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0, 2012

罪案率“下滑”等于治安改善?


现任总警长依斯迈奥玛说,我国治安已经大有改善,因为数据显示犯罪率已经下滑。

前任总警长慕沙哈山则说,我国治安已到了令人担忧的地步,政府试图隐瞒罪案率上升的数据。

身为老百姓的你,比较相信何者的说法?或许应该说,老百姓比现任、前任、来任的全国总警长都更能切身体会到治安是好是坏。当罪案率下降的数据公布后,为何民间普遍的感觉却是和这份数据相反?

警方以数据来证明我国治安改善了,这是相对客观的做法,可惜,数据也有其局限性。我们姑且相信警方并没有如前任总警长所说的,试图隐瞒或修改罪案率的数据,可是警方罪案率的数据却是源自于全国各警局的报案率,如果民众报案率越高,罪案率自然也随着提升。同样的逻辑,如果罪案率的数据下降,也显示民众报案率的减少。

问题就在于,民众报案次数的减少,到底是因为罪案真的少了;还是因为民众对于警方的办案效率失去信心,干脆不报案?

巴生居民协会联合总会的保安局主任翁俊严早前就揭发,不少市民投诉指称在被打抢后,前往警局报案时却遭到报案处警员的诸多阻挠。据悉,一些警员在接获刑事罪案受害者的投报后,竟然劝告受害者以“遗失证件”方式投报,否则将面对繁杂的报案程序。许多受害者因此怕麻烦,干脆接纳警员的“劝告”而不报案。

上述投诉,是不是造成警方罪案率数据出现偏差,而不能反映真实治安状况的原因之一?

这是首相署旗下的表现管理及绩效单位所应该优先跟进调查的事项,而不是发表类似“警察档案都残留着很重的香烟味,证明警方查案压力很大,民众应该体谅”的福尔摩斯式推论。以这样的态度来管理绩效,如果发现档案沾有咖啡迹,岂不是“证明警查睡眠严重不足,政府应该让他们提早下班”?

警方的绩效和纪律,是一体两面的。无可否认,警队里面有许多尽忠职守的好警察;同时也有不少腐败堕落的害群之马。在还没有针对警队进行全面整顿的改革之前,要求警队交出世界第一流的效率,显然是缘木求鱼。

早在2005年,阿都拉政府发表的“改革警队皇委会报告”就提出成立独立警务投诉委员会(IPCMC125项改革建议。可惜在纳吉拜相后,敲锣打鼓的“政府转型计划”却偏偏对这些建议视而不见。

政府与其继续抱怨人民对治安及警队抱有负面印象,何不脚踏实地落实改革警队的建议,以实实在在地挽回人民的信心,而不是继续在罪案数据上与民众斗嘴舌。

5 comments:

睿 said...

聽過 ‘嘞麼佬’ ( 和尚?)敲 ‘碴碴’ 唸經可收服妖魔鬼怪,沒想到大馬警察能彈吉他唱歌阻嚇匪徒,內政部長也說這可安撫民心!

MACC 自稱 ICAC(HK) 也向他們 ‘取經’, 看來英駐大馬使節該請教我們的內政部長和要求大馬警隊協助如何妥善治理奧運的安全事務。哦!還有請求大馬國防部派遣那些搖屁股就可退敵的前和現軍人去幫忙做防恐事務,那就可替正面對經濟問題的英國省錢省力多了!我們的 ‘英明’ 首相也可名揚四海了!

一介草夫 said...

警方人员,只要多加努力,认真执行任务,问题一定能够解决了。连前任总警长慕沙哈山则说,我国治安已到了令人担忧的地步,政府是不是在试图隐瞒罪案率上升的数据?问问前任总警长慕沙哈山吧!

Anonymous said...

Perhaps YB must ask the Bukit Aman if crimes are classify into various category or types and in each report or happenings shall be base accordingly to that critirears. As such figures can be shown going down for that particular crime. We do read from media that some crimes are known as isolated case and hence obviously not inclusive in general. Thus it gives the public an impression that similar cases are fewer from the records.

A Parent

Anonymous said...

现在的劫匪越来越大胆啦!
刚刚就看到报道: - 即使一家人在自家的庭院喝酒也被四条黑印度爬入门墙砍到血流如河呢!

Anonymous said...

這些都是個案,我們運氣不好被盜砍只好怪選錯政府,您們知道點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