概還無法抗衡國陣...

但個人覺得, 有時候理念還是要好好維持, 不能總是因為"大局"而忘了自己... 行動黨退出的消息一出來大家就紛紛說行動黨不顧全大局啦, 為了豬而放棄馬來西亞啦, 但為何不好好想, 問題只是豬嗎? 難道"強化民聯邁向兩黨制"就必須建立在無視成員黨的感受之上嗎?

當然大家會說檳州也不是一樣? 個人認為, 吉打的是成員黨不滿政府政策, 認為有損成員黨的政治前途所作出的反應... 是施政偏差的問題, 而檳州則是非常有趣的政治權利糾紛問題, 恐怕無法混為一談...

不敢怒, 不敢言, 把心事藏在肚里寄望選民會忘記, 會因為敵人弱小改變不了局勢... 被選民遺棄時才滿腹委屈... 這種做法值得鼓勵嗎?

Bentoh said...

咦, 原來只有黨員才能談論政治政策, 才能談論他人或自身黨務...

個人也覺得國文是馬華的... 畢竟當馬華黨員只需繳幾塊錢跟一張 Passport photo.. 行動黨好像麻煩多了, 年捐十塊錢... 不劃算...

凌国文 said...

无名氏,

放心,马华很好。批评马华或国阵的人,都是有个人议程的:)
这样写,合您的口味了吧?:)

Bentoh,

上面说过了,理念与立场,不是每个党都重视的。

Anonymous said...

哈哈,
国文,怎么感觉有点不是滋味,
猜想,不是心底话。
但是,
谢谢你高尚的EQ,至少,你我观念不同,
你这个朋友,还是值得一交。
加油。

Anonymous said...

国文,

‘行动党不但敢对回教党说“不”,甚至不惜退出州政府,这份勇气,至少比起敢怒敢言的唯一领头羊把“是否退出国阵”的民调结果以一句“学术研究”草草带过,叫人激赏多了。’


所以行动党退出州政府,宰猪场就自动建立起来,吉打的华人自动有猪肉吃,大家拍手叫好,好令人激赏。


漫漫等吧。

Freddie (我一定会放名字的)

凌国文 said...

EQ是没有分高不高尚的。网路世界,虚虚实实,哪在意得了那么多。

不同观点,不是问题;
要反驳别人的观点,也不是问题;
如果只有找渣,却无法提出论据,那就有点小问题了:)

诚如您上面所写(应该是同一个人吧),读者明白的。

您连名字都不愿留下,这个朋友如何交?

凌国文 said...

Freddie,

哈哈,50年都可以等了,这当然不是问题。如果唤作是马华的话,大家肯定相安无事。

Anonymous said...

想问一下山埃事件进展如何,上诉准备的如何,有没有新的证据。



Freddie

凌国文 said...

《抗山埃,保家园》的最新进展,请留意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

Anonymous said...

我再试试联络些人看看。

先说明阿,不能保证什么。


Freddie

凌国文 said...

有劳了。

这是一场持久战啊。。。

Anonymous said...

吃不吃猪肉, 真的那么大问题吗? 问题, 真的出在猪身上吗? 不是说好不要再种族主义或民主族主义了吗? 不是说好要以民主主义为先了吗?

。。。要骂, 要怪, 就只能问为何马华只在特定问题才会跳出来发表’伟论‘。。。而不是有没有资格的一面。。 试问, 什么人, 才最备资格呢?

曾经有一位朋友问我, 一个强奸犯, 真的就没资格阻止或吓止其他人强奸吗?
。。。。。。。。。。。。。。。。。。。。。。。

(ongwee - lyongwee13@yahoo.com)

Anonymous said...

ha, wait... 你们别以为我是强奸嫌疑犯啊。。。。

(ongwee - lyongwee13@yahoo.com)

KS said...

楼上的无名氏,连名字都不敢放出来,还说国文这朋友值得一交,你也太抬举你自己了吧!

