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2, 2009

翁总的道德打了折扣?

老人家常说:世风日下,道德沦亡。今时今日,要求老百姓凡事以道德先行,实是知易行难;要求政治人物道德至上,更是缘木求鱼。

然而,世事无绝对,翁诗杰总会长的出现,总算为我们堕落的世界带来道德的曙光、为混浊的世间点亮一盏指引的明灯!

去年这个时候,翁诗杰在竞选马华总会长期间,身体力行为世人树立道德的典范。




翁总在当上翁总之前,曾对我们晓以大义:“污点还是污点,我们不能说把污点漂白。你做了的事情不会因为三言两语就消失和蒸发。”

好一句“污点还是污点”!铿锵入耳,醍醐灌顶。

自那时起,翁总便成为了我心目中唯他独尊的道德战士及学习的榜样!“污点还是污点”更成了我在追求道德路上的座右铭。

一年后的今天,翁总在为峇东巴西补选的国阵候选人罗海扎拉票时,被记者问及罗海扎曾因为16万元失信案件而被吊销律师执照,是否有污点?翁总竟然回应说:“不由我或任何人去评论一个人的性格。”“马华的任务是启动竞选机制,确保讯息可传递以及国阵获得支持。”

看完这篇报导,我整颗心都碎了。翁总向来冰清玉洁的道德水平,怎么突然打了个大折扣?

政治工作者的诚信,是选民最基本的要求。一个涉及失信案的候选人,是否还有资格竞选成为人民代议士?这是一个涉及公众利益的严肃问题,谁要翁总去“评论一个人的性格”?

对于偷情并发生违反自然性行为的同僚,翁总为了捍卫道德良知,不惜以“污点还是污点”来大义灭亲!

对于被律师公会以“行为不检”为由而吊销执照的国阵候选人,翁总为了“确保国阵获得支持”,竟然以一句“不由我或任何人评论”轻轻带过?

国阵候选人的诚信问题“不由我或任何人去评论”;民联的问题翁总却认为“每个选民都有质问的权利。”

翁总对道德水平要求的急转弯,叫党内外所有道德爱好者情何以堪啊?怎会这样?怎会这样?白璧无瑕的翁总不可能对道德有污点者妥协的!

对了,问题一定不在翁总身上,而在于我们凡夫俗子对道德的了解不够透彻!

以翁总看似前后矛盾自打嘴巴的言论来看,道德应该没有统一的标准,而是有范畴之分,更有轻重之别。所以我们可以得出以下三个推论:

第一,失信,纯属个人性格,不在道德规范的范畴内;
第二,“国阵获得选票”的道德含量,重于“候选人诚信”的道德含量;
第三,“违反自然性行为”,比起“候选代议士失信”,会对社会道德造成更大的破坏。

好了,这么一来,翁总的道德光环就丝毫无损,可以继续当我们的道德主任,继续为大家上道德教育课!

第一个被训斥的问题学生,是槟州首长林冠英。翁总直斥林首长没有实权,还教记者从反面教材吸取教训:“你觉得这不就是一个最窝囊和负面的榜样吗?”

翁总果然训得好!可是言教不如身教。我强烈要求翁总秉持弘扬道德的高尚情操,为我们亲身示范何谓有实权,给大家树立一个好榜样!

翁总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告诉国阵主席纳吉,马华不要一个道德有污点的人担任国阵总协调,“污点就是污点”,应该马上把他开除!

这么一来,翁总就可以众望所归,当个道德不打折扣、当家又当权的的模范领袖了!

3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一条汉子”的福建话怎讲?怎读?

草禾刀 said...

刚刚读时,草禾刀以为上错Malaysian Mirror 了哈哈。。

B@dman said...

国文兄,
国阵污点总协调是翁总推荐的

細水長流 said...

我的道德标准不需要向全世界的人交代。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国文兄,
何必对一个公信力0的道德高手费时间。

安哥爵 said...

近墨者黑?学会了双重标准.

Anonymous said...

一条汉子 in Hokkien dialect means a piece of sweet potatoes.
As regard to morale, I can say that it weighs diffrence at difference material time, the BN symbol - weigh. A man who speak a lots of morale, he himself has been morally confused. Therefore morale become invaluable and unpredictable.

