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3, 2010

哈啰!蚂蚁王睡醒了吗?


雪州政府应该学习柔佛国阵政府处理华小问题的手法”?

Halo!讲这句鸟话的人是否想过,为什么华小会有那么多解决不完的问题?

柔佛没有华小问题吗?

柔佛的华小数量足够了?

柔佛的华小拨款充裕了?

柔佛的华小师资充足了?

柔佛的华小和国小获得平等待遇了?

柔佛以外8个由国阵执政的州属都没有华小问题?

Halo,蚂蚁王(还有他的蚂蚁兵团),睡醒了没有?


后记:我还道蚂蚁王有多英明神武,结果被人家反呛后,迅速改口声称自己没有讲过雪州不批校地,是媒体“讲歪了”(没错,又是媒体枉作小人)!看来蚂蚁王与残cool一丁的水准相去不远。。。

32 comments:

梦熊 - 张峰与 (Wallace Teo) said...

什么是蚂蚁王国呢?

凌国文 said...

老蔡竞选总会长时天天高喊“蚂蚁精神”,现在不就是蚂蚁王啰!蚂蚁王身边的锦衣卫不就是蚂蚁兵团啰!

lkf said...

算了,他连自己的竞选宣言都忘了,还谈什么蚂蚁兵团。

Anonymous said...

说得毋唔对(台湾口头禅)!

柔佛鬼咁大数来数去到底有哪几间那华小???Tell that Dr. : "You ain't know nothing about We Chinese!" 二毛嘛,就别再学那东施效颦!认清楚先才跳,别U jump, I jump!

近朱者赤 said...

讲那句鸟话的不是人,是屎忽鬼.

凌国文 said...

哈哈哈哈,小心网络猎犬告你“刑事毁谤”!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光牒案已经够羞耻了,还要自取其辱,最后就赖在媒体上。

Anonymous said...

说来说去还不是那,英语叫。。。叫什么,什么的“small fry”- 就姑且叫为“小飞”吧!
要不然,是“巨人”?春秋大梦的巨人?等久啦!

近朱者赤 said...

我也有一支棒.可是不是给人吮吸的,而是用来打狗的.丐帮称它为打狗棒.

区区一些狗腿子也怕,那做人不是连狗也不如.

Anonymous said...

哈哈,我对蚂蚁王没什么好感,我以为他不会选上的。。但我对那些徼了一点点税就以为自己贡献很大又喜欢在网上说别人坏话的人更没好感!说这么多,还不是Do Nothing~ 有本事就帮帮国家,没本事就diamdiam在家~

陳不平 said...

看看馬華博客第一人,波力拔客先生是如何詮譯此次的爭議:

雪州应向柔州学习处理华小事项

马华在308竞选期间,在全国各地作出承诺,解决20所华小的新建、增建及搬迁的问题,虽然马华在308战况惨烈,但承诺还是不能背弃的,蔡细历在上任后,便马不停蹄的开始着手华小的处理工作,整理的结果是,这20宗个案,己经圆满完成的有2宗,10所的土地问题已解决并已可展开工程,至于最后的8宗的土地工程还有待解决。

在这8宗个案里,三宗属于教育部的问题,蔡细历承诺于月抄会见教长兼副首相慕尤丁加以讨论,并配合各州政府以完成申批工作,而另外5所华小的校地,就有赖雪州民联政府的帮忙了。当然,要解决问题,便得先弄清楚状况,点出问题所在,然后提供方案,寻求掌权当局的认同,否则空口说白话,只能自爽。

可惜的是,时逢乌雪补选在即,蔡细历的陈词,引起民联的过度敏感,纷纷出来喊话,有的不懂装懂,也有明明懂得却硬要装作不懂的,总之,不将问题推得一干二净势不罢休!

其实马华向雪州政府提出协助的要求,旨在履行职责解决华小的问题,并非为补选造势,否则岂有自爆另外3校问题在于教育部之理?马华并非置疑民联政府刻意为难华小的校地问题,甚至相信民联政府也有心帮助华小尽速解决相关问题,否则也不必列出清单,请求雪州政府放行了。

问题是,雪州行政议员似乎对这些华校课题并不太关心,至少不比对补选成绩的关心,结果,明明可以尽速解决的事项,反倒成了无谓的漫骂推托,这些「尊敬的」到底是在行政上的经验不足,以至无法有效了结问题呢?还是明哲保身,置华校发展于优先次序之末呢?