在那么多写政治博客之中,个人觉得国文写的评论不温不火,不会黑白不分,也不会情绪化,更不会像很多人的思想偏激狭窄,强词夺理。。。

这些都可以从读者的反应看得出来,有那么多人进来留言。不像有些博客,我看了一次就看不下去了,更甭说留言了,觉得浪费时间。

楼上有几位的留言就是这种会让人看不下去的。

Anonymous said...

哈哈,
楼上的KS应该是陈先生吧。
国文怎么突然间变马了,呵呵。
相比之下,论气度,论博学,你还是差一点点。
不要那么容易动气,你有你的观点,我有我的理论,只是写出我的看法。

*我看了一次就看不下去了,更甭说留言了,觉得浪费时间。( 所以嘛,你的部落格不红,哈哈)

紫君 said...

哈哈,那是因为马华想要以"循循善诱"的方式来感化巫统啊!
或者,他们就是纯粹"继承传统",反正马华本来就和国阵一起,就不要"轻言退出"咯!
哈哈!

针对武吉公满的山埃课题,似乎已见曙光,但愿事情得以早日解决^^

Anonymous said...

国文,

我是Freddie, 惭愧只搜集到一些零碎的资料,个个说没空。只有一位专家给了一点意见(他说得太快,一些科学辞字可能我写错/凌乱),或许这些资料你们已经有了,保护环境人人有责,这意见就当作是提供你们大家多一个参考。(有一些可能你们的律师以经有了) 。

基本上这个剧毒的山埃是没有气味的,武吉公满所闻到有气味或有异味的,可能不是山埃所造成的。所以,单单是有异味是不能证明什么,就好像隔壁有面包店或咖哩店,而邻居有人敏感这异味,但这异味是无毒的,环境局也就不能做什么。而事实上,我们的环境是充满着很多臭气,是人类已经习惯了而没感到或没闻到这些臭气。

这采金矿场可能每天都有呈上报告给环境部,但是这报告是他们自己写的,是不是安全这完全是他们自己说的。如果发生意外,只是发生在矿场里,而且没有泄漏,那是属于已般工业意外。

要证明这间武吉公满的采金矿场有没有泄漏山埃毒气,那就要先进行Ambient Test环境空气测试,你们先自行邀请一间环保(化学)专业公司(所谓的Third Party)用侦查仪器来进行测试,在金矿场有操作的工作天,在金矿场外的八个角落放值Detector /Ambient Test Equipment/Cyanide gas detector连续三天搜集样本detect ambient contains,然后进行化验,有多少parameter的cyanide gas, acid gas 或其他可能有害气体,有没有山埃成分,有多少浓度,有没有超标。Whether the gases which are dangerous to health and cause serious injuries in the long term and posing long term health hazards to the residents. Whether the gas that inevitably escaped/ negligence from the operation of the plant to an unacceptable level. Whether they have sufficient safety system, prevention system.

在这采金矿场提炼黄金后,这些矿渣和泥渣将会倾倒在矿场外,让环保专家连续三天去搜集矿渣和泥渣样本,然后进行化验,矿渣和泥渣里有没有山埃成分。

金矿场说他们利用湖水循环使用,没有发放到矿场外,在靠近矿场的湖水样本照样搜集,进行化验。Whether there is any possible polluted groundwater by spilling chemicals onto the ground and that spillage could cause environmental damages.

化验出有山埃成分,这就是矿场泄漏山埃毒气的新的证据,这就是矿场的山埃矿渣和泥渣污染环境新的证据,这就是矿场污染湖水新的证据,把报告程上给布城环境部,从新起诉这间采金矿场。

Malaysia intended to prevent, control of pollution and enhance the environment by enforcing the Environment Quality Act 1974 (EQA). Through EQA 1974, the government does not allow any person, unless licensed to discharges waste, environmentally hazardous substances or pollutants in contravention of the acceptable conditions. With regular supervision and routine inspection, surveys and examinations. Adequate investigation of violations report or otherwise detected. The government will provide, if required any assistance to any person in the event of pollution or an imminent threat of pollution to the environment.