A Parent

朱刚明 (Chu Kong Ming) said...

这近一年来,我终算在伟大领袖处学到东西了,即道德的最高镜界就是没有道德。我才是道德之神,我所说的道德就是道德。老天也暂奈他不何矣!

KS said...

翁才子现在的言论已经达到了令人肚懒,反感,和理都不想理的地步。这起码是我的感觉。

照这样的趋势,他的言论很快就会到达人神共愤的境界。

Anonymous said...

你们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翁总曾经确实很道德的,只是当了总会长及交长后经常接触一些污桶的贪官污吏,奸淫掳掠的同志还有贪得无厌的大鳄,试问在这种环境中生存又有谁还能保持一颗完美的赤子之心呢?
如果这次他真的倒台的话,对他来说是不幸也是大幸,不幸是失去了荣华富贵和建功立业的绝佳机会,幸却是再有机会寻回自我,笑看风云。

Anonymous said...

道德是马华公会的党产
其他国阵成员党没资格享用
最高道德当然是总会长的专利
道德标准只对内不对外

大马贱民

wch said...

对老翁很肚懒!
像政客多过像政治家
老黄当初就算怎么差,也不会前言不对后语
就算老蔡怎么污点,起码老蔡有政治智慧,每每一出招,老翁就处于下风

沈兴 said...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芊芊 said...

老翁一向崇尚道德,对老蔡穷追猛打,可这回却说别用显微镜看别人的污点,马华的责任是拉票!
他的道德观真是'能屈能伸',出神入化!
这么窝囊,是人在国阵,身不由己了吗??

Anonymous said...

“一条汉子”(福建音)=“一条蕃薯”

Anonymous said...

今天在星洲快乐星期天又看到你的照片了。

Anonymous said...

国文兄,
Who are you? A small 'fly' in the party only. How dare you comment the Greatest Man in the world! Where are the disciplinary board members? Come and take disciplinary action against Ling now!!! But, wait, wait a minute. Are all the disciplinary board members 'clean' and free from all issues? If not, change the board members first before any disciplinary action can be take against any party member. Mr Ling, is it true that one of htem from the suoth had soem issues before when he was the State exco? Then you are safe now, haha.
国文兄,
I think this is the best article about this issue thus far, congratulations, keep up your good work.

Mr. Chu Kong Ming,
You are pretty right. According to Buddhism, "有就是没有, 没有就是有。" So, "有道德道德就是没有道德, 没有道德就是有道德。"
No offence to Buddhism, but just an inference of what the Greatest Man in the world had uttered. Look at the big beats worn by him you will know.

凌国文 said...

楼上的,

您搞错了,我不是马华党员。一想到这个念头,便忍不住恶心。。。

山城大熊 said...

噢!对不起,我高尚的道德标准只对内而已,在外,哈!你可以胡作非为啦!

Anonymous said...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公羽老总的新解是:
我是人,所以我和人一样;你们是猪,所以和猪一样
人就是我这样的,我就是人
,猪就是那样的
可是,人是什么?猪是什么?
人就是被叫做人的那个,你们就是被叫做猪的那个

子伦 said...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有道德即是无道德~
翁总的超高道德观不是我们此等肉眼凡胎所能看得明白...

玉刚 said...

国文,放过翁总吧

追打落水狗,非英雄也。。。

凌国文 said...

玉刚,

打不打落水狗,我需要向全世界交待吗?我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Anonymous said...

一條漢子福建話是一條番薯……
馬來西亞的地形正是像條番薯
所以1漢子=1番薯=1malaysia……

☺【Zeitgeist】 sai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道德是用来量别人的尺


当家不当权,他却自我麻醉,自诩为团体组织主流中的中流砥柱,
自己面目全非却怪摄影机将他拍成体无完肤。
辩论前用流氓法令打断人家的门牙,辩输后却还老羞成怒,
一把兽爪箝住人家的喉咙,用张臭口对着别人叫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写篇百馀字的文章,他竟然要你照顾全国10万会员的脆弱心灵。






「那你有什麽好的建议吗?或是你会有什麽行动吗?...或许,我们真的很缺乏勇气,
也因此希望有人带领我们,帮我们寻回失去的勇气,然后站出来说话。」

我的文章出来后,有人如此回应。直接一点,你的批判,
建设性在哪裡?而你,吠了那麽久,又做了甚麽?






