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2, 2012

蔡总、林首长、拖车姐,谁hold住了机会?


平台是人家给的,机会是自己挣的,218蔡林双雄辩,到底谁真正把握了机会?

挺蔡的可以不断歌颂他如何力拔山河、挺林的可以继续推崇他如何谈笑用兵,问题是,这场所谓辩论并不是要办来让各自中坚支持者自爽的,双方的目的其实都是开发新票源。

谁真正把握了这个机会呢?

马华多年来在华社的致命伤,是甩之不去的“当家不当权”标签。不论在经济、教育、法治、人权、文化、环境或其他领域,马华徒具中央执政党之名,却没有中央执政党的决策能力之实。

投了马华数十年,却还是只能“争取”到小恩小惠,国家大格局却数十年如一日。既然如此,为何还要继续支持马华呢?这种深入民心的印象,才是马华的支持率直插谷底的症结所在。

难得有这么一场全国华社瞩目的电视辩论会,本该是马华为自己平反的大好良机,可惜蔡总却无法把握机会陈述他们对国家政策的影响力(或许根本谈不来),却反而一味攻击行动党,变得比反对党更反对党,这是抓到鹿不懂得脱角,浪费了大好机会。至于蔡总不断重复的“伊斯兰国”、“以华制华”,先不谈华社的共鸣感,这两道菜早已在其占尽优势的主流媒体上抄到烂了,再重复多一次,对马华的致命形象缺陷有“价值增加”(added value)吗?

至于行动党,最大的劣势则是像我国其他反对党一样,在主流电子媒体的宣传上所处于的绝对被动局面。

这场辩论,林冠英是摆到明把握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来宣传政纲的。一个中央在野党领袖可以透过主流电视台,在不经删减、扭曲、或抹黑的情况下向全国观众宣传自己的政纲和政绩,这本身就是一个胜利了。也正因为这样,阿Jib哥才迟迟不敢回应安华公开辩论的挑战。

你可以批评林首长炒作民粹,可是这1个小时的节目,所涵盖的观众人数却可能超过行动党所举办的100场群众大会!在群众大会听过“钱钱钱钱”的民众自然不少,可是没有听过的却远为更多,林冠英这次是充份把握了一个难得的免费宣传机会。

至于那个在提问环节最出位的马华“拖车姐”嘛,则恰如其份地扮演了丑角的部份。面容扭曲抽筋、语调声嘶力竭、语句狗屁不通、内容不知所云,拖车姐表演得太用力了,有点像台湾闽南连续剧里的演出。

蔡总不断抨击行动党“扭曲事实”,这位代表马华出任士拉央国席协调官的拖车姐倒是为全国观众示范了何谓“扭曲事实”。槟州政府已经澄清过去4年来并没有如她所批评的“提高门牌税”,作为一个有担当的马华潜在候选人,拖车姐是否应该为误导大众而向全国人民道歉?

至于晚上10点半后被拖车的问题,我建议拖车姐如果真的有机会在大选上阵,可以把“10点半过后,到处都可以泊车,执法人员不准执法”作为其竞选纲领之一。

机会是自己挣的,面子也是自己丢的。


19 comments:

随风而去 said...

机会是自己挣的,面子也是自己丢的。 x100000000

随风而去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随风而去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Anonymous said...

波力hold住了机会。

居安思危 said...

给她机会了,还不知悔改?
唉。。。听说林首长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我们一起祝福她吧!
一路好走。

james said...

要马华仔女道歉 ? 比登天还难

Anonymous said...

Want to sue sue lah after all MCA got a lot of money ! Apologize not in MCA dictionary

一针 said...

