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8, 2011

无耻兼无脑的沙登马华!

马华在政府体制内的无能,我们可以理解。可是无耻到像沙登马华这种地步,已经不是正常智商的人所可以接受的了。

过去两年来,不论是反对党还是NGO,只要是声援明福和赵家的,就被马华骂是“政治化”、“消费赵明福”。

沉默了两年,沙登马华的一班民族精英这时候却突然跳出来自称是“明福生前的好朋友”,如果是加入向政府和反贪会施压的队伍,那还罢了;可是这班民族精英却是莫名其妙地向沙登史里肯邦岸州议员欧阳捍华施压,指他害死了明福,要他辞职云云。看看下面这位情绪悲愤的马华民族精英笑得多么灿烂。。。

针对这种低能炒作,懒得反驳。反正只要是拥有正常智商水平的,都可以看得出来到底谁才是自打嘴巴“消费赵明福”的无耻之徒?



再看看这位精心自制短片的沙登马华民族极品的风采,可以顶得顺超过1分钟的话,算你厉害!




附录: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对这班“明福生前好友”的十大提问

Friday, July 22, 2011

警方应该为自己进行智商测试

公布了一段Ambiga有水喝,被扣留者有饭吃的短片,就证明了网上数之不尽的警察打人、踢人、拖人、射人的片段都是虚假的?

我也见过一个彬彬有礼的反贪会官员,是否就证明将明福“一夜之间变成自杀高风险群”的那3条反贪会废材也是专业的?

马来西亚警方和部长们是不是应该去做一做智商测试?

Monday, July 18, 2011

警方的709大制作千万别找王家卫操刀


希山墓钉说:“网上的709短片都是骗人的,我们会公布完整版本的短片,以还警方清白!”

墓油钉也说:“网上的709短片都是骗人的,我们会公布完整版本的短片,以还警方清白!”

讲了又讲,等了又等,过了超过1个星期,警方那个“完整版”的709短片始终犹抱琵琶半遮面。这任总警长的KPI看来拿不到113分的超标成绩了。

可是丑妇终须见家翁,如果制作单位真的脑袋便秘,屙不出这条很完整的短片,我斗胆根据墓油钉的说辞“民众挑衅、扔石头(吉隆坡市中心的马路竟然有那么多石头可以捡来丢人,联邦直辖区部长和吉隆坡市长是不是应该引咎辞职?)及对警方咆哮……重要的是警方已遵守纪律,未采取过分行动”为他们提出建议:

把民众捡拾被射入人群中的催泪弹丢回给警方的画面,剪辑成民众主动丢石头攻击警方;

把民众踢走催泪弹的画面,制作成民众以皮球射Penalty攻击警方水炮车;

把民众高喊Bersih口号的画面,配音加工成为“Bullshit”、“Buki Niamah”等侮辱警方的咆哮画面;

把民众逃到同善医院躲避催泪弹的画面,剪辑成暴民觊觎医院女护士的美色,群起围攻医院;

再把之前RTM和TV3拍到的民众逃跑的画面(当然,镜头是看不到催泪弹和水炮的),制作成民众突然集体发狂、无端端在马路上乱冲乱撞、差点撞翻了整排水炮车和撞死整支镇暴队的恐怖画面;

然后再把80巴仙的片段,集中在警方很有纪律地在警察局准备Nasi Briyani自助餐时的爱心画面,可以请黄燕燕提供1Malaysia美食节的主题音乐作为这段的background music。

这不就搞定了吗?

这种短片应该找类似王晶那种“快”“狠”“准”的导演来制作,千万别找那些好像王家卫的导演,人家的《叶问》拍完正传再拍前传,他的却连预告片都还未拍好!

Sunday, July 17, 2011

不如也叫巫统配合马华演一出好戏?