我体谅「个体」是社会的产物。因「害怕被捉」、「害羞」而拒绝受访;
油腻的官腔、答非所问、自相矛盾、没有意见云云,
「气质」俨如畸形的盆栽-自我设限、缺乏自信、思绪如树根缠成一团、任人摆佈。





然而「环境」不能是永远的代罪羔羊,
衣着暴露不是任你强姦的通行证,也没有人需要被「现实」强姦。
有人下跪敬茶,有人挺胸诉求,同样的环境,有人反抗,有人躺下。






每个人都有勇气,不需等待英雄「帮」我们寻找。
坚持理想、违背良知、自甘堕落,何者不需勇气?


我始终相信,虚伪成就罪恶。有人为「耶稣受难曲」的剧情感动落泪,
生活中却一再默许凌虐未经审讯的异议份子。
这些水牛的汪汪泪眼,究竟是人格分裂,还是懦弱病夫?




我愿激烈的措辞,能砸碎框死脑细胞的瓷盆。
至于愿不愿撕下虚伪的面具,要看你对自己够不够诚实。

我在黑暗的铁箱里嘶声呐喊,我并没有绝望。
若你也嚮往阳光,请举起手中的槌子,砸碎铁箱,别躲在角落沉睡中死去!





现实不理想,他懂。我们喝淨水的权利被哪个白领劫匪掠夺去了?
现在买滤水器,将来是否也要考虑买氧气筒?

他点点头,但是,抗议有用吗?反正最终都会被现实收编、被体制同化。
我一个人能做甚麽?好,你只需扪心自问,
究竟要用99个藉口来掩饰自己的懦弱,抑要用一个理由来证明自己的勇敢?




别扯未来,因为下一刻你可能出街被车辗死,
反正良知腐烂的撞死勇气萎缩的也体现了「亚洲价值观」。
此时此刻,诚实地回答自己,你愿不愿意、敢或不敢作出改变,还原生命的尊严?

thepplway求真 said...

可能我们要写一篇,翁诗杰为什么为自己断了更光明的路?

加入民联或自组政党的勇气和魄力都没有,还说什么格局???

Jack said...

1 MALAYSIA=1条马来屎啊!

人微言轻 said...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3 said...

OTK is still the best MCA President. Chua always "sing diffent tune" even the central comm. has already decided to support OTK all the way. By doing so, CSL could have been sacked. Please chk with all malaysian if CSL is fit to be minister after the Hotel incident. Definitely not the Malays. Some of the MCA mambers are tired not just bcos of the internal fighting but reeling from the 308 lost. No more sweets to be distributed.

量街的人 said...

量街的量到香港酒店的咖啡屋听到郑秀文与郑中基骂个不停;阿基,你现在就打电话给那个郑福成,叫他跟他老大翁诗杰讲:不好再搬我们祖先的名啊、诗啊出来,我们的祖先可没有被人家讲拿了人家一千两,也没有乱乱坐人家的马车,更加没有一直骂人没有道德。我们姓郑可没有这样的人。

人微言轻 said...

采蜜是商人的工作,从政者如果不会采只有等着来尝就好了,可别贪心的拿支竹去捅那蜂巢,因为到时受伤的不单单是自己,可怜身边的人也遭殃。(要消灭那蜂巢,就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能力先杀死那蜂王,如果没有不如先排排坐吃果果等有机会才来。)

Anonymous said...

Kuala Dimensi 私人有限公司總執行長拿督斯里張慶信指出,見證他把1000萬令吉捐給馬華的證人,願意在翁詩傑向他提出的“5億令吉名譽賠償”官司上,出庭供證,還他一個清白。他說,這名證人是他的好朋友,也是個有原則的人。

“我這一生人沒做過什么壞事,對不對?他(證人)是個有原則的人,他會幫我澄清;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是要把整件事說清楚。”“我們是好朋友,他曾叫我不要捐錢給馬華,但我還是捐了。”

針對有傳言指有關證人是名鄭姓丹斯里一事,張慶信依然守口如瓶,不願透露證人身分,並回應說:“我不知道,不知道...。”

虽然张金主不愿意透露谁是他背后那位千万证人, 但是熟悉马华政治操作的人都会猜测, 那位丹斯里也是一名金主, 有一定的背景, 也是马华领袖不敢得罪的商界名人.

