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5, 2010

脱裤子夺权大会


雪州国阵举办“夺权大会”。一番敲锣打鼓后,有人离席抗议、有人忙于解释、有人急于消毒。政权未夺,阵脚先乱。

本该是为乌雪补选拉抬声势的一场造势大会,主办单位不但提不出任何国阵比民联更适合执政雪州的具体论据,反而自己脱裤表演露宝,再度为天下人大方展览国阵成功掀起308海啸的秘方:巫统的种族主义及一党独大。

农业部长诺奥玛在大会上脱颖而出,成为种族主义尽诉心中情的最新接棒者。针对诺奥玛的“公民权”妙论,如果看官们有留意此君向来的言论作风,其实也无需反应过激。诺兄不过是一路走来,贯彻始终;尤胜于一些朝秦暮楚、原则当厕纸的世界第三大华人政党领导人。

值得留意的是,在首相先生欣慰“一个马来西亚”越来越深入民心的当儿,公开发表种族性言论者的官阶或身份却也一个比一个高。从巫青先锋部队、首相特别事务官、再到内阁部长,轮番上阵为种族主义摇幡招魂。

首相先生与其担心各族人民是否相信“一个马来西亚”,不如先忧心一下自己身旁的团队是否认同或明白,到底什么才是“一个马来西亚”?

马华加埔区部15人在台下听了诺奥玛的“公民权”妙论后,据说有感自己民族祖宗被羞辱,中途离席,以示抗议。

这点我倒有个疑问。出席夺权大会的马华代表只有这15位吗?如果这15位离席抗议的马华代表是威武不能屈,那么其他留下来的马华同志是忍辱偷生吗?

走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马华15勇士愤然离场的壮举,大会筹委会主席莫哈末再因说:“他们是去上厕所吧?”15壮士的分量显然重不过一条毛。

讲明是“国阵大会”,台上坐着的四大金刚一字排开,却清一色都是巫统代表;马华民政国大党,统统留在台下列席观礼,就算集体上完厕所,应该也没有人会察觉。

问及为何“国阵大会”只播巫统党歌?巫统领袖说,如果要播完所有成员党的党歌,起码需要一个小时。说得也对,如果国阵开会,13个成员党的代表都要讲话,那岂不是每开一次会都要三天三夜不眠不休?所以,唱歌也好,发言也罢,交给巫统就好了。其他人就当个称职的听众吧!

日前马华邀请华总列席马华会长理事会时,马华民族精英曾对大家晓以大义:“列席不是矮化”,所以马华民政国大党列席台下,按照马华的标准,台上台下还是一样高一样大。

走笔至此,再度想起前任马华总会长黄家定先生在308之前发表的那句流芳百世的名言:“马华和巫统平起平坐!”

如此趣味盎然的夺权大会,雪州民联政府应该不介意国阵多办几场。

刊登于《当今大马》评论专栏

3 comments:

梦熊 - 张峰与 (Wallace Teo) said...

我也觉得那一场大会真的是开玩笑。。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我也希望国阵多办几场,把它们的极端种族主义传播民间,让选民通过补选向极端种族主义下判决。

Anonymous said...

How many votes from Hulu Selangor bi-election will turn down from BN after the effect of such gatherings. Perhaps MCA will be on the blame for useless and helpless and UMNO will never admit their statement for arrogant speech.

A Par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