因为同善医院催泪弹风波而受到万箭穿心的马华公会老大和老二,在舆论上被打得几乎毫无招架之力。

这时候闹出的吉打州回教党宣布实行斋戒月娱乐禁止令的风波(虽然有关条文是由马华在内的国阵政府在1997年制订的),仿佛为马华送来一根救命稻草。

可惜,在马华的网络兵团发动有效反攻之前,吉打州回教党先向民意作出了迅速反应,撤除了有关禁止令。原以为握到一副好牌,却是一场欢喜一场空的老蔡,其内心的失望可想而知。

可是老蔡毕竟是老蔡,死鸡依旧可以撑饭盖,跌落地还可以抓回一撮沙。

当吉打回教党刚宣布实行斋戒月娱乐禁止令时,老蔡说:“这证明了行动党无法阻止回教党实行回教化政策。

当吉打回教党宣布撤除斋戒月娱乐禁止令时,老蔡又说:“这证明行了动党和回教党在演政治把戏,以赢取实华社的心。”

老蔡一眼就看穿这是“政治把戏”,可见他在这方面也是颇有经验的,行动党回教党这两个后进休想在老蔡面前班门弄斧。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按照老蔡的逻辑,如此极端可怕的回教党竟然愿意配合行动党来演一出好戏,那么备受华社唾弃的马华何不也请那个很开明很公平的巫统配合演一出更好的戏,以便sekaligus赢回华社的心?

老蔡可以考虑叫巫统针对以下华社很关注的事项,配合来一场义演,比如说:制度化增建华小、制度化拨款华小、根治华校师资短缺问题、无条件承认统考文凭、解除钳制中文媒体的恶法等等。

只要巫统肯纾尊降贵配合马华多演几场,老蔡何愁华人票不回流?

Saturday, July 16, 2011

廖中莱比变形金刚还厉害!


7月11日,卫生部长廖中莱对记者说:“警方绝对没有向同善医院发射催泪弹。不要再讲什么照片什么录像,我们讲没有就是没有。

结果在面对铁证如山的照片和录像之后。。。

7月12日,卫生部长拉他老大蔡细历出来撑腰,蔡老大解释:“那些照片录像是角度问题吧了啦!我们讲没有就是没有。”

结果在面对同善医院11名医生联署声明警方确实曾向医院发射催泪弹和水炮之后。。。
7月13日,同样一个卫生部长廖中莱对记者说:“我昨天只是根据医院董事部的内部检查结果发表声明罢了啦,那些不是我的个人言论。”

短短三天,从廖中莱、到廖中“LIE”、再到廖中“赖”,变身过程还厉害过变形金刚。民众因此批判廖中莱是诚信破产的大骗子,可是我强烈反对!

因为廖中莱真正的问题不在于诚信,而在于智商。

你想想看,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人家叫他读什么他就读什么,叫他讲什么他就讲什么,完全没有经过自己的思考、查证、分析,过滤,这跟诚信有什么关系?根本就是智商有问题啦!

以廖中莱这种对外来资讯来者不拒的滥交态度,如果医院董事部告诉他:“根据医院董事部的内部检查结果,我们发现原来催泪弹是由卫生部长驾着他的Toyota Alphard 载进医院里面去的!”不懂廖中莱会不会也一字不漏照读不误?

我好奇的是,既然廖中莱所讲的都是医院董事部的“内部检查结果”,那为何董事部成员自己不会向记者公布,要劳烦堂堂部长为他们代读?难道当天董事部成员个个都喉咙痛失声了(希望不是因为吸入过多催泪弹)?从另一个角度看,既然那不是廖中莱自己的言论,为什么他还要那么“鸡婆”争着来讲?

如果廖中莱真如他自己所形容般的“没有偏袒任何一方”,那么他根据医院董事部的内部检查结果发表声明后,是不是也应该根据广大民众的现场口供和照片录像再发表另一篇声明?

当然,卫生部长并没有这么做,他只选择了针对“警方没有向医院发射催类弹”发表声明,看得出部长还是有一定判断能力的。

问题又来了,既然廖中莱纾尊降贵到同善医院去了解真相后,并选择了相信“警方没有向医院发射催类弹”这个结论,那为何硬撑不到两天,就弃医院董事部而去,改口把球踢回给董事部?

如此一来,被廖中莱拉下水的蔡总可真是被他害惨了。廖中莱现在说他讲的是医院的言论,不是他自己的言论;那么蔡总讲的又是谁的言论呢?

所以,下次廖中莱/ LIE / 赖跟你讲话时,记得问清楚他:“阿莱啊,你现在讲的是自己的言论,还是转述人家的言论噢?”

Friday, July 15, 2011

英女王幽了纳吉一默

我们都知道纳吉很怕色,对于穿黄衣者,就如《中国报》头条所写的:“见一个,捉一个!”

可是命运就是专爱挑你的死穴来开玩笑。
镇压黄潮的暴行成为国际新闻后,形象受损的纳吉从马来西亚飞到英国,原以为觐见英女王,拍张美美的照片登上外国媒体宣扬一下正面形象。谁知女王陛下好选不选,偏偏选中一件颜色很够力Bersih的套装来接见鸡哥夫妇!

