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31, 2009

民青不做犯法的事情

做父亲的虽有“傻子”之名,实则大智若愚;
做儿子的虽无“傻子”之名,但却相去不远。



本来打算破天荒走上街头支持废除内安法令联盟大集会,干一番人生中最轰轰烈烈大事业的民政青年团老大林时彬公子,前一天突然临阵退缩,理由是“因为吉隆坡总警长已经宣布明日是非法集会,所以我们不会参加非法的东西。

林公子是刚移民来马来西亚的吧?警方会批准你走上街头反抗内安法令?睡醒了没?不敢去的话,当初就不要强出风头!

一心想干大事的民青精英们,提前一日乘车吹着冷气到皇宫呈交备忘录,但却临时成行忘了预约,碰上闭门羹。




不过傻人总有三分清,被警察问起时还懂得说“我要带着记者一起去”。更重要的是,还懂得拍一张团体照纪念难得的第一次。

民青啊民青,街头是很危险的,还是回家去吹冷气吧!不然超级部长许博士很难向老板交待啊!

17 comments:

林廷辉 said...

果真是“后脸皮”的正宗再传弟子!

真是人必自辱然后人辱之!

huichun said...

林时彬是"临时兵",所以才会"临时"要玩"游行",可是又没有胆量上街,才闹了天大笑话!LOL

chchoo said...

哈!哈!哈!真是民政香炉人人插!

Anonymous said...

Haha !! Gerakan as a component BN member has created a BIG LAUGHTER on the ISA issue. His leadership is so incapable and a sence of knee down of his early stand to abolish the Act.

A Parent

suzy said...

如果他们参与大游行
他们的老板根老大
不是要去坐在大大老板的冷气办公室内
做出一番解释
搞不好下次内阁改组还会丢了官职
不过想想根老大绝不会让自己的官帽跌了下来
他肯定会让临时彬变成了犯轻冤的下场吧

方人也 said...

人厉害就好,不好假厉害。
明知上头软弱,就不好学人家去反ISA.
骑虎难下想偷鸡,偷不着却吃炸糊。
靠不到岸,贻笑四方。哈哈哈!

Jack said...

参与《废除内安法令》大集会的人都是傻瓜!
明知前面的大火正在猛烧,你们还扑过去?难道不是傻瓜所为吗?
ISA历史悠久,历尽风霜依然屹立不倒,就已经可以证明它对执政者的重要性了。
简单来说,ISA就是执政者最屌的武器!
你们用自己的屁股来思考,都知道他们是不可能废除ISA的啦!
搞不好当天就有上千人被ISA逮捕!捕蜂高手竟然被蜂蜇到送院?场面不是很尴尬吗?
人家都已经警告又警告了,你们还要逞英雄去游街抗议啊?到时候,警察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大捉特捉咯!
我们何必制造机会让人家来杀我们呢?
假如被捉的都是小鱼虾,人家都懒得收留他们啊,还要负责他们的三餐?索性拿去放生算了!
但是很不幸的,假如被捞上网的都是那些大龙虾,到时候群龙无首,革命不是被逼面临痛挫吗?
我们既然已经忍耐几十年了,为何不能多忍两三年呢?
现在民联上下应该竖立一个好品牌,尽全力为民服务、为民除忧。
到时,一人一票送民联大军直入布城执政后,你要废什么?你要除什么?就易如反掌咯!何必现在撑着大太阳、冒着猪流感去壮烈牺牲呢?!
这个世界是用脑的世界,不是你们的声音够大,人家就一定要听你的!
就算执政者愿意低头,最终也是以另一个更厉害的法令来代替之。到时候你们又来大集会了?集会又集会,集会何时了?
聪明人一看就知道明天的大集会摆明就是执政党的大陷阱!
他们四处放风声,引蛇入洞!
那些捕捉过喜鹊的高手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该说的我已说了,不该说的我也说了。
假如你们依然故我,请便吧!

凌国文 said...

Jack

历史上的许多重大改革,都是由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人或团体所带来的。

认为别人是傻瓜的,未必是智者;
被认定是傻瓜的,也未必真傻。

有机会的话,不妨找一些有参加集会的人谈谈,看他们是否真的单纯到以为出席集会,中央政府就会废除恶法。

改朝换代是长远的目标,可是在那之前,人民需要被提醒、也需要被教育。集会,是其中一项教育人民突破对威权体制的恐惧的平台。

毕竟,不是所有选民都像您般有智慧啊!

昌记茶楼 said...

林时彬公子,前一天突然临阵退缩,理由是“因为吉隆坡总警长已经宣布明日是非法集会,所以我们不会参加非法的东西。”

讲废话.

广东人所说的—”多块鱼”

Anonymous said...

那个什么Jack,好有智慧啊!马来西亚就是太多像他这种有智慧的人,我们才会左三年右三年等了50多年。

这次的集会是重要的,因为让人民看清楚纳吉的“改革”的真面目。那些以为自己很聪明的,就让他继续在一旁聪明下去吧!

Anonymous said...

wah... Jack
You give up your human rights, don't you?

Jack said...

