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4, 2009

两万人的街头罪案

8月1日,我们总算见识了大马皇家警察要在2010年将街头罪案降低20巴仙的决心。

漫天飞舞的催泪弹、十面埋伏的化学水炮、四面夹攻的镇暴部队、滴水不漏的封城哨岗、再配上擒拿手、降龙掌、工字伏虎拳。。。十八般武艺倾囊而出,上演一场目不暇接的警力大汇演。这次KPI还不拿满分?

这一天,如果奥沙马和他的基地组织不小心踏进吉隆坡半步,恐怕亦得束手就范、跪地求饶。

让大马皇家警察如临大敌的,包括中年阿叔、青少年、妇女、隋父母逛街的孩童、出来喝下午茶的乐龄人士、刚巧路过而停在街边看热闹的路人甲、不懂发生什么事而被警方封锁了退路的路人乙。。。这一天,不分肤色、不分宗教、不分阶级、不管因为什么原因而出现在街头,一视同仁地分享了只有恐怖分子才享有的特别待遇,守望相助地面对催泪弹及水炮的双重夹击。那一刻,在场的人群真正体现了一个马来西亚的精神。

两万人走上吉隆坡街头,只是打算进行和平请愿,向最高元首呈交废除内安法令的请愿书。比起台湾、香港的十万人游行,这两万人实在是小巫见大巫,可是我们不曾听闻台湾及香港因为十万人走上街头而引起社会恐慌。当地执法单位不但没有实行封城计,反而还与游行人群互相配合,维持秩序。十万人心平气和而来,心情舒畅而归。

我们的国情与众不同,警方一句“非法集会”,就制造了两万个街头罪犯、最大规模的街头罪案。

参与集会的,一定都是存心闹事的暴民?在冷气房内忙着指挥封锁路段的警官应该无暇思考。

出现在街头的,一定都是参加集会的群众?忙着喷射水炮围剿人群的警员应该无暇判断。

困在人群众中的,有没有刚巧路过的老弱妇孺?连续发射催泪弹导致体内肾上腺素加速分泌的兴奋警员应该无暇分辨。

是否有可能在无需动用武力镇压的的情况下,让人民自由行使宪法赋予的集会权利,表达心中对国家及政府的期许,然后让人群在完成请愿后和平散去?这道问题,不需要爱因斯坦的脑袋来解答,亚洲多个国家及地区已经为我们作了无数次的示范。

然而,这个想法对于大马皇家警察的思想层次来说,却比一千零一夜更天方夜谭。

一番猫抓老鼠鸡飞狗走之后,首都市中心交通瘫痪了一天、数十辆警车载着589位“街头罪犯”满载而归、镇压群众的新闻登上CNN、BBC、Al-Jazeera。

谁是真正的输家?收队后在嘛嘛档喝茶宵夜、忙着分享今天射了多少颗催泪弹的警官,哪来闲情思考这无关痛痒的问题?

29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頭香耶!

mkfoo said...

不讲理,乱射好人。
普通老百姓在执政者眼中,是坏人!

山野村夫 said...

您不觉的拿香港‘台湾和亚洲多个国家及地区来做比较那太不公平了吗?他们都不是由国阵执政。

林廷辉 said...

一个领导者想利用虚假的繁荣经济来抹去人们对悲痛历史的记忆,那他必定是大错特错!如果一个领袖不相信人民的力量,他将会自食其果!

Anonymous said...

国阵这次太过分了!

马青的PLP请想想才说话!!不要狗屁一通!

我靠!

Jack said...

假如
凌国文当首相。

假如
林廷辉当内政部长。

假如
MKFOO当总警长。

请问
你们会如何有效的处理这件事?

Anonymous said...

我呼吁全体华裔同胞不要买这星期三的amanah saham national基金;别因为了一点点地利益而把你们的血汗钱来送给这败坏的政府!

Anonymous said...

M$A

凌国文 said...