不得不佩服英国人的黑色(色?)幽默。
菩萨低眉,也可以金刚怒目。
鸡哥,你可以捉完所有穿黄衣的人,可是你最终还是得向黄色低头!吹咩?哈哈哈哈哈哈!

Wednesday, July 13, 2011

昨天的廖中LIE,不是今天的廖中LIE


7月11日,卫生部长廖中莱对记者说:“警方绝对没有向同善医院发射催泪弹。不要再讲什么照片什么录像,我们讲没有就是没有。

结果在面对网民潮水般的质问和批判后。。。

7月12日,卫生部长拉他老大蔡细历出来撑腰,蔡老大解释:“那些照片录像是角度问题吧了啦!我们讲没有就是没有。

结果在面对更多铁证如山的照片和录像之后。。。

7月13日,同样一个卫生部长廖中莱对记者说:“我昨天只是根据医院董事部的内部检查结果发表声明罢了啦,那些不是我的个人言论。

民众因此批判LIAR Tiong LIE的诚信荡然无存,我强烈反对!

廖中LIE真正的问题其实不在于诚信,而在于智商。

你想想看,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人家叫他读什么他就读什么,叫他讲什么他就讲什么,完全没有经过自己的思考、查证、分析,这跟诚信有什么关系?根本就是智商有问题啦!

最可怜是被他拉下水的蔡总,廖中LIE现在说他讲的是医院的言论,不是他自己的言论;那么蔡总讲的又是谁的言论呢?

“709 - 我们的集体记忆”座谈会

没有人可以忘却雨中怒吼、躲避催泪弹水炮的情形。
没有人可以抹除成千上万人见证警袭医院的记忆片段。
没有人可以姑息一群滥权腐败又大言不惭的拙劣政客。
没有人可以把国家前途、社稷安宁当作五年一次的赌注。


黄潮过后,一双双伫立街头的脚退去后,公民社会要如何继续壮大?


欢迎初尝709难忘经历的你,踊跃出席,也期待错过当天历史盛会的你,与我们一起重新温习。每一位听众就是说故事者。

日期:2011年7月15日(五)晚上8时
地点:隆雪华堂楼上会议室
主办: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当今大马中文版、独立新闻在线

引言人:黄进发(净选盟2.0委员)、杨凯斌(当今大马中文版主编)、唐南发(时事评论人)、林宏祥(独立新闻在线马来文版主编)


主持人:凌国文(隆雪华堂民权委员)

穿着:黄衣为主

任何疑问,请洽隆雪华堂秘书处(03-2274 6645),谢谢!



James Cameron有来参与Bersih2.0集会?

首先,他们说他们不曾朝着医院的方向发射催泪弹。

之后,他们说他们不曾把催泪弹射进医院范围内。

后来,他们说可能是风把催泪烟雾吹进医院范围内。

再后来,他们说他们没有把催泪弹射进医院建筑物里面。

再再后来,他们说他们可能或许Maybe曾把催泪弹射到医院停车场附近。

要不断找理由来填洞,很累吧?不然也不需要继廖中莱之后,还要劳烦蔡细历出马。
我本来是对老蔡寄予厚望的(如果连老蔡都不行了,马华还有谁行啊?),可是今天老蔡出马,却还是重炒回“录像和照片不能作准”的冷饭。

老蔡还针对录像和照片说:“If they want to make you look bad, they can”。换句话说,那几个显示催泪弹被射进医院范围内的短片,都是被人家现场捉角度拍出来诋毁警方的!

哗,那我们可要颁发奥斯卡最佳摄影奖给很多位集会出席者了!

要做到向老蔡所讲的那般,他们必须可以准确地预测警方几时会发射、会从什么角度发射、会射向哪里、会射多远,然后再马上选定一个策略性的地点和角度来拍摄。

再不然就是这些集会者的电脑加工技术西北够力强,可以把一枚催泪弹加工进去手机拍摄的画面,还要作到不着痕迹。

Wait a minute。。。如此鬼斧神工,会不会是Avatar导演James Cameron还有Transformer导演Michael Bay当时偷偷混在人群中,帮集会者拍摄这个特技片来诋毁警方呢?

有这个可能性,因为早前政府说有“外国势力”趁机渗透我国!说不定“外国势力”就是这些Hollywood名导!

