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7, 2010

回应波力拔客:武吉公满山埃采金纯属“政治炒作”?

马华知名博客 – 波力拔客先生今日在其部落撰文“政治炒作,不是躲避选民的借口”,表达其对武吉公满山埃采金课题的精辟见解。

去年,小弟曾和波力拔客针对此课题有过数次的交流。波力拔客兄不但对此课体有所关注,甚至在一年后的今天仍然未有忘记,实属难得。

然而,关注是一回事,评论是否准确又是另一回事。

波力兄在上述文章所提及的几个观点,我认为有必要加以回应,以正视听。

第一,波力拔客认为“全国、甚至全球各活跃的非政府环境保护组织对该区事件并不表示关注,这个不寻常的现象是否反映了相关环境保护组织已洞察,相关事件实在有别于真正的环境问题呢?”

波力拔客兄不懂是否听过Sahabat Alam Malaysia(SAM, 马来西亚环境之友)这一成立已有33年,我国目前最广为人知及最活跃的其中一个环保非政府组织。而这个组织,正是最早为“武吉公满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提供咨询援助的非政府组织。目前,“武吉公满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的代表律师,也正是由SAM所委派。

另外,今年初,“武吉公满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也获得宣扬发展与环保平衡的Wild Asia Heroes提名“Unsung Heroes”(无名英雄奖),以表扬村民对于家园环保运动的坚持与奉献。

波力拔客兄可能贵人事忙,无暇跟进这些小细节,是以得出“非政府环境保护组织对该区事件并不表示关注”,以及“相关事件实在有别于真正的环境问题呢?”的谬论。

第二,波力拔客还写道“反山埃委员会也将早前因妻子眼睛红肿不适,将之送往他处,自己独居榴梿芭中,进而在中风时因无人协助而猝死的张少平先生的亡故指为「死于山埃采金所致」,若说其毙命与事件无关并不妥当,然而,对于一位知识水平有限的老百姓而言,他是死于业者以山埃采金呢?还是有心人的危言耸听?值得大家深思。”

波力拔客兄有空的话,不妨到武吉公瞒走访一趟,访问一下村民,如何解读「死于山埃采金所致」这句话?是指他被山埃毒死;抑或指他间接因山埃而丢命?波力拔客兄查访清楚后,再来痛斥“还是有心人的危言耸听?”也不迟。

第三,针对村民皮肤敏感的问题,由政府所安排的专科医生,在5月27日前往劳勿医院为患上皮肤敏感症状的村民进行检查。受检查的村民事后透露,医生无法指出皮肤敏感症状的原因。事实上,我本身也认同,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不应该轻易下定论,认为这些症状与采金活动有关;也不能武断认为,肯定与采金活动无关。至于村民认为自己的敏感症状与近在住家咫尺、并且每天使用1.5吨剧毒山挨及其它化学物质的矿场有关,实乃人之常情。当然,针不刺到肉不觉得痛,也是部份人之常情。

不过,有跟进这项课题者应该都懂,“武吉公满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对矿场的反对原因,绝不只是因为村民的皮肤敏感个案。若等到有人证实中毒之后才来谈这个课题,恐怕为时已晚。

将此课题简单归类为“政治炒作”者,未免过于低估人民的智慧,并高估了“炒作者”的影响力。去年中秋及屠妖节期间,村民们举办了一场千人宴,为斗争运动筹款。为了避免有心人的“政治化”之说,筹委会没有邀请任何反对党领袖到场或上台演讲(唯一上台致词的反而是马华的行政议员何启文),可是出席人数却过千人,到底是谁有那么大的“炒作力”?

为了协助一些平时没有多留意此课题,可是却心血来潮想加以点评的友人作出更准确及公平的评论,特别为大家再度整理以下的一些简单资讯:

1。金矿公司以1996年的环境评估报告(EIA Report)在相隔10年后的2006年获得山埃采金(以碳提炼法冶金)的执照。


2。以碳提炼法冶金(Carbon In Leach, CIL)的金矿与民宅之间的距离完全没有缓冲区(Buffer Zone),只相隔一条马路

3。金矿公司每年将使用400吨的Sodium Cyanide(山埃),平均每日约1.5吨的使用量;每年109吨的hydrochloric acid(盐酸)和131.4吨的SO2(二氧化硫)131.4吨的copper sulphate(硫酸铜),2800吨的lime or calcium oxide(氧化钙/生石灰)等等接近20种的化学原料。

4。金矿公司当初招股时,公开对外宣称大马“地方政府和租地者”没有进行“山埃去毒”的要求,因此该公司没有将去毒工厂的运作费用算入成本

5。根据《1996年主要工业意外风险控制条规》(CIMA Regulation)里二氧化硫(sulfur dioxide)的条规中阐明任何工业在任何时候储存、生产或使用二氧化硫超过20吨,务必拟定应急措施(off-site emergency respond plan)并主动提供相关资料予民众,这包括了其化学原料的毒性与危险行,有关风险,以及如何在紧急事发时与民众沟通等,并安排民众参与紧急逃生演习。金矿公司并没有这么做,而且透过警方施压全面阻止专家办讲座和解说会。

