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7, 2009

第一夫人

评论一个男人的品位及眼光,他的伴侣或配偶,或许可以充作其中一项参考因素。

在包装感觉重于一切的年代,国家领袖配偶的形象,既可以为领袖增值;也可以成为领袖的负资产。她们不是躲在男人背后的女人,而是站在男人身旁的女人。她们有一个非常悦耳的称呼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所扮演的角色,一般来说主要是陪伴国家领导人出访、出席各种慈善公益活动、或是协助主持各种接待宴会。

当代西方国家的第一夫人,要数可以为丈夫锦上添花的,肯定少不了当今美国白宫女主人米歇儿。打从奥巴马在竞选美国总统期间开始,曾是哈佛法学院高材生的米歇儿便一直是奥巴马形象包装不可或缺的一环。大方得体的谈吐、充满时尚的穿着、外形与内涵兼备的形象,恰如其分地衬托出为夫者的魅力。

另一位虽然名气比不上米歇儿,可是同样为丈夫增值的第一夫人,是乌克兰总统夫人叶卡捷琳娜。西方国家对这位曾是经济学家、原籍美国的乌克兰第一夫人非常欢迎,称她为总统尤先科与西方沟通的第一桥梁。面对部份分析家认为叶卡捷琳娜对尤先科的施政有着一定影响力的看法,她总会适时地自谦只是“一个确保丈夫回家后可以感受到家庭温暖的家庭主妇”。

这就是身为第一夫人的智慧。

称职的第一夫人,我国也有多位。敦马主政的年代,不论他在政坛上如何叱咤风云,敦茜蒂哈斯瑪数十年来始终保持一贯的贤淑谦卑,贤妻慈母的形象深入民心。当年的大大小小羽球赛,每当敦马陪伴着有“我国首号羽球迷”之称的敦茜蒂哈斯瑪出席为我国健儿打气时,铁汉柔情的一面总能叫人暂时忘却他在政坛上的铁腕与狂飙。

伯拉的首任妻子-恩顿夫人,虽然早逝,但她热心公益、与癌症对抗的坚强形象,却让她在国人心中备受爱戴。伯拉当年飞到美国,陪伴身在彼邦进行治疗的夫人共进早餐时的那张鹣鲽情深的合照,在一个世态炎凉的年代,温暖了不少国民的心。伯拉第二任夫人珍阿都拉,虽然“在位”也不久,但是其温柔婉约、无微不至的形象,却也迅速赢得国民的好感与好评。

一位聪明的第一夫人,会清楚知道自己的定位,无过无不及。她们不需要单独接见外国领袖,她们不需要丈夫的无知下属拍马屁歌颂自己和丈夫是可以在经济文化教育上共同进退的“梦幻组合”、她们更不需要在政府的网站推出自己的附属个人网站硬销自己。

一位有智慧的第一夫人,会明白“第一夫人”的重点,在于“夫人”,而不是参谋长、幕僚长、顾问、智囊。就算真的要扮演这些角色,也无需做到唯恐天下不知。

若真要从幕后走到幕前,倒不如去从政。

本文见报于星洲六日谭时被易名为《男人身边的女人》。此版本为未经删减的原文。

22 comments:

sanjiun said...

说的好。
有些人做的太过hard sale了,反而让人觉得是“后宫干政”!

臭虫 said...

幸亏你没放她照片,天天在报纸看到她超厚粉底出现,很geli.以前第一眼倒觉得她很漂亮高贵,现在看多似白雪公主的后母.

威良 said...

国文,

昨日在SinChew读到马大的教授说华文报章更会挑起种族情绪,因为会华文的读者只因从小就接受华文教育,不知你担心他又说你在挑动种族情绪?能分享你的看法?

凌国文 said...

那位教授应该是来自国大(UKM)的,不是马大。

马来媒体与非马来媒体(或双方的代理人、支持者)互相指责对方炒作种族主义。到底什么才叫种族主义?

非马来人认为自己的利益被剥削、马来人(部分)又觉得他们的利益被挑战。

这些“消失的权益”,到底去了哪?如果人人都被剥削,那么得利者到底是谁?始作俑者又是谁?

以这个方向走下去,这个国家路在何方?

一个不断高喊“一个马来西亚”,同时又不断鼓吹“一个马来人”团结政府的野心的政权,你相信它能够带领我们走出这个困境?

支持它的人,你还相信?

大米 said...

国文,昨天我在星洲看到此文的时候,已经发现你的文章似乎少了一点什么最重要的段落?现在看原文,原来真的被删了一段。我想,那段文字才是你写此文的本意,对吗?虽然不能做什么,但是你是否起码向星洲抗议一下?我知道你是位很敢怒敢言的博客兼评论人,你也不想自己的心声和不平则鸣被掩盖吧?这肯定不是你想要的,也不是我们读者愿意看到的。一则原本的好文章若被逼失去了灵魂,宁可舍弃之,也不可屈服。不是只有平面媒体才是宣扬理念的管道。共勉之。

凌国文 said...