去年,老马才怀疑911恐袭其实是Hollywood的制作,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网上无数则Bersih2.0的录像,不论是同善医院的、警察发狂踢人的、万人空巷的,其实都是Hollywood的特技作品!

Tuesday, July 12, 2011

人在现场:是警方把我们逼进同善医院


先是全国总警长依斯迈挣大眼睛说谎,否认警方曾在709净选盟集会中向同善医院发射催泪弹;再有卫生部长廖中莱企图转移视线,谴责集会群众“冲进同善医院”。要我们的政府老老实实地承认自己所犯下的过错,显然比冲破水炮车的围剿还要难上百倍。

然而,不论依斯迈和廖中莱说得多么脸不红心不跳,他俩当时不在现场,却是事实;而由身在现场的民众所公布的录像及照片清楚显示催泪弹被射入同善医院范围,也是事实。

两个事实相加,可以得出两个推测:一是有人企图误导两位大人,一是这两位大人打算误导人民。

我当时倒是恰好身处同善医院,这篇记录,或许可以用以检验两位大人的言论。

下午大越2时40分,下着雨,我和太太身处富都路的人群中。水炮车从马来亚银行总部(Menara Maybank)的方向驶来,听说另一方向的路口也被封堵,我们陷入被人瓮中捉鳖的局面。

这时候,镇暴队朝人群中发射了数枚催泪弹,数目不详。我在事后听说一部分的群众逃入富都车站,当时我和太太处于富都车站对面的马路,来不及进入车站,前无去路,后有催泪弹,唯有往最靠近的一个梯阶奔去。

由于人群众多,我们无法第一时间爬上梯阶。催泪弹的呛辣让我们呼吸困难、双眼刺痛,仿佛每吸进一口空气就在喉咙中点一把火,每挣开一次眼睛就被人在眼珠上刺一支针。这时候,耳边还不断穿来一把镇定的声音,以国语劝导大家不要推挤。

好不容易才轮到我们跑上了梯阶,奔上了后巷。站在其中一间店铺后门骑楼避雨的一位马来同胞向我们招手,并教我们站在屋檐下用流下的雨水洗脸,另一位印度同胞则把手中的一包盐递给我们。

不适感稍微减轻后,数十人从我们刚逃上来的方向狂奔而过,并高喊:“警察追上来了!”我拉着太太的手跟着人群逃跑。前面是一个小斜坡,上面有不少友族同胞在伸手拉着斜坡下面的人往上爬。我们爬上了斜坡才发现,眼前的原来就是“同善医院”。

同善医院范围内聚集了大约7、8百人,可是绝大多数民众都没有进入医院建筑内,只是后无退路,只能站在外面等候警察散去。

正当我们以为镇暴队不会对医院进行强攻时,一枚催泪弹突然从天而降,掉在医院范围内。领教过它的呛辣的部分人群马上躲进医院里。大部分人都是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警方竟然朝医院发射催泪弹?”在场的至少7、8百名集会群众,还有医院职员都可以证明总警长“没有朝医院发射催泪弹”是一则谎言。

不是我们要“冲进同善医院”,而是镇暴队以催泪弹和水炮把我们逼进了同善医院。

进入医院后,看到大约十多位全身湿透的回教徒同胞跪在靠近厕所的一个角落进行祈祷仪式。大家依旧保持克制,遵守秩序,不影响医院的运作。这一点,同善医院行政主任黄丰可以作证。黄氏透过媒体指出:“院方非常感谢集会者顾及医院病患及员工,以和平方式在医院范围内进行集会。”

在医院内停留大约15分钟后,我们决定再次走出富都路去了解状况。我们看到有人代表集会群众向镇暴队谈判。从身旁的媒体朋友口中得知,谈判者要求警方开路让集会者和平完成游行请愿。

正当大家以为警方愿意化解僵局的当儿,镇暴队再次出奇不意地朝和平聚集的人群发射数枚催泪弹。于是大家再度被逼逃入同善医院躲避。

警方这次也跟着 冲进同善医院以及隔壁的华人接生院捉人。无路可逃的我们随着人群慌张地逃进楼梯间往上层跑。楼梯间聚集了至少上百人。我和太太及数名友人停留在第5楼。从窗口往外望,看见警方的直升机在医院上访盘旋,楼下有多名警员冲进医院建筑内。

数分钟后,楼上(不清楚第几层)突然传来一阵女生凄厉的叫喊声,接着是长达好几分钟的挣扎打闹声。在我们这一层的十多个人除了互相对望,没有人晓得该如何应对。

楼上每传来的一阵叫喊声,在那封闭的空间,听起来格外叫人紧张。同行的友人与被困在隔壁华人接生所的朋友通电话商讨对策,结论是:大家作好准备被捕,不要以暴力反抗!

