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4, 2009

国阵当我们是白痴?


面对滔天民愤,纳吉终于宣布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早前慕希丁曾一口拒绝)。

但是,皇委会的功能不是一如社会大众所期望的还原明福死因的真相,而是调查反贪委员会在对明福的审问过程有否“违反人权”。

人命都没了,还来调查是否“违反人权”?

他妈的!国阵当我们是白痴吗?

如果真的有意还原真相,就无需躲躲闪闪!

如果真的事无不可对人言,更无需要玩这么多花招!

为国阵服务的博客们,不用忙着切割国阵与反贪污委员会的关系,我们不是第一天移民来马来西亚!

那些国阵的内阁部长,不用忙着到明福家坐在两位老人家身边喷口水上报纸,有心的话,叫你们老板做他应该做的事情!还有,叫那个狗嘴长不出象牙的纳兹里闭上他妈的臭嘴!

停止所有伪善的花招,让皇家调查委员会彻查明福的死因!

不要口号,只要真相!

35 comments:

MIKE THE GREAT said...

骂得好!

Anonymous said...

也骂得妙!!!妙!妙!妙!

Anonymous said...

看来平时一表斯文的文国大哥,也被气得大骂‘他妈的’。

Anonymous said...

看来如果在发生内此事件,我们的国文大哥一定会大骂‘刁你啦!’

林廷辉 said...

无心彻查真相, 无意替人民解开疑团,只是替自己的美好的口号补镬!

敷衍之后还是敷衍!

请允许我借你这里,向这一些妖孽再骂一句:他妈的!王八蛋!

让我们大家让这些妖孽魂飞魄散!

Anonymous said...

决不妥协!!!!

上议 said...

是的~!!
数十年來,国陣和马华合作之下,我们都成为愚民.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在愚民政策下。。。
我们需要提升青年的公民意识。。。
具体一点提升。。。

朋友,
我正式邀请你,
有兴趣参与我们的改革吗?

Anonymous said...

纳兹里实在是太低级,有这样的部长,叫我身为马来西亚人不懂要悲哀到几时,这种人应该去种番薯!!! 他奶奶的!!!

civic said...

Let's be firm and bury all these rubbish in the next GE.

Brothers and sisters,
Stay tuned with your mind. ENSURE not to be affected by the candies and sweets. Extend to your friends and relatives.
Next action like what DSAI said: Send the liar team to Mongolia.

Anonymous said...

国文兄真的发飙了!

骂的很好!骂的很妙!

大快人心!

这次人民决不妥协!

这次国阵真的玩得过火了!看下次人民怎样对付他们。

臭虫 said...

真正白痴的是继续被误导的马来报读者.

建议wall photo放到下届大选.

-siewchoon- said...

谁是白痴?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巫統報章和那些爛博客,以首相納吉的伎倆,爛得與香港土共沒兩樣,果然天下烏鴉都是一樣貨色。

下屆大選,馬來西亞人應該否定國陣。

travii said...

如果现在人都敢杀,我保证来届大选就算反对党大胜,我们将会是另一个缅甸。

也好,至少全世界将可能会知道我们有一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苛政猛于虎。这句话太有智慧了!

Anonymous said...

希望真相早日水落石出,给明福家人一个交代!

林廷辉 said...

三项看似用来解决问题,解开疑问的宣布,但却让我脑袋里增加了几项疑问。有几个问题总是搞不明白,想请大家来帮帮忙。

(一) 不懂警方在调查赵明福离奇坠楼丧命的真正原因时,是否要在鉴定赵明福的“真正死因”之后,才能继续深一层的调查工作呢?

(二) 如果验尸庭所鉴定出来的“真正死因”跟警方在它之前所鉴定出来的“真正死因”有出入的话,是谁出错呢?要相信谁呢?还是一定会相同?