在柔州,州政府为免所保留的校地被各种不同源流的学校如国小、淡小、华小,甚至国中,以避免各源流学校因为各自的理由而相互争夺,因此在各不同种族比例地区的学校保留地,州政府都会在土地计划会议上明确注明用途,其中华小也有专属的学校保留地。

除了一般的学校保留地之外,属于州政府的政府保留地,在人口结构产生变化时,或其他的必要原因下也会作出相应的弹性调整,以应付各源流学校的需求;举个例子,日前耗资1,700万的永平华小,及2,100万以兴建的古来二校,便是由州政府提供政府保留地,再由中央政府自填土至完工,全数拨款而成。

柔州之所以是国阵的堡垒,自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在这方面,雪州政府的处理方式也许可向柔州政府取经,否则要凭每年耗3亿公帑每户人家赏40立方米自来水,或「老死赏千元,枉死吃自己」的方式打下柔州,看来并不容易。

再回到当前适逢补选的乌雪,当地的武吉丁雅华小,也是使用政府保留地兴建的,只不过中央政府拨款只有300万,建校经费已需耗资266万,稍嫌捉襟见肘,还有注入更多款项的必要,但是时值选区补选,国阵在拨款方面份外小心,以免又要被民联加以抄作,说是选前派糖果,看来只得等到选后才能加添了,所幸建筑还需一些时日方可完成;值得一提的是,上述的300万拨款并不是该区民联议员再纳阿比丁不幸逝世之后的事,而是早在今年1月8日便已由教长亲自巡视后所拨下的款项。

因此,尊敬的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疏于功课,质问蔡细历为何华小建设不能使用「政府保留地」的举动,若非是对相关课题毫无探讨,就是刻意扭曲掩盖,这种为求出位抢镜,自我保护而不实事求是的态度,对选民及社会显然是非常不公平的。

在这个问题上,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的解释更加有趣,她说,雪州政府并没有收到马华要求校地的申请,言下之意是:她是官,马华是校董,所以除非马华提出申请,否则她岂有考虑的理由?

先勿论这个官的官腔有多大,也不说马华不是校董,或校董不一定都是马华党员,因为就算校董全是马华党员,那也不是「马华向雪州政府申请」这么一回事,说来似乎有点复杂,总之,这位「尊敬的郭高级」非将失误推给马华不可,身为手握大权的行政长官,这种推托的态度实不可取,否则推来推去,有权解决的人只懂得耍太极不懂得干正事,受苦的只能是无辜的老百姓。

再说到另一位尊敬的王洁冰行政议员,她的理由就更可笑了,她说:「谁说雪州政府没做工?我们在原则上已同意批签八打灵的8块地了!」,这位将现实扭曲得走型的行政议员,难道连苦苦等待州政府拨出校地的地区都不清不楚?这五所华小,分别在1。双溪龙、2。加影华小、3。沙登岭华小、4。蒲种、5。安邦再也,天啊!难不成她要它们全搬到八打灵去?还是要所有小孩都四点早起,全都到八打灵去上课?更何况,那些所谓「原则上已同意批签」的地段,事实上根本一块也都还没批出来!!

孩子们只是要上学,马华只是想解决问题,而要解决这些问题,便缺全权掌管土地的州政府而不可!邓章钦放话说若蔡细历圈得出可用之地,他便能在24小时内签批,我们明白州议长没有这个权力,就算有,我们也不想看到雪州沦为「一个人说了算」的残政,马华只有一个要求,签批土地是州政府的权力,拨出来解决问题就是了,谁也不想抄作,别为了担心一场补选的输赢,将百年树人的工作当皮球,踢得就踢,闪得就闪!让孩子们没处上学,真的能让这些「尊敬的」感到如此痛快吗?否则推什么推?批出来不就是了嘛!就算是为人民做件有意义的好事吧!
(以上轉載自波力拔克)

陳不平 said...

再看看轉載自風雨華教的貼文,看柔州新山是如何嚴缺華教,看過之後還是堅持“雪州政府应该学习柔佛国阵政府处理华小问题的手法”。不平只能感嘆政治立場及利益能埋沒良知,再也無法多說了!