那种无路可逃、等待着人家前来逮捕的感受,说不紧张是骗人的。可是就如我身旁的一位好友所说的“所谓勇敢,不是指不害怕。而是虽然害怕,依然坚持做正确的事”。

站在原处等了将近10分钟,警察并没有逐层搜查。我们决定下回去医院地层大堂。一步出楼梯间,就看到医院保安人员向我们示意:“没事了,可以出来了。”

我们没有被捕。可是当时听说被捕人数已经突破一千人。可是我们可以抬头挺胸地说,我们由始至终都是和平集会,主流媒体所谓的“骚乱”,都是由警方的暴力镇压所引起的逃跑躲避场面

催泪弹可以让我们掉泪、水炮车可以逼我们逃跑,可是警方越是不可理喻的暴力对待,则越暴露出当权者的心虚。当权者越是尝试掩盖事实,我们就越要揭穿他们脆弱的谎言。

离开同善医院后,太太和我相对望时,我们心里都想着同样一个念头:下次的集会,我们还会再来。

7,000个警察捉5,000个集会者?


一则很有趣的数据。

根据7月9日《南洋商报》的报道,政府透露他们总共派出7000名警员和官员、7队联邦后备队,每队拥有66名队员与官员;5架空警直升机;3辆水炮车及4组警犬队应付Bersih2.0集会。

总警长和纳吉事后指出,出席Bersih2.0集会的民众只有5000人

如果数学不好的话,拿计算机来算一算。

7000个警官对付5000个集会者,警官就算1人捉1个集会者,都还有2000个警官在现场无所事事lepak啦!

5000个集会者逃避7000个警察,平均每个集会者必须应付1.4个警官,你以为集会者个个是叶问咩?

好了,放下你的计算机,问题来了:

1) 如果警官1人捉1个都没问题,那为什么还需要发射催泪弹?难道射弹可以让警官享受射精所无法达到的高潮?

2) 如果出席Bersih2.0的民众真的只有区区5000人,那么马来西亚警队岂不开创了一个新的世界记录:执法者多过集会者?(鼓掌鼓掌)
3)7000捉5000,竟然只捉到1600个,这些警察岂不是笨到很够力?
结论:出席集会者到底是5千人还是5万人(还是更多),你用自己的正常智商就可以判断了。

Monday, July 11, 2011

廖中莱(LIAR Tiong LIE),说谎不是我们的文化!





廖中莱应该是担心马华因709躲在家里囤粮而被人民遗忘,所以赶紧站出来提醒我们对马华的肚懒。

人证物证都有了,廖大部长竟然还可以脸不红心不跳地车大炮:“警方肯定的并没瞄准医院发射催泪弹,可能催泪弹的烟雾被风吹向医院的方向。”

面对记者挑战他有关网上的照片和录像与他所说不符,这位不知廉耻的卫生部长竟然好意思硬掰:“不要再引用照片及短片作为证据,院方已经证实此事。”

有无数的人证物证不要引用,反而叫人民相信不在现场者漏洞百出的一面之辞,廖中莱要不是华社第一大老千,就应该去看一看眼科和脑科医生。

廖部长,如果示威不是我们的文化,难道说谎才是我们的文化?

从今天起,我们是不是该改称Liow Tiong Lai为Liar Tiong LIE?




给纳吉一枚催泪弹作示范


纳吉抨击安华“受一点催泪弹就面容扭曲”。
我建议警方向纳吉发射​一枚催泪弹,好让他向全国人民示范,受一点催泪弹其实是不需面容扭曲的。

Najib said:"Kena sikit tear gas aje...muka dah kedut!"
Thus, i urge the Police to give Mr Najib a shot of the tear gas so that he can demonstrate to us Rakyat that you dont have to kedut muka dengan sikit tear gas aje.



Sunday, July 10, 2011

人在现场:一个患有“人群恐惧症”的政府

一个怎么样的政府,会以高压手段来恐吓及打压和平集会的老百姓,甚至歇斯底里地封城锁路,大规模限制人民的行动自由?