6。传统金沙沟采金方式并不能将黄金完全取尽,所以金矿将以前筛洗过但还残留黄金的坭土,浸入含有山埃液体的大槽中溶解,接着把含有黄金的液体导入另一个大槽,再添入碳,碳会将黄金吸附在碳的表层。接着,把附有黄金的碳导入一个含滚烫山埃液体(sodium hydroxide-cyanide-water solution)的大槽中溶解。黄金液体接着将被导经一排电解沉积体(electrowinning cells),只需约三分钟就会化作片片黄金。

7。金矿的环境评估报告透露,会把渗有山埃与各种化学废料的坭渣存放在深坑里,但是并没有列明任何防范措施,避免雨水冲蚀,污染地面和地下水源 。而且,金矿由始至终都回避泥渣如何安全处理的提问。

8。2008年2月,专研山埃采金术的美国环境化学专家Dr. Glenn C. Miller到武吉公满实地考察,并在5月29日撰写了一份报告,详细列明金矿厂报告漏洞百出,根本不符合国际安全标准,并指出金矿处理泥渣的方式皆可能释放出重金属和酸性废料,导致金属山埃污染(metal-cyanide contamination),严重影响未来数十年甚或数百年的地下水源。

9。8个约3层楼高宽达数十公尺的大槽露天作业,所排放的化学气体能够随风飘移直径5公里的距离,除了污染空气,同时也可能会形成酸雨,污染地面和地下水源。

10。金矿公司声称受到International Cyanide Management Code《国际山埃管理法典》的约束所以安全无误。实际上,《国际山埃管理法典》的官方网站显示该公司并没有签署这项监督金矿业安全使用山埃的国际准则。而《国际山埃管理法典》指导委员会成员之一则是Dr. Glenn C. Miller

11。金矿是向杜邦(Dupont)这个国际化学原料公司进口山埃,但该国际公司曾因工业处理过程不安全而遭美国相关单位罚款

12。2008年5月,黄金雄,邱惠豪,Encik. Mustapha和张少平入禀法院提出诉讼,欲推翻环境局以1996年环境评估报告作准批准山埃采金的执照,并要求金矿公司进行详细环境评估报告(DEIA, Detailed 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

13。2009年4月29日,村民张少平被发现暴毙于果园内,被发现时已经逝世超过廿四小时。

14。2009年6月1日,法庭宣判败诉: (一)无法推翻1996的环境评估报告;(二)环境局不需要针对金矿进行详细环境评估报告;(三)基于案件涉及公众利益,所以4位诉讼人无需支付堂费。

15。官司败诉不到一周,我方立即作出上诉。相隔几个月,金矿也提出上诉,要求我方支付堂费。至今上诉结果一拖再拖,而之前宣判败诉的法官刘美兰也于今年1月份被调职。

16。武吉公满的金矿共有800万吨的石渣,金矿每年会处理200万吨,估计会做4年,期间发现金脉将进行开采,因此金矿是以设立中型矿场作出申请而取得准证,却设立一个比实际规模较大的矿场,所以使用的化学原料实际上比环境评估报告显示的多,相对的产生的有毒泥渣和废料也比预期中更多。

不知而言,不智;知而不言,不忠。

最后,谨代表武吉公满村民感谢波力拔客先生对此课题的拨冗关注,无言感激。


3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ccb polianimal ass$ole licker.

Anonymous said...

how much this shit polianimal earn by write shit article other than lick ass$ole???????

凌国文 said...

楼上的朋友,

就事论事就好了,无需口出恶言。

Anonymous said...

肥波给西西刘鸟得不够,还要给凌国文鸟。

thepplway求真 said...

感谢各位关注武吉公满山埃采金造成村民的困扰与恐慌。
事出必有因,村民不是目不识丁,他们曾经多次召开记者会挑战否认山埃有害的人一起面对群众,但是有人来吗?

希望关心这事件或者担心这事件成为炒作的朋友,应该就事论事,将心比心,如果你就是村民,您就是受害人,您还可有这样的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认为这些村民都是没事找事,不辞劳苦,披星戴月地东奔西跑?

连我们这些外援的朋友都汗颜,老人家为了保卫家园,学习环境条例,学习收集资料,剪报,面对部长、副部长,上国会,老人家为啥?

如果不是为了村民的安全,后代的幸福与健康?

King Lim said...

黄燕燕不是心虚的话,岂会不敢来?

Anonymous said...

谢谢国文兄的整理,这篇真的有帮到我进一步了解这各课题。也帮到我进一步认清那些混肴视线的言论。武吉公瞒要加油!

Bentoh said...

懇請當年出面聲援武吉公滿村民們的馬華朋友們不要"換了領導換了腦袋"才好...

Bathtub said...