12组织提八大建议 新山华社促建20华小:

每英亩校地挤500名华小生!新山严缺20间华小,12代表性华团组织等携手提出8大建议,要求教育部公平处理和正视华小问题!据瞭解,过去20年来,新山县的华小学生人数激增,从1987年的1万9000人,飙升至现在的4万8000多人,可是,华小数量仅从原有的19间,增加至现在的22间。

同时,根据教育部规定的学生人数和校地面积比率,每英亩校地容纳200名学生才算合格,惟新山县有达90%的华小的校地和学生比率都超出预算,使到华小学生被迫“挤沙丁鱼”上课。

校地学生比率超额
就此,在新山中华公会领导下,带领11华团,组成“华小课题专案小组”,共同草拟一份备忘录,并将在这星期内,提呈给教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这些华团包括柔佛州中华总会、柔佛州华校董教联合会、新山中华公会、新山县发展华小工委会、新山福建会馆、新山海南会馆、新山客家(仁癸路)公会、新山广肇会馆、柔佛潮州八邑会馆、新山南大校友会、新山宽柔校友会,及柔州华教校友联合总会。

12华团今日在中华大厦召开记者会,对备忘录发表谈话;会上,根据专案小组收集的资料发现,目前,新山县22间华小地校地总计约91.78英亩,也就是说,平均每英亩挤500名学生,比教育部规定的200人多一倍有余。就此,新山中华公会教育委员会主任莫泽浩表示,大概估计,新山现有22间华小,学生应为2万2000人才算合理;若以现有人数计算,至少得增加20间华小。

他说,目前,爆满情况以新山东北区和西北区情况最为严重,其中,西北区的国光一校8英亩地达4612学生,严重超额。同时,柔佛州华校董教总联合会主席黄循积更透露,东北区的宽柔五小新生报名达19班,惟学校仅能录人取最多12班,学生爆满情况恶劣。针对此事,新山县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黄剑锋表示,现在他们仅要求至2010年,东北区和西北区各增加4间华小,要求不算过份。


12华团备忘录的八大建议简述
草拟者:黄循积、黄剑锋、邱思祥、张拔川、赖瑞洪、何朝东、叶汶鑫

★建议(一)
质疑教育部制定迁校条件之本意,认为此举约束华教发展,无法解决华社需求;增建华小和师资,才能解决课室不足和学生爆满问题。

政府应该根据教育部準则,严格纠正城市华小教师和学生不成对比趋势,合理準则为一班35名学生,减轻华小老师压力和维持教学水平。

同时,政府不应该只顾及国小人数增加,增建国小;反之,政府却没有依据华小和淡小学生人数增比例,而增建淡小和华小。

政府有义务提供保留地供迁校之用和负起建校责任,以实现宪法下人民享有平等学习母语教育的权利。

★建议(二)
根据教育部规定,每5至6英亩校地的学生人数以800至1000人为标準,但是以新山为例,却出现严重“超出预算”的现象,政府应有系统化的机制,长期策划华小的发展。

★建议(叁)
1996年教育法令第28条规定,教育部长可以设立国民与国民型学校,并且必须维持这些学校,因此各源流小学具有明确的法理依据,也因如此,其发展包括微型华小迁校不应受限制和为难。

★建议(四)
在第九大马计划下,国家教育费预算为48亿令吉,但政府发放教育用款却是国小45亿(95.06%)令吉、华小1亿7000万令吉(3.6%)和淡小6400万令吉(1.34%)。 要求拨款以各源流小学人数比率为依归发放,即国小占全国学小学生人数的75.74%、华小20.96%、淡小3.3%。

★建议(五)
增建华小应根据华人密集区人口比例,拟定一套制度化机制,方便落实之际,有所依据,避免节外生枝产生人为偏差,造成为难事件发生。

★建议(六)
承认华文独中统考文凭,解决华小师资不足问题。

★建议(七)
反对教育部派遣不谙华文的学业辅导老师到华小执教。

★建议(八)
反对教育部就搬迁华小提出的七大条件中,第一、第二和第四条文。 华社认为迁校不需获得所有家书面同意,仅董家协同意即可;同时,校地和建校费用应由政府负责;有关华小建议校地必须是政府保留地。