一个怎么样的警队,会以催泪弹和水炮来攻击手无寸铁的民众,甚至疯狂地向医院建筑物发射催泪弹?

一个怎么样的首相,会以敌视的态度来面对人民要求公平和干净选举的卑微诉求?

2011年7月9日,人群中的我,不断反问自己上述几道问题。

我不希望这一天的诠释被当政者的谎言及主流媒体的歪曲所垄断,所以我以自己身历其境的观察和体会写下这篇记录。

我和太太在早上10点钟抵达茨厂街之后,陆陆续续看到一些社运人士、普通民众开始聚集在这一带。认识 或不认识的,大家都点头示意,心里同样的一把声音尽在不言中。

中午时段,为数大约三、四千的人群开始在Kota Raya附近结集,朝马来亚银行总部(Menara Maybank)的方向前进。我也跟随在人群中。到了马来亚银行前面的马路交界处,聚集人群估计已有八千到一万人。

重点是,当时并没有发生任何的骚乱或暴力事件。群众不过是高喊”Bersih”口号及鼓掌。

这时候,联邦后备队的水炮车在没有发生任何暴乱的情况下,赫然向人群发射化学水炮及催泪弹。人群后来转移到富都路聚集,并高唱国歌。联邦后备队不久后来到,并再次发射催泪弹。被前后包抄的群众有一部份逃窜到同善医院,我和太太也随着人群躲避到同善医院建筑物的外面。

正当我在想:“他们应该不会冲进医院来吧?”的当儿,我不敢想像的一幕发生了。一枚催泪弹突然从天而降,直接打在同善医院建筑群的其中一面外墙上!

眼鼻喉的呛辣不适,无法掩盖我内心的震撼:警方竟然朝医院范围内发射催泪弹!

更叫人失望的是,全国总警长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公然否认警方曾经向同善医院发射催泪弹!除了我之外,现场至少数百人亲眼目睹这骇人的一幕;再加上摄影及摄录仪器高度普及化的今天,难道还有人认为一句话就可以轻易否定事实?

如果说执法单位的谎言只不过是为了交差,那么《中国报》夜报头条的“说好的和平呢?-示威乱隆市”则是不则不扣的误导读者!

在联邦后备队向群众发射催泪弹和水炮前,《中国报》记者有看到任何暴乱、不和平的场面吗?喊口号、唱国歌难道是不和平的行为?当集会群众为了向警方表达善意,以及传达和平集会的意愿而多次蹲坐在马路上时,我们破坏了什么和平?

制造骚乱的不是高度自治的集会群众,而是一枚又一枚的催泪弹、一波又一波的化学水炮。

在政府的封城堵路下,仍然有至少5万民众走上街头。你可以想像如果我们享有行动自由的话,会有多少人相应这个运动吗?
更叫人欣慰的是,过去被认为患上“集会冷感症”的华裔社群,在本次Bersih2.0集会中踊跃出席,其中有不少还是年轻的一代;倒是政府的“人群恐惧症”却越来越病入膏肓。

5万人,就有5万则709的经历,在中央艺术坊的、在中环车站的、在国家回教堂的、在独立广场的,都有各自的经历。把你的经历分享给身边无法出席的友人,别让他们被有关当局的谎言所蒙蔽。

这是我们的709,我们有责任捍卫它的真相!
人在现场的拍摄画面:

video

Saturday, July 9, 2011

催泪弹连医院都不放过!


总警长否认警方今天下午向同善医院发射催泪弹,是公然撒谎

真相如下:
联邦后备队的水炮车在没有发生任何暴乱的情况下,赫然向聚集在Menara Maybank前面的我们发射化学水炮及催泪弹。人群后来转移到富都路聚集,并高唱国歌。

联邦后备队不久后赶上,并再次发射催泪弹。被前后包抄的群众有一部份逃窜到同善医院,我和太太也随着人群躲避到同善医院建筑物的外面。

正当我在想:“他们应该不会冲进医院来吧?”的当儿,我不敢想像的一幕发生了。一枚催泪弹突然从天而降,直接打在同善医院建筑群的其中一面外墙上!

眼鼻喉的呛辣不适,无法掩盖我内心的震撼:警方竟然朝医院范围内发射催泪弹!