(三) 不懂警方在调查赵明福离奇坠楼丧命的真正原因时,是否也会把“因为盘问过程中出现侵犯人权而导致他人身亡”纳入原因之一呢?如是的话,警方是否也该着手调查反贪会在盘问赵明福的过程中有否侵犯人权之后,才能针对这个原因继续深一层的调查工作呢?

(四) 如果皇委会所鉴定的“是否侵犯人权”结果跟警方在它之前所鉴定的“是否侵犯人权”结果有出入的话,又是谁出错呢?又要相信谁呢?还是一定会相同?

(五) 不懂警方在调查中所要盘问的“证人”跟皇委会所要盘问的“证人”会否是一样呢?

(六) 如果警方盘问的“证人”跟皇委会所盘问的“证人”是一样的话,根据法律,那些“证人”在面对警方和皇委会时,是不是一定要说同样的话?

(七) 如果皇委会在盘问“证人”之后获得的结果跟警方在它之前所盘问“证人”之后获得的结果有出入的话,是谁出错呢?要相信谁呢?还是一定会相同?

(八) 如果警方在皇委会和验尸庭成立之前得出的结论,跟皇委会和验尸庭在之后所得出的结论有出入呢?又是谁出错呢?又要相信谁呢?还是又一定会相同?

(九) 政府会比较偏爱三方面都有相同的答案还是三方面都有自己真正的答案呢?

(十)只是成立一个真正由人民所期望的独立皇家委员会来处理这三项事情,是不是比较恰当呢?

大家看了以上的问题,会觉得答案会是不同的巴仙率较高还是答案肯定会是一定相同的巴仙率比较高呢?那,再看一看纳吉的这三项宣布,大家是不是还觉得这三项宣布的结果肯定会解开你心中的疑问呢?真是把我们大家当白痴!

Anonymous said...

2009年7月20日 星期一
毫不留情∶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Did I not tell you?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9-07-2009
翻译  ∶西西留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巫统报纸大事抨击赵明福死亡事件中对反贪污局的批评
大马局内人
2009年七月十九日

巫统控制的报张《每日新闻》和《马来西亚前锋报星期刊》今天大力谴责有人妖魔化赵明福死亡事件,并认为这是削弱马来人主导的政府的一项议程。

这两份报张指责反对党政治化这位政治秘书于七月十六日的死亡事件,《前锋报星期刊》表示人民联盟利用这个事件转移视线,回避它们的内部问题和弱点。

《每日新闻》的一篇名为【赵明福之死浮现各种政治推测】的文章中认为这是削弱马来人主导的政府的一项议程,文章撰稿人是新海峡时报集团总编辑再納阿里芬(Zainul Ariffin Isa)。

他写道,政治中的机会主义者能够把悲愤不满转化为政治资本,而死亡事件可作为催化剂,以激发种族情绪。

「不是只有华人或是民联支持者懂得愤怒和追求公正。」

「特别是在非马来人族群之间已经引起了疑问,反贪污委员会,就如其他部门那样有许多的马来官员,只是选择性的以非马来人进行调查,」他写道。

可是,这位新海峡时报集团的新老板也指出,两名行动党人与赵明福一样,也被带往盘问。

这两名行动党人,其中一名是华裔,一名是华巫混血儿,他们声称被反贪污委员会官员以种族歧视的语言辱骂他们。

根据反贪污委员会官员的解释,他们和赵明福一样都不是嫌疑犯,他们不过是『证人』。

到目前为止,民联领袖在反对党领袖安华的领导下,并没有在他们的言论中并没提到种族,而是要求反贪污委员会对赵明福的死亡负责。

再納表示说赵明福之死是一场意外,就因为反贪污委员会涉及的官员是马来人,他在文中写道『当一起意外中的受害者是非马来人时,如果受到调查的是马来人,这就会引起很多揣测。』