It will be noted that there was a conscious effort at an overall tightening of the provisions to widen the scope of environmental offences. The 1996 amendments to the EQA 1974 also gave powers to the Director-General of Environmental Quality (DG) empowering him to order any vehicles, ships or prescribed premises to carry our an environmental audit and to submit a report in the manner prescribed to the Minister.

如还是检测不到有山埃成分,这矿场可能是有符合环境局的标准,还想想其他办法罢。

上诉庭不是一般普通能胜任律师的,最好要请资深律师,而且须有很好的理由,说服力及证据,要有充份的准备,不然会很轻易的被上诉庭驳回。

Freddie

凌国文 said...

Freddie,

您搜寻的资料非常仔细,看得出您的诚意。不晓得您问的那位专家是不是在帮我们的那位,我们那位讲话也蛮快的,哈哈!

其实我们早前与环境局总监对话时,并没有强调异味是来自山埃,而是请环境局调查异味是来自于什么化学成份?

您说得对,上诉的工作确实需要资深律师。目前已经有几位愿意协助我们,近期内我们会见面商谈策略。

至于委任第三机构,这也是我们一直以来的诉求。

Anonymous said...

希望你们成功,加油。

也希望大家集思广意,继续努力。

Freddie

Jack said...

很多事情并非肉眼所见为实。
我曾经看过一天上万留言的BLOG!
SO WHAT?
每个都称赞你还OK啦,假如遇上一两个专找麻烦的仁兄,你就晕了!
跟你讲一个小故事。。。。
这个BLOG已经搬过几次家了!
连“JACK”这个大名也不敢用!
你可以想象假如有网友已经知道你是谁、住何方、电话号码、生辰八字。。。。?
每天晚上来电问候你的妈妈,看你怕不怕!
我之前那个BLOG精彩万分(自己认为),但是到最后还是被我一刀砍掉!
曾经有一段时间不碰电脑了。
本性难移,结果还是走上这条不归路。
我现在乐在其中,当它是日记。
孩子告诉我的笑话,我记录起来。
一些很好的文字或故事,我记录起来。
看到一些不爽的新闻,我尽情骂个痛快!(反正没人看嘛,自爽!)
老兄,你知道网上有很多匿名客吗?个个都是一刀要你死的杀手!
跟他们争吵不休?影响心情。
不吵?心里又难受!
很痛苦的啊!
假如为了票房而拍戏,一定不是好戏!
假如为了畅销而出唱片,一定不是好歌!
很多人批评周杰伦的歌和戏,SO WHAT?
他做他的工作,成绩有目共睹。
他有性格到连颁奖礼都懒得出席,结果评审还不是乖乖的颁奖给他?
名利算什么?在我眼里只是今早大了很久都不肯出来的那坨X而已!
放下吧,老兄!
留言不是获奖,不值得庆祝。

Anonymous said...

国文,

我任识的那位是在柔佛及马六甲一带活动的,必要时我再连络他。


让我说个故事,有位律师在法庭外准备上庭,在等待的当儿,对方律师过来打招呼,实际是打探消息,看看这位律师是有没有料,准备的如何。

这位律师就没什么回应,表现出大智诺愚,对方律师就以为他是一块木头,吃定他。

开庭后,法官似乎也偏向对方律师,这位律师耐心及仔细的引导法官听取他的理由和证据。这时候他开始摊开他的秘密武器,发动进攻,对方律师毫无招架之力,败了下来。

对方律师: 你。。你。。你。。
这位律师: 你什么你,你还真的把我当木头。

多年后,对方律师有件棘手的案件,马上联络这位律师一同接下这件新的生意,故事完毕。



武吉公满的案件,如果所有的证据都到位。

可能会让这采金矿场面对巨额罚款。
可能会让这采金矿场停止操作。
可能会让这采金矿场的老板们,包括在澳洲的红毛老都请去Sungei Buloh监狱吃几年勉费的咖哩饭,记得送他们美女扑克牌,消遣度日。哈哈。(有点大炮了)


Freddie

7 said...