更叫人失望的是,全国总警长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公然否认警方曾经向同善医院发射催泪弹!除了我之外,现场至少数百人亲眼目睹这骇人的一幕;再加上摄影及摄录仪器高度普及化的今天,难道还有人认为一句谎话就可以轻易掩盖事实?

Friday, July 8, 2011

黄道吉日,宜扫秽。


反正已被封城了,今晚早点睡,明天早点起。

家园肮脏了就该清理。

Saturday, July 2, 2011

香港七一20万人大游行,没有1人被捉!

为什么人家香港今天七一大游行,20万人走上街头,
香港警方却没有狂性大发胡乱捉人、
香港政府没有神经错乱怀疑有外国势力渗透、
香港特首也没有歇斯底里高喊有人要夺权?

原因只有一个:香港没有巫统。


Friday, July 1, 2011

神奇小屋住下88名选民!


人不可貌相,屋不可斗量。这间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马来高脚屋,极大可能是小叮当从22世纪带来的神奇伸缩屋!

跟据部落客Milo Suam揭露,这间地址为“1155, Kg Bagan Serai, Jalan Sembilang, Seberang Jaya Permatang Pauh”的小屋,总共有88名不同种族的选民登记在其屋檐下,非常1个马来西亚!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那鸡政权俱欢颜。

转贴88名壮士名单如下:

1 140707755111 L 1914 SHEIK DAWOOD S/O MOHAMMED GANI 1155
6 280702755029 L 1928 SINNAPPAN A/L MUNUSAMY 1155
7 281008075239 L 1928 NARAINA @ V.K VELOO A/L KALLIMUTHU 1155
24 360902025020 P 1936 MON BINTI YUSOF 1155
37 390601025104 P 1939 CHE GAYAH BINTI MAT DAUD 1155
40 400616085659 L 1940 CHE AHMAD BIN CHIK 1155
45 410210025022 P 1941 THANALECHEMY A/P SUBBAREDY 1155
67 431211085089 L 1943 MUNISAMY A/L MUNISAMY 1155
80 450915075026 P 1945 GOVINDAMMAL A/P SAMIAYAH 1155
90 461103075024 P 1946 RUKUMONY A/P MUTHIAH 1155

101 470528025078 P 1947 PADAVETTA A/P SINNIAH 1155
111 480831075528 P 1948 ANJALAI A/P MUNIAN 1155
116 490218085065 L 1949 SATIWELL A/L R NABBU 1155
120 490812025073 L 1949 RETNASAMY A/L SUBBIAH 1155
127 500217085836 P 1950 MURUGAMAH A/P MANIKAM 1155
128 500312025495 L 1950 MD ISMAIL BIN MYDIN PITCHEY 1155
133 500630075068 P 1950 PANJALAIE A/P S.MOTIYE 1155
135 500818025302 P 1950 KUPPAMMAH A/P SUBRAYA 1155
136 500908075354 P 1950 MUNIAMAH A/P RAMAN 1155
137 501003025293 L 1950 PALANYAPPAN A/L SUBRAMANIYAM 1155

155 521101075399 L 1952 SEGAR A/L SUBRAMANIAM 1155
157 530110025267 L 1953 GOVINDARAJOO A/L RAMAN 1155
160 530310025173 L 1953 PERUMAL A/L PERUMAL 1155
161 530322075426 P 1953 ALICE MARY A/P ANTONISAMY 1155
180 531214075351 L 1953 MARIAPAN A/L VELOO 1155
189 540831085218 P 1954 ENDRANI A/P ARUMUGAM 1155
197 550118025155 L 1955 SUBRAMANIAM A/L S.AHNIMANNAN NO 1155
198 550129025441 L 1955 GANESAN A/L SOORAPPAN 1155
207 550415025530 P 1955 MARIAMAH A/P RAJAGOPAL 1155
210 550608025668 P 1955 MANIEE A/P JOSEPH 1155

218 551227025087 L 1955 NAGAPPAN A/L MUNUSAMY 1155
225 560404085967 L 1956 ARUMUGAM A/L PARAMASIVAM 1155
227 560409075450 P 1956 RANGAMAH A/P NALAIAH 1155
230 560415026006 P 1956 RAMAMAH A/P GOPAL 1155
232 560522075022 P 1956 RAJASPORY A/P GOVINDARAJOO 1155
234 560602075006 P 1956 BALOMANI A/P ASIRVATHAN 1155
261 570906025605 L 1957 KRISHNAN A/L NADARAJAH 1155
265 571024075189 L 1957 BEATLICE A/L ASUVATHAM 1155
266 571101026189 L 1957 VIJAYAN A/L MURUGIAH 1155
268 571105075500 P 1957 V.MARY A/P VANATHAIAH 1155