他不仅提出赵明福死亡事件中的反马来人情绪,他同时也表示,他认为政府部门是马来人为主的政府,更甚于一个非党派(non-partisan)的公共服务机构。

「为什么雪兰莪州务大臣,身为一名马来人,却质问他自己的种族要采取公平的对待呢?」再納在文中写道。

前锋报星期刊是巫统所拥有的一家报刊,它也对民联政治化这起死亡事件进行攻击。

这家报纸表示这项争议并不会因为街头示威和无礼的指责而获得解决。它也说反对党利用赵明福死亡事件转移注意力,回避他们自己的问题。

*************************************************

我在过去曾经解释过,可是都被当成是耳边风,有些人甚至说我无事生非,可是,我这一辈子曾参与过无数次的巫统聚会,我也有太多的朋友来自巫统,他们都位居高职,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无所谓,许多不同意我的看法的人士都是那些躲在家里舒舒服服的写留言的人,可是却很大可能不会出席今天在格拉纳再也体育馆的群众大会,这就意味着,他们从不细心聆听民声,也不曾体会民疾。

我尽可能的使用很浅白的话来对你说。巫统把政府机构当成是一副马来人的工具,政府机构——不管是选举委员会、警方、反贪污委员会、新闻部长(以控制主流媒体,还有电台和电视台),教育机构(由幼儿园直到大学)等等——这些都是为了马来人的利益而效命的,这点必须明确的搞清楚。

政府有一个宣传机构称为国家干训局(Biro Tata Negara,BTN),它的工作即是开设课程,向政府官员和刚录取和毕业的大学生进行讲解,干训局主要集中在对马来人洗脑,让他们认为马来西亚是马来人的国家,而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是外来移民。在允许他们获得公民权后,这些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现在变本加厉,开始要求各种不合理的东西,包括平等权益,他们忘了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因此是二等公民,而不是一等公民。

军队是马来人的,警察是马来人的,大学和专科学院是马来人的。其实,你可以想到的都是马来人,这是不二定律。如果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拒绝接受这些,他们应该离开这个国家,回去他们原本的国家——管它是中国、印度或是什么的。

好啦!你或许可以辩驳说,今天的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出生在马来西亚,当中并没有一人出生于中国、印度或是其他国家的,他们的祖父母或是曾祖父母也许来自于中国、印度和其他国家,可是他们大部分的华人、印度人或是『其他人』都出生于马来西亚,因此,他们即自动成为公民,而不是移民,虽然他们或许是移民后代。

我的意思是说,每一位美国公民(除了印第安土著)都是移民后裔,即使他们出生于美国,而非前来美国的移民。因此,移民的子孙,或曾子孙都不是移民,而是称为美国公民,并不会因为一位美国公民的祖先来自何处而使他比其他美国公民获得更高的权益,所有美国公民都被视为平等的。

可是,那是在美国,却不能应用在大马。在马来西亚,那些祖宗来自印尼群岛的人,比那些祖宗来自中国、印度和其他区域的人获得更多的权益。这就是马来西亚的做法。

马来人被长期的灌输这种思想,而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移民后代也被长期灌输说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他们不能享有公平权益,他们被分类成拥有移民血统的二等公民。

这也就是为何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被逮捕和扣留时,被人更加残暴的对待,他们不仅是受到语言上的侮辱和种族歧视,他们遭到肉体上的凌辱。这就是为何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后裔的扣留期死亡率非常高,尽管如此,他们大部分是因为『悴死』或昏迷或毫无理由的死亡,而不是医学上的『自然死亡』。

我再说清楚,大马政府是一个马来人的政府,这个政府的工作即是为马来人效劳,保护马来人的权益。昨天副首相说过了,为了避免大家忘记了,我再次重复。只要国阵掌权的一日,这些都会维持现状,巫统已经为人民做出承诺。

任何想要改变这个安排的马来人都是叛徒,他或她的公民权应该被剥夺,他或她应该被驱逐出境。对于这一点,巫统已经不止一次清楚表明。

那些来自中国、印度或任何区域的移民后裔,只要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话,都对这个概念非常明了。他们接受这个事实,他们是二等公民,并被分类曾是『外来者』(pendatang)。这就是为了那些来自国阵的成员党们,那些来自国阵的十三个成员党的工作即是确保巫统的政权能够维持下去,尽管巫统在国会中的议席少过一半,如果让巫统独挑大梁的话,它老早已经倒台了,这十三个非马来人的成员党赋予巫统这个委托,让它执政。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running dogs),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LABELS: 毫不留情

凌国文 said...