2007年新山县华小校地和人数比率
★新山市区 学生人数 校地
1.宽柔一小 3121人 6英亩
2.宽柔二小 1924人 5英亩
3.宽柔叁小 1348人 5英亩
4.宽柔四小 1100人 5英亩
5.约瑟华小 498人 2.5英亩
★新山东北区 学生人数 校地
1.班兰华小 3436人 1.998英亩
2.宽柔五小 2815人 5英亩
3.智南华小 3436人 2.2英亩
4.建集华小 2933人 2.5英亩
5.马塞华小 2345人 2.9英亩
6.万浮华小 305人 0.9英亩
7.启东华小 1315人 0.75英亩
8.南兴华小 1369人 6.1英亩
9.柔佛再也华小 3106人 6.5英亩
★新山西北区 学生人数 校地
1.国光一校 4612人 8英亩
2.国光二校 4232人 9.6英亩
3.辅士华小 3612人 2.232英亩
4.丹柏华小 1422人 5英亩
5.培华小学 2892人 2.6英亩
6.明德华小 800人 4英亩
7.坚柏华小 779人 3英亩
8.平民华小 1450人 5英亩
总数:22间华小 48850人 91.78英亩

感觉被边缘化 ★黄循积(柔佛州华校董教联合会主席)
政府把很多保留地用作建国中和国小,让华社有感华小被边缘化,所以政府应该有系统化的机制,解决悬而未解的华小问题,确保在每个发展区,都有国小和华小保留地。虽然一些华小获允许迁校,但迁校费用、校地哪里来,民间已经没有能力再承坦这些费用。

没有做好规划 ★符传曙(新山海南会馆和新山中华公会总务)
市区出现学生减少现象,当年市区学生人数直线上升,市区华小越建越大,现在反而学生向东北和北区区迁移,市区校园地大却没有学生。这主要是政府没有做出很好的规划,政府应该好好把华教问题列入教育系统,制定每5年至10年的计划,使到华小发展不会出现偏差。

公平兴建小学 ★黄剑锋(新山县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
从1987年至2007年,新山县华小学生人数增加逾100%,除了新建的国光二校和柔佛再也华小,还有从哥打丁宜迁入的南兴华小,新山仅增加3间华小。

政府应该在人口密集区,合理和公平地建设各源流小学,现在,辅士华小2英亩地挤3600学生,已经是非常离谱的现象。迁校只是辅助,最能解决新山县华小不足方法是直接增加华小。

一劳永逸解决 ★韩庆祥(新山客家公会会长)
作为纳税人,子女应该有接受正规教育的权力,而不是象现在还得面对各种困难;尤其我国独立50年,华社还得开记者会谈华教问题,令人遗憾。华小问题上,政府必须做到两点,即“一劳永逸”解决问题,以及“一视同仁”地对待各源流小学。

质疑行政偏差 ★林奕钦(新山福建会馆会长)
教育部不可能无法计算出华裔人口密集区,也不可能不知道华小爆满,如果教育部不知道,这就是行政出现偏差。现在,政府至少得确保50%的华小问题获解决,华小问题才不会越来越恶化,中学需要华社捐钱,华小也得华社出钱,华社无能为力。

Anonymous said...

中国有56个民族,却只有一个源流小学!怎么办好?56个民族只能用汉语学习,请问是否应该开办56个源流的小学?
台湾也是一个多元种族的地方,但却只有一种源流学校。后来再看看,美国、澳洲等多元种族的国家也是只有一种源流。所以,我很纳闷,才会请教您!是不是美国和澳洲的华裔子弟不需要华校,我真的弄不明白那边的华人的想法。
看看是否可以恳请安华运用它的影响力干预澳洲的政策,让它建立华小,让澳洲的华裔子弟也有华小可以读书。那该多好啊!
当然还有台湾咯,他们的原住民都没有自己的母语源流学校。张惠妹是山地人,但却只会国语(就是我们的华语),很可惜啊,如果她也会母语,那该多好。台湾要找谁去说项呢?我一时也不知道谁恰当。
我希望全世界的每一个国家都有多源流的学校,希望改天民联执政能开办26种源流小学和中学,还有民族大学,因为我们有26种民族(如果我没记错)!民联万岁!

SL Wong said...

边只蚂蚁得罪你了?

LOO(KL) said...

蚂蚁吃甜不吃苦,蚁工兵去分糖果,蚁王去找蚁后吃“棒棒糖”!! 都讲是蚂蚁囖,国家大事关它“屁事”。

Anonymous said...