280 580828075066 P 1958 HESHAH BEE BINTI M.M KADER BAWA RAWTHER 1155
285 581106025088 P 1958 HABIDAH BINTI KASSIM 1155
295 590301075931 L 1959 NARAYANASAMY A/L V.K.VELOO 1155
298 590318025367 L 1959 RAVITHIRAN A/L NADARAJAH 1155
299 590318075735 L 1959 DAVID A/L AZIRVATHAM 1155
304 590520025926 P 1959 YASODAH A/P GOVINDASAMY 1155
317 591222075508 P 1959 SHARIPAH B BINTI MAHMUD 1155
322 600407075602 P 1960 SANTHANAMARY A/P AROKIASAMY 1155
324 600515075132 P 1960 PUSPERVALLI A/P NADESON 1155
326 600531075116 P 1960 LAGMI A/P SANNASEE 1155

331 601024085840 P 1960 AMUTHA A/P SUBRAMANION 1155
349 610925105946 P 1961 SELVARANI A/P MURUGIAH 1155
350 611001026038 P 1961 AMUTHA A/P NARASU 1155
380 630421085003 L 1963 SHAMUGAM A/L MUNISAMY 1155
381 630517086617 L 1963 VASOO A/L SUBRAMANION 1155
382 630617025782 P 1963 MURUGAMAH A/P NADARAJAH 1155
397 640531075972 P 1964 PLOMINA A/P KUPPUSAMY NO 1155
399 7432554 640628086483 L 1964 JAYABALAN A/L MUNISAMY NO 1155
425 651218075275 L 1965 MUNIANDY A/L NARAINA @ V K VELOO NO 1155
427 660203086304 P 1966 VASONDA A/P SUBRAMANIAM 1155

449 670227075289 L 1967 PUVANASWARAN A/L NARAINA @ V K VELOO 1155
456 670409025741 L 1967 CHANDRAN A/L PONNAN 1155
463 670719085934 P 1967 PARAMESWARI A/P MUNISAMY 1155
478 680522075491 L 1968 V SEVANASAN A/L V K VELOO 1155
517 700518075611 L 1970 RAVY A/L RAMASAMY @ SUBRAMANIAM NO 1155
527 701213075009 L 1970 SUTHAGAR A/L SUBRAMANIAM 1155
570 730805086222 P 1973 SARALA A/P S SEGAR 1155
579 740710075212 P 1974 MANGALANAYAKEY A/P V SINNAIAH NO 1155
597 750730075198 P 1975 MUNISPERIE A/P SUBRAMANIAM 1155
613 770202085657 L 1977 MANICKAM A/L VERASAMY 1155

618 770723075016 P 1977 RATHNADEVI A/P DHEVAN NO. 1155
623 771127065641 L 1977 VIJAYA KUMAR A/L KARIAMALAI NO 1155
632 780814075256 P 1978 YOGESWARY A/P SUBRAMANIAM 1155
637 790430075141 L 1979 KARUNAGARAN A/L RAJU NO 1155
655 800613075546 P 1980 RAJESWARY A/P RAMASAMY 1155
664 810213075597 L 1981 VERARAKAYAN A/L VIJAYAN 1155
680 820207026050 P 1982 HEMALATHA A/P PERUMAL 1155
692 830113075619 L 1983 MEYYELAHAN A/L VIJAYAN NO 1155
703 830524075744 P 1983 RAJAKUMARI A/P SUBRAMANIAM 1155
705 830527075643 L 1983 NORIES A/L GNANAPRAGASAM 1155

706 830530075783 L 1983 PRABAGARAN A/L RETNASAMY 1155
707 830609086303 L 1983 VELU A/L BALAN 1155
710 831009026096 P 1983 THILAGAVATHI A/P PERUMAL 1155
729 840914075976 P 1984 MAGESWARY A/P BALAN 1155
730 841113075540 P 1984 ANGELINA A/P GNANAPRAGASAM 1155
747 850819075811 L 1985 BASKARAN AL VIJAYAN 1155
774 880611075254 P 1988 LINDA A/P GNANAPRAGASAM NO.1155
779 890311016294 P 1989 MALA A/P BALAN NO 1155
资料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