首相坚持不让皇委会彻查明福死因,而要另外交由验尸庭调查,原因是“验尸庭一样可以查明真相。”

这个逻辑就相等于:有人脱裤子放屁,你问他为何要脱裤子,他却回答说脱了裤子一样可以放屁。问题是,穿着裤子就放不到屁吗?

阿土伯 said...

没用的政府,没用的华基政党!没懒用!

失败のman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失败のman said...

首相坚持不让皇委会彻查明福死因,而要另外交由验尸庭调查,无疑的是要告诉我们“此地无银,三百两”

为什么首相会认为我们是白痴?
a)是因为我们表现得不够聪明
b)是因为我们有种弱智的感觉
c)还是我们都是善忘的一群

答案是:c

今天所成立的皇委会,只在敷衍我们这一群人,时间过得越久,我们就会很快的将此事给淡忘,更可悲的是,到时那些为国阵服务的博客与群众,就会灌输一些“政府已经有做事”之类的信息,好让我们这些善忘又善良的一群,慢慢的忘记他们的所作所为,慢慢的逆来顺受。

紫君 said...

他们没把我们当白痴,只不过当猴耍!!

凌国文 said...

我还看到一个忠心耿耿的年轻才俊在自己部落里面写“新经济政策已经解除了”。

无知至此。。。无言啊。。。

wch said...

谁叫号称(应该是自称自爽)代表全马六百万华人的马华在忙着内斗咩?
老翁忙着围剿老蔡
老蔡又忙着防范老翁
老翁敢不敢说“你们污桶如果继续践踏人权,我就带队离开国阵”。。。敢吗?
借用他的一句话,“我敢写,老翁敢讲吗?”

travii said...

喂,别忘记喔,人家的太太说他们是有良心的人喔,他们所做所为都是对得起良心的咧。

还有救吗这个国家?

草禾刀 said...

国文兄,别再浪费时间在那小子身上啦!!
不过,话说回来,那小子娱乐性一流!赞!

eddie said...

国文兄,

那忠心耿耿的年轻才俊是欠鸟的。

我称他 狗狗MAN 。

百痴一个,脑残家伙。

我每次上网看他的评论就鸟他,真

的很火。

说“新经济政策已经解除了”的走

狗BADMAN,没药救了。

(对不起,在你这鸟走狗MAN)

咚咚 said...

凌先生您好,政府会把我们当白痴就不就因为有"青年才俊"这种人吗?他娘的,还有一些更无耻,"反贪会不是国阵的单位,请不要发生什么事就急不及待往国阵身上栽赃"或"请不要怀疑首相要改革的决心"omg,kill me please.

Anonymous said...

波力拔克,你在那里?

chchoo said...

那么就让我们这些"百知"在下届选举给国阵一个爱的教训.

失败のman said...

eddie兄
当你提到狗狗man时真把我给吓死,我还以为你是在说我呢,因为我也叫man啊!我叫失败のman!!!哈哈
当然,年轻才俊也是我的称号。哈哈哈

sanjiun said...

那些国阵的内阁部长,不用忙着到明福家坐在两位老人家身边喷口水上报纸,有心的话,叫你们老板做他应该做的事情!还有,叫那个狗嘴长不出象牙的纳兹里闭上他妈的臭嘴!
====================================
骂得好!
我们不是3岁小孩子!

chee said...

“那只驴”的狗嘴当然长不出象牙。

問文 said...

其实人们心里面不是都已经有一个真相了吧?

现在,只是看在结局是怎样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