大米,

谢谢您一直的支持。幕后辛酸谁人知啊。。。措辞严厉的抗议也不只一次了。

我也明白不是只有平面媒体才能宣扬看法,所以我同时也在当今大马笔耕。

可是,平面媒体这一块,总不能人人都罢写啊。毕竟还有很多读者是只看报纸,没有上网的。

空间有限,能挤多少就挤多少。

至于平面媒体的工作者,也有不少是有理想的。她们也不下一次赶在某课题被禁之前,将我的文章提前刊登。

有得有失。所以只要他们继续让我写,我还是会珍惜每一个可以发出声音的管道,哪怕声量大小不一。

· 康华 · said...

好文!

Chen said...

请评一评希拉莉这位过气第一夫人称职吗?

Anonymous said...

Most of the Malaysians think that she is the WORST first lady ever. Have you been to her webpage? It took forever to load… and I can’t stand her photo; she looks like a storm trooper from Star Wars. :D

huey

失败のman said...

之前也有看过一位网友也写过我们的第一夫人,在她的文章中提到我们的第一夫人把自己打扮得很有“星味”,在我看来,“星味”就没有啦,倒给我有种“腥味”的感觉。

有人说:穿得越高,表示你越矮。化得越浓,表示你越丑。

我们的第一夫人把自己打扮得越有“星味”,是否意味着她的“腥味”越浓呢?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嘿嘿,,
一头母猪,无论如何打扮,还是一头母猪。

充其量,是一头“化了妆的母猪”。

己为 said...

国文兄,好文章,一针见血。

威良 said...

抱歉...竟然将国大与马大弄混淆了,抱歉.

然而,不论是那个大,起码我觉得,竟然是教授,本应就事而论事,毕竟不是在写论文.但是我国的大学教授,竟然是因为拿了政府的Gaji/Salary/Allowance,因此必需写一些让有关部门/人士感到骄傲/光荣的文章,不知是否认同?

再连续追看了有关TBH的报道,根本就是政府杀了人,又不愿交出凶手.....幕后的黑手,想必和有关单位/人事有着很好的关系,不是吗?怎么可能一连串不明死因的问题已经提出了,还不能证明政府单位里一定是将凶手藏了起来?

wailun said...

第一次留言,以后多多指教...
人家打从上任前就开始后宫干政,“努力包装自己”马来西亚有如此“好”的第一夫人真是三生有幸!!呵呵

Anonymous said...

看了我国平面媒体刊登她的“玉照”,总觉得她好“爱现”。
总爱把名贵的首饰佩戴在身上,以为这样就能提高自己的身份,真叫人受不了...

Anonymous said...

翻阅过去的大马第一夫人,她是第一位把耀眼的首饰佩戴在身上,出席正式或非正式的场合。

失败のman said...

楼上的,这就是“腥味”咯.

Anonymous said...

哎呀... 腥死了,臭死了... 她把这里弄得乌烟瘴气。还是别提这个女人也罢了。
哈哈

瀚权 said...

小弟比较倾向于认为“第一夫人”的称呼属于元首后而不是首相夫人。

第一夫人并非受薪公职,我们不能要求她必须表现得温柔贤淑、谦逊大方,或从事她也许根本不喜欢做的社会、家庭或公益工作,也无权剥夺她作为普通公民问政的权利。老实说,罗斯玛的行事作风,并不影响我对纳吉的评价。

当然,若小弟自己是跟一位首长亲近的人,瓜田李下,小弟还是会稍作避嫌。只是只有当一位首长的配偶,佩戴的珠宝首饰价值超过了首长的薪金收入,或滥用了他的权力攫取利益,或在决策上施加了不正当的影响,我们才有理由去质疑那位首长的能力和诚信。

罗斯玛在首相署网站设置附属网站也许有滥权之嫌,“梦幻组合”之称也极不恰当和令人作呕(她不是内阁成员),但会见外国领袖,在小弟看来还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事。至于批评她珠光宝气,还真是有点歇斯底里了

对纳吉夫妇的评价,还是就事论事的好

黃世澤 Martin Oei said...

對著世界華文集團的媒體,必須抱著打游擊戰爭的態度。

小弟在香港《明報》論壇版基本上是全被封殺,但有些議題,我仍會用在文化界一丁點的位置,放到副刊世紀版去,因為這集團的媒體都仍要裝君子。這些空間,都要充分運用,現時未到全民皆網的年代,需要是一點忍耐。

小弟對這點,很理解。《星洲日報》和《明報》都是同一樣子。

凌国文 said...

黄兄,

所言甚是。

thepplway求真 said...

她最经典的那句在世界媒体面前:现在轮到我老公了,你们大家不要挤兑他。哈哈!