没有依赖的人生
-不论是宗教,神,教父,和尚,老师,长辈, 家长校长站长虾米碗糕肉粽等,科学家或专家学者都无法倚赖。



我们有这么多错综复杂的问题,很不幸的是我们往往会倚赖别人,
譬如专家学者,来解决这些问题。【世界各地的宗教已经提供了各种逃避这些问题的方法,】
此外科学也被视为可以帮助人类解决这些问题的方式之一;
或者教育也能解除这些问题,可是你会发现这些问题不断在增长,
而且变得愈来愈紧迫、复杂,好像永无止境似的。


【你会逐渐发现我们谁也无法倚赖,不论是宗教,神,教父,和尚,老师,长辈,
家长校长站长虾米碗糕肉粽,科学家或专家学者都无法倚赖。这些人并没有解决什么问题,】
因此你必须独自去探索它们;战争、宗教信仰的分歧、
人与人的对立、人性之中的暴力等等,
这一切都在持续地发生;恐惧与痛苦也一直在继续增长。
你可以发现大部份的人一直站在狭小的特定身份者和立场定位界限去评断别人来引起不必要的吵闹。






【你会发现你必须亲自去探索这一切;你也会体认到根本没有所谓的“权威”可以倚赖。】
任何一种形式的“权威”(除了科技上的专业权威之外)都失效了。
人类把这些“权威”视为能带来和平的工具或引领者,
可是因为他们失败了,失去了原有的意义。






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在尚未成熟之前已经出现了衰败的迹象;
处处皆是失序、冲突与困惑,还有无法避免的恐惧与痛苦。
这些外在事件必然会迫使人为自己寻找解答;
【可是你必须把过去的一切一笔勾消,重新开始,并且认清没有任何一个外在的权威可以帮助你。】





【在这种觉醒的状态下没有自负与自卑的感觉,】
【大人物与小人物的感觉,也没有受崇敬的上师。】
【所有这些荒谬的东西都没有了,】
【因为这颗心是完全觉醒的,而完全觉醒的心是真正直接又简单的快乐和满足的。】





【没有任何信仰、宗教派别或道德准则可以带来真正的帮助。过往的救主或经典已经失去了重要性。】
人被迫靠自己来进行检视、探索与质疑,这样人心才能变得清明;它不再受制、颠倒或扭曲。







然而我们真能靠自己来发现正确的答桉吗?
我们的心是如此地受制,它真的能获得最终的自由吗?
包括显意识与无意识在内?







克里希那穆提:要从根本改变社会,必须先改变个人意识才可以。
他一直强调自我觉察(觉知)。
他一直指陈"开放"的极度重要,因为"脑里广大的空间有着无可想象的人和宇宙磁场大自然能量"。
这个广大的空间,或许是他创造力的源泉,也是对这麽多人产生了观念冲击带来革新的关键所在。





如果你真的这社会希望完全没有痛苦和冲突,你就必须废除心中所有刻板印象的权威观念。
你的问题就是世界的问题。你的内心就是社会的反映和投射。
-by krishnamurti (克里希那穆提)





有一个了不起的名字,
他超越任何宗教,国籍,种族,理论和教条;
他对抗所有的迷信、怀疑、困惑、腐败、奴性,
那就是克里希那穆提(Jiddu Krishnamurti)。
一位超越时代和时空的灵魂人物。 -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他告诉我们不必向他学习,只需要观察自己的内心,
别无所求,也不需要模彷任何组织或人。-亨利米勒(henry miller)