以本小人之见,来度度“君子”之腹吧。

这很大可能是习惯了!在党内做了错事或说错了话,解决方法就是兜下转下、狡辩、歪曲、推卸、诬赖、蒙哄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时运到或对时,可能还能立大功呢。党内是讲谁的靠山大、谁说了就算、谁的势力马仔大;不用摆道理,讲事实。习惯了嘛。。。。就成自然。

所以对外脑筋就是转不来,就惯性的用回党内成功的老招式,应对能力才如此荒腔走调。除了当事人、要好党同志沾沾自喜自爽外,就只落得被众外人讥笑、贻笑大方。党信誉直插谷底。

不然要如何解释那些网络抢手的争论方法、那些文胆报人、那脑伤的、这拖车的姐的文章文告“道歉”,都有熟口熟面一贯性的脉络招式呢?

- 一针--

路見要鳴 said...

風度與修養,行政者或問政者,於對答過程中,
無論順逆語言,稍一不慎,很容易惹來「沒風度、沒修養」的卑視言句;
畢竟行政或問政者,均具有代表性的身份,
如果口不擇言,詞不及義,
結果不過是一位令人厭惡的政客!

民主素養,政治修養,
是政治言行者必具要件,謹言慎行,更是美德;
無論行政與問政者,一言一行,披露於電子和平面媒體;
姑不論社會大眾如何評議,
至少也要顧慮自己的妻子兒女,或者是親戚朋友,
他們如何面對現實環境?

有所謂:好的示範,必為群眾稱道。
壞的言行,教壞後代子孫。

Fun said...

写得真棒!我想很多人都会想说“写到我心底里去了。”呵呵,突然联想起很多很多很多年前的郑丁贤。

我想今日的马华最大的悲哀就是与华社完全的脱节,而他们似乎没有感觉。

辩论提问环节里,看见熟悉的李俊滽和冯素兰,觉得很无奈,自己的地盘,自己的地盘都搞不好了,还要去凑热闹。

马华真的真的,不完蛋都不行了。

Anonymous said...

Senior leader (older age) does not mean he is intelligent and smart, young breed dare to speak does not mean she is clever and brave. From the two parties top leaders debate last Saturday, it reflex and pictured to audience and readers that a good debate on stage needs personal participation, good listener, quick response, hummer expression and of course self-control.
The audience although represented their own party to support their speaker has showed most indispline and those who stand to ask were simply not prepared. As such irrelevant topic were raised causing nuisance.
However, the debates has now created more problems and internet wars splash alleged, defame, insult, so much so all has jumped into unhealthy, betray, lacking of conscious mind to promote democracy and the positive effects of such a historical debates.
Indeed Malaysian need upgrading and continuous learning for a harmony community toward progressive nation.

A Parent

婆懒扒客 said...

原本不想评论“蔡林辩论”,好让人可自行判断优劣,想不到一场辩论之余,胜负显著而真理不张,输不起的人,有试图以糟蹋第三者来转移视线的,有裁剪片段加插无谓断章取义,尽显最佳剪接之本事的,只求颠倒是非,实在不忍足睹!一时不吐不快,分享一点人在现场的想法,与各位一同思考。

这场辩论的主题是“华族分水岭:两线制会否演变成两种族制”,主题简单明暸,双方研究的课题是,两线制会否令我国政治出现种族化?而会后大家一致的看法是:“离题!”

蔡细历抽到优先发言,在开始时针对“两线制”在我国的可行性提出看法、论证及置疑,唯到林冠英口中,却沦为两线制之好处及槟州政绩报告,事实上,或许是曾扬言要让槟州成为“零反对党州”的他,也不太能确定什么叫做“两线制”吧?因此一开场,他便置疑辩题,并开始了他长达半个小时的自言自语。

蔡细历见抛出去的一道道问题有如泥牛入海,毫无回应,只好尝试另一种互动方式,提点对方不如谈一些治政理念及方案,于是再丢了一个极好发挥的题目给林冠英,问他对“社会经济模式”有何见解?这还是考量了林冠英不仅是一州之长,还是专业会计师的身份,以为他一定能好好发挥了!

不想这一道问题听进了林冠英耳里,口中吐出来的答案,竟然是“钱钱钱钱钱钱钱钱”八字真言,令人不禁喷饭!也难怪蔡细历要以“三岁时经营杂货店的父亲就已教过他”来作为回应!