不过, 如果那个证人不是一名丹斯里的话, 而只是一名懂得藏钱普通老百姓, 那又怎么办?

张金主财大气粗, 但是马华人可不好低估这名老粗. 他可是很了解多少个马华人欠他人情欠他钱, 相信某某真假都不真不假的百万马青高层是很明白这位好兄弟, 因为如果不是兄弟情深, 基基相惜, 他那几张金钱飞机的大弟牌早就被开出来了.

撇开张金主的为人和他跟马华的恩怨情仇不说, 他一心为华社, 出很多钱出很多口水的努力倒是赢得不少马华人的认同. 不然的话为什么翁总日夜睡不着, 拼老命放炮轰东马老粗, 就是担心张金主的党东渡, 用金钱买人心, 一下子就把众多马华人买过去.

马华有20亿资产? 很有钱? 金主一个自贸区就几十亿袋袋平安兼拥几架私家飞机, 首相都纵容他发财乱发炮, MACC 也啃不下, 他会怕你马华和翁诗杰?

内部消息传出, 如果不是自贸区丑闻越闹越大, 那个党早就东渡了, 马华一些领袖和党内欠张金主太多人情的兄弟早就跳草裙舞了. 如果你是翁总, 如果你是得罪了太多巫统人的翁总, 如果你是得罪了国阵实权华人老大兼大金主的翁总, 如果你是怕马华收档的翁总, 你会不会做你今天所做的一切?

張慶信守口如瓶, “我不知道,不知道”? 如果你相信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那就真的是怎么死都不知道.

Anonymous said...

Well, this is another topic, but if you compare Chua's scandal to Anwar's sodomy trial, what should Chua's buddy, UMNO or Najib do?

Canning and jail?

Anonymous said...

The Malaysians of all races need OTK. CSL is a crony of Tiong. He is just an UMNO dog. He should retire and spend more quality times with his beloved family, not mistresses...

Anonymous said...

sorry!!!!!
The Malaysians of all races need to down BN,down OTK,down CSL, down all the crony of BN.
All MCA,MIC,PGRM is just an UMNO dog. ALL should jail & no more quality times with their beloved family, & mistresses...


大马贱民

Jack said...

有人说,马华党员正在闹革命。
闹革命?哈哈。
我只看到“闹”!
还没看到真正的“革命”!
他们以为自己是孙中山先生再世啊?笑死人了!
为了革除或铲除一个坏政府,即使牺牲了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这才是革命英雄!懂吗?!
他们敢死咩?
不小心掉下一粒催泪弹罢了,他们就逃到连阿妈都不认得了!
你们仔细地看清楚这班“伟大的革命家们“。
其实个个都是失意的政客---没官做,没钱拿,没地位。。。。。
假如他们现在是总会长、是部长、是国会议员。。。你猜,他们还会革自己的命吗?他们还会叫自己下台吗?他们还会坚持要开特大开除自己吗?
他们的政治目标其实非常单纯---权和利。
政治很现实的。天天都在变。这才好玩!
其实,是谁来当总会长都不可能100%完美的啦!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人家污桶虽然也有革命家,但是他们的枪都只是指向外面的。
那像你们两只斗鸡在打架,观众纷纷下注笑开怀!

Anonymous said...

楼上的jack上回你说:
八百壮士的时代已经过时了!
当年中国的人民超级多,当然可以用这种人墙似的战斗方式啦。
可是我还是觉得他们的举动很傻!
这个世界上不是有一种东西叫“盾”的吗?
难道他们买不起?还是要表示自己够英勇?
一条人命换一粒子弹?
这盘生意怎样算都不通!
大家都是人,所以你们不用质疑我的人性。
大家都是父母生。何苦让父母为我们彻夜难安呢?
看到赵明福的双亲,我也心痛不已!
你结婚了没?有孩子了没?
我劝你们最好不要!以免殃及无辜。

。。。。。。。。。。。。。。。。。。。
这么今天你却支持流血革命,难道八百壮士的时代又回了,我不敢质疑你的人性,但我怀疑你深藏的矛和盾不经意的露面了!

大马贱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