许多认识他的人,都感受到他散发出一股神圣而无条件的爱,
那股爱沛然不可御,令人肃然起敬。不过,也有些人只是约略领会到这点。


另外,更有些人觉得备受误解或藐视,而以饱含痛若的矛盾情感回应。
即使亲近他多年的,仍旧参不透他性格中的某些层面。


但是,不论克里希那穆提罩着什麽样的神祕感,
半个多世纪以来,有关他的书籍、录影带和录音带却让世人看到,
克里希那穆提如何热烈地主张,我们所面临的一切问题,
需要人类自己的觉醒意识的彻底转变才得以解决。



关于克里希那穆提
如果你想了解Krishnamurti ,建议你不要带任何成见,
直接用心倾听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如果预先以某一派某一论先给予设定,
再以某一派某一论的观点去看待,你将不能看清那穆提这个人的真相,
也就是说,不要给自己先带上有色眼镜看事物。


呵呵……,这道理很粗浅,相信你也知道这个道理,
希望你不仅仅是知道,而是确实明白这个道理。



多少世纪以来,我们被我们所谓的老师、尊长、书本和圣人用汤匙喂大。

我们总是说:“请告诉我,那高原、深山及大地的背后是什么?”

我们总是活在别人口中的世界,活得既肤浅又空虚,因此我们总充其量只是“二手货”的人。

你自己,这个身为人的你究竟是什么?

没有任何人或任何东西可以为你解答这个问题,因此你必须先认识自己。认识自己便是智慧的开端。






时间:我们总认为自己将来会有所改变,事实上,
时间本身并不会带来任何安乐和富足,我们必须在当下这一刻找到和谐。



自在:你必须每天都能死于一切已知的创伤、荣辱和经验的一切,
你才能从已知中解脱,才会变得清新、纯粹而有力。



快感:所谓“活在当下”,就是在刹那间领会生活中的美和喜悦,
而不眷恋它所带来的快感。真正的喜悦取缔快感。
--


克里希那穆提很快就成为坚强无畏、难以归类的导师。
他的言论和着作无法归属于哪一种宗教,既非东方也非西方,而是属于全世界。



一九二九年的八月三日,克氏宣佈解散专为他设立的“世界明
星社”,退还所有信徒的捐款,他发誓即使一无所有也不成立任何
组织。因为真理不在任何人为组织中,而纯属个人了悟,一旦落
入组织,人心就开始僵化、定形、软弱、残缺。他的另一项惊人
宣佈是,他否定了所有过去的通灵经验,认为一切心灵现象都是
人类接受传统暗示和过去习性的策动而投射的念相。



从此,这位被选为“世界导师”的克里希那穆提,才真正开始光华四射。
一九三九年二次大战爆发,面对世界的动乱、人类的自相残杀,
克氏感到刺骨的哀伤以及更为超然冷静的深思,他开始探索真正
的教诲,要用最简单而直接的语言带领人们进入那种不可思议的
境界。




这位慈悲与智慧化身的人类导师,穷其一生企图带领人们进入
他所达到的境界,直到九十岁去世前都还在不停奔波。一九八六
年二月十六日晚九点整,克里希那穆提不可思议的一生结束了。
他留下来的六十册以上的着作,全是从空性流露的演讲集和讲话
集,目前已经译成了47 种语言出版。在欧美、印度及澳洲也都有
推动他志业的基金会和学校。他们一直强调克氏教诲的重点:人
人皆有能力靠自己进入自由的了悟领域,而所谓的真相、真理或
道,都指向同一境界。



克里希那穆提,这位被誉为历史上旅行次数最多,晤面人数最
多的世界导师,不喜欢被人们称为“大师”。他虽然备受近代欧美
知识份子的尊崇,然而真正体悟他的人,至今寥寥无几。



引言
我们配做父母吗?想想我们曾经受过的教育,想想我们是如何
一天天变得平庸的。如果教育只是像用模具来塑造各种标准样式
的人,教导人们去寻求安全感,成为重要人物,或是早日过上舒
服日子,那麽,教育只有助长了这个世界的不幸与毁灭;如果教
育只是一个职业,一项赚钱的方法而已,那麽老师怎麽会用爱心
去帮助每一个学生,让他们对自己和这个世界充满好奇?