“社会经济模式”是一个政府领袖执政抱负的体现,也是一位手握实权的政治大腕该有理想的范畴,当然,对一个以社会主义为标榜的政党而言,更为重要不过!所谓 “社会经济模式”,说的是民生与民财的平衡之道,而不是政府如何敛财、如何分配的民粹施惠!人民不是乞丐,更不是某些爱讨小便宜的买菜大婶;人民是赋税养国的老板,有权知道政府如何应用及管理资源,好让财尽其用,国能傲人。

优质的社会经济模式,可让国人腹得温饱,家得安暖,少得教老得养,年轻人有机会、有资助,做生意的有环境及条件、投资者有信心及平台,凡事透明公义,出入平安方便,工作稳定丰足,善良的人有保障,邪恶的人有惩戒,残胞有福利,弱势享照护,环境清洁卫生,生态得到保护,工资比开销多,责任比义务少,生病得医疗养息,健康有休闲去处,勤懒与所得成正比,文化、语言、宗教、肤色不再是隔阂,而是经过妥善的分配彼此丰富。

这些都是民本,不是民粹!百姓可以不明白好生活从何而来,但制策的领袖却非得了然于胸不可!一个国家,若政府生财有道而百姓渡日艰辛,只能靠政府的小施小惠过日子,那是极其可悲及可怕的事!身为一个矢志入主布城的政党,其领袖对此确毫无头绪,只懂得花人民的钱,讨人民的小开心,素质如此低落,格局如此窄小,试问何以担大任?

现场的辩论通过电视及网络向全球直播,看在外国人眼里,足令国人引以为耻!

所幸辩论终了之前,还有一丝亮点,蔡细历总结中途,正想举橙皮书之内容以佐证种族化的必然性时,铃声响起,只见他即时止住,偏了偏头望向主持人,一句“时间到了?”,马上放下唛克风,不再多吐一个字占一分小便宜,君子风范,不言而喻。

Patrick said...

老蔡在林冠英发言时犯规打岔,还要主持人开腔阻止他发言的时候,婆懒趴客一定是刚好去上厕所了吧?
果然是“君子风范,不言而喻”。

Anonymous said...

婆懒趴客的部落没人探访,只好把“大作”贴过来,让大家顺便扫一下。

qym said...

除了婆懒趴客,还有一大堆婆懒趴客1,婆懒趴客2,婆懒趴客3。4。5。。。的贴。一句话,正婆懒趴。

风语者 said...

林首长一开始就交待清楚:
“今天的辩题“两线制会否成为两种族制”,其实我感觉到这个主题有点奇怪,因为现在已经是两种族制了,我们要把它变成两线制。但他却倒转过来讲。”

没看清楚还ngong ngong等他谈辩题。

Anonymous said...

自己沒有成績,才有需要去攻擊對方,更有出下流手段。自己有成績,就用不著去拼老命攻擊對手。聽說梹城治理的不錯,是我外國朋友投資在梹城說的。想起來馬華從來沒有一位州務大臣或是州首席部長。馬華公會的大哥們真要反省反省。

Anonymous said...

真的很喜欢看凌国文的评论,好像心里的话都被他一语道中,很爽!

Anonymous said...

VERY angry & puzzled : the debate between the 2 king Chinese was in Chinese mandarin BUT BUT BUT not a single Chinese word/character
(or i din see it?) was used on the stage background !? @#$%^&* !!

imagine NOW the non-Chinese pendatangs : " hahahaha...babi lawan babi ...very bagus ...perempuan babi itu J001 memang best...hehehehehe !"

HEY, LGE is the ONLY non-bumi CM,
pls treasure him, ok ?

IF bn kalau dapat menang PP in GE13
u think they will let the babi from mca or gerakan to be CM ah !!??

I'm NOT a DAP member but a 100% malaysian = BUKAN pendatang, ta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