Jack,

换了新照片?哈哈。。。

如果凌国文是首相,他会向香港及台湾的政府看齐,要求警方于现场维持秩序,而不是以武力镇压。他会大方地让请愿者到皇宫呈交备忘录,反正他都打算修改内安法令,没什么好怕的。

他会通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展现开明民主的作风,赢取国内外的掌声,一洗警察国的负面形象,同时也不让反对党有机会赢得人民的同情。

当然,这都是“如果”。
这个如果的答案,我知道一定不合您的口味,所以我也不懂为何您要问这个“如果”,哈哈!

Anonymous said...

那个人真的很可爱,既然国文写的文章刺痛了他的心,为何又还一直过来留意国文的文章?

莫非有自虐上瘾?文兄啊,只怪你的笔太利,伤了人家的玻璃心啊!

维坚

林廷辉 said...

既然jack那么爱假如,那我也用些如果来回一回吧!

如果林廷辉是内政部长,如果纳吉还是首相,他会劝告首相不可以暴力手段来解决一切政治冲突,不可以当强权即是公理。不可没有公共舆论,只有专制统治者的声音。不可让专制的政体靠武力来建立,以恐怖来维系!这因为他都做了!

但,如果林廷辉是内政部长,如果凌国文是首相的话,不必说了,因为首相跟内政部长的想法是一样。

当然,这也都是”如果“。
说出这一些如果是想试一试能不能和你那”假如“的口味。 :)

Alfanso said...

jack,. 假如纳吉是首相,翁诗杰是内政部长,你看翁会怎样做?

路見要鳴 said...

其实我们应该叫JACK,
做首相兼内政部长,又兼马华总会长与警察总长,
那我保证在他的领导下,
我们肯定丰衣足食,天下太平!

sanjiun said...

Alfanso,
如果真的是那样。。。
翁诗杰会用尽所有四个字成语来谴责集会的民众。。。

Anonymous said...

我也有如果....如果非要有内安法令,我希望下届大选民联可以执政.到时我门可以看到翁总,废柴金星,老燕姐,炒米粉,西货掌门人,假发代言人等等...一起在甘文丁唱...(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伤.....)

沈兴 said...

笼里鸟,是不一样的想法。
他只是想到他自己,有的吃有的喝,住得好,拿的 是政府薪金,手伸钱来的日子。哪知道人民的苦。好命的孩子,跟苦命的孩子哪会有相等的名运。

**Raye Raye** said...

我喜欢这篇!!!

Ivy_Liew said...

国文你伤了人家心,但是我喜歡.....

草禾刀 said...

很多人厌倦了生活在被繁荣假象遮蔽的腐败里了吧!
看了这些令人憧憬的“如果”,希望不久就会实现。

紫君 said...

没有假如,没有如果,只有现实!!而现实是残酷的,做不好,处理不当,漠视人民权益,这就是现实!!铁一般的事实!!

Jack said...

谢谢两位百忙之中还“如果”我的“假如”。

我非常重视YAB凌首相(坦白说,全国华人都有这个梦)宝贵的意见。我依稀记得台湾的红军坐在总统府前面的历史性场景。他们还邀请了红歌星站台助唱娱乐那班长期驻守现场的老百姓。一个人三餐,一餐两元,里面大概有百万人吧?我的数学差,请凌首相帮忙算一下一共花费多少钱?幸好当时没猪流感,否则不用人家赶,他们自己就回归天国了!最后,阿扁有因为这个示威而下台吗?没有!他还活到期限的最后一秒钟才甘愿交给马英九。这个示威算成功吗?见仁见智。我只认识一个长发飘飘的施明德。其他没印象了。大家切记,台湾和我国简直天渊之别。他们从总统到警察、平民都是清一色中国人,少了种族课题。那像我国?台湾其实是一只可怜的美国看门狗!什么都要先得到“主人”点头才敢吠。每次对着彼岸大声吠几下就马上躲在主人的后面不敢出来。所以凌首相拿台湾为例子,你觉得恰当吗?
香港?也是清一色是中国人。其实我只认识他们的歌星,例如被拍淫照的阿娇我最清楚了。其他的议员,如长发的那位我比较了解外,恕我孤陋寡闻。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国警察看到火马上就扑灭它。有错吗?我只能说,他们太专业了!加上当天的示威者里面穿插了不少极度疯狂的马来青年流氓、飙车族。再闹下去真的会走火!
难道你们喜欢见到伤亡事件吗?示威不是我们的文化。我们不应该跟别人比,就像我们争取独立一样,不费一粒弹,不流一滴血。难道我们要学甘地被暗杀才能争取独立吗?