7 said...

灵修大师只不过是你内心的幻觉和投影而已,


【没有什么灵性导师,真正的灵性导师就是你自己,
别人的说法是帮助,如果他有益于你的灵性,那就对了!
人生的路需要你自己去体会,学习,直到死亡........】



【当你是痛苦的,别傻傻地杵在那儿不动就行了,
也不要鑽进鼠动裡,这才是应关注的,
如果克氏的话帮助了你,那它是什么师还是重要的吗?】



我们都愿用生命进行崇拜吗? 管他!
我真的饱腹过吗? 我自己清楚.
人家真的饱腹过吗? 人家自己清楚.
还有其他事吗?








说一下我的看法,看到这些对克的指控,很惊讶
我也惊觉到一件事,自己是否也把克当成偶像来崇拜
但他绝对是个另类思考的"讯息传达者",而且对我很有帮助
至少不再无来由的恐惧愤怒焦躁

他是不是圣人?我不应该关心,但他教导的东西,对我而言
太实用了.没有一大堆花样,只有思想的对治

自问,圣人是什么?.....我心裡的一个完美想像?
审视这个我塑造的形象有何意义?让我增添对克的幻想吗?
看到网路上,很多人都拿经的用词和境界,来比较批判,
还一再引经据典,头头是道,问题是,自身是否已经证得?
孰不知,不断提醒名相及文字不可执着.....
如此浪费口水批评,也不会令自己开悟,徒增烦恼罢了

其实,不论真伪,能看到这件丑闻,对我帮助蛮大的
导师只是传达讯息者,
只有自己能帮自己解脱,自己才是问题的关键.
我还是会继续阅读克的教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人生的过程本来就有不同层面,重要是在面对不同的教化示现的时候,是否能保持心的自由?


否定念头或排除念头或消灭念头是最不明智的念头,这会引起心理上的双重性或多重性的矛盾,正常的也恐怕最终变疯子。

玄之又玄的念头无法理解又要设法追求的同时去否定或排除或消灭其他念头也同样是最不明智的念头,同样会引起心理上的双重性或多重性的矛盾,正常的也恐怕最终变疯子。

心被标籤了,心自然是依念头理解一切,念头自然妨碍心,自由不自由就在这个点上。


最后我要再强调一次
这裡没有 "维护克" 的问题,我们很乐意看到真相
任何有关克资料我都欢迎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书名:质疑克里希那穆提


不论是我们自己或其他人,之所以产生这类冲突,
就错在大力强调「应有面目」,而不管「本来面目」。
或者,换一个说法即是,总觉得理想与四标比观察事实和了解事实更吸引人。


通常,如果所发生的事实令人不悦,我们往往抗拒、逃避或压抑它。
但就如克氏所言,这种「逃避事实」的方式是危险的。
他表示,由于这种反应,我们便由所经历的事件,
分裂出一个虚假但强烈的自我感,由「所观之物」分裂出「观者」。

  

这个分离的自我一个虚构的思想,以不可避免的有限经验为基础,是一个心智的傀儡。
对克氏而言,不论在两个人或两个国家之间,这个分离的自我都是暴戾之心。
他强调,这不只是某些心理不平衡的人所特有的问题,全人类都深陷在这个问题中。

  

「观者就是所观之物」,这是一个重要而难以理解的观念,
其中有许多含意,在此仅简略勾勒出其一。
在克氏与理论物理学家兼哲学家且为
英国皇家学会(Royal Society)会的大卫.博姆(David Bohm)的对谈中,更可见其深意。




在一生中以非判断的方式「保持本来面目」,
去试验、去看看所经历的事物是否能揭露并澄清其意义。

在这么做的同时,我们不仅发掘出自我意识。
因此,这并不是「神经过敏、不平衡、自私」的内省。

我们反而正在进行「无观者的观察」,
这其中没有思想的动静、
没有归类、没有辨护、没有谴责、没有改变的欲望,
只有一种简单直接有力的感觉,而这并不是某种神祕或超世俗的观念。

7 said...