八百壮士的时代已经过时了!
当年中国的人民超级多,当然可以用这种人墙似的战斗方式啦。
可是我还是觉得他们的举动很傻!
这个世界上不是有一种东西叫“盾”的吗?
难道他们买不起?还是要表示自己够英勇?
一条人命换一粒子弹?
这盘生意怎样算都不通!
大家都是人,所以你们不用质疑我的人性。
大家都是父母生。何苦让父母为我们彻夜难安呢?
看到赵明福的双亲,我也心痛不已!
你结婚了没?有孩子了没?
我劝你们最好不要!以免殃及无辜。

凌国文 said...

Jack兄,

不用那么激动,虽然大家意见不同,可是仍然可以理性交流,没有人质疑您的人性。

虽然我们的看法不尽相同,可是我尊重您发言的权利,我决不会武断地称您为“傻瓜”。

aru said...

临阵缩沙!最衰仔最无义气的,就是这种傢伙咯!该‘打完心口,打背只’。

Anonymous said...

那个什么Jack,好有智慧啊!智慧?还be pa be.弱智就有他份.

大马贱民 said...

国家皇宫民青团=皇家民政马戏团
第一男猪脚=临时病(傻中极品··绝版级)
临时演员=20大傻(临时病的同类··特选级)
友情客串=各报无辜记者(看傻了眼还得忍着笑)
无情客串=警察大叔(兼职:现场动作指导)(民政党员乖乖听从)
他爸爸傻仔医生当初如果知道生了一个比自己还要傻的儿子,肯定提早结扎免了这个报应,
临时病果然是千古难逢的大马政坛第一笨蛋。。。。。。。。。。。。。。。。。。。。。

7 said...

回jack:

为什么示威?

作者/杨映波 Aug 02, 2009 03:15:32 pm http://merdekareview.com/news/n/10414.html

【特约评论/杨映波】政府已经说要检讨《1960年内安法令》了,为什么还要示威?

有意见不能好好说吗,为什么要示威?

以上问题倘若由小孩提出,那情有可原。可惜不是,而是一国之首相提出,所以不能一笑置之。

为什么示威呢?

因为赵明福、古甘(Kugan),拉卡纳登 (Ulaganathan), 和其他数以千计在扣留期间死亡的人士,他们都无法示威无法说话了。所以需要别人代言和代替行动。

因为那些看似林甘(VK Lingam)的人、那些当权者、那些发见不得光的财的人,以及那些有权力改变社会却不愿意打抱不平的政客,他们继续用各种势力统治我们的国家。他们当然不会示威,他们想尽办法阻止别人示威。

因为那些穷困人士、被边缘化的、被压迫的、被歧视的,或被迫害的人们,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影响当权者的所作所为。

好话说到口水都干了

因为好好说话的方式已运用了几十年,好话已说到口水都干了,全毫无效果。因为人权委会和皇家委会好好推荐的许多重要改革(包括允许和平示威)没有一件被接纳或落实。因为久久不见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独立委员会(IPCMC)的踪影,却在每个角落看到贪污和暴力的不断滋长。

更糟的是,虽然有了许多好说好劝,政府仍然一意孤行地要用志愿警卫团(RELA)把情况恶化。

还记得“诉求”吗?“诉求”没有示威,“诉求”客气得不得了,既诉又求。结果呢?不但意见被当成废物,那些根本不曾示威的成员们还被指责为是极端分子!

还想问:为什么要示威?

因为没示威的人们让政府套上了假名!他们被称为“沉默的大多数”。劣政客说,他们的沉默代表他们支持政府,所以政府要以这些大部分人士的利益为重。如今,这些“沉默的大多数”之中,许多人不想再沉默了。

还要问为什么?

是的,是因为伪政不能永远一手遮天,无能不会永远瞒天过海。因为裙带作风只能有利于数人,其他人有一天总会清醒的。

因为那张被成功地打了几十年的“种族”牌子,渐渐让人看透了:它只不过是一种卑鄙的离间手段。

因为不难认清,为什么马来西亚这个富有人力资源和天然资源的国家,其人民的生活水准并没有远在新加坡那个没有天然资源的小岛国之上?

因为,一般来说,接受和平示威的国家都富有和稳定,或正在改良中;而极度压迫和平示威的国家,都是些人民生活涂炭之地。

东姑阿都拉曼也曾示威

也因为,甘地曾示威,曼德拉曾示威,马丁路德金曾经示威,东姑阿都拉曼也曾示威。

因为越来越多人们了解,和平示威根本没有威胁国家的安全,而只是会威胁当权者的那把交椅罢了。

又因为,当劣政客微笑地告诉我们,人民是主他是仆时,那全是假话!试问:天下哪里有仆以催泪弹,棍子和手铐来伺候主人的笑话?

因为,如果历史上先人的示威都夭折的话,那么今天的印度,马来西亚和许多地方都还会是殖民地;南非仍然会还在执行种族隔离,曼德拉此刻会还在牢里,而欧巴马很可能是个身于密西西比的黑奴,正在计划他下一次的逃亡!

更因为,自由和尊严不会是守株待兔的奖品,它们是需要大家的努力去争取的,它们是有代价的。如果不想苟且偷生,如果要活得像人,我们就不能一辈子做缩头乌龟啊!

问为什么要示威,犹如问为什么要自由,或为什么要平等?该问的是,为什么不可以自由,为什么不能平等?

所以,不是为什么要示威,而是为什么不能和平示威?

杨映波是资深律师,曾任马来西亚律师公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