至于林总警长,我也很了解他处理此事的矛盾心里。他的手下太尽责,大家骂他们奴才。他的手下不做工,大家又叫他们废柴。真无奈!我看你还是荣休比较快乐。

凌国文 said...

我的浅见一点都不宝贵。

1)台湾的民主化披荆斩棘,您就只认识一个施明德;香港人对普选的争取前仆后继,您就只是比较熟悉那位拍过裸照的阿娇。。。

对您来说,不能拿香港和台湾来跟马来西亚比,是很正常的。这点没有争辩的必要。

2)您既然没有参与集会,怎么那么清楚“示威者里面穿插了不少极度疯狂的马来青年流氓、飙车族。”“我国警察看到火马上就扑灭它”?

3)多元种族的国家就不能搞集会?什么逻辑?又来马华最喜欢的513 ?

4)您长篇大论,反反覆覆都在说,只靠集会不能推翻暴政(希望没有误解您的意思),可是有谁说过我们只要单靠集会呢?

我早前也有回应过,集会也是一种社会醒觉运动,要推翻暴政,首先要让群众突破对暴政的恐惧心理。

5)示威不是我们的文化?抱歉,请问您可以代表马来西亚人民吗?应该纠正成为:示威不是“您”(以及您所支持的马华)的文化,因为您还没有资格代表“我们”。

bsleong said...

jack果然如你自己所说--孤陋寡闻。原来你只知道香港的明星和淫照。这也难怪你不能理解人民上街示威的举动。毕竟,这对你的思考层次还是有一定的距离。还好,像你这等层次的人应该不多。

strike freedom said...

国文行,国文妙,顶到乌龟呱呱叫!对,一个只会看裸照的人又怎能代表人民呢?不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大山人和伊班人的问题,是整个国人的问题!是马来西亚人!你懂吗?看样子,你应该没有马来朋友和印度朋友的咯。如果每个人都像你酱,马来西亚人都要完蛋了!怕死的话就躲进龟壳里去!hayake!!!

strike freedom said...

还有!(猪流感)这个名称你都会用的,你真的好打有限。其实它在医学上是叫A(H1N1)。猪流感这个名称就只有新闻部长会用罢了!而且全世界都称它为A(
H1N1)。
躲进去睡觉吧! 不要再跑出来惹人笑了!拜托!

andrew said...

凌国文, idiot always an idiot, dun wasting ur time to respond those 'sakai' la. How do u expect a 'monyet' knew wat is civilization, u just hv to throw him a banana, he sure will happy jumping around & keep telling the world how smart 'it' is.

andrew

Lawrence Teh said...

那位仁兄在椰脚林伯的部落给你们shoot到没有话讲,假装看不到你们的回应,又逃过来这里乱吠。

典型的马华奴才思维!写得越多,越让人看清他的丑态。

凌国文 said...

对了,补充一下,独立前巫统反对英殖民政府的Malayan Union,也是透过一场又一场的游行示威,才得以凝聚起社会的反对力量。

从什么时候开始,示威突然变成不是我们的文化了?

Anonymous said...

这两万人通通给抓起来,刚刚好凑足来降低20%犯罪率。KPI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