论恐惧
“他(克里希那穆提)是我所见过的最美的人类。”——乔治·萧伯纳(George Bernard Shaw,1856-1950)

克里希那穆提Krishnamurti(1895-1986)
他坚强无畏,言论和着作无法归属于哪一种宗教,既非东方也非西方,
他一直启发人们自我觉察和探索,以及放下自我、宗教与民族的局限与制约,
通过个人的意识转化,以获得单纯而开放的心灵。



他的智慧和洞见不断吸引全世界各地的人士。但是他一直宣布他不是权威,
他解散为他设立的“世界明星社”,宣布真理乃“无路之国”,
任何一种形式化的宗教、哲学、宗派都无法一窥究竟。



克氏自己认为,他虽演讲无数,书也出版了不少,但他的教诲不是这些书,
他说:“我只教一件事,那就是观察你自己,深入探索你自己,然后加以超越。
你不是去了解克的教诲,你只是在了解自己罢了。”克氏的话语指出了一条路,那就是认识你自己。

本书是对他的成长过程、生活经历、他的启发和教诲、广泛而深远的影响的真实记述,
是了解克里希那穆提和他的思想及教诲最重要的一本书。


我们必须看清被制约的思想与真实的创造思考的差别,才能扭转命运。

克里希那穆提说:「只有心灵完全静止的时候,才有可能接触到心灵最深处。」

《心灵与思想》探讨克氏所说的「头脑的巨大空间裡有不可思议的能量」,这些基本的教诲强调只有从爱制约的思想解脱出来,我们才可以真正获自由和圆满;只有透过个人的改变,才能解除人际关係、社会的致命冲突。

本书为全人类指出通往心自由、独立思考的正确道路。






《论恐惧》探讨恐惧和依赖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阻碍我们看到真实的自我。是克里希那穆提的众多书籍,阐明恐惧与依赖最深入的一本。

在这些清晰的教诲中,他指,恐惧让心灵迟钝,隐藏在心底的恐惧不但限制了我们的行动,而且让我们不断寻求逃避,不能面对真相。唯有彻底了解所有恐惧的根源,才有可能解放我们的心灵。

阅读本书犹如心灵的蛮荒探险,唯有勇气非凡的,才能找到最大的宝藏:一颗自、喜悦的灵魂。






除非教育能帮助你了解广大生命的所有精微面——它惊人的美、它的哀愁及欢乐,否则教育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你也许会得到学位,得到一连串的头衔,得到非常好的工作,然后呢?如果在这些活动的过程中,你的头脑变得迟钝、衰竭、愚蠢,那么生命的目的又是什么?教育的真正意义,难道不是培养你的智慧,藉着它找出所有问题的答桉?你知道智慧是什么吗?它是一种无限的包容力,允许你自由地思想;没有恐惧,没有公式,然后你才能发现什么是真实的、正确的事物。





绽放于爱中
如果教育只是一项职业,一项赚钱的方法而已,那么老师怎么会用心去帮助每一个学生,去发现他们最感兴趣的事物,找出自己的方向?在教育与人生的课题上,克里希那穆提的精闢见解,值得当今每一个人及教育者和父母深思与学习。

学生要成为有创造力的人,而非机器人。教育把生活当作一个整体,并明白其中的意义。欠缺完整性,生活只是一连串的冲突与悲哀。自我乃是种种互相冲突的慾望战场,除非能够悟出生活的是非。真正的教育是帮助个人本身,使之成熟、自由,并绽放于爱中。






「克」说「真正的冥想应该是纯粹的观察和聆听,在观察和聆听时,脑子没有任何的字眼,成见或意见」.....,「只要我们的心能随时观察和聆听生活中的活动-包括内心和外在所有的活动,就能住于寂然无为的境界」。