估计波力大哥最后会跳出来挑战国文说:我的文章那一句有说过村民们把山埃事件演变成政治炒作?相反我是在督促黄阿姨勇敢站出来面对选民,别扭曲我文章的意思。

高手就是高手,明捧暗踩,被抹黑了还要感谢他呢。

王孫文 said...

事实胜雄辩,山埃如电讯,有没有贻害,各有各戏法。

有害则是害,没害不是害。

安仔 said...

寓事戏作一篇,国文兄游戏其间既可,无须严阵以待。

支持者 said...

何不效仿ccliu,标题为[有利益、没立场的xxxx],再来一场精彩的笔战?

Siam Fam said...

5月27日,专科医生前往劳勿医院为患上皮肤敏感症状的村民进行检查,有者拿不到药,专科医生写纸吩咐患者自行到药剂店去买!
政府安排专科医生为劳勿居民进行检查,原来只是限于“检查”!原来,政府也只不过是敷衍我们!

Anonymous said...

Huang Ah Yee is Chua SL people, it also means she is Poli's taukeh.

Poli will recognize those with breasts as mother and mustage as father and those pay him as boss.

Poli, have u been there before you write?? If not, then it is confirmed you are just a tool, a writer without brain, as I always said.....good writing skill but without analytical mind....SIGH

LA

Anonymous said...

i think this time is cd chua Puts the dog to bite autie wong , maybe another internal strife begining.


ny

Anonymous said...

Sorry Bro Leng

I just buhtahan these animals, incuding polianimal, keep assume people are stupid as they wish. Not yet consider the close case of PKF$!!!!!

You may delete 1st and 2nd comments if you wish.

Thanks and Sorry.

凌国文 said...

马青吉打州团长王孙文先生,

抱歉,你这句“有害则是害,没害不是害”像是“男人是男性,女人是女性”,写了等于没有写。

Anonymous said...

哦!原来这条水是玻璃的巴打,就是会念两句佛经的那位吧?哈哈哈哈,失敬失敬。


WST

Lawrence Teh said...

汪孙文的回应就是马华公会终身学习的成果,答非所问。讲了等于没有奖。

这个玻璃虫为了他老大的江山,什么文章不敢写?实在可悲。

Anonymous said...

Poli-ulat mewakili pandangan CSL? Too bad...

凌国文 said...

安仔,

恐怕不是“寓事戏作”,是“借故开脱”啊!

糊涂侠客 said...

看到你这篇真的让我感到很惭愧,去年在槟马华州汇报会上问了廖部长,也把他的回应放上了网。但是一年了,本人还是无法为村民出点什么力的。

每次看到武吉公满的报道都会感到有点痛心的。有时候狠不得我可以有更大得政治智慧来帮他们。真的很愧对你们!

安仔 said...

言之有理,分身乏术,借故开脱,那里好像要内战了,去观战吧,点点火也无妨。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各为其主,国阵支持者多数支持山埃采金,民联支持者多数反对山埃采金,就看多数中立者支持哪方就代表那方有理,我是中立的却反对山埃采金,不是支持任何政党,而是凭环保意识来论事而已。

凌国文 said...

侠客,

你已尽力了,我明白。

讲到“惭愧”两个字,每次回到老家,面对一班殷切期盼的乡亲父老,我又何尝不是有这种感觉?

thepplway求真 said...

我也很惭愧啊,6月开始可能我天天都得工作,我只能提供网络与电话的关心了。

我知道uncle他们很激动了,因为他们那边的困难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人健康出现问题,但是有关当局还是拖~~~~~~~~
我会继续祷告,也会将这问题交给我们教会代祷,求上帝赐我们智慧如何还居民一个健康与安全的居所吧。

Anonymous said...

玻璃虫给你shoot到不敢回应了?

Anonymous said...

波粒虫——很好听的笔名,让人联想到‘屎壳郎’,在米田共里无忧无虑,冬暖夏凉,肚子饿了只需就地取材填饱肚子,因此当‘屎壳郎’忙着滚粪球谋生时,身为万物之灵当然得忍受下这条虫所发出的异味啦!但若‘屎壳郎’因把粪球胡乱滚而玷污人类的智慧,有必要把粪球与‘屎壳郎’物归原位,丢回粪池里。

Lawrence Teh said...

读后感:拨云见日!

先有西西留,后有国文兄,叫无耻小人的扭曲无所遁形!

鼓掌x1000000!

Anonymous said...

不懂装懂,或者故意颠倒是非,最近的文章已经让我们看清这个Polibug先生的人格了。

Fong Pau Teck 房保德 sai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mc0-nBQ2P8

看看瓜地馬拉山埃採金的後果...

CC Liew said...

嗯嗯,最近忘了追踪RRS reader,啊国文兄说得好,波力哥又被『击中』了,流年不利啊真是……

凌国文 said...

西西兄,阿波哥最近比较有兴趣谈“二姨太”,没空理会我的回应:)

凌国文 said...

这就是波力巴克在FB给我的回应:

“你有写这样的「文章」哦?请恕我最近不太得空,没看到,不过也不太可惜啦。”

首席文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