如果你明了蚂蚁的智慧,你会欣赏蚂蚁的精神的。Java Programming有了Ant,让compliation work容易多了。

我们不能否定蚂蚁的渺小,在宇宙空间里,人也是很渺小的,但是我们如果永远只是去攻击他们的弱点、强调他们的弱点,我们就会忘了他们的优点。

如果马华没有代表华社,华小问题是谁的问题?

凌国文 said...

楼上的无名无姓者,华小当然是华社的问题;问题是,马华能否有效代表华社?

肥鬼黄 said...

这只蚁王吃咸不吃甜,所以出咸片,还搞到週身蚁叻!哈哈! 蚁王!

LOO(KL) said...

不是小看蚂蚁,这班人比喻自己是蚂蚁可是污辱了这小昆虫。他们有蚂蚁的智慧和动力但没有它们的精神。蚂蚁从来没有互斗,战斗是向外不向内。“整合”??目前的布局是党争下集的开始。妇女组已开战了。讲到代表华社,我曾经是冼都志文华小的家协主席(1996-2000),见过陈财和,姚长禄,韩春锦。。。到目前校地还是KTM的,学校的设备自己“搞掟”,水电费不够家协贴,家协不够就找家长补。唉!这是讲不完的华社问题。 等补选吧!!

机械王 said...

蚂蚁王在混饭吃, 把华社当傻子。

Anonymous said...

他当行政议员主导柔佛那么多年,说什么像柔佛学习,倒不如直接说向他学习。学习他那大炮王性格,学习他那“与副首相关系很好”的做官道理。

这是哪老子的蚂蚁王?

专吃民脂民膏,应该是白蚁王才对!

卖华仔 said...

抗议,严重抗议说我老板是蚂蚁王,这太贬低他了,怎么说我老板也是个雄伟慷慨的男子汉,爱请人吸雪茄,为了孩子还可以躲在笼内污桶的纱抽雪茄,这么样的一个人又怎么可以称他为蚂蚁王呢?我觉得他应该被称为雪茄王,雪茄王万岁。

zuiyanhong said...

那个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家伙,确实是吃掉马来西亚好多所华小的白蚁王

eddie said...

轉載自"這個BLOG不好玩"
http://tongkai.blogspot.com/

兩年前,我覺得馬華副總會長黃燕燕在檳城只是不小心講錯話,很快就原諒她的無心之過。


兩年後,她以馬華檳州聯委會主席的身份,在機場一邊嗆林冠英,一邊踩上檳城的土地,迎接她的當然是希望能夠撈到一兩個州聯委會高職的馬華黨要。


不過,她這一次接受記者訪問時,聽說錄音也非常清楚,應該不會講錯話了吧?

查了很多中文報的網站,發現《中國報》登了黃燕燕稱“檳城人覺得(華小)不重要,所以不投國陣”的談話。


我真的要說一句:“黃燕燕,你好坦白!”,馬華不能沒有你。


補充一下,黃燕燕是一名醫生。
-----------------------------------
国文:看看BUKIT KOMAN的逃兵来到摈洲说鸟话.
(受詢檳馬華在308大選前,曾承諾為明德正校遷校到威省,黃燕燕說,雖然馬華曾做出承諾,但可能檳城人可能覺得並不重要,所以大選時沒投國陣.)


http://www.chinapress.com.my/content_new.asp?dt=2010-04-14&sec=mas&art=0414md20.txt

祥林嫂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祥林嫂 said...

把黑的写成白,这是卖华帮第一枪手的拿手绝活。

把白的写成黑,这是太监党顶级写手的看家本领。

国阵华裔政党两大2750(即俗称屎忽鬼或48友),一南一北,遥相呼应,犹如武侠小说中的南慕容`北乔峰,为我国博客读者贡献无数精彩鸟话。

Anonymous said...

原来你们这班人,都喜欢断章取义。有的没的,个个都讲得不亦乐乎。人家为华社的付出未必多,但总比你们这班人好,可悲...

亚金 said...

"把黑的写成白,这是卖华帮第一枪手的拿手绝活。

把白的写成黑,这是太监党顶级写手的看家本领。"


祥林嫂,写的真实。

Lawrence Teh said...

马华第一博客给你们鸟到没有声出了。

Kek Vooi, Leng said...

Thank ants for letting me know i have diabetics...

卡乔鸟 said...

还有某超X补习集团的精彩故事

Anonymous said...

恭喜薄利巴客荣升马华博客第一人,明证言顺当上马华博客盟主!改天要了解马华公会总会长的立场,请上薄利巴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