本书前半部的文字叙述,我们看到「克」的外在活动,作了真正冥想的示范,当他在自然界时,由于全神贯注的观察,因此体会到的是大自然的实相(一般人所看到的自然界,常常是被自我感中的经验或知识扭曲的虚相),通时也由于观察时心中了无杂念(其实当全身贯注时即无杂念),因此观察者与被观察者天人合一,成一空寂的不可思议境界。





本书后半部份的文字叙述,「克」领悟-当去除心理的时间感,弃过去的经验与知识(仅留生存必须的),全神贯注来观察,发现恐惧、愤怒、忌妒、痛苦.....时,发现以上种种的情绪祇不过是能量的一种变化而已,在不责难,不修正,仅静静地观照「它」的起落,于是我们安然穿越了,于是我们达成真正的冥想。


我们生活为什么不平静

恐惧,如何生起。时间与思想。专注:保持“清醒”。






我们找不到一种不但没有冲突、悲惨事物、溷乱,而且还充满爱和体贴的生活方式。这似乎很奇怪。我们读一些学者的书,这些书告诉我们社会在经济、社会、道德上应该如何组织。我们又读一些宗教人士和神学家的书,这些书有的是思维观念。我们大部分人显然都很难找到一种和平的、活的、充满能量、明朗、不依赖他人的生活方式。我们都以为自己应该是成熟、缜密的人。我们有很多人曾经历两次大战,经历革命、动乱以及种种不幸。可是今天,在这个美丽的早晨,我们聚在这里,谈这一切,等待的却是别人来告诉我们怎么办,来给我们看一种实际的生活方式。我们来听从某人的话,希望他能给我们一把钥匙,以开启生活之美,开启日常生活之外某种伟大的事物。





我不知道——你们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听别人的。我们为什么无法在自己心里毫无扭曲地找到明朗?我们为什么要背负那些书本的重量?我们为什么无法活着而没有困扰,活得完整,心里有大欢喜、真正的和平?这种状态似乎自古有之,可是却是真的。你是否曾经想过你可以过一种完全不需要挣扎、努力的生活?我们一直在努力改变这个,改变那个,压制这个,接受那个,模彷、遵循某一公式或观念。





我不知道我们是否曾经问自己是否可能过一种毫无冲突的生活?不是知识的孤立,或者感情、情绪上的一种生活方式,而是完全没有任何努力。努力,不论是愉快或不愉快,令人满足或有利可图,都会扭曲、妨碍我们的心。这时的心好比一部机器,从来无法顺利运转,只是一直在轧压,所以很快就磨损。于是我们就会问——我相信这是一个有价值的问题——我们可能不可能过一种生活,没有任何努力,但也不懒惰、孤立、冷漠、迟钝?我们的生命,从生到死,一直在适应、改变,在变成某一种东西。这种挣扎和冲突造成了溷乱,使我们的心磨损,于是我们的心变得毫无感觉。





所以,我们有没有可能找到一种没有冲突的生活方式,不是在观念上,在没有希望的某种东西上,在某种我们手段之外的东西上;不只表面上,而且是深达我们所谓的潜意识、我们的深处?今天早晨也许就让我们深入这个问题。

首先,我们为什么会发明冲突——快乐与不快乐?这种冲突可能停止吗?我们能够停止这一切,过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拥有大能量、明朗、知识能力、理性,又充满名副其实的爱吗?我想我们应该用我们的心智和心肠去寻找答桉,完整地涉入这个问题。





我们显然有的是由于内在的矛盾而产生的冲突。这矛盾会表现在外在的社会,表现在“我”和“非我”的活动中。这就是说,这个我有它所有的企图心、动力、追求、快乐、焦虑、憎恨、竞争、恐惧以及“他”——那个“非我”。除此之外还有“活着不要冲突或相反之欲望、追求、动力”的观念。我们如果了然这种紧张,我们就会在自己内心看见这一切,看见这一切互相矛盾的要求,互相对立的信仰、观念、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